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刑警:开局时间回溯,侦破凶杀案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拒不认罪,没有撒谎

第五章 拒不认罪,没有撒谎

        市局审讯室。

        隔着一道玻璃窗,苏正国等人面色难看的很。

        一滴血,还是在现场被害人身旁发现,dna鉴定结果,就是眼前这个犯罪嫌疑人——文友明杀死被害人文笑笑,遗留在现场的唯一证据。

        可这个家伙却拒不认罪,也不承认自己去过文笑笑的家中。

        甚至于,在得知文笑笑被害,文友明显得很是震惊跟惊惧害怕,以及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文友明,你说你没有去过文笑笑家里?”审讯刑警厉声喝问道。

        “没有,我真没有杀人...”

        经过一整天的审讯,精气神尽去,略显憔悴的文友明死死咬牙喊着。

        前女友被害,自己被指认为案件凶手,让他很是惊慌,喊道:“没有,真的不是我。警官同志,我真的不是凶手...”

        “你不是凶手,那你怎么解释你的血滴落在现场呢?”审讯刑警厉声叱喝。

        “还有,你再解释一下,这伤口你又要怎么解释,难道你也不清楚吗?”

        “文友明,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要想明白你现在的处境,我们刑警队已经掌握你作案的确凿证据,现在是给你一个悔过的机会。”

        “听明白了吗?”

        轰~

        审讯桌被拍响,隆隆一下震得审讯刑警都是心头一惊。

        好大力气,这家伙狂躁症这么严重吗?

        “没有...”凄厉怒吼一声,文友明疯狂拍打着桌子,死死盯着审讯刑警怒吼。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那我问,你来回答!”审讯刑警翻开档案来。

        “昨天上午,你应该按照你们畜牧场规定,八点准时上班,但你请假了,说,你请假去哪了?”

        “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去医院了,我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了。”文友明涩声说着。

        这句话从昨天上午被抓,他已经解释过十几遍了。

        可,刑警们根本就不相信,还调取医院的监控记录跟他说的就诊时间,诊断医师的口供,全都是表示不曾见过他,监控记录也没他的身影。

        听着他这个解释,审讯刑警怒道:“那你说说,为什么医院监控没拍到你,你说的医生也没见过你,甚至你连诊断书都拿不出来?”

        “还有,你说你在打针水,那你身上的针孔哪去了?”

        “我不知道...”文友明满是绝望的呻吟着。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来跟你说说!”审讯刑警翻开档案下一页,肃声说道:“昨天,三月六号上午八点十一分你请假离开畜牧场,上午八点四十五抵达文笑笑居住地楼下,这是昨天你乘坐的那辆出租车司机的口供!”

        “随后,你杀害文笑笑,九点十五分左右,离开现场并乘坐出租车返回畜牧场。”

        “这一份是你回程出租车司机的口供,附有车载视频为证据!”

        “文友明,你还想继续狡辩吗?”

        “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没有杀文笑笑,我真的是去看病了啊!”文友明涩声说着。

        真是冥顽不灵的家伙!

        冷哼一声,审讯刑警收起档案,转身直接离开。

        拒不认罪的嫌疑人他见多了,但像是这种被抓住确凿证据,还在狡辩的犯罪嫌疑人,就真的很让审讯的刑警不舒服。

        案发现场的血迹,dna鉴定属于文友明,还有乘载过他的出租车司机的口供。

        甚至,医院方面提供的证据,几乎可以把这件案子钉死,打成铁案之中的铁案,绝无翻案的可能。

        可以说,即使文友明现在不认罪,但警方对其提起的公诉审判,法院也是会直接判处死刑,故意杀人罪唯死刑尔。

        审讯室里,文友明依旧是怔怔出神,碎碎念的念叨着。

        所有人,都能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我不是杀人犯,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

        隔着玻璃窗,苏正国脸色很是木然板正,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出现。

        似乎,已经习惯这种案犯狡辩以及拒不认罪的场景。

        但只有他身边的刑警队员才清楚,这个样子的苏正国出现,说明他在思虑着什么东西,只是太过于入神,没心思考虑其它的事情。

        好一会,一名女刑警才是推门进来,轻声道:“苏队,老城区警员林森来了!”

        “嗯?”苏正国回神。

        旋即便是一怔,缓过来后,就是沉声道:“我知道了!”

        “让他直接过来,嗯,带几杯水进来!”

        “好!”女刑警转身出去。

        审讯室外,端了水壶跟杯子的女警,推开审讯室的门侧身道:“林森,苏队让你进去。”

        “哦,来了!”林森赶紧接过水壶跟杯子走进去。

        见他都给拿走了,女警也就没再跟进去,反正里头也没她一个文职的事情。

        进到审讯室,一阵轻敲桌面的声音落入耳朵里,林森扫了一眼过去,苏正国靠在一旁的桌子上,神情严肃的敲击着桌子。

        就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一般。

        林森也没打扰,就这么隔着玻璃窗,目光紧盯着审讯室里凶手、嫌疑人。

        “我没杀人,我真的没有杀文笑笑...”文友明喃喃细碎的喊着。

        “嗯?”林森盯着窗口看,眼神落在文友明泛黄,满是血丝且很是憔悴的眼睛上。

        这家伙,没说谎?

        一个人即使是演技再好,再怎么能瞒得过人,但一些细微的神情,以及心灵窗户眼睛上的细微表现,是瞒不过人的。

        在文友明细碎念念的话语里,那面上神情跟眼中的惊恐神色,作不得假。

        他,真的没杀人?

        难道,这家伙学习过催眠,自己给自己催眠了?

        警校学习,林森最优异的一门学科,就是微表情以及眼神观测学,几乎是以满分的成绩毕业。

        可无论他怎么看,都无法从文友明的微表情跟眼神中,看出丝毫的破绽跟掩饰,就好像他真的不是杀害文笑笑的凶手一般。

        可滴落在现场的血液怎么解释呢?

        还有,这家伙不是凶手,那谁才是凶手呢?

        疑惑之际,一旁回过神来的苏正国肃声问道:“看出什么吗?”

        “没看出什么。”林森缓缓摇头,随即也是反应过来,回头说道:“苏队,老城区派出所警员,林森向您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