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狂战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闯入者

第六章 闯入者

        (1)

        经历了陆老头的事情之后,虽然是有惊无险,不过小茜还是决定辞掉现在的工作,离开levels夜总会。

        她觉得在那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罐头能够救她一次,但不可能在她每次发生危险的时候都能赶到。

        这次的事情也给罐头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自己也险些因此身陷囹圄,这样的日子不是她想要的。再三考虑之后,小茜决定辞职。

        走的那天,夜总会的梅姐和一干姐妹来为她送行。大家虽在这里的时间不长,但小茜为人随和,又爱帮忙,跟大家关系相处的都不错,她这么一走,大家倒是有些舍不得。

        梅姐拉着小茜的手说:“妹妹,那天是姐姐把你家的地址告诉万坤的人,我在这一点上对不起你。”

        梅姐刚说完,又一个姐妹补充说:“小茜,你可千万别怪梅姐,那天还是梅姐让我们打电话去通知罐头的。”

        小茜笑了笑,说:“没事,梅姐,在那个情况下,换做是我也可能会说出来。这段时间承蒙你的照顾。”

        梅姐有些动容,说:“你和我们不一样,应该早早地离开这里,去开始新的生活。我也看出来了,罐头虽然不是很聪明,但却对你真心实意。人这一生,能够遇到这样的人是幸运,可千万抓住。该勇敢的时候就要勇敢一些,不要顾虑太多,不然后悔可就来不及了,我以前就吃过这样亏。”

        梅姐说着,点了一根烟,似乎想起了一段不愿回首却刻骨铭心的往事。

        小茜见梅姐有些动情,笑着说:“谢谢梅姐,你的话我记住了。”

        梅姐转哀为笑,她揩了一下眼角的泪痕,说:“瞧我,一把年纪了还跟小孩似的。小茜,好好保重。”

        “谢谢梅姐,你们也是,好好保重。”小茜也说。

        小茜离开了levels夜总会后,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去了夏天火锅店,把这个消息告诉罐头和老猫。

        老猫听后淡淡一笑,这些似乎在他的意料之中,小茜在夜总会上班终究不是长久之计。罐头竟然欢呼起来,看得出来,他们对小茜这个决定也是赞同的。

        “那离开了夜总会,你打算去干什么?”老猫问了一句,不过刚出口又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其实他是替罐头问的,他担心小茜要是现在就离开了,罐头该怎么办?

        小茜并未意识到老猫深层次的问题,她满怀憧憬地笑说:“我想在镇子上办一个舞蹈培训班,或者去学校里教习舞蹈课,每天教孩子们跳舞,那样的生活才是我所向往的。”

        “这想法很好。”老猫赞赏她这种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有时候在很多方面,自己做的甚至不如这个女孩乐观积极。

        “老猫,咱们今天去海边烧烤吧,庆祝夏天回来。”说着,罐头将烧烤需要的架子、火炭从后面仓库里拎了出来。

        老猫笑了笑,问小茜:“你去吗?”

        小茜点点头,说:“当然去了。对了,多带点牛羊肉。”

        三人将串好的羊肉、蔬菜、生蚝、啤酒之类的搬上了一辆旧丰田皮卡车上,这辆皮卡车是两年多之前老猫在二手市场买下来的,别看车龄很长,车身也斑驳不堪,但精通机械的老猫上去开了一圈,便知道这辆车的车况不错。

        他跟二手贩子老板商议了半天,最终以低价买入。车买回来之后,老猫对皮卡进行了一系列的改装,不但车身加厚了钢板,还加装了保险杠、挂钩、绞盘等一系列越野实用装置,捯饬完这些发现快赶上车价了。

        每逢周末,老猫都会休息一天,开着皮卡带着罐头四处逛逛,有时候会去海边,有时候还会去林子里来一次野外穿越。

        其实,他至今没有告诉罐头实情,他只是跟罐头说,“你现在身体不好,等你把病治好了之后,我们就能够回部队了。”

        罐头有时候虽然会怀疑他的这个说法,但大部分的时候还是相信的。

        医生说,要让罐头保持一个良好愉快的心情,那样有利于他病情恢复,老猫一直在这样做。

        ……

        东西装满了皮卡车之后,老猫拿出钥匙发动了车子,罐头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小茜坐在了后排,三人发动车子出了门。

        阳光明媚,沿着海岸线的公路上车辆稀少,皮卡车撒欢跑着,像一只放出笼子的小兔子一般;车载收音机里,断断续续地传来了几声中文广播。

        他们这里离理想的沙滩还有一段距离,路途不近,小茜坐在后排,吹着轻轻的海风,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罐头靠在旁边,也打起了哈欠。

        “要是困的话,你就睡一会。到了之后我喊你。”老猫对罐头说。

        罐头点点头,向后稍微调整了一下座椅,生怕碰到小茜,感觉调整好了之后,他便向后靠去睡着了。

        老猫将收音机的音量调到最小,悉悉索索的几乎没了声音。

        车子晃晃悠悠,罐头很快睡着了,他还打起了鼾,嘴角留着口水。

        老猫摇下窗子,点上一根烟,单手握着方向盘,车子匀速向前。

        “近日,中国国防部宣布,中国海军首艘航空母舰辽宁号正式交接入列……”收音机内传来一个新闻,老猫赶紧将烟蒂扔掉,随手开大了声音。

        收音机里继续传来广播声音:“上午10时许,交接入列仪式开始……”

        这则新闻不长,只是一个短讯,收音机内,响起了实时的军乐声: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老猫情不自禁,跟着音乐唱了起来。

        小茜和罐头被歌声唤醒了,罐头揉了揉眼睛,老猫发觉自己吵到了他们后便不再继续唱下去了。

        “不好意思,刚刚吵醒你们了。”老猫略带歉意的说。

        小茜伸了个懒腰,笑着问:“老猫哥,什么事这么高兴?”

