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奇案推理师在线阅读 - 第164章 林中劫匪(2)

第164章 林中劫匪(2)

        在这样一个荒郊野外的林间小路上,根本不可能有其他车辆经过,而面前这些手持砍刀与棍棒,蒙着面的劫匪明显来者不善,下车后二话不说便气势汹汹地朝自己跑了过来。

        纵然陈良善再怎么能打,此时面对这些手持凶器的劫匪也难有胜算,因此他急忙也是劝阻对方道:“各位兄弟!大家出来都是图财!我没看见你们的长相,但是我带钱了!我现在就把钱都给你们,千万不要冲动!”

        说完后,陈良善就准备从驾驶室拿出自己那个装钱的手包,却猛然想起来刚才在烧纸时因为东西太多拿不下,同时又觉得把手包放进车里不方便,因此自己早已把手包藏进了后备箱里。

        然而眼前这群劫匪却不知为何,对陈良善这番话根本不为所动,其中一名劫匪二话不说便冲过来,直接举起手中铁棍照着自己脑袋就打了下去。

        “别……”

        情急之下,陈良善话还没说完对方便打了过来,因此他也只能快速往旁边一个闪躲,铁棍又一次打在了车上。

        然而还未等他站稳身子,另一名劫匪却乘隙冲来,竟直接举着一把长柄匕首朝自己刺了过来。

        这一记匕首刺得又快又狠,丝毫不带犹豫地直冲自己面前,陈良善不得已之下也只能抬起胳膊挡了过去,只觉胳膊一阵钻心的疼痛,尖锐的匕首刀刃竟直接扎穿了自己的手臂,顿时鲜血直流。

        手臂被刺穿带来的剧烈疼痛也终于使得陈良善意识到了一件事,对方绝不是普通拦路抢劫的劫匪。

        通常来说不论混混打架还是拦路抢劫,对方都只是以“求财”为目的,并不会在打斗中下死手,最多就是用砍刀进行威胁,或者以棍棒击晕受害者,并不会真正取其性命。

        但陈良善发现,眼前的这帮劫匪却明显与一般混混不同,这些人不仅拿着足以打碎脑壳致人死亡的铁棍与匕首,同时每一次打来的招式都阴狠毒辣,每一击都打向了自己身上的要害部位,简直就是在下死手。

        难道是刘建民的手下找自己索命来了?

        不可能!

        知道自己杀了刘建民的只有破烂王与林阿吉,而自己的死则是对他们绝无好处的。

        破烂王与刘建民不共戴天,不仅悄悄带着自己找到了刘建民家里,同时又替自己隐瞒罪状,现在也早已成为了杀害刘建民的共犯,因此他绝不敢出卖自己。

        而林阿吉更是不可能。

        但是现在这危急的情况也容不得陈良善去考虑,他的左手小臂被匕首刺穿失去了一半的战斗力,也只能边打边躲闪,偶尔找准时机还击一拳打向对方劫匪,他的拳头很重,面门处的一拳便可将一人直接打倒在地。

        但是这帮人显然都是一帮训练有素,目的性极强的劫匪,他们对自己同伴的伤势视而不见,一人倒下后另一人立刻补上,根本不顾及同伴死活,一心只想在最短时间内置陈良善于死地。

        突然间,陈良善只听这群劫匪中有人低声道:“在后备箱,快点!”

        话音落下,几名包围着自己的劫匪突然转身过跑向了车辆的后备箱,随后拉了几下发现拉不开时,就举起铁棍砸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

        铁棍的威力巨大,仅仅三下就已将后备箱砸得凹陷了下去,同时,另一名拿着长匕首的劫匪,也立刻用匕首尖朝后备箱锁眼狠狠捅了下去,看样子这是要强行打开后备箱的锁。

        直到此时陈良善也终于看懂了,这帮人根本就不是拦路抢劫的劫匪,而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杀手,从对方这些人急切想撬开后备箱的动作来看,目标明显是在那两个孩子的身上,而自己的女儿囡囡是不可能惹到这种事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对方是被人买凶来杀害刘小玥的杀手!

