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136章 凶手画像:公布(1)

第136章 凶手画像:公布(1)

        夜晚悄然而降,万千华灯将漠北这座城市照耀得如同沙漠中的银河。

        尽管早已过了晚饭时间,但马路上依旧车如游龙,俨然一派比白天还要热闹的不夜景色。

        陈良善不想回家,他知道笑嫣然还在外面忙碌着,也知道现在家里只有丈母娘和囡囡两个人在家。

        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丈母娘,也实在不知道当对方问出那句“你为什么让我女儿过成了这样”时,他该如何去回答。

        两个人的生活,如果掺杂了父母以后就会变得异常复杂,而陈良善正是遇到了这样的难题。

        但他也是对此无可奈何,毕竟无法带给妻女更好的生活,就难免会有外人的介入。

        丈母娘带给自己的压力在此时如同一朵厚重无比的乌云,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而每当这种时候,陈良善却总能想到一个地方可去,在那个地方也总有一个人,不论任何时间都欢迎他的到来。

        驶过了喧嚣闹市,陈良善最终把车停在了西城动物园的门口,而那个人也早已在门口等待着自己。

        对方是一个女子,但这个女子并没有城市女人那般温婉娉婷,当她轻快地朝陈良善走来时,身上也看不见男人喜欢的那抹花枝招展。

        这个女子并不美艳,也不出众,在她的身上似乎永远都穿着那套朴素的动物饲养员工作服,甚至当她和园区内的那些动物们站在一起时,也丝毫不见突兀。

        女子看见陈良善显得很高兴,轻笑道:“良善哥,你怎么来啦?”

        陈良善走下车,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先问道:“二牛子怎样了?”

        “还是那样,每次见到漂亮的女游客就往上扑,但是自从我每天都要对它进行20分钟的思想教育课后,它现在变得老实多了,但是见到漂亮小姐姐还是会忍不住流口水。”

        女子说话时摘下了头上的工作帽,露出了一双明亮的眼睛,就在她谈及二牛子的事情时,关切的眼神就仿佛在说自己的家人。

        陈良善笑了笑,“还是你有办法,那么多人都搞不定的不良哈士奇,在你手中就能变得乖乖听话。”

        “那可不!”

        女子听到陈良善夸奖自己,不禁也举起拳头得意地笑道:“我可是百兽之王l林阿吉!”

        “百兽之王吗?”陈良善自语着,看见对方那充满了信心的眼神时,也不禁笑出了声,同时又疑惑道:“阿吉我问你,你总是不与人打交道,每天都和动物在一起,难道不会觉得闷吗?”

        林阿吉摇摇头,“每天的事情忙得都做不完,哪会有时间感到闷呢?”

        “哦?你不就是每天负责给这些动物喂点饲料就行了,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吗?”

        “当然有了,而且有很多事。”

        林阿吉说话间,带着陈良善走到了动物园内部,指着不远处的一大块水塘区域解释道:“你看那两头河马,头上耳朵断了一半的叫坤哥,屁股上有一大块白斑的叫山鸡,今天上午坤哥抢了山鸡的西瓜,这俩人就为这事闹情绪到现在,我都劝了一整天了!”

        虽然看着对方说话时那好笑的模样,但陈良善心里很清楚,也只有林阿吉这样的女孩,才会把动物们当成自己的家人,才会以一种不掺杂人性善恶的情感来面对这些不会说话的生命。

        因此正是这样,陈良善才会在遇到了困惑、难过的事情时,他第一个总能想到这个叫林阿吉的女子。当他看见对方那如同动物一般清澈的眼眸时,似乎总能将他的世界感染,变得重新充满了希望。

        陈良善依稀记得那是在3年前,他接到了一个普通的动物园电路维修的单子,当他在完成了工作后,看见了一个穿着饲养员工装的女孩,正手举着一个小牌子穿梭于游客之间。

        当时的动物园效益不好,偏偏又有一只叫“二牛子”的哈士奇不幸感染了犬瘟加细小的病症。

        这两种病症对于犬科动物来说,相当于人类的绝症,并且发病期带有对犬科动物极强的传染性。因此在动物园领导的合计之下,便决定以“治疗成本过高”为由,对二牛子进行安乐处理。(注)

