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1

        “哗啦啦!”泛着铁锈的监狱大门缓缓打开,高墙下,一个锃亮的光头低着头走了出来。光头慢慢抬起头,阳光有些刺眼,光头眯缝着眼,一张狰狞的脸桀骜地与阳光对视着。

        “强哥!”侉子拎着塑料袋,一脸喜色地走过来,“恭喜强哥出山,重见天日!”光头强眯着眼睛,打量着侉子:“侉子,你还真记得日子。”侉子笑:“强哥,看您说的,我就是忘了我姓什么,也不敢忘了您出山的日子啊!”光头强狞笑,侉子连忙从塑料袋里掏出一块豆腐:“强哥,这个给您—”光头强皱眉看着豆腐,侉子讪笑:“我从外国电影上看的,出来以后吃块豆腐,以后您就能清清白白做人了!”

        光头强目光一凛,拿过豆腐,猛地一把砸在地上,豆腐渣四处飞溅。侉子愣住了,大惊失色:“强哥!不……不好意思,我我我我……”侉子快吓哭了。光头强忽然一笑,搂住侉子的肩膀离开了监狱。

        盘山公路上,一辆三菱越野车在疾驰。光头强坐在副驾驶座上,侉子忐忑地开着车:“强哥,这车是按您的嘱咐弄的,套牌的,套的是省公安厅的牌照,一般路上没人拦。”光头强打量了一眼车内,凝视着侉子:“我让你办的事儿你办了没有?”侉子心事重重地看着前方:“办……办了。”光头强满眼放光:“他在哪儿?!”侉子咽了口唾沫:“还……在东海特警支队的猛虎突击队,升官了,是……猛虎突击队的教导员。”光头强目光一凛:“哈哈!他活着就好!哈哈哈……还有呢?”

        “按您的吩咐,我都调查清楚了。他家的住址,他老婆孩子的资料,包括他孩子的上学路线。”侉子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叠纸,“都在这上面。”光头强惊喜地接过来,欣慰地拍了拍侉子的肩膀:“哈哈!侉子!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呀!强哥谢了!”侉子苦笑:“您让我弄,我敢不弄吗?”光头强一愣,凝视着侉子。侉子一脚踩住刹车,看着光头强:“强哥,收手吧。”光头强瞪着眼睛:“收手?你是让我放过铁行吗?”

        “铁行是猛虎突击队的教导员!强哥,咱干不过人家!就算您报了仇,也活不了,何必呢?”

        “你他妈怕了!”光头强狰狞地盯着侉子。侉子惨然道:“强哥,我出狱以后就和小欢结婚了。我们开了个美发店,生意特别好,小欢都怀孕四个多月了……”光头强凝视着侉子,皮笑肉不笑:“好!好事儿啊……”

        “我和小欢商量了,您就住我们家去,我侉子从小没爹没娘,我们俩把您当亲爹孝顺。您天天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养着你。”侉子眼睛泛着湿润。

        光头强突然大笑,侉子惊住,颤抖着。光头强一把拍住他的肩膀:“侉子,强哥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现在成家了,小日子过得也挺安稳。不想跟强哥过刀头舔血的日子了,对吧?”侉子连忙说:“强哥,没没没,我我……”光头强狞笑着:“哈哈!算了吧!你能帮强哥做这些事,强哥已经很满意了。你想收手,强哥不难为你!好好过你的日子去吧!”侉子愣住,惊喜地看着光头强:“强哥!您……您说的是真话?”光头强凝视着侉子:“你是强哥最好的兄弟,跟我一块儿坐了八年大牢,强哥能坑你吗?”侉子惊喜地落泪:“强哥,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强哥……我……”光头强笑着看着车外路边的树林:“我去尿泡尿。”侉子望着光头强的背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掏出手机。

        光头强走到树林里,解着腰带。

        “小欢!我是侉子!……我接到强哥了,跟他说了……他同意了!小欢,这回好了……”侉子一脸欢喜地打电话。这时,树丛里传来了光头强的一声惨叫,侉子一惊,急忙放下手机:“小欢你等等!”急忙跳下车。

        侉子焦急地走进树丛,四处张望着:“强哥!强哥?”—没有回应,侉子纳闷儿地又要喊,突然,一根皮带狠狠地勒住了他的脖子!侉子倒地,拼命地挣扎着,光头强狰狞地勒着侉子:“兄弟!别怨强哥,强哥被兄弟出卖过一次了,不想再冒险了!你安心去吧,强哥帮你照顾老婆孩子!”侉子一脸惊恐地死死瞪着光头强,身体逐渐瘫软,最终彻底不动了。