        一想到此,陈良善只觉毛骨悚然的惧意袭上心头,到底是谁竟然连那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而对方这种下死手的打法也终于使得他不再有任何顾虑。

        此时,陈良善为了两个孩子的安危也必须放手一搏,他突然抬腿便朝眼前一名杀手踢了过去,而对方也是身体很灵活地侧身闪开了这一腿。

        然而陈良善的目的根本不是与其战斗,对方这一个闪身正中他的下怀,只见他飞快地朝车辆的后备箱跑了过去。

        此时,正在后备箱撬锁的那名杀手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当他抬头时,却发现陈良善已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妈的!找死!”

        那名杀手怒骂一句,随后也不再着急撬锁,举起匕首就朝着陈良善胸前捅了过去。

        对方杀手下手极其狠毒,举刀就刺向了胸前的要害,但陈良善也早已搞清楚了这帮人的下手方式,只见他抬起左臂就强行接下了对方的这一刀,而本来就已受伤的左臂在经受了这一刀后,更是血流如注。

        不过引诱对方向自己刺来也正是陈良善的目的所在,他深知这是自己与对方近身的唯一办法,当那柄刺入自己左臂,传来更加剧烈的疼痛时,他不顾一切地举起右拳,照准对方面门就是狠狠一击。

        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虽然使得自己左臂完全失去了战斗力,但那名杀手在被铁拳击中了面部后,整个人也顿时两眼一翻白,短暂地失去了意识。

        陈良善趁势从小臂处拔下了那把长柄匕首,继而直接将对方挟持在自己身前,用刀刃死死架在了对方脖子上。

        “别过来!”

        陈良善瞪着血红的眼睛,怒吼道:“谁再往前一步老子先宰了他!”

        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也终于震慑住了众人,大家紧握着手中武器将陈良善团团围住,但谁也不敢往前一步,而这些人在对方那杀红了眼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真的会随时一刀宰掉那名杀手。

        陈良善见杀手们不敢上前,于是又喝斥道:“滚!都给我滚开!否则今天谁也别想活!”

        几名杀手犹豫着不敢上前,但怎能这么轻易地就离开,然而就在双方这剑拔弩张的时刻,陈良善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丝响动,

        还未来得及回头看去,陈良善却突然听见脑袋中传来一声炸响,还未等他察觉到疼痛,一股暖烘烘的热流竟沿着自己面颊流了下来。

        陈良善瞬间就意识到自己这是被偷袭了,脸上的那股热流也正是脑袋上流下的鲜血。

        原来,就在刚才双方对峙时,竟有一人悄默默地爬上了车顶,举起铁棍就朝陈良善的头上打了下去。

        这股流落面颊的鲜血迷住了眼睛,顷刻间,一股天旋地转的眩晕感顿时袭卷入陈良善的脑袋,他浑身都开始逐渐失去力气,再也无法握住手中匕首,整个人都开始歪斜着倒了下去,然而当他看见松开手,面前挟持的男人与自己一起倒下去时,陈良善竟看见了对方右手手腕中那两排细小的牙印。

        这两排牙印都已凝结成了数个小小的血痂,而这个牙印从大小形状来看,竟仿佛是被小孩子咬伤后留下的。

        陈良善猛然想起了一件事。

        一周前的那天晚上,当自己为了保护刘小玥,因此与刘建仁的打手起冲突时,刘小玥当时不顾安危地咬住了其中一名打手,而那个牙咬的伤口位置正好就是右手的手腕处。

        至此,陈良善终于明白了!他怎么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面前的杀手竟然是刘建仁派来的人,而刘建仁作为刘小玥的监护,竟然会残忍到对一个10岁的孩子痛下杀手!

        “刘……建……仁!”

