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利刃出鞘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1

        月牙岛上的枪声暂时平息,蝎子守在那儿。察猜爬上山:“海盗打不动了?”

        蝎子看着下面说:“他们在准备发动更猛烈的进攻。从上次的战斗来看,中国特种部队已经在控制射击,再打一次他们就没子弹了,只能肉搏了。”

        “奇怪,他们的援军呢?怎么还没到?”

        “一支没有航空母舰的海军,就是短腿海军。你能指望中国海军多快赶到?”

        “现在怎么办?他们要是真的没子弹,那可就完了!”察猜说。

        “他们不是雇佣兵,是国家武装力量,而且下面有那么多人质,不可能被抛弃的。”蝎子说,“中国海军肯定在路上了,他们一定会到的,只是时间问题。但是如果他们来的时候,人质和突击队都死光了,他们会把这个岛上所有的海盗都干掉—包括我和你。”

        “为什么中国海军来得这么慢呢?”

        蝎子笑笑,说道:“还是那句话—没有航空母舰。他们没有航空母舰,就没有海上前进基地,是不可能那么快再送一批人过来的。”

        察猜问:“我们现在怎么办?怎么帮他们?”

        “我们只有两个人,何况他们未必明白,我们现在居然是他们的友军。我们如果靠得太近,会暴露目标,闹不好就被他们给灭了。这是现在最难办的问题—我们暂时不想杀他们,他们却恨不得宰了我们。”蝎子说。突然,灯塔处闪出亮光,察猜看见:“嗯?那是什么?”蝎子定睛看去—白光战术手电在闪烁。

        “是灯语。”

        “他们在给谁打信号?援军登陆了?”

        蝎子苦笑:“不,他们在联络我们。”察猜一惊:“联络我们?你开玩笑吧?!”蝎子仔细看着:“没有。”

        灯语断断续续,有规律地重复着—“蝎子,我们需要支援。”

        察猜也看明白了,放下望远镜:“莫尔斯电码。他们在干什么?”

        蝎子说:“在求援。”

        “向我们求援?”

        “他们只有向我们求援,岛上再也没有第四支队伍了。”蝎子说,“现在的情形,就跟我看过的一本中国古典小说差不多,叫《三国演义》—三个国家并存,三足鼎立,敌我关系不断转换。现在我们是唯一养精蓄锐的有生力量,我们出手帮谁,谁就能赢。”

        “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会帮他们?”

        “因为,我们不傻。他们知道我们想活命,不会帮助海盗。”

        “我们出手吗?”

        “我们可以不出手,看着他们弹尽粮绝,被海盗屠杀。接着中国海军舰队到达,海军陆战队登陆,舰炮轰击,战斗机轰炸。他们会荡平这里,我们无处藏身。”蝎子说。

        “看来我们非得出手了。”察猜说。

        “我们别无选择。我们运动到他们的狙击手今天所在的位置,从那里展开进攻峰线!当海盗发起进攻的时候,我们从后面兜住他们,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歼灭海盗的有生力量,打乱阵脚,然后就撤离战场!我们快进快出!”蝎子部署。

        “明白!”

        “灯语回复他们—我们将在海盗背后进行攻击!”

        察猜拿起战术手电,打亮了回复灯语。

        “在我的雇佣兵生涯当中,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和中国特种部队并肩作战,屠杀我们昔日的盟友—一切只是为了活着。活着,这两个字在我心里从未有过这么重的分量。”蝎子在心里叹息。

        “他们回话了。”何晨光说。

        “说什么?”

        “他们会从海盗背后发起进攻,让我们正面顶住,节省弹药。”

        掩体里,范天雷在思索,龚箭看着他:“蝎子可信吗?”段世亮也一脸焦急:“如果他们不出手怎么办?”范天雷沉着部署:“不管他们出不出手,最后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假设海盗不顾一切涌过来,我们的弹药不足,不能全力开火。突击小组,一旦你们的子弹打光,听我命令冲出去,跟他们展开白刃战—死战到底,决不后退,阻挡他们的攻势。”

        “是!”李二牛低吼。

        “火力支援小组!”

        “到!”宋凯飞低吼。

        “当突击小组全部阵亡,你们第二批加入白刃战。命令一样,死战到底,决不后退。”

        “是!”

        范天雷看着陈善明:“当白刃战展开,指挥小组跟随我和海军特别行动小组掩护人质,进入丛林,我们要在丛林中跟他们周旋。火力支援小组负责压后,你们的弹药不多,省着点儿打。当子弹打光,你们上刺刀,死战到底—”

        “决不后退!”

        “为什么不让我们加入白刃战?”段世亮急吼。范天雷看着他:“这是我的命令。”段世亮咬牙:“是!”范天雷目视前方,没有任何畏惧:“我们转移人质到山里去打游击战,坚持到援军到来!这是我们面临的最严峻的考验!”

        “报告!”李二牛低吼。

        “说。”

        “第一狙击小组呢?对他们有什么命令?他们在塔楼,如果我们撤退,他们怎么办?”李二牛说。范天雷语气平静:“他们不再需要任何命令。他们知道该怎么办。”

        队员们都默默无语。

        “我们都曾经在军旗下宣誓,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现在到了我们履行自己誓言的时刻了!士兵们,我们的荣誉是什么?”

        “忠诚!”队员们低声怒吼。队员们握紧武器,等待那个光荣的时刻。

        2

        塔楼处,何晨光眼睛凑在瞄准镜上。下面,七八十个海盗正慢慢通过,做进攻前的最后准备。王艳兵在旁边拿着激光测距仪观察:“十点钟方向,432米,移动当中,机枪手一名。”何晨光毫不犹豫掉转枪口,瞄准机枪手扣动扳机。“噗!”机枪手正在行走,头部爆开,倒地。其余的海盗急忙散开,高喊着:“狙击手!”开始慌乱地开枪。子弹从何晨光头顶擦过,他毫不躲避,再次瞄准。王艳兵拿着测距仪:“组织进攻的头目,十一点方向,561米!”何晨光锁定头目露出的小半个脑袋,扣动扳机。“噗!”头目猝然倒地。一个机枪手开始对上面扫射。两人急忙躲到沙袋后面。子弹密集地打来,何晨光高喊:“这里不能待了!换阵地!”

