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灵尘化境在线阅读 - 第7章 三选一

第7章 三选一

        第7章    三选一

        常二顺着步梯一路下行,行至明月楼门口,回身一看,见杨砂梓还笑意盈盈的跟着自己,内心颇有些不好意思,心道:“人家服务这么好,总得给人家点儿小费啊,真是失礼失礼!”

        想罢,从腰间锦带中掏出一把岚灵钻,1、2、3、4、5……数了10枚,眼含笑意,满脸感激的拉过杨砂梓的手,往其手心一拍说道:“这10枚岚灵钻杨傻子管事拿去花吧!”

        杨砂梓满脸黑线,内心是那个气啊,恨不得把常二虐个千百遍,他娘的,你这打发要饭的呢!不过表面还是笑逐颜开的接过了10枚岚灵钻,嘱咐道:“明月楼随时欢迎您,没事常来坐坐!”“好!”常二笑着答应一声,转身潇洒离去。看着常二远去的背影,杨砂梓没由来心里一阵窝火,回首啪啪给了两名守卫一人一记耳光,甩手把10枚岚灵钻扔到地上,愠怒道:“以后都把爪子放亮点,哼!”青年守卫完全被这一巴掌招呼懵了,还是年老守卫精于事故,连忙躬身麻利的去捡地下的岚灵钻,而后俯首递到杨管事面前,轻声轻语道:“管事,您看,您的岚灵钻掉到地上了!”见年老守卫如此,杨管事,十分气也去了三分,低头看了看老侍卫,又瞧了瞧兀自懵登的年轻守卫,火气瞬间又上来了,抬起食指指着年轻守卫吼道:“你他娘的学着点!”这一吼可把年轻守卫震醒了,连忙躬身点头应诺。又看向老守卫,一跺脚,老者身子再躬,手掌向上托举,冷厉的看了两人一眼,杨管事横声道:“哼,赏你们啦!”说罢,拂袖而去!

        常二完成任务,又占尽了便宜,自然不胜欢喜,得意的哼着小曲儿快步走到云霄飞车跟前,正准备登车时,只觉耳边劲风呼啸,眼角余光一扫,一抹蓝光电闪而过,“叮当”一声打到了云霄飞车的流光护罩上,而后滑落到了地面上。常二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枚岚灵钻,上面还附有一张字条,蹲身好奇的看了看纸条上的字迹,写着明日寅时请小二哥儿至雪羡亭一游!常二心中不由一阵好笑的摇了摇头:“这又是哪家淘气宝儿的恶作剧!”毫不费力的拾起岚灵钻,常二登上云霄飞车,在聚能槽上嵌入三枚岚灵钻,说了一句前往敬暝山,便开始躺在车内闭眼小憩。云霄飞车应声而起直入云霄飞去,地面徒留一张字条随劲风摇曳。

        联通城外的敬暝山并非拔天撼地高耸入云,更多的是横亘绵延,鳞次栉比,最为奇特的是山体多生红杉紫檀,少有绿植披覆,远远望去给人以天然难以亲近的寒幽感。及至近时,上有悬泉瀑布飞逝激荡,下有径流淙淙舞姿婀娜,灵禽在枝头起转腾挪,异兽于山间奔赴游走,让整座敬暝山又多了几分灵动秀雅。

        不知道云霄飞车飞了多久,正在抱着美娇娥,做着春梦的常二,突然感觉天塌地陷,一阵心悸,惊坐而起,口中喃喃道:“额,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尊贵的乘客,您本次旅程的目的地敬暝山到了,请问还有什么能够为您服务的?”听着耳边传来的语音询问,常二缓缓平复心情,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是云霄飞车车身颠簸震动,提醒自己到达了此行目的地。

        常二略做思索将老者的形象描述了一番,开口道:“额,根据我描述的老家伙形象,展开全景分析,探索老家伙所在位置和附近雅舍!”“好的,请您稍后!”根据常二的叙述,系统迅速于虚空之中集成老者形象,还别说当真是惟妙惟肖,随后一副敬暝山的全景立体图便呈现在常二面前。

