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抛砖引玉(上)

第四十五章 抛砖引玉(上)

        夜风席卷院内残叶,吹得未关严实的木窗“噼啪”作响,阿曼抬眸望了眼窗户,低眸看向沉睡的香曲。

        未免碰撞声惊扰香曲,阿曼起身便欲去关窗户,不想刚松手就被香曲猛的拽住,愣得阿曼转头就见香曲坐起,一双瞳孔内满布血丝,一脸似梦魇附体般目不转睛的瞪着前方。

        那眸中悲凉,仿佛在等待着某个人的归来,直让阿曼看在眼里,心下一沉,顺势一望,半晌未见异象,阿曼回眸就被香曲拽住手臂。

        “为什么!”

        凄喊迎面,阿曼神情一僵,一感香曲体内妖毒发作,阿曼赶紧反手握上香曲,轻声一唤。

        “香曲?!”

        “为...为什么...”

        “香曲!我是阿曼啊!你...”

        香曲缓缓抬眸望向阿曼,寻着阿曼不复从前的容颜,脑中尽是柳金娄今日嘲讽曼嬅的画面,一字一字如刃锋利,刺激香曲竭力再道。

        “城主,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们?!为什么...”

        “我...我...”

        “当年你在归墟岩到底遇见了什么?!”

        阿曼强忍着香曲言语间抓破自己肩胛皮肉的疼痛,一时彷徨道。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香曲闻言苦笑一声。

        “呵,她说你为天魔祖抛弃了你的家国臣民!你可知道你走后月煌成败赤地千里尸骸遍野,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们!”

        “我没有!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阿曼一连三斥,震落香曲眸中泪光滑落脸颊,一滴滴刺痛阿曼被禁术封印的灵魂,唤醒香曲对阿曼的敬重。

        “那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言语间香曲双手捧上阿曼脸颊,感受着这张脸颊下另外一张数百年前给予月煌希望的容颜,悲声一鸣。

        “你可知她说归墟岩前你到死都护着叶璨!”

        “...归墟岩?”

        “是啊!归墟岩,你为何护他而不护你的臣民啊!”

        香曲一语入心,阿曼灵魂一震,抬手甩开香曲同时用力敲打脑袋,一下、一下,伴着口中喃喃迟语。

        “我...我没有...没有...”

        恍惚间阿曼由着脑中浮现的模糊画面,一感画面中灼疼肌肤的熔浆温度,下意识望向帐幔中心的三瓣莲纹。

        “赤...赤莲!”

        一时重叠过往的名字,震醒阿曼恍惚意识,阿曼低眸看着再陷昏睡的香曲,回念香曲所言,久久无法挪开目光。

        直至山琥赶回时透过窗户,只见阿曼站在床前一动不动,一脸错愕与惊恐,让山琥以为香曲归了天,启齿一唤。

        “三夫人!三夫人!是不是香曲出事了!”

        山琥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对香曲这番上心,总之他瞧着阿曼此时神情,急得就差没直接翻进屋内探脉定心。

        好在阿曼及时回神,收敛情绪后回望山琥。

        “她没事!”

        一得回应,山琥想起白日里给阿曼出的点子,忙道。

        “那你现在去找四夫人,我在这里守着!”

        闻言,阿曼见山琥朝自己指了指馨园所在,默认的点了点头,回眸替香曲整理好锦被,转身前往馨园。

        一到馨园外,阿曼攀上屋檐,落定蹲身间环视四周,觅得园角暗处隐藏的侍卫,下意识的蹙了蹙眉。

        看来这群暗士,才是山琥让自己晚上偷偷前来的真正原因,由此阿曼擒着园中主殿烛火通明,一个纵身直奔主殿。

        此时殿内,沅藏香用完晚膳,正坐在窗边榻席上把玩着新送来的“叶悔”小人,一边捏“叶悔”小人的脑袋,一边念叨。

        “师兄啊师兄,想不到你也有被人掐上的一天啊!”

        说着,沅藏香回想今日席上闹剧,垂首“嘿嘿”一笑,一抬头对上从窗外翻进的阿曼,愣得双眸一眨。

        “你...你你你...”

        四目相对,沅藏香上下一望阿曼。

        “你怎么来了!”

        “我有事想请四夫人帮忙!”

        毕竟求人办事,阿曼说得客气,而沅藏香寻着阿曼颈脖上被自己捞出的血痕,心生惭愧道。

        “何事呀?”

        “我属下重病在身,不知四夫人...”

        “好呀!”

        沅藏香本就被困得发霉,如今难得有事可做,尤其还是宴席上保护过她的阿曼求救,她岂会拒绝?!

        “只不过我现在要出去...有点点儿难度!”

        言语间沅藏香给阿曼指了指殿外,阿曼之前就已经发现了隐卫,眼下沅藏香一说,阿曼了然一笑。

        “简单!”

        阿曼说完伸手揽上沅藏香细腰,末了还不忘柔声确认。

        “准备好了吗?”

        沅藏香低眸瞅着阿曼环住自己的手臂,抬眸望向阿曼,一点头。

        “好了!”

        话落同时,阿曼脚下一跃,沅藏香瞬觉视线拔高,霎时皓月星空近在咫尺,乐得沅藏香暗叹称奇。

        ...哇!

        ...早知轻功这么爽!

        ...她以前就该好好学!

        ...不过眼下好像也不迟!

        思绪间沅藏香偷瞄了眼阿曼,见阿曼一路起跃气定神闲,心中崇拜直线攀升,只琢磨着什么时候将阿曼收入囊中。

        好让阿曼传授自己“绝世武功”,不怪沅藏香来不来就绝世,只因她家师兄本就逆天,虽说看似身娇体弱。

        可一旦惹毛了,那效果简直一路火花带闪电,反正她见过一次,从此不敢造次,只不过阿曼是她师兄新纳的妾室。

        今日阿曼又得罪了她师兄,她要想从师兄手中“保”下阿曼,唯一办法就是撮合师兄与阿曼,如此正好圆了她多年症结。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师兄对她好是源于师兄对她爹爹的愧疚,同样她也希望师兄能够幸福美满,再者师兄身娇、性贱。

        遇上阿曼身强、性直,指不定真能碰撞出别样的火花,越想越觉有道理的沅藏香憋不住“咯咯”直笑。

        阿曼听得心下发慌,面上不动声色的抱紧沅藏香落至逸苑主阁,之后带着沅藏香进了阁楼。

        一入阁,沅藏香闻得空中混杂妖气的血腥味,眉峰一蹙,顺着气息一望,对上山琥,微微一愣。

        “虎哥,你也在啊?!”

        山琥尬笑两声往旁侧一推,露出香曲映入沅藏香视线,引得沅藏香一见香曲,眉峰一蹙。

        “妖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