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灵尘化境在线阅读 - 第3章 明月楼

第3章 明月楼

        第3章    明月楼

        “哥哥,咱们去杨府做甚?”骑在独角骏背上,翎儿奇怪的问道。“带你去见你未来的嫂子,也为三日后雪羡亭之约做准备!”俊秀青年抚了抚独角骏的鬓毛轻声回到。“呀,哥哥,你这次出来可真是假公济私哦,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哥哥这么滑头!”翎儿瞪着灵动的大眼睛,目光狡黠的看着哥哥。“你呀,就不能沉稳点儿,学学你姐姐,内敛一些不好吗!”俊秀青年抱怨说到。“哼,姐姐是姐姐,我是我,不理你了!”翎儿噘嘴做生气状。“哈哈,好啦,别闹了,赶紧赶路吧!”俊秀青年不禁莞尔,温声说道。

        两人骑着独角骏一路疾驰,3个时辰后来到一座府邸门前停下。门楣上书两个烫金大字杨府,乍一看尽显奢华庄重,再观朱红色院门前一副楹联,上联:福满堂誉满天下尽善言,下联:家阖乐锦绣乾坤任我行,又有一种难言的古朴厚重之感扑面而来。府邸院墙通体灰白,墙头红褐色华岩交错,左壁雕锦鲤戏水,右壁饰日出灵山,一派威严气象。

        看着杨府景象,翎儿俏皮称赞道:“哥哥,眼光不错呦,想来未来嫂子不会太差劲儿呦!”“你这句话,我该怎么理解呢,怎么怪怪的!不过你可要快快长大,长大了未来也能找个如意郎君!哈哈!”俊秀青年盯着翎儿的小包子,突然打趣道。“你!哼!我去叫门!”翎儿气鼓鼓的说到。“砰砰砰”三声闷响,过了片刻,一个瘦弱老者打开大门,慢声说道:“二位,有何事?”“请先生将这枚玉佩交予贵府大小姐,就说李晋前来拜访。”俊秀青年微微躬身,双手将玉佩递到老者面前,温声说到。

        “哦?”老者接过玉佩,眼前一亮,再一打量门外二人,心中已是将来人与大小姐的关系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旋即开口道:“好,请二位门外稍候片刻!”

        关上门,老者手掐印诀,瞬间一只知更鸟便跃然凝聚于空中,但见老者单手一挥,知更鸟便飞向西厢房,几个呼吸间便已来到门前,羽翼轻触门楣,敲击了三下,知更鸟竟然口吐人言,正是老者声音。“大小姐!”“沈老,何事?”一女子声音懒洋洋从门内传出。“门外有二人到访,其中一男子名唤李晋手持您的雪纹玲珑玉佩称想见您,您看!”老者声音语气和缓,不紧不慢地说到。“什么,晋哥哥来啦,快请!快请!不必去客厅了,带晋哥哥他们先来我这里!”女子声音柔中夹杂雀跃之意,欢声吩咐到。

        话落,屋外知更鸟已是消散于空中。屋内杨府大小姐将手中灵诀一掐,竟然隔空摄物,不多时,整个闺房便整理得当。过了片刻,一名侍女已将二人引至此处。

        “晋哥哥,你来啦,行途劳顿累不累,这位是?”见到来人,杨府大小姐眼底浮现一抹欢愉。李晋轻声答道:“这位是舍妹翎儿,今日过来实有要事相商。”

        “来,晋哥哥和翎儿妹妹进屋先坐一会儿歇歇脚,小蔡,快给晋哥哥和翎儿妹妹上茶!”“不用,嫂子!”“嗯,咳咳!”李晋和杨锦萱两人同时干咳了一声。“童言无忌,锦萱切勿放在心上。”李晋尴尬的瞪了翎儿一眼,分明在说:“再瞎说让你好看!”似是对哥哥脾性十分了解,翎儿大眼睛一睁,回瞪了一眼,然后装作若无其事,权当没看见。“没事、没事,小翎儿妹妹好可爱!”杨锦萱脸上平添一抹红晕,模样更加温婉动人,微笑着调和着略显尴尬的气氛。“什么什么嘛,人家才不小嘞!”说罢还站直腰板,挺了挺胸。那小魔王样,逗的二人哈哈大笑。