        接着语音讲述道:“根据您叙述的信息,经过综合分析,整座敬暝山共有两处目标位置基本与所述吻合,请问是否开启局部位置实景显示功能?“嗯,开启!”“好的,首先为您开启第一处目标位置的实景状况展示!”音落,一副画面由远及近慢慢放大,场景越来越清晰,只见一筋骨强健,体型壮硕的老者,正在一间翠微甘竹搭建的雅舍院内挥斧劈柴,斧落柴分,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常二见不是老家伙,又说道:“不是这一处,查看下一处目标位置!”

        “好的,已为您转换到第二处目标位置,请您辩识!”音毕,画面倏然变换,透过画面可以看到一个粗布麻衣老者,手持黑木长杖,站立在一座雅舍屋顶,仰首望星空。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老者转头朝常二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这一眼似乎穿透了层层空间,直接与常二对视,惊得常二周身一阵颤栗,连忙避开老者,看向这座雅舍。雅舍整体为一院三弄,均为紫檀歇山脊,通体枫杉林汐木构建,金丝凤尾竹搭廊架做院墙,简约而不失古朴韵味。

        “嗯,就是这处目标!”常二轻咳了一声,开口说道。

        甜美的语音声再次传来:“好的,一刻钟后到达指定位置,请您稍适休息!”

        虽然这一次路程仅为短短的一刻钟时间,但常二可没闲着,在脑海里把接下来与老家伙见面可能发生的事情脑补了好几个来回。有老家伙一个照面把自己像小鸡仔扼喉拎起来的画面;有开始谈笑风生,而后一掌将自己击毙的情形;还有自己夸夸奇谈,最后某一句话触怒老家伙,被一脚踹飞的情景。当然,除了一些不好的画面,好的场景也脑补了一些,有老家伙见他完美完成任务,引为知己的畅想;有老家伙夸赞其根骨绝佳,欲收其为徒的念想;也有被老家伙奉为上宾,热情招待的幻想,真可谓是林林总总,酣畅淋漓。

        一声轰鸣乍响,云霄飞车已是降落到了雅舍院外,常二索性不再去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管他呢!随即纵身一跃,跳下飞车,整理了一下衣着,站在院门前大声喊到:“前辈,小子来给您送拍卖品来了!”“不用喊的那么大声,我知道你来了,自己走进来便是!”老者的声音悠悠从远处传来。

        “额,好吧!”常二被这句话噎得够呛,便未多想,抬脚便迈进院门。刚进院,便觉一股大力袭来,未及做出反应,便已扑通一声,摔了个狗啃泥!“我去!不带这么玩的!”常二一阵呻吟后,开口抱怨到。心里则又想到:“好在小爷精明,事先把无名册揣在了怀里,要不然这一下还不得要了命了!”常二尝试着自己用力爬起来,可惜试了几次都未成功,便开始无奈的喊到:“前辈,小子圆满完成了任务,您这做的有些不够厚道吧!”

        “哈哈,老夫也没想到,你小子身子骨竟然这般羸弱!好啦,起来吧!”老者倒是无所谓的畅快笑了起来,而后说到。

        话落,常二只觉身上压力一轻,忙不迭起身,跺了跺脚,摇乐摇有些酸痛的胳膊,嘴里小声嘟囔道:“他喵的,小爷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这叫什么事啊!”又看了看身上穿着的贺舞阑珊套装,不禁又对明月楼增添了几分好感,该咋是咋地,这衣服竟然纤尘未染,好料,好材质!