        码头上,40火箭筒手发射。两人刚刚跳出去,一枚40火打来,“轰”地一声爆炸了。两人被冲击波打得飞起来,又落在地上。王艳兵拉起何晨光:“快走!”两人跑到一处矮墙掩体后,躲在角落里喘息。何晨光说:“他们这一次志在必得,把所有的重武器都用上了!”王艳兵点头:“有四联高射机枪,可以打掉掩体!他在平射,我们必须打掉他!”

        “干掉他!寻找目标!”两人起身,开始寻找。

        掩体处,队员们都趴在地上。高射机枪的子弹密集地平扫进来,掩体根本挡不住,跟黄油一样被打穿。范天雷趴在地下高喊:“山鹰!山鹰!打掉高机!”

        矮墙处,王艳兵高喊:“锁定目标了!892米,三点钟方向,四联高机!射击!”

        何晨光找到了目标,扣动扳机—“噗!”机枪手头部中弹。但是另外一个海盗推开他,继续射击。何晨光高喊:“必须炸掉他!他们知道我们的子弹不多了,这次有了准备!”接着他开枪击毙这个替换的机枪手,“他们这样换下去,我们的子弹很快就会打光!”

        掩体里,趴着的范天雷高喊:“谁去炸掉那挺高机?”李二牛高喊:“俺去!”开始上刺刀。段世亮高喊:“海军的突击小组呢?”两个海军特种兵:“到!”

        “这是殉国的时候,你们还等什么?!”

        两人匍匐前进到沙袋后,紧握上了刺刀的步枪。范天雷高喊:“山鹰!山鹰!再打掉那个机枪手!突击小组要出去了!”

        “收到!”何晨光再次射击,打掉机枪手。

        “我掩护你们!”王艳兵高喊,“重机枪手在距离892米,三点钟方向!”

        “收到,892米,三点钟方向!”

        李二牛纵身跃起,手持上了刺刀的步枪跳出沙袋。两个突击手手持上了刺刀的步枪,跟着一跃而出。

        “火力掩护!”龚箭高喊,“只能打十发子弹!”队员们闪身出来,开始射击。

        李二牛与海军的两名突击手高速冲向涌来的海盗,嘶哑着喉咙:“杀—”海盗们都蒙了。李二牛已经冲到一个海盗跟前,一刀刺在他的咽喉上,接着一脚踢开他,对着海盗们冲过去:“杀—挡俺者死—”

        “杀—”第二突击手跟李二牛肩并肩,手持卡宾枪冲入敌阵。何晨光掩护着二人,但是只能节省子弹射击对他们威胁最大的枪手,不断地命中目标。所有的海盗都被吓蒙了,还没搞懂怎么回事。三名突击队员冲过开阔的广场,不时地射击对面的海盗,距离近的就用刺刀挑、用枪托砸。

        山上,察猜拿着望远镜:“二牛他们是去送死的。”蝎子默默地看着。

        “我们什么时候进攻?”

        “这是最后的战斗了,让他们跟海盗再消耗消耗。他们的援兵不管怎么说也快到了,特种部队的力量太强对我们没好处。我们不让海盗冲进去,也不能让特种兵具备打击我们的力量。但是这三个我喜欢,不能让他们死!掩护他们三个!”

        蝎子和察猜快速举起自动步枪,一阵速射,李二牛对面的几个海盗后脑中弹倒地。来自背后的密集速射让海盗们措手不及,纷纷倒地。李二牛等不管不顾地继续前进,径直冲向那挺四联高射机枪。

        山上,察猜和蝎子压低枪口,射击追逐他们的海盗。

        “蝎子开火了。”何晨光从瞄准镜看见了机枪的火焰,“他在掩护李二牛。”王艳兵怒吼:“妈的!这个时候才开火!我们的子弹都要打光了!”

        “这是他的策略。他怕我们完事以后接着收拾他。”何晨光说,“现在是最后关头了,他不希望我们失败,但是也不希望我们可以跟他实力相当。说实话,我很佩服他的脑子。”

        码头上,李二牛冲到了四联高射机枪跟前。子弹已经打光了,他把血糊糊的刺刀直接扎进面前的海盗脖子里,接着冲到了四联高射机枪上坐好,快速调整枪口。海军突击手一枪打倒一个冲过来的海盗,子弹也打光了,他把刺刀扎进另外一个海盗胸膛。“啊—”李二牛怒吼着开始射击。四联高射机枪平射的威力非常大,对面的海盗跟被切割一样拦腰断裂。

        空中,两架j20战斗机超低空掠过战场。宋凯飞惊喜地喊道:“我们的飞机!援兵到了!”战斗机上,飞行员在报告:“指挥部,这是飞鹰1号。下面在激战,我不能判断敌我。完毕。”

        “观察战场,他们会发信号的。完毕。”

        “收到。完毕。飞鹰2号,我们重新进入战场,等待信号。完毕。”

        “飞鹰2号收到。完毕。”

        码头上空,两架战斗机在空中转向,重新超低空进入战场。海盗们惊惶失措。

        “发信号!告诉他们,我们在楼里面!”范天雷命令。宋凯飞拿出信号枪,对着天空啪地打了一枪,一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战斗机飞行员看见了红色信号弹:“飞鹰2号,我找到突击队的位置了,他们在掩体后面。我们侧面切入,掩护他们。完毕。”

        “飞鹰2号收到。完毕。”

        两架战斗机拉高,四联高射机枪上的李二牛急忙松开机枪:“要投弹了!找掩护!”三个人快速跑过陆地,哗地扑进海里。随即战斗机超低空掠过,两颗航空炸弹投掷下来。“轰—”码头空地化成一片火海。

        山上,蝎子提起狙击步枪:“用不着我们了。撤到山里去,他们要登陆了。现在轮到我们危险了,一切都要小心。”察猜看看下面,收起武器,悄然撤离。

        矮墙处,何晨光和王艳兵埋头躲避着空中飞落的尘土。王艳兵激动地说:“我们的人来了!”何晨光感叹:“现在我才知道现代化武器的威力。已经没有海盗了。”王艳兵拿起激光测距仪:“李二牛怎么样了?”

