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灵尘化境在线阅读 - 第6章 雪馥丹

第6章 雪馥丹

        第6章    雪馥丹

        “260亿!”娘娘腔再次加价20亿。

        许是看着娘娘腔在前头摇头晃脑,心里烦得慌,红脸大汉喷着喊价道:“老子出280亿!”

        “360亿!”3号贵宾室姚璐玄女语气不咸不淡报出了价格。

        “嘿嘿,这紫荆密钥还真不错呀,这么一会儿功夫,快赶上凤阳皇草的价格了!亏得小爷激灵,率先报了个价,一石激起千层浪,浪花一朵朵呀,啧啧!”常二心里一阵小窃喜,也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壶茶,自顾自喝了起来。

        “父皇,当下竞价不失为良机?”5号贵宾室内,中年男子身后青年男子开口谏言到。

        “嗯,继续说!”中年男子未回头,身子向坐席后一仰,换了个较为舒适的姿势,开口示意青年继续说下去。

        青年微微躬身,眉毛上挑继续说道:“紫荆密钥真正了解其价值的,依儿臣看不会超过两掌之数,此为其一;纵观全场论财力尚能与父皇有一拼之力的应该就在首席和3号贵宾室内,此是其二;此时各方均已表明态度,此宝虽好,可惜为半,与其浪费口舌,不如直截了当,得之可喜,失之无忧,是为其三!”

        中年男子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青年,而后正身看向下方拍卖坐席,语重心长的说道:“皇儿能有此见地,朕心甚慰!不过眼光嘛,还可以再放长远一些!一者无悔既已言明紫荆密钥牵扯雪羡亭,在坐诸方势力,谁都不傻,哪个不是蠢蠢欲动;二来在此比拼财力不过是拼得一丝先机罢了,即便拍得下这紫金密钥,还要看最终能否保得住;第三不要说大话,也不要过于高估了自己,需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下面坐着的有些人,我们还真……动不得!不过有一点你说得很对,确实是时候推波助澜啦!”

        青年深深朝中年男子鞠了一躬,而后起身答道:“父皇,训诫的是!”

        “那父皇准备出价多少?”站在中年身侧的女子开口道问到。

        “依儿臣看500亿,足矣!”

        “哈哈,远远不够,至少前面还得加个2。”话落一个威严的声音从5号贵宾室传出:“这紫荆密钥当值2500亿!”说得八面威风,霸气十足!全场本来还乱哄哄的一点点儿抬价,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悠然喝茶的常二,再次没风度的把茶喷了出去,好在拍卖系统可以自动清洁异物,犹如一阵微风拂过,空气中的水珠立时汽化消散。“我靠,不会吧,竟然有人愿意出如此高价买这么一把小钥匙,不会是疯了吧!”常二瞪着大眼睛怔怔的看向5号贵宾室。

        “这是有人在将我们的军啊!”杨锦萱掩嘴一笑轻语到。

        李晋眉头紧锁,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们若接,则需多花预算三倍的价钱,如若不接,竹篮打水一场空,着实有些头疼。”

        “哈哈,晋哥哥不必犯愁,你我二人合力接下便是!”说完亲昵的拍了拍李晋的肩膀,然后盈盈一笑,出价道:“2750亿,拿下紫荆密钥不算多!”

        3号贵宾室内,姚璐玄女看向首席贵宾室和5号贵宾室,旋即扫视了一圈儿天地人字拍卖席,突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宸汐,回去禀明御主,此物争而未得,姚璐见机行事!”

        “是,玄女!”宸汐应声躬身,退出贵宾室,吹了一声口哨,一只玉带海雕凌空盘旋而落,宸汐纵身一跃,坐在其背上向御主府而去。

        “呦呦,还是这声音听起来悦耳啊!比那小妮子可强多了!”常二心里乐开了花,心想:“这回不愁拿不下雪馥丹,反正老家伙又没有说花多少钱,说不定他一高兴,赏小爷点儿,这辈子够花了,嘿嘿!”

        “哈哈,自古巾帼不让须眉,为兄承让了!”中年男子的爽朗笑声从5号贵宾室内传出,稳重而不失大气。

        “本轮竞拍看来已无悬念,如无人再行竞价,紫荆密钥当属首席贵宾室慧客,2750亿岚灵钻一次,2750亿岚灵钻两次,2750亿岚灵钻三次!截至目前,本场首个千亿级拍品诞生,恭喜密钥得主,荣光焕发!”