        光头强平静地回到越野车上,掏出那张纸狰狞地笑着。突然一踩油门,越野车疾驰而去。

        2

        中午,太阳晒得正烈,特警支队训练场上,队员们背着背囊,全副武装地在障碍场上奔命。龙飞虎戴着大墨镜,手里掐着表:“速度太慢了!蜗牛爬吗?再来一组!”队员们疲惫地重新开始。铁牛站在一旁,笑着看着龙飞虎:“差不多了吧?他们已经超过最好成绩了。”龙飞虎黑着脸,汗水不停地往下流:“我要的不是他们刷新纪录,我要的是他们的极限。”铁牛感慨地点头。突然手机响了,铁牛掏出手机,一愣,笑着接起来:“喂?陈铮,哈哈,你小子怎么想起我来了?”

        “你有空吗,老铁?”电话里的声音很低沉。铁牛笑着:“有空有空,什么事,说吧!”

        “老铁,光头强今天上午出狱了!”铁行脸上的笑容凝固。陈铮有些担心地说,“铁哥,你要心里有数,光头强虽然刑满释放,但这种人是不会被改造好的。你比我了解光头强,多加小心吧!”龙飞虎站在旁边,诧异地看着铁行。铁行看了一眼龙飞虎,若无其事地说:“哦,陈铮,我知道了,谢谢你。”龙飞虎看着他:“怎么了?”铁牛收起手机,一笑:“哦,没事儿……这一组成绩怎么样?”龙飞虎凝视着铁行:“陈铮是省第一监狱的,跟我也很熟。”铁牛一愣。

        “光头强出来了,是吗?”龙飞虎脸色肃然。铁行点点头。龙飞虎严肃地看着铁行:“我猜他找你一定是这个事,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光头强一定会报复你的。我们都了解他!”铁行苦笑了一下,看着龙飞虎:“没那么严重。他能把我怎么样?”

        “你的家人呢?”铁行愣住了。龙飞虎唏嘘着看远方,“当年你光棍儿一根,你当然不怕。现在你有老婆了,还有了铁蛋儿。”铁行不说话了。

        不远处,沈鸿飞和队员们放缓动作,看着龙飞虎和铁行一脸严肃地在说话。郑直低声道:“他根本没掐表。”赵小黑一脸沮丧:“这组白做了?”

        “什么情况?”段卫兵问。

        “我看见刚才铁牛接了个电话,然后他们就这样了。”陶静说。队员们一脸疑惑,沈鸿飞一挥手:“走,看看去!”

        训练场边,龙飞虎严肃地看着铁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马上走,现在就回家。”铁牛摇头:“我回不去。现在正在备勤,老雷又刚走,你一个人根本不行。”

        “没有什么比这件事重要!”龙飞虎低吼,“你走你的,我去找支队长给你批假,这段时间你哪儿也别去。就老老实实陪着家人,有什么情况马上跟我联系。”

        “龙头……”队员们围上来,铁行和龙飞虎一愣。

        “你们干什么来了?”铁牛问。

        “这一组做完了。”郑直说。龙飞虎一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秒表。

        “铁牛,发生什么事了?”沈鸿飞问。铁牛一笑:“跟你们没关系,继续吧。”队员们面面相觑,看向龙飞虎。龙飞虎看铁牛:“跟他们不用隐瞒。”

        “这是我的私事……”

        “事关特警家属的安危,这不是私事。”龙飞虎说,“今天第一监狱有个人刑满出狱了。这个人叫李子强,绰号光头强。”

        “光头强?!”郑直惊呼,“我在重案组的时候曾经看过以往的档案,对这个人有印象,是个罪行累累的家伙。”凌云不以为然:“那又怎么样?刑满出狱,又不是越狱。况且,警察抓的人多了。”

        “当初那件案子,是铁牛亲手抓的他!”龙飞虎声音变得沉重,“而且,光头强和普通的罪犯不一样!心狠手辣,是个能杀人的主儿!”