        老猫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说:“中国海军的第一艘航母入列了。”

        “是吗?真是个好消息,咱们也有自己的航母了。”罐头也笑了。

        “航母是那种很大的军舰吗?是不是以后中国的海军也能到全球各地了?”小茜不懂这些,问的有些幼稚。

        老猫笑了笑,点点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还需要时间,但这是一个起步,也就是一个起点。”

        “老猫,没想到你对海军还有研究。”罐头嘿嘿笑着。

        三人说笑着,车内洋溢这欢乐的氛围。

        过了一会,罐头问老猫,“老猫,我刚刚又做了一个梦,梦里记得有个我小时候玩伴,跟我一起参加过运动会,还一起去河边游泳……”

        这不是罐头第一次跟他说类似的梦了,按照罐头的描述,那个人就是他。现在看来,罐头在一点点想起以前的事情,他的病情在逐渐的缓解,无疑,这是一个乐观的信号。

        “还有什么?”老猫头扭过去问他。

        罐头摇了摇头,“想不起来了,真的想不起来了。”

        “那就别想了,顺其自然。”老猫说。

        罐头点点头,又问:“老猫,你说我病要是好了,就能回部队去吗?”

        “……”老猫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点点头说:“能,一定能。”

        罐头听后,满意地笑了。

        车子一直向前开,又开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海滩到了。

        这是一处未经开发的野海滩,海水送来沙子、贝壳将海滩铺满,沙滩洁白如银,配上蔚蓝的海水,再点缀几棵椰子树,犹如一副风景油画。

        也正是因为这美丽的风景,这片海滩吸引了周围的人。每逢周末,不少人会来到这里游泳、烧烤、晒太阳,老猫和罐头也是这里的常客。

        沙滩太软,车子只能停在路边,罐头和老猫两人将烧烤的架子和火炭搬了过来,小茜拎串好的羊肉、生蚝之类,不一会儿功夫,他们就搭设好了。

        火生起来之后,三人便一起动手烧烤了东西。罐头拿出舢板,说要去海里游泳,老猫点点头,“你去吧,不要游太远。”

        罐头跳进了海里,随着海浪欢快的扑腾起来,小茜看着他,笑了。

        “罐头这段时间很开心。”小茜说。

        “是的,这也多亏了你。”老猫说。

        “应该是我谢谢罐头。这一年多来,我一直都沉寂在过去的事情中,是罐头让我看到了生活中的阳光,重新感受到了爱。”小茜看着远处的罐头,嘴角微微上扬,笑着说。

        “你也让他的生活看到了希望。不过,你别介意,他可能一直都把你当作夏天了。”老猫道出了小茜早就知道的实情。

        小茜伸了个懒腰,无比惬意地享受着这阳光,她说:“那又有什么呢?如果他愿意一辈子把我都当作夏天,一辈子都这样对我好,不就够了吗?”

        “是的,这就够了。”老猫应和着说。

        小茜又问她,说:“你一直没有告诉罐头,他不能回到部队了,是吗?”

        老猫点点头,没说话,低头继续忙活着烧烤。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真相?”小茜问。

        老猫继续低头摆弄着烧烤,说:“等一等吧,起码要等到他自己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病情恢复了再说。”

        “那要是他还不能接受呢?”

        老猫低着头,沉默了一会,说:“那我就一直照顾他。”

        “你是个好人,但你知道罐头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小茜突然发问,这下把老猫问住了。

        罐头最需要的是什么?答案显而易见,一个是部队,另一个就是夏天。

        小茜显然知道老猫的答案,老猫还未回答,她便接着说:“罐头需要部队,你就是他的部队;而罐头需要夏天,我可以成为他的夏天。”

        老猫停下了手里的活,他问小茜,“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茜停顿了一下,缓慢而又坚定地说:“我要嫁给罐头,真正成为他的夏天。”

        老猫并没有感到惊喜,他却淡淡说道:“你要认真考虑一下。。”

        “我考虑很久了。是的,我应该迈出这一步,我不该像是玛拉那样太过畏惧世俗的眼光。”小茜站起来,坚定地说。

        小茜的这种想法是老猫始料未及的,他想了想继续问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自己想过没有,这可能只是你一时的想法,罐头给你带来的是感动,但这不能称之为爱。一旦这种感动消失了,你会……”

        还未说完,小茜便打断了他的话,她说:“这不是我一时的感动,这是我内心的想法。你觉得我是因为感动才这样做的吗?”

        老猫没有回答,他已经知道小茜接下来要说什么,说实在的,他是真期待着小茜能够成为罐头的夏天,但理智告诉他,小茜很有可能只是一时的冲动,冲动过后要是她厌倦了、受不了?最终受伤的还会是罐头。

        但罐头已经禁不起这样的伤害了,他不能拿罐头去冒险,一点点风险都不能冒。

        “我还是劝你想清楚,你要知道,罐头现在的情况,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好转,可能一辈子都是这样。”

        “我知道。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会嫌弃罐头?”说到这里,小茜摇了摇头:“罐头就像是眼前的这片大海一样,清澈、干净,我有时候在想,如果自己能够早一些遇到罐头多好?”