        全场掌声如潮,有羡慕,有嫉妒,有所思,有暗叹,当然也少不了常二的沾沾自喜,心里一只鹅,两支鹅的数着,翘首以盼雪馥丹竞拍时刻的到来。

        好在这份等待没有持续太久,在常二数到3322只鹅的时候,本场第二十件拍品,武极扇以990亿岚灵钻为天字竞拍席一素颜短发女子竞得。

        若说整场拍卖会谁能自始至终淡定自若,声音刚柔婉转,节奏拿捏恰到好处,无人能掩盖无悔风采,而这一刻她又如泣如诉将雪馥丹的前世今生说了个明明白白。

        “雪馥丹诞生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那一夜无星无月,阴风阵阵冰寒刺骨,瞾霞山上苍松枯草随风摇曳,妖兽环伺,夜鸮哀鸣,一个身形消瘦但精神矍铄的青年男子为报辱妻之仇,迈着坚定有力的步伐迎风傲雪从山下孤身而上,一步步踏上了曌霞山顶,如期践赴与丹道泰斗立下的三年斗丹之约。那一夜青年男子熬尽毕生情血,穷尽毕生丹术所学,熔炼惊世仙草芷断虚蓉,青丝昼起花白如雪,一炉灵芝玉液精华凝聚一枚丹丸,引通天五重净世雷劫渡纹。丹成之时,无悔有幸得见,夜幕如昼,香飘万里,青松写意,草木回春,瑞雪与花絮共舞,万鸟与百兽来朝,场景如梦似幻,蔚为壮观。那一夜丹道泰斗败阵一筹,一枚四纹半乌云散丹为新丹所食,如约亲手废徒弟修为,驱劣徒出山,践诺封山三年,万众瞩目。青年剑指苍穹悲喜交泣,嘶吼一声:“小馥我为你报仇了!”而后一口心尖热血喷至灵丹之上,为白雪所覆与之交融一体,青年男子赐丹名雪馥,含笑倚剑而亡,终成人间凄美绝唱。”

        全场渐渐弥漫忧伤,大家皆为刘瀚真情所感动,韩无悔继续讲道:“丹道泰斗动容于青年男子的深情厚意,亦为尊重对手,命人寻万年如意玄晶铸立身棺椁,自己则亲手炼制了镇冥丹,御气催动,贯通其四肢百骸,奇经八脉,以保其肉身千年不腐,后为其成建祠堂,世代受丹客门徒瞻仰,祠堂有一副楹联右书瞾霞山斗泰斗英气长存,左写雪馥丹心连心真情永驻,横撰刘瀚千古。而雪馥丹则灵性渐成,陪伴刘瀚沉寂祠堂10年,丹道泰斗李丰年不忍灵丹蒙尘,携灵丹入世,欲助灵丹择主,至今又已十年,可惜遇眷侣无数,都未能得灵丹认主。据丰年前辈所述:此丹择主,必为佳偶,不仅可助二人心意相通,千里即时沟通,更能助男女双方共同开辟第二丹田,修炼事半功倍!希望今日灵丹择佳偶,佳偶眷天成,雪馥丹竞价开拍,开价200亿岚灵钻,每次加价不少于20亿!诸位,请!”

        “我们出300亿!”

        “400亿我们要了!”

        “还是让给我们吧!520亿!”

        “看来雪馥丹还是很抢手的,可惜跟我们无缘啊!”李晋耸耸肩,有些遗憾的看了看杨锦萱。

        “不过就是一枚小小的丹药罢了!”杨锦萱紧紧握了握李晋的手掌柔声安慰到。殊不知就是这一枚小小的丹药日后还真好巧不巧救了二人一命,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李晋伸出手臂把杨锦萱搂在怀里,紧了紧手臂,把头依偎在李晋怀里杨锦萱内心不禁升起一种难言的踏实和温暖感。

        “呀,呀呀呀!哥哥,吃豆腐也要分场合的好不好,没看到我还在这里嘛!咯咯咯!”翎儿小脸一转,正好看到哥哥和未来嫂子相偎相依,你侬我侬,忙抓住机会打趣到。

        “翎儿,我……”杨锦萱从李晋怀中挣脱出来,刚欲开口解释,就被翎儿打断了。只瞧翎儿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说道:“好啦,未来嫂子,你和哥哥爱干嘛干嘛,就当我是空气,嗖,没了!嘿嘿!”说罢若无其事的转过头,继续看雪馥丹竞拍,全当什么也没发生。