        “可是这样的人,怎么会刑满释放呢?他会没有命案?”郑直问。龙飞虎忧心忡忡:“这就是光头强之所以难对付的原因。他虽然涉嫌多起杀人案,但是当初警方没能找到被害人的遗体,没办法定他的杀人罪,让他逃过了死刑。”

        “对,法律要讲证据的。我们都知道他杀了人,但是没有目击者,没有证据,甚至找不到被害人的遗体—只能坐实他的涉枪等罪行。”铁牛说。

        “现在他的杀人罪坐实了!”所有人一愣,循声望去,路瑶和李欢匆匆走过来。

        “侉子,也就是跟他一起服刑的拜把子兄弟。根据省厅通报,侉子被杀害在西部公路边的树丛里,现场发现了大量光头强作案的证据。”

        “他为什么杀自己的兄弟?”沈鸿飞问。路瑶看着铁牛:“省厅通报说,根据侉子的妻子交代,侉子先于光头强一年出狱后,就根据光头强的指示,一直在搜集铁行的资料!”铁行脸色一变,“但是在最后关头,侉子和老婆商量,不想参与光头强的报复计划。”龙飞虎冷声:“所以光头强杀了侉子,这完全符合他的性格。他一定来东海了!”路瑶看向铁行:“这就是我绕道过来的原因,我想先提醒你一下,多加小心。”铁牛心事重重地点头。队员们也都是一脸凝重。

        路瑶看了一眼龙飞虎:“我要回局里开案情分析会。”龙飞虎点头:“有什么需要,突击队随时准备着!”路瑶点头,和李欢匆匆而去。

        沈鸿飞看向龙飞虎:“龙头,需要我们做什么吗?”龙飞虎扫视着队员们:“暂时还不需要,但是很快会。在这之前,你们未雨绸缪吧!”说罢,龙飞虎看着郑直:“想办法搞一张光头强的照片,打印出来,分给大家一人一份。”

        “是!”郑直立正回答。

        铁牛一笑:“没事!如果他真来东海,这次我会亲手毙了他!不给他活命的机会!”龙飞虎拍拍他的肩膀:“先别想那么多!也许是我们紧张过度了,西部距离东海千里之遥,光头强不一定能回来东海,也许半路就被抓住了呢。”铁牛一笑:“我还担心他不来呢!”

        3

        更衣室里,铁牛站在柜子前,看着柜门里贴着的全家福照片发呆。龙飞虎走过来:“你还是回去吧。”铁牛赶紧关上柜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听我的,马上回家。”

        “不至于。”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龙飞虎沉声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那时候你是单身汉,还没这么多顾虑。现在不一样了,拖家带口的。”铁牛一愣,叹息了一声。龙飞虎也是忧心忡忡:“你赶紧回去,这段时间就待在家里,多陪陪老婆孩子。支队长那边,我去说。”

        “那不行,现在工作这么紧张,人手不够,我不能休息。”

        “没让你休息!”龙飞虎吼了出来,“你这段时间的任务就是保护好韩青和铁蛋儿!”龙飞虎说罢,又补充道,“还有,我和支队汇报下,给你家上保护措施。”铁牛震惊地望着龙飞虎:“那么大动静?不行!犯不上!”

        “没有什么犯不上的。”龙飞虎严肃地说,“我的判断和你一样,光头强一定会回东海!他一定会来找你!要不然,他就不是光头强了!”铁牛愣愣地看着龙飞虎,终于点头:“那谢谢了。”龙飞虎笑:“跟我你还见外!我去找支队长!你赶紧收拾完回家!”铁牛重重地点头。

        市公安局的会议室里烟雾缭绕,会议已经召开两个小时了,吴局长、支队长许远以及各个副局、刑警队长都在沉思着。光头强的照片被投射在大屏幕上。吴局长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语重心长地说:“总之,我们东海市公安系统一定要加强警惕性,防患于未然。光头强不回东海,也就罢了,他胆敢回来,我们就一定要把他终结在东海!”

        “是!”所有人啪地立正,动作整齐划一。

        吴局长转头看着路瑶:“我看,这个案子就由你们重案组负责,你这个组长把责任负起来,有什么需要的,各部门无条件配合你!包括我和几位副局在内!还有,许支的特警支队也别闲着,随时备战!”