        老猫皱起眉头,“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嗯,我想清楚了,罐头就是我要等的罗依,而我就是罐头的夏天,没有春去,也没有冬来,就像是这里的天气一样,只有夏天。”小茜说着看着远处正在海里玩耍的罐头,眼神坚定而又充满憧憬。

        (2)

        老猫听完小茜所说,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小茜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善良。罐头遇到小茜,似乎是上天的有意安排,如果真的能够成真,那将是他最欣慰的一件事了。

        他想了想之后说:“等一下,你自己跟罐头说一下,好吗?”

        小茜知道老猫答应了,拼命地点点头,说:“谢谢你,老猫哥。”

        “不用谢我,我该谢你才是。我想,你们如果真的结婚了之后,我也不离开清水镇。这家火锅店交给你们经营,我搬出去住。”老猫说。

        “不用这样,火锅店还是你的。”小茜说。

        老猫摇摇头,“火锅店是我为罐头开的,他成家了,我应该把火锅店交给你们。再说了,我平时还能过来给你们打工,你们给我开工资就行。”老猫说着笑了。

        “对了,你们的婚礼可以在清水镇办,到时候我来帮你们策划。”老猫大包大揽地说。

        这时候,罐头不知道从哪抓住了一只海龟,他举起大海龟大声喊道:“夏天,老猫!快来看看,我找到了一只海龟。”

        小茜高兴地跑了过去,罐头笑嘻嘻地说:“快帮我拍张照片。”

        两人拍完照片后,罐头将海龟又放回了海里,海龟慢慢地向深海游去。

        “罐头罐头,背着我去追海龟。”小茜跳到了罐头的背上,罐头应了一声,踏着浪花朝着跟着海龟跑去。

        小茜趁着罐头不注意,亲了他的脸颊一下,罐头一下停住了脚步,片刻之后,笑了。

        “来吃烧烤了。”远处,老猫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罐头又背着小茜转身向海滩那边跑去,他跑得飞快,却很稳。

        老猫已经把烤好的章鱼、羊肉、生蚝之类的满满的摆了一堆,三人坐在沙滩上正要吃的时候,却意识到少了什么。

        老猫想了想一拍脑袋说:“我忘记拿蒜泥了,罐头最爱吃蒜泥了。等一下,我这就回去拿。”

        罐头站起来说:“还是我去拿吧。”

        “不用,你不知道放在哪里。我这就去。”说着,老猫已经起身朝着停车的路边跑去。

        皮卡停在路边,蒜泥是早上做好的,他装在了一个罐子里,放在了后排的位置。老猫打开后门,翻腾了好一会才找到,后排堆积的东西实在太多,他想着回头要清理一下。

        拿着一罐蒜泥,老猫正准备转身回去,忽然,路边一辆大切诺基飞快而过。大切开得飞快,遇到路口丝毫也不减速,轮胎飞过路边一个水坑,泥水溅了老猫一身。

        老猫看着这辆老式大切诺基扬长而去,嘴上不由地骂了一句,“真没素质。”

        ……

        大切诺基车内坐着三个人,车内的三个人形态各异,但都一致地保持着沉默,车内只有车载音响里发出泰语广播的声音。

        车内有些脏乱,到处散落着面包渣和包装纸,扶手处放着几个矿泉水瓶,里面装满了橙黄色的液体。能看得出来,这辆车一定经过了长途行驶。

        驾驶车辆的是一个留着碎发的男子,他叫捞仔,个头不高,刀条子脸,身上是一件深绿色的猎装衫,袖子挽起,露出胳膊上黝黑结实的肌肉和一个深黑色的蝎子纹身。

        坐在捞仔旁边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他挂着光头,铁青的头皮下,是一双很小的眼睛,他身子向后靠去,肥大的肚皮将印着骷髅头的黑t恤撑的鼓鼓的,脖子了上挂着一串佛珠。

        他似乎有些无聊,正把玩着一把史密斯威森熊爪刀,还不时地用大拇指触碰一下刀锋,试一试刀锋的锋利程度。

        “哑巴,不要玩刀,这里太颠簸了,容易误伤到自己。”后排的一个年纪稍长一些的男子拍了拍副驾驶那个胖子的肩膀,对他打着手语说道。

        哑巴把刀收了起来,打着手语跟后面的男子说了声“抱歉”。

        后排的男子继续向后躺着,眼睛半张半开的瞟着窗外。

        后排男子叫马格南,真名不得而知。毫无疑问,他是这三个人的老大,他约莫四十来岁,看起来不像是前面两人那般凶悍,他穿着一件亚麻的衬衫,配上一条宽松的裤子,有些银白的头发向后梳起,扎成了一个小辫,看起来倒像是一个有些文艺气息的中年人。

        向前行驶了一阵后,坐在副驾驶的哑巴不玩刀了,似乎有些无聊,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点着。大口大口地吞云吐雾起来。

        车内弥漫着呛人的烟味,捞仔缓缓的停稳车子,按下了副驾驶的玻璃起落键,哑巴瞟了他一眼,自己又将车窗玻璃升了上来,且还按住锁死了。

        捞仔见状,拍了拍哑巴的肩膀,指了指他那边的车窗,打着手语说:“你抽烟就把窗户打开一下。”

        哑巴没有理他,继续抽着烟。

        捞仔眉头皱紧,他又拍了一下哑巴,打着手语说:“把窗子打开。”

        哑巴依旧不理会他,继续躺下去抽着烟,浓重的烟味不断散发,捞仔有些生气,他这次使劲地拍了哑巴一下,打着手语说:“你就是这么没有礼貌吗?你抽烟,为什么不把窗户打开?”