        当时的林阿吉只是动物园的一名合同工,但她却是唯一一个不打算放弃二牛子的人,在与领导多次申请遭拒之后,她也只得每天举着一块小牌子,向来往的游客进行募捐。

        林阿吉的思维有点怪,在她的认知当中,如果让游客看见了二牛子发病时那痛苦的模样,也许就能勾起人们的同情心。但事实的结果却完全不如她所料,当游客们看见照片中那因抽搐而曲卷身体,满地大小便的狗子时,纷纷也是皱着眉头走开。

        直到现在林阿吉都还没搞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人们之所以喜欢动物,是因为人们喜欢看动物可爱听话时的模样,简单来说,人们喜欢的是一种生命的美好,而并非这小小的生命本身。

        因此,当人们看到二牛子已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时,也并不会有人去在意它的痛苦。

        这便是林阿吉留给陈良善的第一印象,一个与世界格格不入,却选择将所有爱心投入到这些动物身上的女孩。

        然而让林阿吉注意到陈良善的原因,则是因为在当时动物园所有的游客当中,陈良善是唯一一个向二牛子捐助的人。

        林阿吉到现在也忘不了当时询问陈良善为什么捐款时,对方所说的那句话:这条狗的眼神贱兮兮的,但我能看得出来它不想死。

        最终,二牛子凭借极强的生存欲望活了下来,而陈良善与林阿吉二人在这件事后也逐渐相互了解起了对方。

        3年过去了,二人都已察觉到了自己与对方之间有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感情,但他们都很确定这并非男女之情,也无关性欲。不过这并不妨碍二人珍惜相处在一起的时光,哪怕他们见面后不讲话,只是坐在那里默默地看着动物,也不会感觉到疲倦。

        后来在某一次聊天当中,他们也坦诚地将这件事放在了明面上来讲,双方也毫不隐晦地诉着自己心中的想法,而最终得出的结论,那就是他们总能在对方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以及自己缺失的东西。

        故此,陈良善并不知道这算不算人们口中经常称之为的“红颜”或“蓝颜”,但他无论如何也坚定地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他绝不会与这个女孩发生任何越界的事。

        此时,虽然傍晚临近,动物园内已没有了游客,但是二人却开始忙碌了起来,向着动物们的食槽中添加起了草料。

        “良善哥。”林阿吉突然停下了手中忙活的事情,问道:“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我觉得你的情绪不对。”

        陈良善笑道:“嗯?有吗?我怎么不觉得。”

        林阿吉:“当然有!动物的直觉是很敏锐的!你不要小看我!”

        “噗!你又不是动物!”

        “可我的直觉比动物还敏锐!”

        趴在二人脚边的二牛子也突然爬了起来,对着陈良善“汪汪”地叫了两声,似乎也感受到了对方那异常的情绪。

        看见对方欲言又止的模样,林阿吉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指了指门外,对二牛子道:“大人说话,小孩子出去!”

        二牛子灰溜溜地走了出去后,林阿吉也坐了下来说道:“好啦!现在没有别人了,你可以说啦!”

        看着对方还真把二牛子当成了小孩的样子,陈良善不禁也是苦笑着摇摇头,把今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说了出来,但是却刻意隐瞒了自己误杀两条人命的事。

        良久,当林阿吉终于听完了发生在对方身上的事情以后,她的面色也是凝重了下来,就连那天生清亮的眸子也变得黯淡。

        “良善哥,你说人为什么一定要组建家庭呢?”

        陈良善不解道:“你说什么?”

