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1

        特警基地办公室,龙飞虎正在研究作战计划,手机铃响,龙飞虎接起来,是刘珊珊的声音:“龙大队长,我现在在南华苑度假村呢,刚才我看见莎莎了。”龙飞虎皱眉:“莎莎去度假村了?”

        “对,我刚才看她一个人跟服务员上楼了,觉得有些奇怪。当然,也许是路瑶也来了,我……”刘珊珊说。龙飞虎焦急地打断:“路瑶不可能在度假村,她刚刚还给我打电话,在办案呢!刘医生,谢谢你,我马上给路瑶打电话。”龙飞虎挂了电话,匆忙拨号。

        卓娅集团顶层办公室里,秦朗神情肃然地看着电脑里的各组数据,对于这些进出集团账户的各种数据他发现不是一两天了,很明显是有人利用卓娅集团的账户在洗钱。秦朗想了想,拿出存储盘插入电脑,将文件拷贝到存储盘,装进贴身衣兜,又将电脑里的文件删除。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是黄敬打来的。

        酒店地下停车场,秦朗急匆匆地走过来,上车急速启动,车缓缓开出主干道,疾驰而去。在出口不远处,一辆红色轿车随即启动,不紧不慢地跟上去。车里,燕尾蝶盯着前方秦朗的车,对着耳麦:“三哥,我跟上他了。”

        停车场里,熊三坐在一辆商务车上,拿着对讲机:“燕尾蝶,跟死了他。我们马上就到!”燕尾蝶轻踩油门,紧跟上去,很快就隐身在城市的车流里。

        地下停车场里,熊三和几个匪徒开车鱼贯驶出。坐在后座上的黑头看熊三:“三哥,至于那么复杂吗?”熊三瞥了一眼后视镜里的黑头:“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干掉他,关键是要拿到老板需要的证据。”

        “抓到他不就能拿到了?”

        熊三阴冷一笑:“你能保证他会把证据放在身上吗?你能保证他没有藏备份吗?”

        “那也好办,我只需要五分钟,就能把他整个公司炸个稀巴烂!”黑头说着,自负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大背包。熊三回身瞪着黑头:“你不想活了,我他妈还想多活几年呢!你以为东海的条子是吃素的?只要一炸,整个东海就会变成铁桶,往他妈哪儿跑啊?”黑头讪讪地说:“那老板让我来做什么?”熊三凝视着黑头的大包,冷笑:“你那些东西,不是用来对付秦朗的。”黑头讪讪地闭嘴。

        大街上,秦朗的车在车流中穿行,不时着急地变换着车道。不远处,燕尾蝶紧跟着望着前方,眉头紧皱:“三哥,他好像要开出市区。”熊三轻哼一声:“开出市区好啊!老子正不想在这儿下手呢!你不要管,他开到哪儿你就跟到哪儿,我就在你身后。”燕尾蝶一愣,看了一眼后视镜,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和面包车队紧随其后。

        郊区的一处公路岔口,秦朗开车驶来,直奔度假村方向。燕尾蝶将车停在公路岔口,很快,车队开车赶到。熊三跳下车匆匆走过来:“燕尾蝶,怎么不跟了?”燕尾蝶扬了扬手机:“我刚才查过了,前面的路就通往一个去处—南华苑度假村。它是秦朗公司下属的企业。”熊三眼前一亮:“也就是说,秦朗是去他的度假村了。”燕尾蝶点头。熊三哈哈大笑:“好啊!我还正发愁没个僻静地方呢!他自己给咱们找着了,这也是他的命。”熊三看着前方:“等他走远,咱们就上去。”

        龙飞虎在办公室来回地走,铁行无奈地摇头。龙飞虎焦急地拨通电话:“路瑶,莎莎那儿到底怎么样了?”路瑶瞪眼:“你急什么啊!不是跟你说秦朗已经去接她了吗?”龙飞虎又问:“秦朗能行吗?”路瑶气不打一处来:“那你说怎么办?是你有时间,还是我有时间?”龙飞虎愣住了,无奈地拿着电话:“好吧,等他接到莎莎,你给我来个电话。”

        一旁,铁牛苦笑着摇头。龙飞虎看他:“老铁,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俩自己找罪受。”说罢,铁行起身看着龙飞虎,“你自己说吧!你有那个心思,路瑶也有那个意思,赶紧把事儿谈好,破镜重圆不就得了。可倒好,俩人碍着面子,把人家莎莎逼走了,结果还得秦朗去接,乱不乱啊你们……”龙飞虎苦笑,有些尴尬:“这……不是一直没时间谈嘛。”铁牛一扬手:“算了吧!指望你们俩主动谈,这辈子够呛。干脆,等莎莎回来,就今天晚上,我叫上我老婆,咱们两家找个地儿坐坐,我们帮你俩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你意下如何呀?”龙飞虎看着铁牛,一笑:“行吧!”