        哑巴扭过头,蜜蜂般的小眼睛盯着捞仔,盯的捞仔浑身不自在,半响,他打着手语说:“开你的车,不要说话。”

        捞仔有些生气,他比划着手语继续说:“你抽烟的味道很呛人,为什么不把窗户打开?”

        哑巴生气地比划着手语:“要开你就开自己那边的窗户!”

        “你自己抽烟,凭什么要开我这边的窗户?”捞仔也生气地打着手语说。[捞仔应该在开车,打手语对话这里会不会不太和逻辑。][已作修改]

        “你不想开自己的窗户就不要说话。”哑巴继续抽着烟,十分没有礼貌地继续吸着。

        “丢!”捞仔生气的骂了一句,他知道跟这个家伙说不通,只好将自己这边的车窗打开,狠狠的踩下油门。

        一股燥热的风吹了进来,坐在后排的马格南似乎被这股风吹醒了。他睁开眼,看了看两人,又看看现在的情况,知道一定又是因为抽烟的问题起了争执。[前文不是刚写到这个人让哑巴收刀,下一秒就睡着了吗?][已做处理]

        马格南拍了拍哑巴的肩膀,打着手语说:“把你的窗户打开一下。”

        哑巴瞥了一眼马格南,有些不忿,不过却不敢在马格南面前发作,他生气地将剩下的半截香烟握在手里,直接用手指将正在燃烧的烟蒂捻灭,似乎那手掌不是自己的皮肉一般。

        马格南继续向后躺着,眼睛似睁非睁,看着前面。

        车子向前开了几十分钟后,捞仔把头扭过来对马格南说:“对不起,老大,刚刚只顾着和哑巴说话,没有注意走错路了,现在绕回去。”

        马格南看了看路两边的情况,没说话,点点头。捞仔原地倒车,车子原路返回走了一段,便朝着清水镇的方向开去。

        又约莫走了十几分钟后,捞仔发现了路边的一家加油站,他指了指加油站,又看看油表说:“老大,前面有加油站,车子没什么油了。”

        马格南点点头,说:“去加油,正好我也想喝点饮料了。”

        大切毫不减速地开向加油站,轮胎碾压在加油站前一阵石子路上,发出“咯吱吱”的声音。车子嘎吱一下,稳稳地停在加油机前,捞仔跳下车,伸了个懒腰,将里面一个个黄橙橙液体的饮料瓶子都拿出来扔了。

        “加油!”他冲着里面不耐烦地喊道。

        “来了。”加油站员工走了过来,车内的三人下了车,各自活动。捞仔走到一旁不远的地方,毫不避讳地拉开拉链,掏出三寸不良之物,哗啦啦地撒起尿。

        哑巴腆着肚子活动了一下筋骨,拿出一包烟来,点上,深吸一口,抽着。

        马格南下车后从钱包里摸出来几个硬币,朝着一旁的自动售货机走去。

        员工瞥了一眼正在撒尿的捞仔,又看了一眼不远处抽烟的哑巴,心生一阵厌恶。他指着哑巴,用泰语说:“先生,这里是加油站,不能抽烟。”

        哑巴没有理会他,继续自顾自地抽着烟。

        员工手扶着油枪,又对哑巴喊了一遍,说:“喂,这里是加油站,不能抽烟。”

        “你跟他说他听不到。”捞仔转过身,提着裤子用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对加油站员工说:“那人不仅是个哑巴[这个人,是人物设定又聋又哑吗?如果不是的话,哑巴应该是不影响听力。][设定是聋哑人,绰号“哑巴”],还是个聋子,他听不到你在说什么。”

        加油站员工看了捞仔一眼,看出来他并不是在说谎,便走到哑巴跟前,拽了拽他的衣服,指着不远处“禁止吸烟”的牌子做了个禁止吸烟的手势。

        哑巴看到了,还是没有理会他,继续抽着烟。

        加油站员工很生气,嘟囔了一句之后,手一伸,直接把哑巴嘴里的香烟拔了出来,然后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在加油站里还抽烟,真没素质!”加油站员工还未嘟囔完,哑巴就快步上前,从背后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紧接着将腰间的史密斯威森熊爪刀拔出,一把扎进了他的脖子。

        鲜血一下喷了出来,加油站的员工还未来得及哀嚎一声,便软绵绵地瘫倒在了哑巴的怀中。

        “丢!”捞仔破口大骂,哑巴竟然这么暴力,一言不合就动刀杀人。他走过来,打着手语对哑巴抱怨说:“你搞什么?不要随便杀人,这样我们会暴露的。”

        哑巴舔了舔刀上的血迹,竟然笑了。

        一旁,正在自动贩卖机前买着饮料的马格南看到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他表情没有任何惊动,继续低下头朝着里面投着硬币。

        “跟我一起,把尸体抬到屋子里藏好。这里是加油站,会被别人发现的,这已经耽误我们很长时间了。”捞仔打着手语对哑巴说。

        哑巴这次没有拒绝他的要求。他指了指尸体,示意抬到后面。捞仔和他抬着那个员工尸体,扔到了加油站里面的屋子,紧接着又把屋子的门从外面锁上了。捞仔跑到外面,又把地上的鲜血用灰土掩盖了一下,让这里看起来和以前一样。

