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鱼目混珠

第十六章 鱼目混珠

        暮色当空,月光照亮窗边沉思的严肃身影,映入秦卫眼中,秦卫低眸看了眼跪地许久的夏冰,抬眸望向身影。

        “太子,夜深了,你该休息了!”

        秦卫说得委婉,寻着窗外夜风寒凉,念及顾少宰自听闻夏冰传回消息后一直沉默不语,下意识的呡了呡唇道。

        “太子,你...”

        “你确定叶悔与陈楠无异?”

        顾少宰突然启齿,断了秦卫口中话语,引得夏冰抬眸对上顾少宰眼底质疑,微微一愣,抱拳言道。

        “禀太子!属下亲眼见到陈楠随山琥安排的美人儿回了房间!这期间叶悔与陈楠确无任何交流!”

        四目相对,夏冰面不改色,顾少宰脑中闪过云庙遇上叶悔的突发意外,抬手摸了摸颈脖上被涵虚抓破的细痕。

        一感伤口疼痛,顾少宰想起席上陈楠别于平时的表现,不经眉峰一蹙,依照平日里叶悔与陈楠的关系。

        今晚叶悔对陈楠的“照顾”着实让他深感意外,不过夏冰是他一手培养的隐卫,应该不至于欺骗他。

        相反他得尽快让人去陈府确认才行,于是顾少宰念着明日晨起的佛寺开光典礼,看向夏冰吩咐道。

        “你即刻去陈府确认陈楠身份!”

        “是!”

        话音落下,夏冰离去,顾少宰抬眸瞅了眼天色,转身便欲前往内阁休息,不想刚迈步,脑后一记劲风袭来。

        吹动窗扉“咯吱”作响间,顾少宰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秦卫拉至身后,回神时秦卫已拔剑逼上来人。

        来人黑纱颜面,擒着秦卫手中剑锋临近面颊,偏头一躲,侧身同时右手顺势往秦卫肩胛一推。

        秦卫应力往前一扑,额头撞上窗栏,痛得闷吭一声,再转头时来人已站在顾少宰身后,惊得秦卫脱口一喝。

        “来者何人!竟敢对我家太子爷不敬!

        怒斥间秦卫一瞪来人,来人沉声一笑,瞥过秦卫直指自己的剑锋,回眸看向顾少宰,暗叹一气。

        “太子爷,你这属下有点儿差强人意啊!”

        闻得来人话中调侃,顾少宰略微一怔,半晌启齿道。

        “古竹苓?”

        古竹苓被顾少宰拆穿了身份,亦不在意,不慌不忙的取下面纱。

        “太子爷好耳力啊!”

        说着,古竹苓嘴角一勾,一脸不以为然,惹得顾少宰眉峰一蹙。

        “你何时来的?”

        言语间顾少宰下意识看了眼窗外,他生于皇家,平生最恨隔墙有耳,尤其是古竹苓方才对自己的偷袭。

        他竟无所感知,如此疏忽大意,若放在深宫朝堂怕是早就一命呼呼,而今古竹苓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直让顾少宰心里不爽尽显俊颜,瞧得古竹苓甚觉有趣间仰头假意思索了番,末了回视顾少宰,抬手一指窗外。

        “刚夏冰跟你回禀我家爵爷庙中趣事时我就在了!”

        顾少宰闻言,冷哼一声。

        “怎么?护主心切啊?”

        古竹苓瞧着顾少宰眸中鄙夷,垂首默了一声“主子”,抬眸看向顾少宰同时“啧”了一声有趣道。

        “太子爷可真会说笑,我与你的主子何时成叶悔了?”

        一语双关,顾少宰擒着古竹苓眼底冷意,念及三年前仙帝文渊突然传信于他,让他协助古竹苓潜入世爵府监视叶悔。

        虽说他并不清楚文帝让古竹苓埋伏世爵府的真正用意,但他想要登上王位少不了文帝相助,所以他只能言听计从。

        何况古竹苓在世爵府,亦能替自己时时监控叶悔,不料时至今日,古竹苓毫无收获不说,更令他废了不少心思替其掩护。

        弄得他差点儿自食恶果,眼下古竹苓突然到访,顾少宰自是心生警惕,抬眸看了眼秦卫。

        秦卫行至窗边,四下环视无异后关上窗户,转头见顾少宰挥手示意,翻身便上了屋顶。

        一待秦卫离去,顾少宰转头看向古竹苓。

        “说吧!这次又是何事?”