        “我是说,组建了家庭就有了小孩,有了小孩就有了牵挂,在我看来,小孩子和小动物都是一样的小生命,既然我们将这条小生命带来了这个世界,就得为对方负责,如果无法能很好的为对方负责……”

        说到这里,林阿吉的目光更加黯淡,口中喃喃道:“那就是一件不负责任的做法。”

        对方的每句话都似乎说在了自己的心坎上,陈良善也是长叹一口气,自语道:“是啊……我这样做,太不负责了。”

        想到痛苦之处,陈良善也难受得抱住了脑袋,他从来不介意在对方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然而这种痛苦却仅仅持续了几秒,却看见对方蹲下了身子,眼神中重新变得明亮。

        “良善哥,我能感觉到你的痛苦,但是从这里走出去以后,就一定不要这样了。”

        陈良善好奇地问道:“哦?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阿吉笑道:“在动物界,一旦狮子表现出了虚弱的信号以后,很快就会有敌人趁虚而入,抢占它的领地,所以你可千万不能在别人面前表露出这副模样,不然别人会以为你好欺负的!”

        陈良善笑了笑,“可我不是狮子。”

        林阿吉坚定而有信心地道:“在我眼里,你比狮子还强大!”

        本是痛苦的陈良善也被对方这番话逗乐了,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目光中却没有了刚才那脆弱的神色,同时也学着对方的语气道:“你是百兽之王,你说了算!”

        “还有啊!”林阿吉又不放心地叮嘱道:“这段时间你总是在外面跑,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陈良善笑道:“我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事?”

        林阿吉道:“大男人也不行,就在刚刚我还看到一个新闻,我们这个城市又出现杀人狂了,所以你一定要小心。”

        一听这话,陈良善也顿时警觉地问道:“哦?新闻里怎么说的?”

        “唔……”林阿吉回忆了一会,回应道:“就说有个杀人犯今天在一个小区里杀了一男一女,而且手段特别残忍,最可怕的是,那个杀人犯现在还游荡在我们这个城市里!那个报道里还特意提醒了大家要注意安全。”

        陈良善呼吸急促,强压住紧张的情绪,继续问道:“还有吗?报道里还说什么了?”

        林阿吉想了想,低声道:“报道里还说有一个拾荒者看见了那个杀人犯,甚至还和对方讲话了!”

        一股冰冷的凉意从脚底直达自己的头顶,若此时自己不是双手撑在了护栏上,陈良善一定会感觉两腿发软地坐在了地上。

        林阿吉很快就察觉到了对方的情绪,问道:“良善哥,你怎么了?”

        与对方接触多年,陈良善当然也知道林阿吉的第六感就如同动物那般敏锐,于是他飞快地想出了一个谎言,回应道:“我想起来了一个最好的朋友,他是一个刑侦专家,也许他现在正身陷危险,追捕着那个杀人犯。”

        “那你快把这个消息传给他,让他看看呀!也许这个消息能对他有帮助!”

        陈良善摸向了口袋,此时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已经被砸碎,于是只好拿起对方的手机,查看起了那条消息。

        当他打开屏幕上的连接,一个赫然醒目的网站标题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花花新闻杂志社。

        怎么会是自己老婆所在的公司?

        陈良善现在终于明白了,今天晚上笑嫣然说的加班,竟然是去采访一个命案现场,而更讽刺的是,那桩命案的杀人凶手,却是她的老公。

        就在杂志社网站的主页上,一则播放量高达数十万的新闻已被置顶,新闻报道中的标题写着:杀人犯难逃法网,案发现场拾荒者暴其真容。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陈良善现在几乎都已预料到了自己被警方抓捕的未来,他颤抖着点开了那个标题,很快就在这则报道的下方看见了一个视频,视频中那个被采访的男人,竟然真的是今天帮自己去到建民别墅区的拾荒者:破烂王。

        他颤抖着点开了视频,当即便看见了视频中的破烂王,正在唾沫横飞地描述着今天杀人犯的外貌特征。

        破烂王的描述非常精准,就连今天凶手穿什么颜色衣服,对方的身高与面部都有哪些特征等都一一对着镜头说了一遍。

        “良善哥?你……你怎么了?”

        林阿吉明显看见了对方那异常的举动,然而刚问了没两句话,便听对方道:“阿吉,我要走了,我想起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