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百世轮回,我革鼎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她曾为我,背弃过整个帝国

第一章 她曾为我,背弃过整个帝国

        龙汉帝国,苍龙二十五年。

        宦官当权,外戚当政,当朝天子卖官鬻爵,豪门士族垄断土地,致使整个龙汉帝国民不聊生。

        六百多年的煌煌王朝似乎,已经不可避免的被奏响了挽歌。

        中原大地平和的表象之下,无数势力暗潮涌动。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关乎王朝更替、天下苍生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

        …

        暮春三月,细雨连绵,乍暖还寒。

        皇都,洛阳,依旧是笼罩在一片纸醉金迷之中。

        黄昏十分,洛水之畔热闹非凡。

        特别是一幢建在洛水之上的阁楼,伴着徐徐微风,将一阵淡淡的香味儿传至大街小巷。

        不是花香,而是胭脂香!

        洛水之畔的阁楼名唤“品花阁”,乃是妓女…不,是贩卖技艺的漂亮女人居住的闺阁,也是达官显贵、文人墨客、吟诗作对、购买技艺的场所。

        说起来,这品花阁可是洛阳城首屈一指的青楼、红馆!

        这等高贵的场合,自然有着“卖艺不卖身”的规矩,除非是里面的姑娘想与某位公子于床笫之间推演天下局势,否则…谁也不能强迫。

        “龟奴,上酒!”

        品花阁二楼大堂内,暧昧的烛光中,一个身穿黑袍的清秀男人吆喝一声。

        他叫陆展麟,距离二十五岁还差一个夜晚!

        此刻的他显得有些古怪,别人来这品花阁是看姑娘?他陆展麟反倒是一个劲儿的闷头喝酒。

        显得与这里的暧昧气氛格格不入。

        “爷,您的酒!”

        不多时,龟奴将两壶酒提了过来,这是品花阁上好的“虎虎酒”,除了大补的功效外,喝过后,容易让客人浑身热血翻涌。

        若是再经由“红倌儿”一挑拨,这兴致一上来,豪掷千金自是不在话下。

        哪曾想。

        陆展麟看了眼这酒,摇了摇头,显得颇不满意。

        龟奴赶忙堆笑着说道:“爷,这是咱们品花阁最好的酒了!”

        “呵…”

        陆展麟目光转向品花阁一楼西南角的屋子。“从那间屋子进入地窖,东边阁第三排第四列,藏着两坛三十五年的九酿春酒!就取这两坛来!”

        这…

        龟奴大吃一惊。

        要知道,这九酿春酒还有一个赫赫有名的名字——“古井贡酒”!

        乃是用沛国谯县千年古井中的水酿成,是上贡天子的名酒。

        而这两坛三十五年的古井贡酒,别说是外人,就是品花阁里的姑娘,大多数也不知道。

        当然,倒不是这两坛酒不能卖?

        而是太珍贵了,不知道卖多少合适!

        “爷,那两坛子酒…”

        龟奴正想说话…

        “啪嗒”一袋金子直接抛到了他的手里,倒不是陆展麟抛的,是隔壁桌一位极致“秀气”的少年抛来。

        “这些金子该够了吧?”

        清脆的声音自那少年的口中传出。

        龟奴掂量了下金子的份量,沉甸甸的。

        不得不说,这金子是冷的,可揣在怀里是热腾腾的。

        “够了,够了…”

        龟奴弯着腰朝那隔壁桌的“少年”连连点头,然后,一溜烟儿的跑下楼去了。

        而隔壁桌的“秀气”少年,似乎对陆展麟有极大的兴趣,主动坐到了陆展麟的对面。

        “兄台如何得知?这品花阁的酒窖里藏着三十年的九酿春酒?”

        讲到这儿,秀气少年顿了一下。

        追问道,“这个年份的古井贡酒,当今世上可不多了。”

        陆展麟微微抬眸,他很平静的望向眼身前的公子:“是啊,这个年份的九酿春酒,除了这品花阁的两坛外,只剩下你家西园第二层的冰窖里还藏着两坛了!那两坛更珍贵,是五十年的古井陈酿!”

        嘶…

        陆展麟的话脱口,这秀气“少年”骤然一顿。

        “我…我家冰窖?”

        他显得很惊讶,十分惊讶!

        而陆展麟的话还在继续,只是,他好似刻意压低了声音。“难道不是么?女扮男装的!龙汉长公主!殿下!”

        嘶…

        这下,这位极致秀气的“少年”瞳孔骤然瞪大…

        就宛若在白天看到了鬼一般。

        没错…她的名字叫刘沐,是女扮男装不假…是当今天子的嫡长女,龙汉长公主也不假!

        可…她女扮男装出宫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未被人识破过!

        眼前这个黑袍男人!

        他…他到底怎么看出来的?

        一时间,无数问号萦绕于刘沐的脑门。

        而不等刘沐开口,陆展麟的声音继续传出。

        声音依旧很小,小到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

        “长公主一定疑惑,这身份我是如何识破的?”

        讲到这儿,陆展麟伸出食指,轻轻的隔空点了下刘沐脖子以下…

        他的声音还在继续。

        “长公主年方二八,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有的地方长大了,就遮不住了。”

        “你…”不等陆展麟把话讲完,刘沐下意识的低头,然后满脸通红的开口。

        恰恰…

        就在这时,龟奴提着两坛子三十五年的九酿春酒走了过来。

        “两位爷,慢用…”

        留下一句话,龟奴就退下去了。

        只是,公主刘沐的脸已经彻底绯红一片,比一个红扑扑的大苹果还要红!

        待得龟奴走远,她方才开口,小声问道:“你既知我是龙汉长公主,还敢如此胡言乱语,就不把本公主治你的…(罪么)”

        “你不会的!”

        陆展麟似乎,一早就预料到了刘沐的话,他云淡风轻的给两个碗中倒满酒。

        一碗推到刘沐的面前,一碗则是放在嘴边,先是品了下,确定是真的,继而一饮而尽,整个过程显得格外的轻松。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刘沐哪有心情喝酒。

        陆展麟放下酒碗,眼眸幽幽的张开,依旧是如湖水一般平静的眸子,完全没有因为对方是公主而心头产生一丝丝的波澜。

        “我与公主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在我那一千多次的轮回世界里,我与公主做过朋友,也做过爱人,甚至做过仇人!”

        “最疯狂的一次,公主为了我,背弃了整个龙汉帝国,而那一次轮回,公主为我生下了三个女儿!”

        这…

        刘沐的眉头骤然凝起,她的拳头也是下意识的握紧。

        如果可以…她都想直接掀桌子了!

        本以为眼前的是一个神秘、有趣的公子,却不曾想,是一个登徒浪子…是一个满嘴胡言乱语的家伙!

        “你…”

        刘沐正想发作,可偏偏看到了桌案上的九酿春酒。

        下意识的,她回想到了方才…这家伙可是准确说出,当世仅存两坛的五十年份古井酒的位置,当即…

        刘沐努力的平复住心头的怒火。

        “好,你既然说…曾经做过我的爱人、朋友、仇人,那么…我问你…我有什么特点?这些你总该知道吧?”

        呵…

        陆展麟浅笑一声,依旧是表情平淡,不假思索的开口。

        “这世间有一种老虎极其珍贵,世人给它起名叫做…白…”

        “够了…”

        这次,不等陆展麟把话讲完,刘沐再也无法淡定,她拍案而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