        火焰中,海盗们有的在地上打滚,有的带着火焰拼命奔跑。李二牛和两名海军特种兵从水里冒出脑袋。

        码头,三条登陆艇在快速靠岸。康团长亲自带队,老黑等海军陆战队员们踩着水迅速上岸。范天雷带队员们掩护人质快速过去,海军陆战队员们立即在四处警戒。康团长指挥着:“把所有人质转移到登陆艇上去!快快快!”陆战队员们协助人质快速上登陆艇。

        康团长看着范天雷:“任务完了,你们也撤吧!”

        “还有两个人质没找到!”

        “怎么还有两个?”

        “是我前妻和二牛的对象。”

        “怎么这么巧?!撤不了了!电台兵,把情况告诉指挥部,就说我们撤不了了!组织部队,登陆!同志们上岸,占据登陆阵地!这个活没完,我们要接着干!”

        3

        全副武装的陆战队员们,跟着特种兵一起向岸上走去。段世亮看着海军战士的遗体,久久没有说话。陈善明拍拍他的肩膀,段世亮稳定自己:“我没事。”

        “把他们送回去吧。”康团长声音低沉。陆战队员们抬起担架,送他们回去。

        李二牛浑身水淋淋的,还在发呆。何晨光拍拍他的肩膀:“我们肯定能找到翠芬的。”王艳兵点头:“说得对,一定能找到!”

        李二牛抬眼看他们。徐天龙说:“别想太多了,我们还有仗要打呢!”宋凯飞看着二牛:“剩下的可不好对付了—他们不是海盗,是三个老兵。”

        “我们也是高手!都精神点儿!怎么了?被吓破胆了?”何晨光看着兄弟们,都笑了。龚箭看看队员们:“补充弹药,我们准备进山。”

        山林里,蝎子拿着望远镜:“他们没有撤离,留下了?还继续增援?”察猜冷笑:“看来他们不领情,真的要剿灭我们了。”

        “不对!他们没有必要剿灭我们,因为这是在公海。我们没有侵入中国领土,战斗到现在也没为难他们。中国军队没有公报私仇的习惯,他们绝对不会为了剿灭我而做出更大牺牲。他们留下,还不断增兵,只有一个原因—有人质没被找到!”

        “人质?不是都送走了吗?”

        “战斗到现在,你看见虎鲨没有?”

        察猜摇头。蝎子怒喝:“浑蛋!坏了我们的大事!这个色鬼,他带走了两个女人质!”

        察猜看着他。怒自怒骂:“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明天早晨,他们的增援部队还会登陆的!在他们搜到我们以前,我们必须找到那两个女人!哪怕是尸体!否则我们都要完蛋!”

        “中国有没有外籍兵团?干脆我们加入中国外籍兵团算了!帮他们打仗,还要帮他们救人?!”察猜说。蝎子低吼:“是救我们自己!如果找不到那两个女人,他们会把这个岛掘地三尺的!到时候我们无处藏身,只能跟他们拼命!相信我,特种部队可能还领我们的情,但是他们的长官压根儿不会领情!我敢说,他们都怀疑那俩女人在我们手里!”

        “但是,我们没有抓那俩女人啊!”

        “这又不是法庭,我们可以出庭做证!这是战争!一场混乱的战争!我们想撇清自己,没有别的办法!在他们找到我们以前,我们必须找到那两个女人,然后放到他们搜山的路上,让他们带着人质赶紧滚!”

        察猜对天哀号:“我的上帝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啊!两个善良的雇佣兵,因为不存在的罪行,要被冤枉受到死刑判决了!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天理了!上帝啊!”

        “没有什么上帝,想活命只能靠我们自己!出发!我们搜山,一定要找到那两个女人!”

        4

        码头上,海军陆战队员几乎填充了整片的空地,到处都穿梭着蓝色的海洋迷彩服。康团长意气风发:“老范,不就是三个雇佣兵吗?我铁拳团一千多官兵,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他们给淹死!”范天雷脸色严峻:“老康,那不是一般的雇佣兵,是三个绝顶高手。”

        “我知道。雇佣兵,交给我们了!”

        “联合指挥部的命令是,海军陆战队配合特种部队进行搜救工作。现在不光是深山里有雇佣兵的问题,还有警方的特情不死鸟和两名人质下落不明!海军陆战队打登陆战是行家,对山地作战也不陌生,但现在不是渡海登岛攻坚战,是要在月牙岛搜救我们的特情和人质!这是我们擅长的工作。还是按照联合指挥部的命令,我们分工合作!”

        康团长想想,说道:“行!你们先救人,扫荡的事情交给我!这里怎么着也得剩下点儿残敌吧?人我都带出来了,刺刀就得见红!参谋长,传令下去!是英雄是好汉,台……不对!是月牙岛上战场见!让各连军政主官做好战斗动员,月牙岛上除了我们的人和野生动物,绝不留一个活物!”—“是!”参谋长转身出去了。

        “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干?在你们搜救人质阶段,需要我们怎么配合?”康团长展开地图说。范天雷指着地图:“我们要搜山,大张旗鼓地搜山。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跟他们直接交火—他们也没这个胆量。你们也不要动手,因为人质可能在他们手里。我们的目的就是营救人质—这一点必须跟你的战士们说清楚!我们以强大的兵力压缩他们的活动空间,越小越好。我希望从三面开始搜山,把他们压到这个鹰嘴谷里面去。这里远离海岸线,两边都是峭壁,山谷平坦,没有隐蔽物。如果人质在他们手里,那么只能我们上;如果人质不在他们手里,或者已经死亡……”康团长一拳打在地图的山谷位置,声若洪钟:“我调炮兵上!炸平了他!”这时,温国强跑来:“有没有不死鸟的消息?”龚箭摇头:“目前还没有。战斗打响以后,就没有看见他的踪迹。”温国强一脸焦急:“你们不是有最好的特战队员吗?他穿得那么显眼,你们怎么就弄丢了呢?”

