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百世轮回,我革鼎天下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神上使这位弟子,不怎么听话呀?

第十章 神上使这位弟子,不怎么听话呀?

        品花阁的大门敞开。

        遥遥可见,门外几个矫健的人影长驱直入,来人的影子被品花阁里的灯光拉的好长,显得从容又坦荡。

        褚曼成来了,这位太平道的“神上使”、太平道在中原地区的二号人物,他果然来了。

        张牛角的小弟的确是在隔壁酒肆中寻到了他。

        褚曼成只听到“品花阁”这三个字,就已经坐不住了,匆匆赶来。

        他快步的奔上二楼,张牛角的眸光一沉,一干小弟的眼睛也低垂了下去。

        下意识的,他们心头生起一丝寒意。

        眼前这小子的话还真是一句都不差呀!

        “神上使”真的在隔壁酒肆,那他们之间的关系…

        “咕咚”,下意识的不少太平道的教徒咽了口吐沫。

        品花阁的一干打手虽然不知道这位是褚曼成,却被他的气势所慑,下意识的让开了路。

        一路走来,褚曼成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如今,又看到楼梯上一地的血,自然知道怎么回事儿。

        可看到陆展麟,他又有些惊讶…

        他本以为会是个熟人,太平道的,或者是雀门的,再不济也得是个接触过的,可…眼前的两个“青年”,他很陌生,别说是打交道了,就连见过都没有。

        “师傅…”

        张牛角主动开口。

        褚曼成却直接伸手示意不用多说,他缓缓走到陆展麟与刘沐的面前。

        “两位兄台贵姓?”

        很警惕的一个问句。

        太陌生了,还是太陌生了!

        这样陌生的面孔让褚曼成不敢轻举妄动,特别是如今这个对太平道而言极其关键的时刻。

        如果能知道对方的姓氏,褚曼成大致能推断出对方的家族,这个很重要。

        只是…

        褚曼成的话倒是让张牛角与一干小弟心头一颤,师傅跟他们不认识啊?

        那…他们怎么知道师傅的身份?知道师傅在隔壁酒肆?

        正直诧异。

        陆展麟开口了,只是,语气很不客气。

        “褚曼成,你可以啊,教出来的徒弟挺有本事的,因为一个女人,就敢公然在品花阁惹事?上个月渑池怎么定的规矩?合作还没一个月,那桩大事儿才开了个头,太平道就想撕毁契约么?你是觉得当今天下,就你们太平道一家独大了是么?”

        劈头盖脸的一顿呵斥,就像是上位者对下位者毫不顾虑的质问。

        听到这么一句…

        褚曼成都懵了。

        在中原,有资格以这种口吻质问他的,就两个人,雀门的那位姑娘,以及…太平道中原地区的第一号人物。

        还有,这家伙还提到了“合作”以及“那大桩事儿”!

        想到这儿,褚曼成额头冒汗,这说明…

        “阁下是…”褚曼成小心翼翼的开口。

        “乔姑娘不过是让我来试下你的人,没想到因为区区一个花魁,定下的规矩全特么的废了!你这神上使是干什么吃的?”

        陆展麟故意把话说的狠一些,讲到这儿,他的眼眸眯起,伸手指向张牛角。“管好你的人,如果那件大事已经进入关键时期,就因为他今日的闯祸,很可能会功亏一篑,到时候会死多少人?你担的起么?”

        咕咚…

        陆展麟的话让褚曼成冷汗都流下来了,脸色更是煞白如纸。

        “原来阁下是…阁下的话我懂,是我褚曼成教徒无方,阁下放心…不会有下一次,至于这一次…”

        褚曼成直接认错了。

        其实,他只是知道张牛角的小弟被打了,对方下手狠辣,像是道上的人。

        但究竟,这事儿是因为女人?还是其它的什么?他都不知道。

        当然,这些一点也不重要。

        在那件大事之前,他们太平道的人就不该惹事,不能惹事…

        这事儿太大了,而对方恰恰又是乔姑娘的人,还真特么的赶一块儿去了!

        “啪嗒”…

        一声清脆的响动,褚曼成一脚踢在张牛角的膝盖上,膀大腰圆的张牛角竟是因为吃痛,直接跪了下来。

        “你惹得祸,还不快向公子赔罪?”褚曼成冷冷的说道。

        张牛角低下头,却不开口道歉。

        这事儿,他承认是他莽撞了,他若是提前知道对方是“乔”姑娘的人,他打死也不会因为一坛子酒,替“月伎”陈一兔出气。

        再说了,这品花阁本就是雀门的地盘,人家内部的事儿,他一个太平道的掺和个锤子?

        怪不得,方才那男人说,轮得上他张牛角在这里为女人出头!

        呵呵,在这里,他张牛角特么的算个屁!

        可偏偏,几个弟兄被这男人打伤,血肉模糊,生死未卜!

        这一笔又要怎么算?

        对张牛角而言,低头已经是极限的…认错,他开不了口,就算是被师傅打死也开不了口。

        “这次是我们的错,公子大人有大量,还望在乔姑娘面前为我们美言几句。”

        张牛角不说话,褚曼成开口道:“公子放心,肯定不会有下次,这不孝徒儿,我回去定然严惩,公子的这个人情我褚曼成也记下了。”

        一席话极为小心,甚至有些“下位者”语气的味道。

        能让一贯骄傲的“神上使”褚曼成这般低三下气回话的人,可并不多。

        话音落下,褚曼成拎起张牛角的衣服就想走。

        “留步!”陆展麟的话再度传出。“你这弟子好不懂规矩,道歉的话都让师傅替他说了,他自己反倒是一句话都没有,呵呵?很有诚意嘛!”

        这…

        张牛角情绪激动,俨然要爆发了,可褚曼成将他拦住。

        一边按着他的肩膀,一边说道。

        “跟这位公子,还有那位姑娘道歉!”

        提及姑娘时,褚曼成望向了刘沐,俨然…他看出了这是个女子,当然…如果是个女子,那倒是更符合雀门的身份。

        至少在雀门高层之中,是没有男人的!

        倒是张牛角与刘沐均是吃了一惊…

        可刘沐大大咧咧,既被认出来,索性就不藏着了,将头发披散开来…

        长发之下,原本就“秀色可餐”的面颊,更添得了一分“相得益彰”,整个就两个词“绝美”、“不落俗套”!

        反倒是张牛角,他低着头,眉头凝起,龇着牙,还是不开口。

        “看起来,神上使这位弟子,不怎么听话呀!”

        陆展麟随口说了一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