        古竹苓闻得顾少宰话中不耐,心知顾少宰这些年对自己甚为不满,不过他的任务可不是让顾少宰满意。

        反之阿曼现身世爵府,才是他当前最需要解决的事情,来之前他已传书给文帝,剩下的便是让顾少宰配合他解决叶悔。

        毕竟叶悔能来灵佛寺离不开金佛,而文帝抛出禁锢灵体的金佛,目的就是为了引出神子,期间顾少宰便是最好的监佛人。

        当然合作向来讲究利益权衡,古竹苓念着接下来的计划,为让顾少宰更好的完成任务,自然得先解决顾少宰的顾虑。

        由此,古竹苓看向顾少宰。

        “自然是来帮太子爷解决烦心事!”

        “你能替我解决什么烦心事!”

        一语不屑,古竹苓听在耳中,心下不以为然,其实灵佛寺之前他确实没想到对付叶悔的办法,而今金佛一出。

        加之妖道蘼芜介入,倒是让他有了以夷制夷的契机,由此古竹苓揽过顾少宰,抬手一指顾少宰腰间象征身份的龙玉。

        “太子爷的烦心事莫过二者,其一王位之争顾少辰!”

        声于同时古竹苓收手一点顾少宰颈脖上的抓伤。

        “其二朝堂劲敌叶悔!”

        顾少宰转头一盯古竹苓。

        “你想...”

        迟疑间顾少宰寻得古竹苓默言一字“杀”,眉峰一扬。

        “就凭你?”

        面对顾少宰的质疑,古竹苓不怒反笑。

        “不是我!而是妖圣柳星亢!”

        “妖圣柳星亢?!”

        顾少宰对柳星亢了解甚少,自然不明古竹苓心底盘算,可瞧着古竹苓面上平静,顾少宰忍不住道。“有话直说!”

        “近期星瑶白骨案,太子可有了解?”

        关于这个案子,审查署已呈报朝会,顾少宰作为星瑶太子岂会不知,眼下古竹苓提及,倒是让顾少宰心下一沉。

        “难不成此案与妖圣柳星亢有关?”

        古竹苓擒着顾少宰面上错愕,默认点头道。

        “九州一战妖圣柳星亢身中魇毒,此毒唯有圣净果能解毒,所以妖圣柳星亢才会命蘼芜前来星瑶夺取圣净果!”

        话至此时,顾少宰恍然想起三年前父王为感激叶悔于九州乱战开仓救济星瑶百姓,赏予叶悔的圣净果。

        倘若蘼芜来此是为圣净果与叶悔,那与解决顾少辰又有何关系?困惑间顾少宰回视古竹苓,反口一问。

        “那顾少辰呢?”

        古竹苓早就料到顾少宰会问,顺势道。

        “我听闻十王爷最近迷恋上了一位美人嬛蔻,凑巧这嬛蔻是冥尊的眼线,其目的与妖道一样都是叶悔!”

        “所以?”

        “所以太子爷认为冥尊与妖圣会如何?”

        自古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道理顾少宰心知肚明,不过叶悔向来城府甚深,令顾少宰不免迟疑道。

        “若是这二者倒是有所胜算,只不过叶悔...”

        “所以咱得看叶上秋!”

        话锋突转,惹得顾少宰神情一僵。

        “叶上秋?为何?”

        闻得顾少宰疑惑,古竹苓并不打算给顾少宰解惑,毕竟事关数百年前的旧事,为此他还得去一趟妖界四象城。

        时不我待,古竹苓半掩半道。

        “因为妖王手里有叶上秋在意的东西!”

        点到即止,顾少宰明白知道越多死得越快,既然有人能替他解决心腹大患,他自然乐得坐享其成。

        当然来而不往非礼也,古竹苓向来不利不谋,顾少宰亦非不懂权衡利弊,故朝古竹苓客气道。

        “不知我该如何感谢你了?”

        “太子爷这么说就生疏了,咱们都是为同一个主子办事何需言谢,只不过接下来金佛便有劳太子爷费心了!”

        关于金佛,纵使古竹苓不说,顾少宰亦不敢怠慢,这金佛由文帝亲送父王,而灵佛寺由他一手监建。

        加之文帝落于金佛的烬鸣丝,足可见金佛对文帝的重要,如今古竹苓这一提醒,使得顾少宰深看了眼古竹苓。

        “你放心!有本太子在,金佛万无一失!”

        古竹苓瞧着顾少宰眼底慎重,念及主子命自己引诱阿曼前往灵佛寺的指令,如今金佛由顾少宰守着。

        阿曼前来不过早晚的事,这其中唯叶悔比较难办,思绪间古竹苓抬手一拍顾少宰肩胛,纵身直奔四象城。

        余下顾少宰遥望古竹苓没于夜幕的背影,转头看了眼秦卫,末了抬眸望向即将迎来光明的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