        范天雷指着战场:“你自己看看,你再看看外面—我们十八个人,要营救三十多名人质,还要对付外面的二百多个海盗!老温,你的人根本就没在预定位置等我们!他自己走丢了,我们怎么找?!”温国强看着已形同废墟的战斗现场:“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我真的尽力了!”

        温国强看着他:“帮我找到他!我答应过他,带他回家!”

        范天雷点头:“我会尽力,但是我不敢保证他活着。”

        “他活着!他一定活着!他很聪明,很机灵!他不会这么死的!他一定还活着!”

        那边,陆战队的营连干部们已经集合,列队蹲下。康团长走过去。参谋长高喊:“起立!”营连长们整齐起立,手持步枪据在胸前,对走过来的团长行注目礼。团长还礼。参谋长高喊:“蹲下!”营连长们后退一步,一起蹲下,用求战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团长。

        “我们全团已经成功登陆月牙岛!同志们,我们全团登陆月牙岛,没有战斗,没有伤亡!但是这没什么好高兴的,因为特种部队的同志们已经替我们消灭了敌人!人家在这里死守了十个小时,打到弹尽粮绝要拼刺刀的地步!你们是海军陆战队,是铁拳团,就跟一帮中学生集体春游似的来到几个小时以前的战场!干吗来了?!旅游来了?!”

        营连长们都不说话,喘着粗气。团长嘲弄地看着部下:“是不服,还是怎么着?说你们几句就不服!瞪眼?还瞪什么眼?!有本事就给我抓个雇佣兵回来看看!铁拳团的老底子,陆军的精锐王牌,海军陆战队,精锐当中的精锐—丢人!”

        一个营长站起来:“报告,团长!不用其他部队,只要我一营去岛上围剿,保证把三个雇佣兵的脑袋给你提回来!”另外一个营长起身:“还要一个营?!我只带两个连!要是灭不了他们,让我的副营长提着我的脑袋回来!”

        三营长起立:“吵吵什么?!真没出息!团长,我带一个连上去!”

        一营长怒了:“我只带一个班,血洗月牙岛!”

        范天雷等特种兵默默地看着。团长满意地看着部下们争吵,却脸一板:“吵什么吵?!还嫌你们在特种部队的同志跟前,丢人丢得不够多吗?!”

        营连长们一瞬间安静了,不需要命令,又是一个整齐的方阵。

        团长厉声:“参谋长,给他们宣读作战命令!”

        “是!我团的首要任务不是围剿,不是战斗,是清场!我团三个建制营分成三路,从北、东、西三侧进行清场!首要目标是搜救人质和警方特情,次要目标是驱逐雇佣兵,将他们逼进鹰嘴谷里面!注意,在视野不开阔的丛林当中,不要与敌人发生枪战,因为我们要确保人质安全!只能对天射击,驱赶他们!”

        一营长喊道:“这是什么任务?!如果他们开枪呢?!”

        “在确定没有人质的情况下,你们可以还击。”

        “丛林密密麻麻的,一两米以外不见人!我们怎么确定?”

        “那你就别还击!对天开枪,满嘴放炮,把他们往鹰嘴谷赶!”

        “团长,我们干吗要这样?!难道我的战士流血了,我也不能还击吗?!”

        团长厉声说:“为了救人—这是我们来的目的!这个月牙岛不是我们的领土,我们没必要寸土必争,就是为了救人!人救不出来,有什么用?打平这里也没意义!你们就是赶羊的,特种部队的同志是负责抓羊的!我们把包围圈建立起来,压缩敌活动空间,让特种部队的同志先救人!”一营长满脸不服地说:“报告!我们也能救人,不需要特种部队的同志上!”团长笑笑,说道:“你?让你杀人我不担心!让你救人质,还不如杀了他痛快!”

        营连长们一阵哄笑。团长瞪眼:“注意了注意了!警队的同志还有话要说!”

        温国强走上前:“我需要你们帮我找到一个人,他在我们内部的代号是不死鸟。他潜伏了许久,我一定要带他回家!”

        一营长起身:“没问题!只要他活着,我们肯定带他出山!把照片给我们!”

        “没有照片。”

        “没有照片,我们怎么知道哪个是他?”

        “同志们,我真的很想告诉你们他是谁,给你们看他的照片!我不是不信任你们,只是我还没有得到上级的批准,所以不能给你们看他的照片!他有一个显著的特征—穿着黄色的巴西足球队队服,这是我们约定的敌我辨别标志!帮我找到他!拜托你们了!让我带他回家!”

        “听明白了吗?”康团长高声问。“明白了!”军官们怒吼。

        “黄色巴西队队服—把这个敌我辨别标志传达给每一个战士!谁也不许朝穿这种衣服的人开枪!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救回来,带回祖国!”

        “是!”

        康团长转身:“老范,还有没有要补充的?”范天雷摇头:“没有了。在这个岛上你是最高军事首长,我的任务只是救人,其他都是你的事情。”康团长点头:“嗯,开始搜山!各个连队,把红旗都打起来,大喊大叫,越显眼越好!像赶兔子一样,把他们都给我赶到鹰嘴谷去!出发!”营连长们转身出去,跑向自己的队伍。

        范天雷转向龚箭和段世亮:“我们也走吧,召集大家上直升机。”他又转向温国强,“还有什么需要我们注意的吗?”温国强紧紧握住范天雷的手:“带他回家!拜托了!”范天雷点点头,特战队员们跟着他转身去了。

        海军陆战队员们斗志高昂地集结,徒步往山上行进。漫山遍野的陆战队员们身着蓝色迷彩服,打着红旗。他们排成扇形尖刀队形,高声叫喊着搜索。他们的自动步枪上了刺刀,挑开每一个有疑点的灌木丛。武直十和直8b从上空掠过。

        山顶上,察猜拿着望远镜:“我们完了,蝎子……他们在逼我们,想把我们赶到鹰嘴谷。那里地势平坦,我们没地方躲。”

        “他们搜索过的地方不会有人质。我们尽快清场,找到人质!”