        油已加满,这时候路上传来车声,老猫开着皮卡车准备过来了。[前文相遇的时候,写老猫为了吃烧烤拿盐罐遇到哑巴他们,然后哑巴他们开一路车,老猫他们竟然就也紧随后而到?剧情跳转很突兀。][已经处理,杀人处理尸体,一般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哑巴从腰间掏出手枪,正欲上前却被捞仔拦住,他打着手语说道:“车里的人多,不能动枪,否则会暴露。你装作加油站的员工去给他们加油。”

        哑巴瞥了捞仔一眼,没有搭理他,径直地朝着车内走去。这时候,老猫的车朝着他们开了过来。

        “丢!”捞仔生气的将一件加油站员工的背心罩在身上,走到加油机前。

        老猫的皮卡车开了过来,在加油机前缓缓停下,看了看停在一旁的那辆大切诺基,又看了一眼加油站的捞仔,心里有了几分的防范。

        (3)

        “要加油吗?”捞仔上前问道。

        老猫从车子跳下来,对他说:“把油加满。”

        捞仔拎着油枪,走了过来,他将皮卡的邮箱盖拧开,油枪放进去的时候,不小心却把洒了出来,他赶紧又把油枪关掉,重新放进了里面。

        老猫看着他那生疏的样子,心里顿觉可疑,他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那辆满是污泥的大切诺基,哑巴坐在车里抽着烟,他抽得很凶,猛吸一口,一根烟燃尽了一小半。

        他把烟咬在嘴里,手里拿着一个小刀一样的东西在剔着指甲缝里的污泥。老猫认得那刀,是很有名的史密斯威森熊爪刀。

        远处,自动售货机前,马格南正在朝着里面塞着硬币,他塞了几个硬币后拨动一下,饮料没有如期的出来,他又塞进了几个硬币,再试着拨动拨杆,这时候,售货机里发出一阵叮咚的声音,马格南笑了,从出物口拿出了一瓶可乐。

        或许是看到马格南拿了可乐,罐头也跑下车来,说要去买可乐喝。小茜给了他几个硬币,他拿着硬币跑到了自动售货机前。

        “这个怎么买?”罐头看着售货机挠了挠头。

        一旁的马格南微微一笑,说:“来,把钱给我,我来帮你买。”

        罐头把手里的硬币给他,他接过来后,将硬币投了进去,拨动一下拨杆,一瓶可乐出来了。

        罐头看到可乐出来很开心,他拍着手说:“真好真好,我还要再买两瓶。”

        马格南又帮他买了两瓶可乐,罐头跟他道了声谢后,抱着三瓶可乐跑了回来。

        “老猫,那个人真好,他帮着我买了三瓶可乐。”罐头高兴地说。

        老猫抬头,不远处的马格南正在喝着一罐可乐,他见老猫看向了自己,将手里的可乐扬了扬,跟他在打招呼。

        老猫勉强一笑,这人总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深不可测。

        油很快就加满了,捞仔拔掉油枪,用生硬的泰语跟老猫说:“加满了。”

        老猫反应过来,随口问他:“喔,多少钱?”

        捞仔看了一眼油表,说:“原本是一千五百泰铢,但是刚刚洒了一些,就收你一千泰铢吧。”

        “好。”老猫从钱包里拿出钱,找出一千泰铢给他,捞仔伸手接钱的时候,他注意到他胳膊上的纹身和食指磨出得厚厚的茧子。

        老猫不由一愣,他太清楚这个茧子了,一般用枪的老手都会因为经常扣扳机的缘故,会在食指留下茧子。

        眼前的这个家伙,很显然不像是从事军警之类的职业,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老猫内心思索着,再看看车内的小茜和罐头,现在罐头的战斗力大不如从前,小茜还只是一个弱女子,他们手无寸铁。

        他不由得做出决定。

        “罐头,上车。”老猫说着,打开了皮卡车门,罐头一只手抱着可乐,一只手开车门。

        忽然,砰得一声闷响传来。

        老猫大惊,捞仔也赶紧把目光投向这里。不过老猫走过来之后才发现是虚惊一场,原来是罐头开车门的时候,不小心把一瓶可乐掉在地上。

        “洒了,太可惜了。”罐头有些沮丧,小茜赶紧伸出手接过可乐说:“没事,罐头,我们两个喝一瓶。”

        罐头嘿嘿一笑,把可乐递了过去。

        罐头上车后,老猫发动皮卡准备离开,刚要走的时候,马格南走到车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老猫摇下窗户,马格南和他对视,两人目光相遇,他们似乎都能感受到对方目光之中的锐利。

        “有事吗?”老猫用泰语问他。他的泰语不是很流利,只能勉强的对话。说话的时候,他的右手已经摸在了车门储物槽里一把短刃上。

        马格南微微一笑,用一口地道的泰语说:“噢,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刚刚看到这位小兄弟的可乐不小心打了,既然他这么爱喝可乐,我的这瓶就送给你们好了。”

        “不用了,我们后面还有其他的饮料……”小茜抢先说道。

        老猫却一把将可乐接了过来,他看了马格南一眼,眼神完全聚集在他身上,马格南也同样将眼神还在他身上。

        “谢谢!”老猫平静回道。

        马格南嘴角撇了一下,又笑着说:“不用客气。”

        老猫将可乐放在车前挡板上,挂上一档,一脚油门下去,皮卡车发出一声怪叫,猛的一下向前窜去。

        “老猫哥,刚刚那辆车是不是从外面刚开来的?”小茜问道。

        “嗯,你怎么注意到的?”老猫点头道。

        “没什么,只是看到这车的驾驶位在左边,跟咱们这里的不大一样。”小茜说道。

        老猫点点头,“你观察的很仔细,这伙人的确很奇怪。我们还是离他们远一些的好。不说这个了,你把你的想法跟罐头说了吗?”