        2

        酒店房间里,莎莎烦躁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出神。这时,敲门声响起,莎莎不耐烦地坐起身:“又是谁呀?不是说不要打扰我吗……”莎莎噘着嘴去开门,一下子愣住了:“你……你怎么来了?”莎莎气愤地看着站在一旁的黄敬:“骗子!”黄敬一脸为难地看秦朗,秦朗笑道:“莎莎,这不能怪黄叔叔,这么大的事他能不向我报告吗?”

        莎莎不耐烦地转身进屋,秦朗对着黄敬说道:“你等我一下。”秦朗关门,坐到莎莎面前:“莎莎……”莎莎打断秦朗:“是你自己来的,还是我妈让你来的?”

        “是你妈让我来的,也是我自己要来的。”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来。”莎莎气鼓鼓地说。秦朗微笑:“莎莎,你可别这么想。你知道吗?我刚刚知道你来度假村的时候,除了震惊之外,其实我挺高兴的。”

        “你高兴什么?”莎莎冷着脸。

        “你能来我的度假村,那就说明你现在不是特别讨厌我了,或者说,你有点儿把我当朋友了。只不过你好面子,没跟我说而已。”莎莎没说话,看别处。秦朗笑:“哈哈!这就说明你默认了。”莎莎转过脸,看着秦朗:“我坦率跟你说吧,自从你搬出去以后,我看你就顺眼多了。”秦朗笑。莎莎纳闷儿地看他:“你不是真心笑吧?你的心肯定在滴血。”

        “莎莎,这次你猜错了。”秦朗疼爱地看着莎莎,“秦叔叔的笑是发自内心的。”莎莎诧异地看着秦朗。秦朗认真地说:“自从上次我和你妈妈谈过之后,我就意识到,我其实真的犯了一个错误—尽管我不是有意的,但是不得不承认,我的介入成为了你和你妈妈之间,你妈妈和你爸爸之间所有隔阂的根源。”

        “你……真是这么想的?”莎莎意外地看着秦朗,“所以你才搬走的。”

        “也不全是这个原因—起码这不是决定性原因。”

        “那决定性原因是什么?”

        “决定性的原因是,我发现你爸爸和你妈妈,依然彼此相爱着。”秦朗看着莎莎,一脸认真地说,“莎莎,秦叔叔是成年人,更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所以,当我发现这一点之后,我认真地审视了我和你妈妈之间的感情。不可否认,我是深爱你妈妈的,她其实也是爱我的。但是当我和你爸爸同时站到你妈妈的那座情感天平上时,它很明显是向你爸爸倾斜的。所以我选择退出,既是为了你妈妈的幸福,也是为了你的幸福。”莎莎完全没有想到,感动地看着秦朗欲言又止。秦朗笑着起身:“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些都是大人的事,我不跟你多说了。莎莎,我是要带你回去的,你爸爸和你妈妈知道你来了度假村,都特别着急。”

        “真的?”莎莎眼睛一亮。秦朗点头:“当然,实在是因为他们两个都没时间,才把我派来了,你不会不给面子吧?”莎莎笑着起身:“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哪儿能不给你面子呢!我同意跟你回去了。”秦朗笑着摸摸莎莎的头:“你的性格还真跟你妈妈一模一样。”

        “秦叔叔,谢谢您。”莎莎认真地看着秦朗,“我也是真心的,谢谢您。”秦朗含泪笑道:“那好,莎莎,你先收拾一下,秦叔叔上去和同事们聊几句,顶多五分钟我就下来,好不好?”莎莎笑着点头:“行,您去吧,多几分钟也没关系。”秦朗笑着点头,莎莎感动地看着秦朗的背影。