        “明白!”支队长立正。

        “对了。关于对铁行同志的保护,你打算怎么办?”吴局长问。

        “龙飞虎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铁行同志暂时回家休假,保护家人和孩子,同时,我正想散会后跟您申请了,我打算派小虎队给铁行全家上保护措施。”许支说。吴局长点头:“光头强不比普通的罪犯,这是必要的!我同意。”

        特警支队的小会议室里,郑直把手机放在桌子上,队员们围着他。郑直一脸正色:“都看好啊!我这纯属是公事,我开免提!”队员们一脸鄙夷,凌云白了郑直一眼:“你至于吗?”郑直语塞,拨号。

        小刘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小刘掏出手机,大喜:“师兄?!我没做梦吧?你怎么会主动给我打电话?我太高兴了……”郑直苦着脸把手机往远处拿,队员们莞尔一笑。郑直有些尴尬:“那什么……小刘,你听我说,我有件事儿请你帮忙。”

        “嗨!师兄,你跟我有什么客气的?有什么事儿尽管说。”

        “我想请你帮忙,帮我找一张光头强的照片。”

        “光头强?!”小刘一脸惊讶,目光一动,得意地说,“嗨,没什么,我们也刚刚开完会,现在全局上上下下所有的工作全都围绕光头强。师兄,你要光头强的照片干什么?”

        “哦,我们也是一样,未雨绸缪,先认认人。小刘,我着急,不多说了,谢谢你了!”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等等!”小刘急吼。郑直一愣:“还有什么事儿?”小刘得意地拿着手机:“帮忙可以,可是我还没说条件呢。”郑直惊讶:“还有条件?”

        “当然有条件了!毕竟这不是官方渠道给你提供的。”

        郑直皱眉:“那算了,我直接找路组吧!”

        “别呀师兄!我的条件很简单的!”

        郑直一脸为难地看着队员们,沈鸿飞皱眉,坏笑着说:“赶紧,正事儿要紧!”郑直无奈地说:“好吧,说说你的条件。”

        “等这个案子结了,我定时间,我们到玄武湖边谈谈。”

        郑直大惊:“什么?还去呀?!上次我们不是已经谈过了吗?还有什么好谈的?!”

        “上次没谈成功,我们得继续呀!”

        “小刘,我告诉你吧,上次我说得很清楚了,再谈也还是那个结果。”郑直苦不堪言。

        “那就算了,照片我不给你!”

        “你不给算了!我找路组!”郑直气恼地说。队员们统一战线,齐声吼:“正事儿要紧!”郑直愣住,一脸无奈:“好吧!那就谈一次,最后一次!”

        “谢谢师兄给机会!”小刘兴奋地挂断电话。郑直一脸茫然地拿着手机:“哎?我还没说邮箱地址呢……”

        4

        客厅里,铁蛋儿正趴在地板上,手里握着玩具枪,嗒嗒地开火。韩青端着水果在厨房忙活。钥匙门响,韩青看过去,铁牛穿着便装站在门口。趴在地上的铁蛋儿一骨碌爬起来,扑过去:“爸爸!”铁牛抱起儿子,父子俩转着圈儿地亲。韩青笑着走上前:“哟,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不备勤啊?”铁牛回头:“哦,我回家来看看。”韩青一脸诧异:“不对劲儿,你们这个月都是备勤,没什么事儿你不会回家的,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铁牛赶紧说:“没有,能有什么事?我就不能回家看看,跟你们娘儿俩一块儿度个周末!”铁蛋儿欢呼着搂着铁牛的脖子,韩青怀疑地看着他:“怎么了你?眼神那么奇怪呀?”铁牛放下儿子:“没什么,这些年让你受苦了。”韩青有些不好意思:“你没毛病吧?怎么突然说这个?”

        “爸爸,我想去动物园!”铁蛋儿抱着铁牛的腿喊。铁牛拉着儿子坐在沙发上:“好!爸爸今天带你去动物园!”铁蛋儿眼睛一亮:“真的?”

        “当然是真的!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铁牛说。铁蛋儿一脸不乐意:“爸爸每次都骗我!三岁生日的时候就说带我去动物园,现在我六岁生日都过了,也没带我去过!别的小朋友的爸爸都经常带他们去动物园,就我没有过,一次都没有!你答应好多次了!”铁牛内疚地看着儿子:“走!爸爸现在就带你去动物园。”铁蛋儿雀跃欢呼,韩青赶紧转过身擦了擦眼泪。

        动物园里人头攒动,铁牛买好票,铁蛋儿骑在爸爸的脖子上,兴奋地东看看西望望。游乐场边,铁蛋儿和小朋友们玩得正起劲,韩青坐在旁边,挽着铁牛的胳膊:“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不会无缘无故地跑回家的,你不是这样的人。”铁牛看着她,沉吟着不说话。韩青担忧地看着铁牛:“别瞒着我了,我有点儿害怕。你是不是犯错误了?”