        这一弄,反到令杨锦萱脸上升起一抹羞红,模样更加俏丽。她整理了一下裙装,目光瞟了一眼,李晋,见他也朝自己看来,杨锦萱微笑着冲李晋轻轻摇了摇头示意没事,两人便再次把目光聚焦到了雪馥丹的竞拍上。

        此时雪馥丹的竞拍也到了白热化阶段,价格从520亿,一路飙升到到1220亿。

        “目前这丹价已经够高了,再加就得不偿失了,毕竟不知道功效实际如何,无悔也说了灵丹认主,十年无果,这要拍回去,鸟用没有,得不偿失了!”一年约三旬,身形修长的男子挽了挽墨色衣袖说到。

        “孙兄说得甚是有理,小弟也觉得不宜再加价了,目前出价实际上远高于此丹实际价值了!”在其身侧年岁相当,身着黛绿色布衫的男子附和到。

        常二抱着肩膀思索了一番,心道:“现在没人继续加价了,想来价格已经没有太多浮动空间了,我再加价50亿基本上就能入手,老家伙有交代,拍下雪馥丹后,即刻去找他,这任务虽算不得美差,倒也享受了一番,也不算亏,就是这时间颇有些漫长,好在收获满满,当真是不虚此行了!”想到此,常二开口竞价道:“我再加50亿!”

        “好,经过了一丢丢时间的考虑,2号贵宾室慧客愿意出1270亿购入雪馥丹,还有谁愿意一试吗?”韩无悔右手定音锤在掌间转动,笑颜问到。见无人回应,抬掌一握定音锤,顺势向下一敲,叮叮当,连响三声,不知是自然的真情流露,还是突然的福至心灵,韩无悔抬首看向2号贵宾室盈盈笑道:“恭喜慧客喜得灵丹,诚愿连理佳境结同心,三生三世共缠绵。”

        韩无悔这一笑,常二看着一呆,不过接下来的话听起来就不对味儿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自觉一拍脑门,噗嗤一笑,自嘲道:“小爷八字还没一撇呐,哪来的喜结连理!”旋即摇摇头,朝着门外守候的管事喊到:“扬沙子管事,管事扬沙子,您在不呀?”

        杨砂梓守在门外喝着小茶,乐得清闲,正想着这位蠢爷挺好伺候,嘛烦心事木有!没成想就被点了大名,只不过这叫法,忒得闹挺,忍着想把室内人胖揍一顿的冲动,杨砂梓应和一声,来到贵宾室门前,敲了敲门,得到常二的回应后,拉开贵宾室大门,快步走了进去。

        一进门,便看到常二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没由来心里一阵恶寒,硬着头皮堆笑道:“不知贵客有何吩咐?”

        看着杨砂梓,常二腰板挺直,轻咳了一声,吩咐道:“杨管事,拍卖会即将结束,我尚有要事须办,就不多留了,请您将我拍得的凤阳皇草和雪馥丹拿过来。哦,竞拍花费,还有拍卖紫荆密钥所得,拿这张福胤卡一并结算。诺,卡给你!对了,再给我准备一套衣服。”

        “好的,请贵客稍候,在下去去便回。”说罢,朝常二一拱手,退了出去。

        过了盏茶功夫,杨砂梓再度敲门而入,身后一左一右跟着两名手持托盘的侍女,来到常二身前,二女一躬身,杨砂梓一拱手,开口笑道:“贵客,您竞得的拍品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您请验看!”话落,朝身后左侧侍女一使眼色,侍女会意,上前一步手持托盘来到二人身侧,托盘之上一大两小三枚精致的锦盒和一张福胤卡旋即映入眼帘。

        杨砂梓先是将最大的锦盒打开拿到常二面前,说道:“贵客请看,这是您最先拍得的无名册!”“哦,对了,差点儿把它落下。”杨砂梓内心一阵无语,心道:“怎么着还要赖掉100枚岚灵钻!”心里嘀咕,手上未停,接着拿起第二枚较大一点儿的锦盒,待常二看完无名册,将锦盒放到托盘上,又适时将第二枚锦盒打开递至常二面前,笑着说道:“贵客请看,这是您的凤阳皇草!”常二接过锦盒,看着里面盛放着的红褐色三叶草,其间光晕流转,满意的笑道:“还不错!”然后锦盒放到托盘上,又从杨砂梓手中接过第三个锦盒,看到里面盛放的雪馥丹,眼前顿时一亮,但见雪馥丹通体雪润晶莹,似有心影相见连,甚是耐看。