        “找到了又怎么样?他们会放过我们吗?”

        “不会。但她们会成为我们的人质!”蝎子说,“黑夜里的丛林是我们的老家,我们只要熬到天黑,趁夜色穿过他们的搜索峰线,会有办法活下去的!”

        “刚刚是救援,现在是绑架?”

        “没有办法。现在没有海盗了,敌我关系又变化了。所有的联盟关系都是脆弱的。走吧!分头行动,保持联系!”

        两个人起身,去往不同的方向。

        山间,张丽娜拉着翠芬顽强地走着。空中,一架直升机飞过,张丽娜兴奋地喊道:“我们的直升机!快!我们的部队上岛了!他们在找我们!哎—”

        直升机低空滑过。翠芬哭着:“张总,他们怎么走了?”

        “没看见咱们吧。”张丽娜安慰她,“没事,没事!他们肯定会回来的!我们有救了!”

        突然,虎鲨从侧翼跳出来,扑倒了张丽娜,翠芬尖叫一声。虎鲨扼住张丽娜的喉咙:“我现在得抓一个人质了!就选你吧!”张丽娜挣扎着。“砰!”一声枪响,虎鲨一惊。王亚东赤裸着上身,一瘸一拐地走出来。虎鲨躲在张丽娜的身后,王亚东举枪:“放开她!”

        “你小子,觉得可能吗?”

        “你该知道我的枪法!”

        “那我就先宰了她!”虎鲨用力捏着张丽娜的脖子。王亚东举起枪,虎鲨一把将张丽娜推过去,王亚东急忙挪开枪口。张丽娜被推到王亚东怀里,虎鲨掉头跑了。王亚东推开张丽娜,举起冲锋枪—卡壳了。王亚东急忙退出子弹,重新上膛。

        “你们别乱跑!中国军队一会儿就来救你们!我去抓住他!”王亚东追了上去。

        张丽娜和翠芬目瞪口呆,还没回过神来,一个阴影就出现在面前—是蝎子。蝎子淡淡一笑:“才出虎口,又入狼窝。嗯?走吧!”蝎子一把抓住张丽娜,一掌砍在她的脖子上。张丽娜晕倒,被蝎子扛了起来。翠芬扑上去:“放开她—”蝎子一脚踢过去,翠芬撞在树上,晕了过去。蝎子扛着昏迷的张丽娜:“我抓到人质了,我们在1082点会合!”

        5

        虎鲨在河边拼命地跑着,空中有武直十飞过。飞行员坐在驾驶舱里:“我看见不死鸟了!他在k201位置,在河边,穿着黄色巴西队队服!”山里,老黑等陆战队员们停住脚步:“神枪手四连收到,我们就在k200地区,马上就到河边!”老黑跟黄班长、蔡小心快速前进。

        虎鲨在河边飞跑着,突然,四面八方出现蓝色迷彩服,虎鲨呆住了。海军陆战队越来越近,虎鲨被逼下了河,四处环顾。

        “虎鲨。”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

        虎鲨抓起枪,但是身后已经响起一声拉枪栓的声音。

        “你知道我的枪法。”王亚东在河里齐腰深的地方站着,平端着冲锋枪,赤裸的上身水淋淋的。王亚东举起冲锋枪:“现在,你的死期到了。”

        “等等!”虎鲨着急地说,“我这儿有金银财宝,都给你!”

        “如果我想要这些东西,还会在这里等你吗?”

        “那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的命!”

        岸上的树林里,蔡小心高喊:“有人要杀他!”黄班长急喊:“蓝鲸!蓝鲸!有人要杀卧底!我该怎么办?”

        “班长,来不及了!”蔡小心举起狙击步枪瞄准,“他要动手了!”

        瞄准镜里面,那个赤裸上身的海盗举起了手里的56冲锋枪,对准穿着黄色巴西队队服的人后脑。老黑高喊:“阻止他!”“砰!”王亚东胸部中弹,狙击步枪的子弹穿过了他的胸膛。他被巨大的冲击力打倒在水里,血从水里冒出来。

        “命中目标!”蔡小心高喊。虎鲨回头,突然恐惧地尖叫一声:“啊—”王亚东的脑袋一下子从水里冒出来,他的胸口还在喷血。他的右手举起冲锋枪,瞪着血红的眼睛,颤巍巍将枪口举起来,对准虎鲨。“砰!”枪口跳动一下,子弹脱膛而出。“啪!”不死鸟的右边肩胛骨中弹,半个肩胛骨被打没了,他惨叫一声,倒在水里。虎鲨呆住了。

        树林里,蔡小心长出一口气:“命中目标!”

        “哗—”血水再次出现漩涡,王亚东再次站起来,左手举起了冲锋枪:“啊—”

        “开火!保护警方特情!”老黑大喊。随着他一声令下,十多支自动步枪开始射击。王亚东在弹雨当中抽搐着,左手的冲锋枪扣动扳机,但是弹雨的力量把他的身体往后打。他的子弹随着枪口的上挑射向天空,火焰映亮了他绝望的脸。

        “啊—”他发出一生当中最绝望的哀号。“扑通!”王亚东倒在了水里,血把身边的水染成了一片殷红。枪声平息了。虎鲨探出脑袋,看看躺在水里的王亚东。

        陆战队员们围拢过来。虎鲨举手:“我投降,我投降!”老黑走过去:“我们是中国海军陆战队,你安全了。”

        “别杀我,别杀我!”