        “怎么可能呢?你又不是不了解我。”

        “那你为什么这么奇怪?”

        铁牛沉吟片刻,还是没说话。

        “还记得结婚的那天我们怎么说的吗?”韩青说,“不管未来是风是雨,我们都一起扛!我们组成的是一个完整的家庭,不是两个没有关系的男人和女人,相濡以沫,生死与共……你都忘了吗?”铁牛愧疚地低下头:“我怎么可能忘呢?”

        “那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铁牛欲言又止,韩青苦笑:“你的九点钟方向,那个吃冰激凌的男人。十一点方向,那个看报纸的女人和她旁边那个玩手机的男人,他们都是什么人,你当我看不出来?”铁牛看过去,苦笑:“你要是犯罪,我们还真不好抓!”韩青严肃地看着他:“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老铁!我是特警的老婆,跟你这么多年了,这个瞒不住我。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是不是真的犯错误了?不然,这些警察为什么要监视你?”

        “他们是来保护你们的。”铁牛长叹一口气,“八年前,我们还没认识,我抓了一个杀人犯—他出狱了。当时警方没有找到一具被害人的遗体,他死不张嘴,没办法构成完整的证据链,只能以非法持枪来处理他。”韩青的脸唰地白了:“你是说……他有可能报复你?”铁牛点头:“以我对他的了解,只要他不死,就一定会回来报复我!我不告诉你,是不希望你害怕。”韩青脸色煞白地看着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的铁蛋儿,她猛地瞪着铁牛:“老铁!我出什么事儿都没关系!铁蛋儿不能出事!”铁牛握住她的手:“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铁蛋儿的。”韩青哭着扑在铁牛怀里,铁牛紧紧地抱住了她。

        5

        夜色中,华灯初上,喧嚣了一整天的城市终于逐渐安静下来。幽暗的冰冻酒吧里,歌手们在台上唱着舒心的慢歌,柜台后不停忙碌的调酒师在杯中划出一道又一道彩虹,炽烈又冰冷。酒吧外,路瑶和李欢驾车停在门口。两人跳下车,推门进去。

        此时客人比较稀少,一个打扮妖艳的小姐搔首弄姿地站着,老板白明靠在椅子上打量着她。小姐媚笑着:“白总,我到底行不行啊?”白明笑:“我眼神不好,离近点儿。”小姐轻佻一笑,上前直接用胯骨蹭着白明的大腿,看见路瑶走过来,白明摸向小姐臀部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小姐大惊,察言观色地站在一旁:“老板娘好!”白明一瞪眼:“你妈的!什么老板娘!路组长!这是公安局重案组的路组长!”小姐傻眼,忙不迭地拿上包向后台跑去。白明殷勤地对路瑶笑:“那什么,路组长,我这是面试员工,面试员工!重案组应该不管这小事儿吧……”路瑶白了他一眼:“我没心情管你这点儿男盗女娼的破事儿!”白明这才松了一口气。

        路瑶拿出照片,递给白明:“看看认识吗?”白明诧异地接过照片,仔细一看,一屁股坐在地上:“强,强哥……”路瑶冷笑:“你还记得呀?”白明哆嗦着:“我能忘了他吗?!他不是死缓吗?!”

        “前几天出来了。”路瑶问,“你有他的消息吗?”白明一头的冷汗,嘴唇都开始哆嗦:“我……我要有他的消息,我第一时间就告诉你了……他肯定想杀了我。”

        “不一定吧,他不知道是你透的风。”

        白明哭丧着脸:“他要想不到,就不是光头强了。我那么信任你们才会透风给你们,结果他出狱了,才判了几年啊?!完了,我的死期到了。”白明挣扎着站起身,“我得走!马上走!我……”李欢震惊地看着惊慌失措的白明,路瑶一把抓住他:“白明,不用那么害怕,我们以前抓住过他,现在也照样能抓住他。”白明哭丧着脸:“我死了以后抓住他,还有啥用啊?”路瑶说:“我们这次来,就是想给你提个醒,光头强如果回东海,最有可能投奔的就是你。”

        “不是投奔!是杀我!”白明的脸色煞白,“他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他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路瑶拍拍他的肩膀:“你一有他的消息就马上打电话给我。记住,报告得越早,对你自己越有好处。”白明哆嗦着:“是……我明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