        说到这里,小茜竟然有些害羞,倒是罐头笑了,他嘿嘿地笑着说:“老猫,我要和夏天结婚了,你说这个婚礼该怎么举办呢?我要给夏天一个不一样的婚礼。”

        老猫想了想说:“我来帮着你们策划。对了,你写信要邀请一下咱们的战友,让他们都来参加你的婚礼。”

        “好,我这就回去写信。”罐头高兴地拍起手来。

        ……

        加油站,待到老猫他们的车走远之后,捞仔和马格南也都上了车。

        “老大,刚才那个家伙好像发现了什么。”捞仔对身后的马格南说。

        马格南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说:“嗯,我也注意到了。刚才那个人,很不一般。”

        哑巴看到他们在谈话,打着手语问捞仔刚刚在说什么。捞仔用手语把刚才说话的内容重复了一遍。

        哑巴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马格南制止了他,“现在不要节外生枝,等我们到了目的地再说。”

        捞仔嘿嘿一笑,说:“刚刚车内的那个小妹妹长的还算不错,出手指定能卖个好价钱。”

        马格南没有理他,他身子向后靠去,眼睛半张似张,问:“他们人到哪里了?能按时抵达吗?”

        “我刚刚打电话问蓖麻仔了,他们从缅甸那边过来,约定时间会到的。”捞仔说。

        “好,货没什么问题吧?”马格南又问了一句。

        捞仔一愣,这个他没问,不过还是说:“我没问,不过蓖麻仔没有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马格南不说话,看着车窗外,清水镇的路标出现,旁边还有一个轮船渡口的标志,看样子像是码头方向。

        他微微一笑,看似自言自语道:“清水镇的水运看来真的很发达。”

        捞仔又唠叨说:“是啊,不然我们怎么会来这里?”

        马格南看了看前面,说:“暂时先不去镇子,去码头看看。”

        捞仔一脚踩住刹车,大切诺基原地调头,轮胎在地面上发出咯吱吱的摩擦声,接着便一阵怒吼,朝着码头的方向奔去。

        ……

        回到清水镇后不久,老猫开始筹划着罐头的婚礼。小茜能够和罐头真心真意的走到一起,是老猫最期望看的一幕,为此,他决定亲自策划准备,给他们办一个满意的婚礼。

        虽然有了这个决心,可老猫对于策划婚礼的事情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他查询了大量的资料,从选定礼服、婚纱,到现场布置等等。

        小茜说不远处有家教堂,婚礼不需要太过复杂,在教堂里举行就行。这倒是让老猫省下了不少心。

        他们正在屋子里讨论着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聒噪声,老猫出门去看,烂牙仔等一帮人正朝着镇子外跑去。

        “怎么回事?”老猫问。

        烂牙仔停了下来,气喘吁吁地说:“老猫哥,你还不知道吧?加油站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凶杀案?哪个加油站?”老猫不由一惊。

        “就是镇子口的那个加油站,说是加油站员工被杀了,咱们这清水镇可很少发生过这样的事情。现在大家都赶着要去现场看看。”烂牙仔说着,准备向前走。

        老猫交待了罐头和小茜几句,便说:“走,跟我一起过去。”

        说着,老猫发动了自己的摩托车,带着烂牙仔朝着加油站开去。

        加油站距离清水镇并不算远,只有几公里的距离,不过因为这里人烟比较稀少,相对来说也就偏僻一些,平日里并不怎么引起大家的注意。

        清水镇这些年虽然人口流动性不小,但因为镇子不大,再加上万坤得力的管辖,这里的治安一直都还算不错,诸如凶杀这类的恶性案件很少发生。

        加油站员工在加油站被杀,让大家不禁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这里。烂牙仔说,“是早上加油站员工换班的时候发现的,起初虽然有车辆经过,但看到后面的屋子锁着大门,都以为是加油站休息,也就没有在意,不成想竟然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一路上,烂牙仔事情前后经过大致告诉了老猫,等到他说完的时候,目的地也就到了。

        老猫将摩托车停好,准备过去看看。加油站周围已经被拉上了警戒线,一些警察在里面来来回回的走动着,周围聚集了大量前来围观的人,烂牙仔不得不出面带人维持一下秩序。

        “你能让我去现场看看吗?”老猫知道,烂牙仔跟这些警察还算熟悉,他们可能会看在万坤的面子上,给烂牙仔几分薄面。

        烂牙仔有些难为情,不过想了想还是说:“好吧,我去试试。”

        说着,他走过去跟警察嘀嘀咕咕的一些,那个警察一开始的时候看样子是一直摆手不同意,不过片刻之后,不知道烂牙仔用什么招数,他对老猫挥了挥手说:“你过来吧。”

        “进去吧,不要乱动任何东西,如果有必要,可以给法医一点意见。”警察说完,老猫冲着烂牙仔竖起了大拇指。

        老猫进去之后,没有敢乱动现场,他走到警察旁边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那个警察看了他一眼,再看他身上的装扮,以为他是万坤的人,便随口说道:“没有什么。”

        过了一会,警察局长走了过来,他掀开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这下老猫看清楚了死者的脸,根本不是昨天给自己加油的那个人。

        警察局长问负责验尸的警察说:“有什么线索?”