        王亚东漂浮在水面的身体轻轻漂荡着,他浑身都是弹洞,身上的血都要流光了。他睁着眼,嘴里不断地喷血,左手还抓着冲锋枪的枪带。他听到身边的普通话高喊“中国海军陆战队”,眼里流出了泪。他竭力偏头,看着那些身穿蓝色海洋迷彩服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露出哀怨的眼神,张着嘴,声音非常微弱地说:“我是……我是……不……”蔡小心低头一看:“这个海盗居然还活着?!他是铁打的啊?!”

        黄班长和几个老兵举起手里的95上膛,对准了王亚东。一滴眼泪流出了王亚东的眼角,他嘴唇翕动:“晓晓,我……回家了……”

        “嗒嗒,嗒嗒……”一串清脆的点射,王亚东彻底不动了。他的尸体在河面漂浮着,半条河都被他的血染红了,眼睛还睁着……

        虎鲨被陆战队员们拖上来,跪着求饶。范天雷带队冲过来。龚箭急问:“什么情况?不死鸟找到了?”虎鲨跪着磕头:“别杀我,别杀我啊!”老黑看着:“吓傻了吧?”

        何晨光的目光转向河里—王亚东的尸体漂荡着。何晨光几步下水,仔细看着。尸体被他拖上来,范天雷一看:“王亚东?”何晨光目光复杂:“谁开的第一枪?”

        “我是第一狙击手!”蔡小心说。

        “为什么不打头?”

        “胸部目标大,我想有把握。”

        “下次记住打头。既然要结果他,没必要让他这么痛苦。”何晨光看着王亚东。

        “是……他的命真硬啊!”

        “好像有冤情啊!死不瞑目?”宋凯飞说。王亚东的眼还睁着,何晨光伸手为他拂上眼,但合不上,还是睁着。何晨光不说话。范天雷看看,说道:“我们走吧,还要去抓蝎子和察猜。”龚箭站起身:“特情就交给你们了,你们带回去给温队。”

        龚箭拍拍他的肩膀,跟着队伍走了。虎鲨左右看看,似乎明白了什么。蔡小心拉起他:“走吧,你安全了,我们会保护你的。”几个陆战队员簇拥着他下山去了。

        6

        特种部队在山地前进。宋凯飞一举右手,大家停下,散开。范天雷、陈善明和龚箭过来,宋凯飞指着地上:“脚印。”地上,两双军靴的脚印杂乱分开。范天雷看看:“我们分头追,让空中侦察再密点儿!”

        “是!”龚箭和陈善明带着何晨光和王艳兵等往那边去。范天雷和段世亮带着另一拨人往这边去。

        山林里,翠芬战战兢兢地躲在树旁灌木丛中。陈善明、龚箭带队扇形快速搜索过来,翠芬看见一片绿迷彩脸,尖叫起来,起身就跑。李二牛眼一亮:“翠芬—”

        “别开枪,别开枪!”大家枪口瞬间抬高。李二牛纵身去追:“翠芬—是俺—”翠芬一边尖叫一边跑着,李二牛纵身狂追。龚箭走上去:“我们跟上去,掩护他们!”

        翠芬正跑着,被李二牛从后面跃起扑倒。翠芬尖叫着,一口咬住李二牛的手。李二牛惨叫一声,手被咬出了血。战友们扑上来,拼命分开两个人。“啊—”翠芬尖叫着。李二牛一把抱住她:“是俺!是俺!俺是二牛啊!”翠芬瞪大眼,看着二牛的迷彩脸,大哭:“二牛……”抱住了二牛。李二牛安慰她:“翠芬,对不起,俺来晚了……”

        “现在不是谈恋爱的时候!快!张丽娜在哪儿?”龚箭急问。李二牛反应过来:“翠芬,翠芬!你看着俺,看着俺!俺问你,张丽娜,另外一个人质在哪里?”

        “张总,张总被劫走了……”

        “被谁劫走了?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一个人……”

        陈善明拿出两张照片:“是哪个?”翠芬指着蝎子:“是他……”

        “多久了?”

        “半个小时吧……”

        “明白了!”龚箭拿起无线电,“五号,我们找到翠芬了,张丽娜被蝎子带走了!我们现在在k107!目标已经失踪半小时,我们现在开始追!完毕。”

        “收到了。你们小心!我向你部靠拢!走!”范天雷和段世亮带队,迅速进入密林。

        密林处,陈善明看着翠芬:“李二牛,你带翠芬回去!徐天龙!宋凯飞!”

        “到!”

        “你们负责保护翠芬!”

        “啊?!教导员,现在正在打仗啊!”宋凯飞说。龚箭怒喝:“我们打仗是为了什么?!为了救人!不是让你过瘾!保护人质,撤离现场,这是我的命令!”

        “是!”

        “你们三个记住了,要保证人质的绝对安全!”

        “是!”

        “去吧!我们继续前进!一定要抓住蝎子和察猜!”龚箭带队继续出发。

        山顶,察猜藏在灌木丛中,满头是汗。何晨光等搜山队伍越来越近,察猜藏不住了,只好起身就跑。何晨光大喊:“在那边!”纵身就追。龚箭大喊:“王艳兵!上!快!不要丢了目标!其余的人搜索附近!”察猜在山路上拼命地跑,何晨光拔腿追去。

        “开枪吧!”王艳兵说。

        “我一定要活捉察猜!”

        “你这是意气用事!”

        何晨光已经跑远了。王艳兵无奈,收起武器继续追,一脚踩空,落入陷阱。“啊—”王艳兵一声惨叫,腿被竹签扎了。何晨光回头,王艳兵大喊:“别管我!我没事!去抓人!”

        “你照顾好自己!”何晨光转身继续追。王艳兵咬着牙,把腿拔出来,血流如注。他撕开急救包,开始急救。

        察猜沿着山脊没命地奔跑,纵身跃过一条小溪,一下子被何晨光扑倒。两人站起身,虎视眈眈。何晨光盯着他:“为什么?!”察猜摇头:“我没有回头路了!”