        “晋哥哥和翎儿妹妹想必饿了吧,我已命厨房准备了宵膳,刚好家父今日得龙江鳕鱼,我也要来了几条,正愁无人分享,刚好晋哥哥和翎儿妹妹到此,不如稍后一同尝尝鲜如何!”说罢,冲前来上茶的小蔡使了个眼色,小蔡会意,道了句:“二位贵客,请品茗!”随后躬身退去。

        拿起茶杯,李晋喝了一口茶,开口道:“锦萱,此次和舍妹前来有两事相求,其一,给贵府送上一笔买卖,我这里有一株凤阳皇草和一瓶雪馥丹,三日后,雪羡亭前必然风云际会,瑞雪当空,正是紫气东来之兆,在此期间不妨举办一场拍卖盛会,其利有三,一则增财,二则涨势,三则结友。”略作沉思,杨锦萱朱唇轻启,开口道:“其弊有二,利不聚义,树大招风!哈哈,不过晋哥哥既然开口了,这忙锦萱一定会帮!”

        “其二,此次拍卖会若有人前来拍卖紫荆密钥,还望及时告知此人行踪,我知道这样做有些难为你了,前面的凤阳皇草和雪馥丹所得,我分文不取,只换这一把紫荆密钥。”“这确实有些为难,晋哥哥你也知道,不能坏了杨家拍卖行的规矩,不过出了杨家拍卖行嘛……”看着李晋,杨锦萱灵眸一转,朝着李晋眨了眨眼说到。“哈哈,好,这便足矣!如此,晋哥哥便谢过锦萱啦!”李晋一拱手抱拳称谢!

        “好了,晋哥哥和翎儿妹妹,咱们一同去用膳吧!客房已经打理好了,近来就留此小住可好?”未等李晋答话,翎儿已抢先答道:“好呀好呀!”说罢,抢先出了门,摇着小蔡的手臂撒娇道:“小蔡姐姐,带我去会餐厅好不好?”小蔡看了一眼杨锦萱,见后者颔首,李晋与杨锦萱会心一笑,也一同前往会餐厅用膳去了。

        “哇,阳光明媚,全新的一天开始啦!”常二心情愉悦的说到。“听说了吗?杨家拍卖行今日要举办拍卖会。”“怎么,你也知道这事啦?”“嗨,这杨家宣传手段实在高明,为了举办此次拍卖会,竟然买下了整座明月楼,当真豪横!”街上人来人往,议论着时下最新谈资——明月楼易主、拍卖会空前。“哎呦喂,这杨家拍卖行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以前没听过啊!竟然能买下明月楼,太狠了吧!说不得也得去凑个热闹。”常二微微愣神,一脸懵逼的自言自语到。

        就在这间隙,两个持剑青年已来到近前,一名青年拍了拍小二哥儿肩膀说道:“小二哥儿,来壶好酒。”常二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回到:“好嘞!里边请!”便听两人继续谈论道:“天下歌舞酣畅九霄,暮鼓一响声动四方,这杨家拍卖行不简单啊!据说此次拍卖会有不少宝贝,可以说是近百年来极富规模的盛会!”“赵兄说的是极,此次拍卖会不仅拍品罕见,就连御主府都送来贺帖!此次来到四方界域适逢如此盛会实乃不虚此行啊!”

        “两位兄台,酒来了,不知杨家这拍卖会几时举行?”“听说是今日子夜时分。”常二上完酒,好奇的问到。“再来两三盘小菜!”“得嘞!您二位慢饮!”常二笑着说到。常二心道:“今日打烊,闲来无事,去此处甚好!”

        “小二哥儿,来坛凤御华年。”“好嘞,几位爷,您稍等!”

        “小二哥儿,来壶潭香醉酿。几盘好菜。”“得嘞,几位贵客请稍候!”