        一股怒火涌向了全身,陈良善用尽浑身的力量喊出了这个名字,然而正当他准备弯腰捡起那把匕首时,头顶位置却又一次传来了炸裂般的响声。

        又是一记铁棍打在了自己头上,陈良善当即也是被打得摔倒在了路边,此时他几乎已感受不到疼痛,只是那股眩晕的感觉越来越重,几乎使自己陷入了即将昏迷的临界点,而头顶流下的血液,却早已迷住了眼睛。

        “滚!滚开……”

        尽管这样,陈良善依然用着微弱的语言咒骂着,努力朝车厢后备箱的位置爬了过去,此时他早已将性命置之度外,心中所剩下最后的一个念头,便是保护这两个孩子的安全。

        眼看后备箱的锁芯都已经被翘得凸了出来,只要再拿铁棍敲几下便可以彻底打开,而那两个孩子竟还是死死记住了陈良善交代的事情,直至现在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正当其中一名杀手举起铁棍,瞄准后备箱的锁芯就要砸下去时,只听“当”的一声,毫无防备的杀手脑袋上突然挨了一记铁锹,也顿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操你奶奶个腿!”

        痦子婆不知什么时候赶了过来,只见她在放到一名杀手后,将手中铁锹舞得“嗡嗡”直响,常年干粗活的她也练就了一身的蛮力,这股气势也很快吓退了周围一众杀手。

        “孩子呢?把孩子给我交出来!”

        痦子婆以为孩子已被对方劫走,当即挥舞着铁锹朝面前几人打了过去,但她毕竟上了年纪,在与对方几人追逐了一番过后,自己却先是累得体力透支,拖着铁锹站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就在痦子婆喘息间,突然一名杀手从痦子婆的身后袭来,只见他拿起铁棍,抬手便凶狠地朝对方脑袋上砸了下去。

        “别!”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但此时为时已晚,话音还未落下时,那一记铁棍便已打在了痦子婆的后脑勺。

        痦子婆佝偻的身体突然一颤,似乎有一股气从她的嗓子眼里喷出,发出了一股低沉而沙哑的叫声,随后她整个人便直挺挺地栽倒在了地上,两股浓烈的鲜血也从鼻孔中流出,染红了周围的一片地面。

        陈良善见到痦子婆遭遇不测,整个人就如同疯了一般在地上爬着,巨大的眩晕感使得他整个人都无法发力,但还是用仅能动弹的右手扣住地面,哪怕指甲都已被扣得鲜血直流,他也要让那个杀死痦子婆的杀手偿命。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对方的人群中竟突然站出了一个男人,此人与其他人一样都是蒙着脸看不清长相,但他竟拿着铁棍就打向了那个杀死痦子婆的同伴。

        毫不留情的一棍下去,那名杀手顿时被打趴在地,然而男人却像是疯了一样,拿起铁棍在瞬间就朝着对方的脑袋一连砸了十几下,直到那名被打倒在地的同伴整个脑袋都被砸得变了形,头骨处也被打得明显凹陷了下去,他还是不断地用铁棍砸着对方的脑袋,一边咆哮道:“你他妈竟敢动她!老子让你偿命!让你偿命!让你偿命!”

        听见男人的大喊声后,陈良善终于明白了,面前这个杀死自己同伴为痦子婆报仇的蒙面男人正是刘建仁,是那个被痦子婆带大的孤儿。

        然而今天对方本意带着杀手来取刘小玥性命时,却被一名手下意外地打死了痦子婆。

        不知打了多久,也不知那个同伴有没有被自己打死,下手的男人转头怒视着陈良善,手中铁棍此时已沾满了鲜血,虽然他半张脸蒙着黑布看不清长相,但陈良善相信对方必然就是刘建仁,也只有刘建仁会带着那么多杀手来取一个孩子的性命,也只有他,会在内心里对痦子婆如此在意。

        对方的眼圈通红,手中的铁棍在不断颤抖,而那双通红的眼睛很快也仿佛冒出了怒火,瞪向了陈良善,朝他一步步走来。

        突然,一辆警车刚离开国道驶向这边时,就已拉响了刺耳的警笛声,瞬间使得所有人一个激灵。(注)

        “大哥,上车!快上车!”

        刘建仁此时就仿佛失了魂,被几名同伴连推带拉地拽上了面包车。

        直到面包车瞬间发动,朝着荒野中逃窜而去时,刘建仁却还是将脑袋伸出车窗外,两眼通红地注视着痦子婆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