        那个警察摇了摇头,抱着本子梳理说:“死者是被利器切断了动脉,导致失血而死。死亡时间应该在10个小时以上,伤口看样子像是锯齿之类的东西。我猜测,应该是短锯所为。”

        老猫蹲下来一看,伤口和当天他看到哑巴手里的那把史密斯威森熊爪刀极为相像,他眉头紧皱。

        “警察先生,这伤口不是什么短锯所为,是一种名为史密斯威森熊爪刀的凶器造成的。”老猫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警察们把目光集中到了他这里,警察局长问:“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老猫说:“局长先生,我昨天在这里加油的时候觉察到了异样,我可以提供有关死者被害的重要线索……”

        警察局长挠了挠头,十分不耐烦地说:“又是一个想要骗赏金的,把他轰出去。”

        几个警察把老猫轰了出去,烂牙仔走过来说:“老猫哥,你有线索吗?”

        老猫把目光转向他,“你能查案?”

        “那倒不是。”烂牙仔嘿嘿一笑,“万坤先生说了,对于提供有用线索的人,万坤先生私人奖励他十万泰铢。你要是有线索的话,我带你去跟万坤先生说下,说不定能领取到一些赏钱。”

        提起万坤,老猫实在没有什么好感,也不愿意再跟他多打交道了。不过万坤在清水镇的影响却是不容置疑,把线索提供给他,到时候他再转给警察,警察可能就会更重视一些。

        “好吧,不过我就不过去了,你自己去跟万坤说,赏钱你自己拿着好了,不用给我。”说着,老猫将昨天见到那辆切诺基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遍,烂牙仔点头说记住了。

        (4)

        加油站员工被杀的恶性事件在不大的清水镇引起了波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件事也渐渐地被人们淡忘。

        警察一直没有能够找到真凶,万坤说是悬赏有用线索,其实不过是为了搏一搏自己的名头,当烂牙仔把老猫告诉他的线索转述给他的时候,他只是轻声“嗯”了一声,便没有下文。

        毕竟,死的只是一个跟他们生活相去甚远的加油站员工,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存在,他的生与死也不会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多大的影响,以至于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这件事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消失了。

        老猫在事后也进行了自己的分析,他得出的结论:当天那伙开着大切诺基的人杀死了加油站员工,之后再冒充加油站员工,以至于在很多细节上让人看上去觉得可疑。

        这伙人目的地是哪里?他们那天又为什么去杀那个员工?这些都是待解的谜题。老猫也不愿意多想了,毕竟连当地警察都对这件事不那么上心。

        老猫把重心放在了筹划罐头和小茜的婚礼上了。小茜拒绝了老猫将火锅店转给她的想法,她说:“夏天火锅店是你开的,我和罐头因为这个火锅店相识,我们应该感谢你。我想好了,我在清水开办一个舞蹈培训班,你和罐头就继续开着火锅店。”

        老猫笑了笑,点头同意了她的建议。

        这段时间,小茜用所剩不多的积蓄在清水镇稍微偏僻一些的街角租赁了几间房子,准备装修一下开办一个舞蹈培训班,专门教孩子们跳舞。

        罐头这几天帮着搬上搬下,忙的不亦乐乎。

        舞蹈培训班那边忙活差不多结束了,罐头又回到了火锅店,还是和往常一样继续经营着这家火锅店。

        初夏的夜晚,火锅店依旧热热闹闹,七八张桌子几乎坐满,罐头帮忙端菜收钱,老猫在后厨忙活着。

        “老板,买单。”几个男子吃完结束,冲着罐头打了个响指。

        这几个人都穿着浅蓝色的海员服,看样子像是刚来这边码头上靠岸的海员。清水镇水运很是发达,经常会有船舶在此停靠,游客、海员们也会在停靠的时候上岸,来领略一下异国他乡的别样风情。

        罐头听到有人喊了自己,便拎着一个铁盒子过去了。铁盒子不大,是老猫自己做的,专门用来盛钱的,一般的老主顾都知道,吃过火锅之后,对着账单把相应的钱放在里面就行了。

        老猫做事比较豪爽,对于很多老主顾来说,大家也不会故意差他的钱,如果少一些或者多一些的话,就直接跟老猫说清楚。

        罐头拎着铁盒子走了过来,他看了看账单后对那伙客人说:“九百三十五泰铢。”

        价格上还算实惠,对方点点头,便掏出了一张一千面值的泰铢递了过去,罐头指了指铁盒子说:“放在里面就行了,我给你找一下该找你的钱。”

        对方站了起来,等着罐头来找钱。

        罐头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对方给一千泰铢,饭钱只需要九百三十五,那么需要找给对方多少呢?

        他掰着手指头算着,算了一会,顾客中的一个有些醉意的男子不耐烦地说道:“你算好了没有?我们现在准备走了。”

        “你等一下。”罐头刚说完,又抱怨道:“哎呀,都怪你,我又记不起来该多少钱了。”

        “六十五泰铢。你该找我们六十五泰铢。”其中的一个顾客不耐烦地告诉他,接着摇摇头自言自语说:“怎么跟个傻子一样?”