        “小二哥儿,来两碗蝶舞梦逸。”“几位姑娘稍候!”

        “小二哥儿……”迎来送往间,时光走得飞快,不知不觉已至申酉时分,常二离开汀涛酒楼,来到街上,快步行至云霄飞车旁,掌心向上一按,光罩散去,旋即跳入车内,又拿出两枚岚灵钻嵌入聚能槽中,做完这些,常二往车座上一倒,开口道:“去明月楼!”云霄飞车应声而动,车内优雅悦耳的提示音响起:本次旅程至明月楼,请您调整舒适姿态,保管好贵重物品,祝您旅途愉快,话落车身稳稳上升至半空,继而朝着明月楼飞驰而去。躺在云霄飞车内,常二心中想着为了看一场拍卖会自己可是把几天工钱花没了,没由来觉得有些肉疼,不过转念一想百年才逢一次盛事,倒也值得。

        飞行一个时辰左右,云霄飞车缓缓降落,随着一声轻响,车身平稳悬停。常二纵身一跃,跳下车,动身前往明月楼。要说这明月楼实乃四方界域三大名楼之一,与醉仙楼和慧缘楼齐名,是匠师欧阳宏烨倾尽毕生心血设计,取金丝香檀作梁,星辰陨铁建骨,拈花碎石浇筑地基,聚天下名匠,辅玉髓玄晶雕塑,历时五十余载功成。据传功成之日,天雷注灵,祥云流转,日月同辉,月华闪烁间,星辰相映,故称明月,距今屹立万年,历久弥新。

        行至明月楼入口,常二刚欲进门,就被拦了下来。一名年约四旬的守卫笑着问道:“贵客您好,请您出示入场通令!”“没有!”常二愣了愣,答到。守卫继续笑着问道:“拍卖品亦可!”“没有!”常二刚醒神,顺嘴回了句。守卫嘴角微收,不过笑容依旧的问道:“推荐手札也行!”“这……没有!”小二哥儿略微迟疑的答到。守卫嘴角抽了抽,依旧保持微笑的说道:“那杨家的家族信物也可通行。”“这,我也没有!”。老顾你和他废什么话,啥都没有你来凑什么热闹,哪凉快儿上哪儿待着去!”一旁年约二十左右的青年守卫有些看不下去了,厉声说到。“唉,小卫不得无理!不好意思,小友,职责所在,这拍卖场的门你进不得。”这哥俩一唱一和,弄得常二

        面色一阵青一阵红,愤怒异常。

        忿忿的离开明月楼,常二心里把守卫祖上问候了一遍,心里仍觉得不够痛快。刚想对着空气来场组合拳,就见迎面走来一名七旬老者,一席粗布麻衣,手持黑木手杖,只听老者开口道:“小伙子,你想进这拍卖会场吗?老夫倒是可以给你个机会,我这里有把紫荆密钥,足可以让你见识见识这拍卖场盛况。不过有个条件,不知你可感兴趣?”“你个老神棍……”常二正在气头上,刚欲愤而骂街,便看到老者双眼一瞪,登时一阵威压扑面而来,常二顿觉呼吸一窒,火气瞬间烟消云散,淡淡的恐惧开始萦绕心头,嘴中呜咽问道:“不知前辈,有何条件,除了伤天害理,杀人越货,我常二一概答应。”老者轻哼一声:“让你去死,你可敢?”常二嘴角一阵抽搐,用手揉了揉略微僵硬的面庞开口答道:“前辈说笑了,这个还真不敢!”老者一声干笑:“哈哈,你这娃娃,胆小如丧家之犬,成不了大器!”常二歪了歪嘴,没有出声。老者继续开口道:“手掌伸出来!”常二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掌伸了向老者。见常二照做,老者未作声,而是左手黑木手杖轻抬,右手虚空一指,但见空气似有光华流动,一把通体蓝紫色水晶钥匙和一张福胤卡出便浮现在常二掌心之中,看到这神奇的一幕,常二内心隐隐泛起拜师的冲动。