        “你为什么要背叛自己的国家和军队?!”何晨光怒吼。

        “我做都做了,现在还能说什么?”察猜苦笑。

        “投降!承受所有应该承受的后果!”

        “我还有老婆孩子!”

        “你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后果!”何晨光看着他,“察猜,你是一个军人!”

        “我已经不是了。”

        “那么,我就要抓你归案!”

        “你来吧—只要你能打赢我!”

        何晨光出手,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何晨光飞起一脚,察猜被重重地踢到树上,半天没起来。龚箭等人飞奔而至,将枪口对准了察猜。察猜慢慢地爬起来,注视着何晨光。

        “双手举起来!”龚箭看着他。察猜没动。何晨光擦擦鼻血:“投降吧,你真的没路了。”察猜笑着流泪:“兄弟,对不住了!”

        “不—”

        察猜一把拔出手枪,队员们开枪—“嗒嗒嗒……”察猜在弹雨中抽搐着,何晨光闭上眼。察猜躺在地上抽搐着,一滴泪从眼角悄然落下。

        7

        山巅处,蝎子扛着张丽娜快速奔跑着。海军陆战队员们从四面八方出现,蝎子停住,左右看看,更多的部队在涌上来。蝎子放下张丽娜,拿起武器。范天雷带队从那边过来,龚箭和何晨光从这边过来—蝎子被包围了。蝎子笑了,笑得很凄惨。范天雷、何晨光都冷冷地看着他。张丽娜被蝎子抓着,嘴上贴着胶带,惊恐地看着范天雷。范天雷看着他:“蝎子,你的死期到了。”

        蝎子笑着看他:“我只想活下来。我帮过你们,你们就这样对我?”

        “你的血债太多了。”

        何晨光的呼吸变得急促。

        蝎子笑着:“原来活着是这么艰难的一件事啊!”

        范天雷看着他:“放下武器,我给你个好死。”

        蝎子笑道:“别逗了,你知道我不会的。”

        “蝎子!你现在已经陷入重围,任何抵抗都是无济于事的!你立即释放人质,法律会给你一个公正的判决!”

        “是吗?”蝎子看着他,“无非是枪决还是注射的区别罢了。”

        张丽娜惊恐地看着范天雷,范天雷的眼神飘向何晨光,何晨光不动声色,瞄准蝎子。

        张丽娜看着范天雷,满脸泪水。

        蝎子苦笑:“没想到我骁勇一生,今天命丧孤岛啊!挺好,来吧。”

        何晨光扣动扳机—“砰!”子弹钻进了蝎子的脑袋,蝎子猝然栽倒。

        张丽娜挣扎着跑向范天雷,范天雷一把抱住她。何晨光慢慢放下枪。蝎子抽搐着,额头冒着血,手却还颤抖着抓起冲锋枪,视线模糊,对准前方。范天雷一眼看见,一个转身把张丽娜抱到后面。“嗒嗒嗒……”范天雷的后脑中弹,防弹背心被打穿了。张丽娜扑上去,撕下嘴上的胶带:“天雷,天雷—”

        张丽娜哭着抱住范天雷,试图堵住他的伤口,双手都是血。

        “啊—”队员们举起手里的枪,怒吼着密集射击。蝎子全身抽搐着倒下了。

        张丽娜抱着范天雷,队员们默默地注视着,都傻眼了。龚箭慢慢地摘下帽子,漫山遍野的陆战队员们也慢慢摘下帽子。

        范天雷抽搐着,嘴里不断地涌出血。张丽娜哭着:“别说话……别说话……”范天雷努力开口:“我……我……爱你……”

        “啊—”张丽娜抱着范天雷,绝望地哀号。

        “敬礼!”龚箭的眼泪下来了,高喊着举起右手。队员们举起手中的步枪,开始对天射击。“嗒嗒嗒嗒……”枪声震耳欲聋,在山间回响,枪口的火焰映亮了战士们的眼睛。

        码头上,陆战队员们来回穿梭着,温国强站在码头焦急地等待。远远地看见黄色的巴西队队服,温国强急忙跑过去。虎鲨被蔡小心和黄班长夹着,正往这边走。温国强跑来,仔细辨认着:“他不是……”老黑一惊。虎鲨一把拔出蔡小心的手枪,老黑举起枪托,抡圆了打晕虎鲨。陆战队员们将虎鲨按住。温国强仔细辨认,大惊:“他是虎鲨!”

        “啊?!那个被打死的是谁啊?”

        “王亚东在哪儿?!”温国强怒吼。虎鲨狞笑着:“你的卧底被你的军队打死了!哈哈哈!”温国强呆住了,老黑和蔡小心也傻了。虎鲨大笑着,温国强一拳上去,打倒他。老黑低下头,温国强悲愤地大吼:“带我去找他—”

        一片血红的河流里,王亚东的遗体半截在水里,半截在岸上,圆睁双目。

        夜色下,舰队离开月牙岛,码头上一片火光。何晨光默默地站在甲板上,看着月牙岛远去。

        “都是我的错……”蔡小心站在旁边,一脸懊悔。老黑看着他:“不怪你,怪我。”龚箭看着渐远的月牙岛:“谁都不要去怪,这是人的命运。”

        “我想去看看王亚东。”何晨光说。陈善明和龚箭对视一眼:“你去吧。”

        医务舱里,王亚东躺在那儿。温国强摘下警帽,站在旁边,颔首落泪:“对不起……”何晨光走进来:“他一直是特情?”温国强点头:“对,是我发展的。”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为了他的安全。”

        “晓晓知道吗?”何晨光问。温国强说:“不知道。她的父母知道。”

        何晨光看着,一脸痛苦:“怎么告诉他们,他死了?”