        听到“傻子”两个字,罐头将铁皮箱子当的一下放在桌子上,他有些生气地说道:“我不是傻子,我要结婚了。你才是个傻子。”

        几个顾客一听乐了,对视一笑,说:“还真是个傻子,傻子也能结婚?哪个女的嫁给傻子呀?”

        一听这话,罐头怒了。他扔掉手里的铁皮箱子,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嘴里振振有词的说:“不许你说夏天!不许你说夏天!”

        他手劲很大,掐的那个人不一会就喘不上来气,整个脸都红了。

        那人的同伴见状,赶忙上前欲拉开罐头,罐头却纹丝不动,依旧掐着他。他们的打斗把客人都吓跑了,老猫听到外面的声音,赶忙跑了出来。

        “罐头,你在干什么?”老猫喊出来的同时,一把抱住了罐头,罐头的手终于松开了。那个人被掐的一阵咳嗽。

        “对不起,饭钱不要了,要赔偿你们自己去钱盒子里拿,你们走吧。”老猫抱着罐头,冷冷地对那些人说。

        “赔钱,这个傻子把我兄弟差点掐死,你以为简单的赔偿就行?”那一桌顾客中有个人不忿说道。

        “滚!不要再提‘傻子’!”老猫大声吼道,那伙人见状,对视一眼将老猫的钱箱子拿走,然后灰溜溜地跑了。

        火锅店内已经空了,罐头仍旧生气地摔着桌子和椅子,他一边摔一边说:“我不是傻子!我不是个傻子!”

        摔着摔着,他一下瘫坐在地上,哭了。

        老猫坐在门口,默默地抽着烟,没说话。

        一个多小时后,火锅店里恢复了平静。

        老猫和罐头把打碎、打坏的物品收拾起来,地又重新拖了几次,桌椅再次摆放好,店里又和往常一样,干净、温馨。

        老猫和罐头在中间的一张桌子上对视而作,中间一锅火锅冒着腾腾的热气,火锅的两边摆放着各种蔬菜、海鲜和牛羊肉等火锅的食材。

        两人的面前各自一个碗碟一双筷子,筷子放在碗碟上,几乎未动,碗碟的旁边是一个不大的面盆,里面倒满了啤酒。

        火锅发出咕咕咕的沸腾声,两人挺直腰杆坐在椅子上,却丝毫没有放任何食材进去。

        “老猫,我真的是傻了吗?”罐头问,很真诚的眼神。

        老猫点点头,没说话。

        “那我的病能治好吗?”罐头又问。

        老猫点点头,说:“能治好,医生说能治好的。”

        罐头端起面前的酒盆,咕咚喝了一大口,老猫想要阻止他喝酒,不过还是没有行动。

        喝完一大口,罐头胡乱擦抹了一下嘴唇,他说:“老猫,你告诉我,我还能回到部队吗?”

        老猫犹豫了一下,他摇了摇头,说:“不能,我们都回不去了。”

        罐头的愤怒被点燃,他将脸盆猛的端起来,又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喝到一半,他忽然将一盆酒倒在了自己身上,接着又拿起脸盆拼命地砸着自己的脑袋。

        老猫赶忙上前夺下了脸盆,抱住了罐头,防止他有进一步过激的行为。

        罐头哭了,嘶吼着问:“老猫,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傻子对不对?我是真正的傻子,我这辈子再也回不去部队了,再也回不去了……”

        老猫说:“罐头,我不是成心骗你。但是你要接受现实,现实就是我们再也回不去部队了。”

        罐头哇的一下,竟然坐在地上,抱着膀子哭了。

        老猫双手扶着罐头的后脑,和他的脑袋抵在一起:“罐头,你要永远清楚一点,我们,你和我,还有其他的所有人都一样,我们穿上一天的军装就一辈子是个兵!我们永远都是军人,永远都是解放军。即使我们回不去了,我们也是铁骨铮铮的军人!只要有需要,我们随时都会听命,你清楚了吗?”

        罐头用力地点着头。

        两人沉默了,许久,恢复了平静。

        罐头坐在地上,看着手腕上的卡西欧军表,笑了笑说:“老猫,这个手表是谁送我的?”

        老猫指了指自己,“是我。”

        “嗯,我记得我以前用的手表不是这样的。”罐头解开那个手表,举起来,放在灯光下看,说:“我以前的手表中间是有军徽的,这个没有。”

        老猫没说话。

        罐头忽然放下手表,问:“老猫,我是因为傻了才离开部队的吗?”

        老猫想点头,不过却又说:“不是,你是因为生病。”

        罐头笑了,“就像是这个手表一样,一旦坏了,就不能再戴了。”

        “老猫,你没有生病,为什么也离开了部队?”罐头忽然发问。

        老猫沉默了。

        此时,电视里传来新闻:日前,中国第x批赴刚果(金)维和部队第一梯队工兵、医疗分队的100名官兵在兰州中川机场国际出发,前往刚果(金)执行国际维和任务……”

        两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电视上,电视画面中,头戴蓝盔的中国军人整队接受登机,他们将前往战区,维护和平。

        “是中国军人。”罐头说。

        “是的,是我们国家的军队。”老猫也说。

        “敬礼!”罐头不自主地低声喊道。

        “敬礼!”

        两人立正,面向电视,立正,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