        3

        度假村大门口,保安正在引领着倒车,燕尾蝶和熊三等人开车抵达。燕尾蝶下车,手里拎着一个箱子,熊三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停在旁边的秦朗的车。保安迎上去,笑着:“老板好,老板娘好,您这都是来度假的?”熊三和燕尾蝶相视一笑:“没错,你们这儿房间充足吗?”保安笑:“充足,充足,各位跟我们来吧!”众人跟着保安走进楼,熊三边走边打量着度假村的环境。

        会议厅里,秦朗正和度假村的员工们说着话,员工们整齐地坐在下面,拍手鼓掌。

        熊三等人簇拥着走到大厅服务台,燕尾蝶随意地看着大厅里的楼层示意图,对后面的匪徒递了个眼色,两个匪徒点头,悄然而去。前台处,接待人员殷勤地起身:“先生们好,女士您好,请问,各位计划在这儿玩几天啊?”熊三趴在前台:“一天。”服务员一愣:“那,您需要住宿吗?”

        “不需要!”

        “快中午了,需要先给您安排午餐吗?”

        熊三看着俩人,狞笑着:“我只想和你们秦总共进午餐。”服务员一愣,几个匪徒冲上前,枪口顶住,服务员惊惧万分地僵住了。门口,匪徒拖着两个保安的尸体拽进来,服务员一脸恐惧地颤抖着。

        一楼的监控室里,保安正坐在控制台前望着对面的大屏幕墙,突然,保安噌地起身,傻了眼:“队长你看!—”队长看过去,震惊地张大了嘴:“快报警。”那名保安哆嗦着抓起电话,正要拨号,一把匕首闪着寒光横在他的脖子上。

        “报告,监控室已经被我们控制。”大厅里,熊三冷笑着点头。

        楼道里,熊三大摇大摆地和匪徒们走上楼,黑头跟在旁边,背着他的大包。此时,秦朗在黄敬的陪同下,和员工们说笑着走出会议厅。

        “好好,大家都别送我了,各忙各的去吧!”秦朗笑着回身,和员工们打着招呼。这时,熊三和燕尾蝶等人走上楼,正好与秦朗面对面。燕尾蝶看着秦朗,一笑:“秦朗先生,这就要走啊!”黄敬走上前,打量着熊三:“你们是干什么的?”秦朗猛然一愣,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张熊三的通缉令。秦朗大惊:“你是熊三!”

        熊三噌地从后腰拔出手枪,黄敬忽然猛地用身体挡住秦朗:“秦总快跑。”秦朗下意识地向楼上跑去,熊三怒骂着开枪,黄经理胸部中弹,惨叫着栽倒。员工们惊叫着抱头逃窜。

        房间里,刘珊珊和女伴躺在床上聊天,刘珊珊下意识地坐起来,愣住了:“枪声!”

        三楼楼道里,熊三等人持枪朝天,“嗒嗒嗒!”子弹直接扫射进来,楼道顶部的天花板不断有弹洞出现,整个楼道尘土飞扬,游客们纷纷惊叫着退回房间抱头蹲下。

        二楼楼道,莎莎诧异地走出房间,惊慌地环顾四顾:“秦叔叔?秦叔叔?”楼道里,游客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在酒店抱头乱窜。刘珊珊跑出房间,大喊:“紧急情况,大家赶紧下楼疏散。”游客们这才如梦方醒,轰地往楼下跑去。

        刘珊珊突然看见傻站在楼道里的莎莎,急忙跑去过:“莎莎,快跟我走。”莎莎犹豫着:“秦叔叔还在楼上。”刘珊珊顾不了那么多,拽着莎莎就往楼下跑去。

        此刻,酒店的大厅早已乱作一团,只在电影中见过这种场面的游客们东奔西跑。“嗒嗒嗒!”枪声爆响,所有人都不敢动了—匪徒们戴着迷彩头套,手里的mp5不停地扫射,枪口吐着焰火,奔跑中的人们不断抽搐着倒下,血溅满地。

        “谁也不能出去,都他妈给我上去。”匪徒对天举着手里的mp5。众人战战兢兢地往后退,不断有抽泣声传出来,刘珊珊紧紧拽着莎莎的手向楼上走去。

        三楼楼道里,墙壁上的弹洞触目惊心,楼道里尘土飞扬。秦朗满头大汗,慌不择路地挤过惊慌的人群,向另一个楼梯口跑过去。后面,燕尾蝶和熊三持枪紧追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