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130章 危机出现(3)

第130章 危机出现(3)

        停车场内,俩大妈打人的动静越来越大,逐渐吸引了周围一大片围观的人群。

        文四宝和徐天南在停车场另一头站了半天,左等右等都没有等来陈良善,反而是听到了远处闹哄哄的打骂声。

        “那边好像有人打架,走去看看!”

        出于条件反射,文四宝当即也是带着徐天南赶了过来,然而令这二人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当二人来到现场后,却发现眼前被打的男人竟然是陈良善,此时正在被俩大妈堵住车门,不停地打骂着。

        陈良善始终没有还手,只是护住了脑袋,但对方那俩大妈却是越打越来劲,并且还一边打,一边用她们那稀缺的词汇量骂道。

        “毛驴子,敢骂我?骂我?打死你个毛驴子!”

        “住手!”文四宝大喊一声便冲了过来,一手一个强行把俩大妈拉开,厉声道:“都住手!干什么呢?”

        兴许是拉扯的力量稍微大了一点,那俩大妈对视一眼,当即便齐刷刷地朝地上坐去,嘴里大喊道:“打人啦!快来人啊!打人啦!”

        “啧啧啧!反倒会玩贼喊捉贼了啊?”文四宝厉声对冲二人喝斥道:“这里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不是你们随随便便就能碰瓷的地方!”

        二人见眼前这个男人眉目方正,一脸正气凌然的模样,顿时也是收敛起了性子,但嘴上还是不服气地道:“你又不是警察,你管我!”

        文四宝松开二人,从兜里掏出证件晃了晃,厉声道:“看清楚了!警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给我说清楚!”

        一看来者还真是警察,两位大妈眼珠子骨碌一转,当即立刻又熟练地换了另一副嘴脸,反而揪着文四宝的胳膊大声喊冤道:“警察,你来的正好,这个男人骂我们!”

        “骂你们?好端端的他干嘛要骂你们?”

        此时,文四宝见陈良善已经下了车,于是问道:“你骂她们了吗?”

        陈善良拿着一张餐巾纸,擦了擦脸上被这俩大妈挠烂的印子,却摇了摇头,“我刚才只是想停个车,可能哪句话她们俩听错了,结果对着我上来就打。”

        “你胡说!”那名被撞倒的大妈顿时不乐意了,大声辩解道:“明明就是你这个毛驴子骂我们在先!对了警察,这毛驴子不管骂我们,还开车撞我!”

        一听这话,文四宝更诧异了,问道:“撞你哪了?”

        “撞我哪……”

        大妈本想说撞到自己身上,可是转念一想刚才自己连碰都没碰到对方的车,就连坐在地上那一下也是自己倒了下去,顿时支支吾吾了半晌,也没把话说明白。

        就在这时,刚才被这俩大妈赶走的那个女孩回来了。

        看样子对方这么半天依然还是没找到车位,于是也只能把那辆粉色的tt停在人群边直接走下了车,对文四宝解释道:“警官,我刚才都看在眼里了,是这俩大妈在这里人肉占车位,故意站在别人车后面的!那个司机师傅根本就没撞到她们!”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也不乏有看到刚才全过程的,此时见有人出来作证,于是那些人也跟着站了出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讲述着刚才的情况。

        “我亲眼看见了,这俩大妈在那个停车位上站半天了,谁来就把谁赶走!”

        “是啊!公共场所又不是你家,说占就占啊!没素质!”

        “是这俩人自己被对方倒车吓得摔倒的!还诬赖别人!”

        “这种上公交车还要别人让座位的人,打起人来还真是一点也不含糊啊!”

        “真是坏人变老了!”

        “……”

        众人吐槽了半天,几乎都在诉说着俩大妈的不是,二人见状也是傻眼了,刚准备灰溜溜地逃走,却猛然被文四宝叫住。

        “站住!打了人就想走啊?”文四宝立刻冲上前拦住了那俩大妈,厉声道:“知不知道你们把人打成这样!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说完后,文四宝突然指向了陈良善脖子左侧那几道最深的血痕,说道:“看!这些地方的皮肉都翻起来了!如果不处理的话伤口肯定是要感染的!而且就这一处的伤痕,就完全够得上轻伤了!是谁打的?”

        文四宝说话时,陈良善随便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但他此刻的心都已提到了嗓子眼。

        对方那俩大妈当然也是看见了陈良善脖子上那几道深深的血痕,但是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直到那个被撞倒的大妈率先开口道:“不是我打的,我刚才又没挖他……”

        “哟呵?”