        见常二看着雪馥丹愣神,杨砂梓轻咳了一声,将托盘中的福胤卡递到常二身前,轻笑着说道:“贵客,您拍卖无名册、凤阳皇草和雪馥丹花费1761亿岚灵钻,加上手续费12亿岚灵钻,本场拍卖会您共计花费1773亿岚灵钻。紫荆密钥拍卖所得2750亿岚灵钻,卡中原有余额1000亿岚灵钻,5233万合晶币,3322枚祥云币,扣除本次花费1773亿岚灵钻,您福胤卡中的余额增加了997亿岚灵钻,共计1977亿岚灵钻,5233万合晶币,3322枚祥云币请您验收!”话落从怀中掏出一个精巧的读卡器,同样递到常二身前。

        常二在杨砂梓开口时,便已回过神,将雪馥丹锦盒放到了托盘上,仔细听杨砂梓讲话。看到杨砂梓拿出读卡器,常二登时一喜,这玩意挺好,这服务真贴心,忙开口道:“你们办事我放心!”嘴上这么说,手上可不慢,取过福胤卡,“啪”的往读卡器上一拍,一串数字即刻显现,1977亿岚灵钻,5233万合晶币,3322枚祥云币分文不差。福胤卡常二未放回托盘,而是直接顺手揣进了怀里。

        见常二如此,杨砂梓未说什么,而是示意侍女退下,站在其身后的侍女很知趣的手持托盘补位而立。杨砂梓冲着侍女微微一笑,而后双手将一套天蓝色劲装拿到常二面前,展示给常二看,开口说道:“这是明月楼根据贵客的体貌特征专门免费为您奉上的一套贺舞阑珊劲装,贵客看看,可还满意?让小青为您更衣如何?”“啊啊,不用不用,先放到那儿,一会儿我自己来!”常二连忙摆手拒绝到,笑话,这么多人面前更衣,好不自在。

        杨砂梓内心轻啐一声:“嘿,感情还是个雏!”将手中劲装拿给先前侍女,示意她叠整齐后,杨砂梓又从托盘中拿起一个双肩包,介绍道:“考虑到贵客拍卖的珍宝不便携带,明月楼特地为您准备了乾坤锦绣背包,背包外观虽小,却自成100立方空间,足够容纳您今日拍下的所有珍宝。”似乎看出常二该不会是要岚灵钻的表情,杨砂梓内心轻笑一声,开口补充道:“这乾坤锦绣背包明月楼免费奉送贵客,同时还有一张明月贵宾卡送给您,持此卡到杨家拍卖行,所有珍宝首饰,丹药灵食等,一律七折优惠!此外您还有入座杨家任意拍卖行贵宾室资格和享受各种贵宾尊享服务!”

        常二心中十分畅快,开心的道:“好,感谢明月楼盛情,这些东西常某便全部收下了!把东西全部放到桌子上,你们先出去吧!”

        杨砂梓一拱手答道:“有事您吩咐,我们门外候着!”随后带着两名侍女退了出去。

        常二心里乐开了花,心想这活可没白干,真值啊!而后把身上的粗布衣服换了下来,放进乾坤锦绣背包,把贺舞阑珊劲装穿上身,对着水韵镜一照,太合身了,对着镜子自嗨了一番,心里不由又给明月楼点了个大大的赞。而后细心的将拍卖到的物品装进乾坤锦绣背包,将其背到身上,又站在水韵镜前美了美。对给自己提供进去明月楼机会的老家伙不禁心生一丝感激,想到老家伙的嘱托,常二收拾心情起身走出了2号贵宾室。

        见常二身着贺舞阑珊劲装走出贵宾室,杨砂梓登时眼前一亮,心道:“人靠衣装仙佩玉,真没看出来,这蠢货还真有点儿气质!”

        常二离开贵宾室,看到杨砂梓还在门外等候,不由心中一暖,这服务真是没谁了,无微不至啊!连忙开口道:“扬沙子管事,您们忙,我就先走了!”

        “您叫在下的名字确实别具一格,不过如果您能在砂梓上读重一点儿可能会更好!”对常二叫自己名字的方式有些不满,实在没忍住,杨砂梓开玩笑的建议到。

        “哦,好,就按你说的,杨傻子管事,您先忙,在下就先告辞了!”常二微笑着说道。

        “这,你还是按原先的方式叫吧!”杨砂梓内心着实是一阵气急,却又无奈的开口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