        “我去说吧。都是我的错,我要承担这个责任。”

        王亚东闭着眼,很安详。何晨光无言以对。

        “我无法原谅自己的过错……”

        何晨光说不出话,眼泪滑落下来。他慢慢后退,举起右手,敬礼。

        另外一个医务舱里,张丽娜握着范天雷的手,眼泪慢慢落下:“为什么你不早点儿说……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想你……我以为,你会来找我的……我们都太骄傲了,以至于谁都不肯主动退让……对不起……现在想想,是我错了……我……爱你……”

        张丽娜看着范天雷安详的脸,泣不成声。

        8

        陆航机场,直8b缓慢降落。陈善明、龚箭、何晨光等人抬着覆盖军旗的范天雷慢慢走出来,张丽娜在两名海军陆战队女军医的陪护下也慢慢走来。担架经过陆军中将和何志军的面前,中将默默地注视着,手滑过范天雷的脸颊:“老兵永远不死,只会逐渐消亡。”

        “首长,我们准备用范天雷同志的名字,命名特战教学中心,以此缅怀他为特战旅的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何志军说。中将点点头:“好,妥善照顾范天雷同志的家人。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向我报告。”

        “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会做好善后工作。”

        两个人默默地注视着队员们把担架抬上依维柯,何晨光、王艳兵、李二牛等队员都悲痛地注视范天雷的遗容,车上的战士把军旗盖在范天雷的脸上。

        “不许盖!”何晨光冲上去,队员们急忙拦住他。何晨光大喊:“不许盖!谁都不许盖!他没死!没死—”

        队员们含泪死死地抱住他,车上的战士犹豫着,抬眼看看旅长。何志军点点头,红色的军旗盖住了范天雷的脸。

        “参谋长—”何晨光哭喊着,队员们也是泪如雨下。何晨光跪在地上,无力地看着远去的依维柯。

        “何晨光!”何志军怒喝。

        “到……”何晨光跪在地上没动。

        “站起来!”

        何晨光还是注视着远去的车。

        “中尉何晨光!我命令你—站起来!”

        何晨光咬牙站起来。

        “记住!他是军人!你也是!”

        “是,旅长……”何晨光含泪咬牙。

        中将走到张丽娜跟前,握住她的手:“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安慰你……节哀。”何志军走到她身边:“他是英雄,是烈士。”

        “他是为了救我……”

        “在那个时候,你是人质。不要想太多了。”

        “都怪我……”

        “先休息一下吧,一会儿首长和我去看你。”

        两名女军医扶着张丽娜上了一辆猎豹。

        何志军看着队员们。

        龚箭含泪带着队员列队,敬礼:“首长,旅长,我们……回来了!”

        中将还礼:“我还是要祝贺你们完成了任务,解救了全部人质。只要人质安全,我们的牺牲就是值得的。你们刚回来,我就不耽误你们的休息时间了。好好调整一下,准备参加追悼会。不要想太多了,军人就是为了国家利益和人民安全战斗的,牺牲是无上的光荣。何志军!”

        “到!”

        “带回休整吧。”

        “是!”

        中将与随从上了身边的两辆奥迪车,何志军高喊:“敬礼!”车队走了。

        何志军转身,看着队员们:“红细胞特别行动组,可以解散了,带回休整。”龚箭转向大家:“我们……去给参谋长守灵吧。”

        队员们一脸悲伤,何晨光转身上了车。队员们守护着参谋长的灵柩,猛士车开走了。何志军忍住泪,抬头看着机场上那面猎猎飘舞的八一军旗。

        9

        省医院的走廊上,何晨光穿着常服走过来。温国强站在二老面前:“对不起,我没能带他回来。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何晨光站在他们身边问:“晓晓知道了吗?”

        “还不知道。”

        “我去说吧。”

        温国强看着林父林母,林父擦擦眼泪:“委屈你了,晨光……”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们一起长大的。”何晨光推门进去了。

        林晓晓正在逗孩子玩,何晨光站在门口。

        林晓晓抬眼:“晨光?你怎么来了?”

        何晨光把花放下:“我来看看你,刚执行完任务回来。”

        “谢谢!看,宝宝,这是晨光叔叔。”

        孩子天真无邪地看着他,何晨光的眼泪在打转。林晓晓看他:“你怎么了?”何晨光一咬牙:“晓晓,有一件事,我……我必须告诉你。”林晓晓看他:“你说啊!”

        “王亚东他……他不会回来了。”

        林晓晓呆住了:“什么意思?”

        “他……他不是坏人,他是警方的卧底。”

        林晓晓一愣。

        “是真的。”

        林晓晓的眼泪下来了:“他是好人啊!”

        “对,是好人。”

        林晓晓笑了:“那他应该能回来啊!这是好事啊!你怎么那么严肃啊?”

        “他……牺牲了。”

        林晓晓猛地呆住了。

        “在我们刚刚执行的任务当中,王亚东为了配合我们作战……牺牲了……”

        林晓晓呆呆地站在那儿,脸色苍白,晕了过去。何晨光急忙跑过去,抱住林晓晓:“来人啊!来人—”

        10

        海浪泛着白沫,温柔地拍打着沙滩。何晨光孤独地站在岸边上,看着波澜壮阔的大海,心里也在起伏着。他拿着一块玉佩,那是比赛结束后,察猜在机场亲手送给他的。何晨光默默地抚摩着玉佩,内心感慨万千。赛场上的奋勇格斗,丛林里涂着迷彩的大脸,勇士学校里那嘶哑如同雷鸣一样的宣誓……镜头一幕一幕在他眼前回放。

        何晨光闭上眼,眼泪滚落下来。他蹲下身,将玉佩埋进了沙滩。何晨光看着这个隆起的小沙堆,泪流满面。

        医院病房里,唐心怡还静静地躺在那儿。何晨光坐在她身边,轻轻地抚摩着她的脸:“我知道,你一定会醒的。”

        唐心怡静静地躺着,何晨光看着她,黝黑消瘦的脸上浮现出无限忧伤,泪水顺着他刚毅的脸颊滑下来。何晨光握着唐心怡的手,轻声道:“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唐心怡的眉毛微微地动了一下,手指在何晨光的手心里轻轻颤动。

        何晨光深情地望着她,吻着她的手:“我会等你,一辈子,一直到你醒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