        另一名大妈当即不乐意了,辩解道:“那么深的伤口,不是你挖的难道是我啊?悄悄你自己手上那指甲,明显就是你干的好事!”

        另一名大妈一听这话也来气了,“哎你这人怎么睁眼说瞎话呢!我是见你被人撞倒了才来帮忙的,现在你反倒诬告起我来了?”

        “是你!就是你!”

        “放屁!明明是你!”

        眼看这俩大妈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开始内讧了,文四宝也赶紧制止道:“行了行了!都别叫唤了!全部和我回局里,做个伤情鉴定什么事都清楚了!”

        对方二人一听要去公安局,当即也是直接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地撒泼了起来。

        然而此刻,陈良善却比这俩大妈更加紧张,若是被带到局里做伤情鉴定,那么伤口的尺寸、时间等一系列参与必然会与面前二人的不吻合。

        于是陈良善也走了过来,低声道:“文警官,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要不这事就算了吧,你看这俩大妈也挺不容易的,估计也是为了在那里给孩子提前占个车位,就这么点事,不值当闹到局里去。”

        徐天南在旁边拿胳膊肘碰了碰陈良善,小声道:“良善!你这人怎么总是这样啊?”

        陈良善笑了笑,“因为我觉得本来就没什么事,干嘛要把这事闹那么大呢!你说对吧?”

        徐天南看见对方这软软弱弱的样子,气得也是两个鼻孔都在汩汩地冒气,沉声道:“看看你!看看你自己!就是因为总有你这种怕把事情闹大的人,才导致这个社会里那么多的坏人做起坏事来肆无忌惮!我告诉你,今天你若不给她们点教训,那她们今后还会再犯!”

        突然间,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文四宝接起电话听了一会,面色也顿时变得凝重,低声道:“我马上来!”

        徐天南见状,问道:“怎么了?”

        文四宝靠近徐天南,在对方耳边低语了几句话之后,对方的面色也顿时变了,看着陈良善犹豫了好一会,才低声道:“良善,我们这边临时出了状况,必须马上去现场,你看……”

        陈良善当然知道对方说的状况是什么,看来刘建民和女秘书的尸体终于被警察找到了。

        在这个时间段找到尸体简直是犹如老天相助,陈良善心中也不禁是一阵窃喜,于是顺坡下驴那般非常配合对方的话道:“没事没事,都和你说过了今天这点事算什么啊!你们快去!别管我了!”

        徐天南看见对方的模样,也不禁责怪般的语气道:“哎呀!你瞧瞧你这人!一听不用去公安局了反而还一脸轻松的样子!我告诉你,以后你这性格必须要改改知道不?”

        “滴!滴!”两声警笛声,文四宝已将警车开了过来,对着徐天南招了招手,而对方也是很不舍地轻轻锤了陈良善一拳,临走前还不忘叮嘱道:“记住了!把你这性格改一改!改一改啊!”

        看着对方警车逐渐远去,陈良善再也懒得去管那两个大人的大妈,只是默默地坐回到了车内,缓缓驶离了停车场,朝着郊外的方向开去。

        一小时后,车辆停在了一处荒无人烟的郊外,陈良善一路上都在闻着自己身上的那股臭水沟味,此时这味道是那么的浓烈,那么令他感到恶心,简直就像今天自己所做的事情那般令人作呕。

        他在荒地中点起了一个火堆,将自己与刘建民所有的衣物都在火堆里烧了个干净,而那个高尔夫球包,也随后被他深埋进了地里。

        做完了一切,陈良善无力地靠在车轮胎旁,用颤抖的双手打开了钱包,当他看见夹在钱包中囡囡的照片时,心中所有的情绪顿时爆发,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曾经他也想做个好人,一个好父亲,一个别人口中的好男人,所以他不想杀人,绝对不想杀人,他也绝不想让囡囡有一个杀人犯的父亲。

        但他始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同时更加令他不明白的,则是为什么这个世界看似温暖而又美好,却总要把他这种无权无势的人往死里逼。

        他很痛苦,很愧疚,直到现在,那两条逝去的生命却都仿佛不停地萦绕在他的脑中,久久无法散去。

        他知道自己再也做不会曾经那个眼含星辰的少年了。

        空旷的荒野中,只剩下了陈良善那痛彻心扉,却又如同野兽般的咆哮声。

        “啊!”

        “啊!”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