        “哈哈,小伙子,这枚紫荆密钥可是难得的拍品,此次,老夫不会为难于你,你只需要在拍卖会上帮老夫拍下凤阳皇草和雪馥丹即可。”“就这么简单?”常二右手摸了摸后脑勺问到。“当然不这么简单!拍得两物以后,不得继续在明月楼逗留,立刻乘云霄飞车前往联通城外敬暝山!我在山下的雅舍等你!放心,此事办妥,老夫答应日后替你办一件事。”听闻老者言语,常二心下一喜,忙躬身开口道:“前辈放心,此事定当办妥!”“好!”一声好字言犹在耳,常二抬首间,老者已转身离去,似慢实快,几个呼吸间便已不见了踪影。

        坐在明月楼贵宾席,看着手中的紫荆密钥和福胤卡,常二恍若隔世般觉得有些不太真实。来此之前,常二先到兑币器前查了卡内余额,这一查不要紧,登时就呆立当场,卡内竟然有1000亿岚灵钻,这搁常二来讲还真是头一遭见,这可够花好几辈子的了,确认无误后,常二手颤抖着取回福胤卡,阔步向明月楼走去。在明月楼门前仍旧遭守卫阻拦,还被青年守卫呵斥一袭青衫,穷酸腐臭,根本不配入楼。然当他拿出紫荆密钥,竟然惊动了此间管事,不但亲自将他迎进了楼内,还狠狠抽了两名守卫几个耳光。

        “贵宾您好,我是贵宾楼管事杨砂梓。”身着一席华美服饰,小腹微隆,头戴如意帽,云松饰锦袍的管事开口打断了常二的沉思。“什么,你说你叫啥,杨沙子?啊哈哈哈!”常二一时没忍住,放声笑了起来。“贵宾,在下这名字让您见笑了。不过我还是希望您能先关注一下我们的拍卖系统,以及整个操作流程,在这里我会亲自给您讲解,再过一个时辰左右,拍卖会即将开始。”许是久经笑场,扬砂梓并未动怒,仍旧耐着性子解说着。“好,您请讲!”想到来此目的可不是开玩笑地,常二止住笑意,静坐听讲。我们这套拍卖系统,无需按键操作,语音操控即可,考虑到您并没有开识,有可能错过某些中意拍品,或是遗漏拍卖师的讲解,我们这套拍卖系统特装配辅助开识装置,可以模拟神通为您在拍卖期间开识,帮助您轻松掌握拍卖场内拍品详情和除其余贵宾席外拍卖场内其他人员竞拍情况,细致入微到可以洞察拍卖者心意,助您以更理想的价格拍得最优质的拍品,操作方法也极其简单,戴上这副炫光镜即可。”“哇塞,有这么神奇!”常二一脸震惊的感叹到!“嗯,对,就是这么神奇!”管事杨砂梓眼底闪过一丝无奈,心道:“真不知道大小姐怎么想的,怎么会让这么一个土包子入座贵宾席。”“当然,和其余贵宾席竞争,可就得凭真本事啦!”杨砂梓补充到。“哦,我知道了!”常二点头说到。似乎又怕常二搅了拍卖会,杨砂梓又继续提示道:“此外,您作为拍卖者且入座贵宾席,不仅可以在您的拍品未成交前随时为自己的拍品改价或加价,也有权在您的拍品未成交前撤拍,不过会损失一笔撤拍费用。”见常二低头思索,杨砂梓最后说道:“那您先适应一下操作系统,熟悉下今日拍品,为了充分保证您的拍卖体验,在您参与拍卖会期间在下会在门外守候,您需要什么,可以随时吩咐,祝您拍得中意佳品!”“好,谢谢,我知道了!”常二真诚的微笑着说到。

        “哈哈,晋哥哥,你所料不差,今日果然有人来拍卖紫荆密钥。”杨锦萱撩了撩秀发,轻声说到。

        “嗯,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这凤阳皇草和雪馥丹到底会花落谁家!”李晋含笑说到。

        ?        ?看好=好看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