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完美世界之帝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这起床气也太大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这起床气也太大了

        修有鲲鹏宝术,能化出鲲鹏羽翼,这不是什么办不到的事情。

        可是要像那个太古生灵一样,伸展出实质的鲲鹏羽翼,不带任何宝术施法的化灵,那就不可能了。

        因为那是种族特性,就好像人有四肢,    而蜈蚣有千足一样,是本源上的区别,是先天的种族隔阂,后天再怎么修炼,也不可能做到将自己的种族都逆转。

        “轰!”

        巨大的羽翼一震,天地暴动,    不老山直接就塌了部分。

        而在其脚下,那地面更是爆开,    距离太近,无声无息地湮灭,形成巨大的深渊之口。

        若非有暗红色的祭坛和五行神链束缚,这样的爆发绝对能蔓延至域外。

        不过就情况来看,这也只是一时的。

        可以看到,那巨大的金色羽翼下蕴生起了雷电,澎湃着混沌气,力量强到极致,像是能破开一切禁锢。

        “轰隆隆!”

        不老山内的虚空如瓷器遭遇攻击一般,迅速龟裂,场景恐怖让观战的秦族人心生惧意。

        那股力量要是蔓延出来,别说不老山不复存在,就算是这片大地也要沉陷,寸草不生。

        “道友,还是将他重新镇压吧。”

        就在这时,天地间有一声宏大的爆炸声传荡,    在一道巨大的雷电横空下,    突兀间有一个空间裂缝被撕开。

        紧接着,    有一个人形生灵降世,浑身光芒煌煌,无比璀璨与耀眼,且气息强大至极,浩荡玄域中。

        之前其在上界,通过建立在下界的雕像和五行山中的祭坛感应到了下界有至强波动,心中便有思量,急忙就开始了跨界的准备。

        然而终究还是晚了一步,那个太古的生灵脱困。

        只是让这个人形生灵意外的是,虽然那个太古的生灵脱困,但也还是被困着,这是什么展开。

        不过现在不是思量这个的时候,重新镇压那太古的生灵才是要紧的事情。

        “恭迎不老天尊!”见到那个人形生灵的刹那,不老山秦族的人皆跪拜,高诵尊号。

        这就是不老天尊?

        帝易看向那周身光芒煌煌的生灵,本来听名字他以为那是一个年迈的人,可实际上却不然,其十分的俊美,    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样子,    很是年轻。

        “你果然来了。”太古的生灵这个时候终于有了表情波动,    第一次发出自己的声音。

        和不老天尊一样,    他也非常年轻,声音没有苍老感,若非身体瘦骨嶙峋,发丝缭乱,缺少打理,不然的话也不见得会比不老天尊的形体要差。

        “道友,投影下界,你我消耗都会很大,趁现在他还未恢复,还能补救,若是耽搁了,可就麻烦大了。至于你的要求,过后我们细谈。”通过五行山和一众秦族的传讯,不老天尊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站立在那里,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了动作。

        一时间,高天上升起了漫天符光,洒满天地,此外还有诵经声响起,显化出的每一个符号都化为了一座巨山,缭绕着五行气,随时准备镇压太古的生灵。

        且,他凭此像是接引来了什么秘力,整片玄域都在共鸣,轻微地颤动。

        随后,他接着说道:“道友,我与你是友非敌,可否将五行印放出?”

        “五行印?你指的是那座五行山吗,原来它是你的法器。”帝易和不老天尊没有瓜葛,他既然都这么说了,放出来倒也不是什么问题。

        见自身脱困,五行山猛烈一震,符号密布,随后将一众秦族的神明送走后,化成了五团朦胧的光,刹那间组合为一块宝印,悬在了不老天尊的头上。

        显然,这五行山并非是真正的五行山,而只是不老天尊的法器,其为五行印。

        “你是来帮我的,还是来杀我的?”太古的生灵变色,他原以为眼前的那个人即便不是朋友,也不会是敌人。

        可现在,那个人竟然将不老天尊的法器还回,他察觉到了危险,有了紧迫感。

        “都不是。”帝易说道,“我来此只是想向你询问一些事情,不过你的来历倒是出乎了我的预料,鲲鹏后代,真是意外。”

        “既然都不是,那就别妨碍我。”太古的生灵警惕地盯着帝易。

        这个人不见得比不老天尊弱,以他现在的状态对抗一位巨头的投影还能有胜算,可要是对抗两位,甚至是三位,那就只能暂避锋芒。

        “那不行,我听说你在上界犯下了大罪,纵然你身为鲲鹏后代,也不能逃脱罪孽,除非其中有是非曲直。”帝易摇头。

        “我所杀都是该杀之人,与我有血海深仇,何来大罪。呵,看来你也和剑谷、妖龙道门是一丘之貉。”太古的生灵冷笑。

        “剑谷、妖龙道门?我好想在哪里看到过……那些石碑!”听到太古生灵的话,帝易觉得有些耳熟,那两个名词有些记忆。

        不消一息,他就记起来了,那是在鲲鹏巢的过往,那是十凶之一的鲲鹏留下的刻文,疑似留给其孩子的“遗迹”。

        只是那个时候对于剑谷、妖龙道门是什么来历,他不是很清楚,不明白留下这些名词的意义。

        不过后来,在寻到真正的鲲鹏洞府后,在遇到了天荒后,他明白了。

        昔年十凶之一鲲鹏的陨落,便跟这几个道统有关,他们扮演着某些角色。

        “你不是鲲鹏后代,不,你是鲲鹏后代,不过和金翅大鹏、青天鹏等不同,你是直系血亲,是鲲鹏子?”帝易想到了在鲲鹏巢内的见闻,联系太古的生灵那种族特性,真相不言而喻。

        “呵,装模作样,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吗,要打就打,何须废话!”太古的生灵,不,应该说是鲲鹏子,此刻疯狂地运转起了神力。

        一声长啸,其满头发丝发光,从杂乱变成有序,紧接着身体散发出黄金光芒,如同不朽的身躯一般,流转着无上法则符文。

        “道友,看来他并不领情,如此不若让我出手吧,还请作壁上观。”见到鲲鹏子那高昂的战意,不老天尊适时开口道。

        听到不老天尊的话,帝易没什么表示,而是看向鲲鹏子问道:“不老山昔年也参与了那件事吗?”

        “少说废话,别在这里假惺惺,想要鲲鹏宝术,想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门都没有!”鲲鹏子讥讽,双翅一震,战意越发高昂。

        “这是被镇压久了,怒意难消,起床气吗……你缺少‘鞭策’啊孩子。”帝易本来还想看在鲲鹏的份上,帮一帮的。

        不过现在他觉得,这鲲鹏子恐怕不是一个安分的主,昔年的事情或许有是非曲直,但就这性格,想不树敌都难。

        这得教育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