        事先已经知晓雅舍整体布局和老者所在位置,却没想到雅舍实际如此宽广,常二走了小一会儿才来到老者所立屋顶门前。卸下背包拿在手里,常二抬头看着老者说道:“感谢前辈厚爱,小子方才得见明月楼拍卖盛景,如今幸不辱命,圆满完成前辈交办的任务,特来将拍得的凤阳皇草、雪馥丹和福胤卡归还。”

        老者居高临下笑着看向常二:“哦,没想到你小子倒真有几分傻福,老夫也不亏你,你可在这三样之中任选一样。”

        常二一愣,万万没想到啊,老家伙摆出这么一道,顿觉措手不及,再看看老家伙笑容中带着几分邪气,心下更是没底,不禁开始盘算着:“这老家伙该不会是想寻个理由,杀人灭口吧,不行,这东西要不得,还是妙计连环,走为上计!”

        想至此处,常二连忙把包往地上一放,摇头作揖道:“前辈,您鸿福齐天,所谓美女配英雄,奇珍伴圣主,小子愚笨,当无福消受,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您留着更能发挥奇珍价值。”

        “哦,听你这话里的意思,是打算选这福胤卡喽?”

        常二顿时一阵无语,心道:“哎我去,感情这老家伙是把小爷当成贪财之辈了,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次可得慎重,万一哪句不对,这还不得被咔嚓了!”

        旋即自嘲道:“不不不,小子不是这个意思,福胤卡如此贵重,小子若身怀如此珍宝,当真是吃得不香,睡得不好,活着遭罪啊!”

        常二这一番话说完,引得老者一阵哈哈大笑,接着说道:“那我看你还是死了算了!”

        “瞧,小子这嘴,真不会说话,该打,着实该打!既然前辈这没什么事,小子就先行告退了!”边说边退,还不忘像模像样的“啪啪”给自己两个耳刮子。

        “慢着!”常二心下一惊,正打算转身便跑,就见老家伙掌中玄光一闪,乾坤锦绣背包中福胤卡和一枚锦盒飘飞而出,没入虚空不见了踪影。再向前一推,背包无风而起,直接飞向常二,常二顺势一接,口中发出“哎呦”一声,一个屁蹲坐到了地上,与此同时,耳边传来老者的声音道:“老夫从无戏言,说让你选,你选便是了,既然你不选,老夫便替你选,这雪馥丹拿去吧!”

        正在常二慌神之际,远方传来一阵沉闷的笑声,笑声过后便听闻:“哈哈,姜老匹夫,死到临头了,还有闲情逗弄小娃娃,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

        老家伙没有理会来者挑衅,而是看着常二邪邪的笑道:“我说你小子别愣着了,最好先进屋,老夫的仇人找上门来啦,交起手来可顾及不到你!要不然丢了小命,到十届阎君那里报道,可别怪老夫没提醒你。当然,如果你现在想乘着院外停着那破盒子立即离开,老夫也不介意,只不过那玩意飞多快,你见阎君的速度就有多快!”

        常二几经慌乱,此时心情也平复了下来,仔细想想,老家伙若真想杀自己,自己早就到阎君那里喝茶水去了,哪还有命在!虽然老家伙看起来邪里邪气,爱捉弄自己,倒也不是十恶不赦之辈。本来打算乘着云霄飞车就此离开,听老家伙之言,心里一合计,还是打消了这种想法,谁知道外面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

        “那前辈您先忙,小子一不会武,二不懂术,三不明仙法,当真是帮不上什么忙,就不给您拖后腿啦!不过小子在精神上永远支持您!”说罢,快步跑到雅舍内,躲避风头去了。

        老者没有再管常二,而是将目光望向远方,眼中厉芒一闪而过。不多时,只见远处黑压压一片人影异兽踏空而来。为首之人皓首髯须,头戴乌桓帽,手持金银锏,身骑神俊异兽,此兽鹿角马面狮身牛蹄,整一个四不像。常二透过窗户看到这画面登时吓傻了,我了个去,不会吧,瞅这架势,这是要一群人加兽,群殴老家伙一个啊!那老家伙岂不是要死翘翘了!但愿老家伙给力,要不然小爷也跟着变成渣渣了!

        “姜老匹夫,怎么样,能得如此阵仗来为你践行,你也当能够含笑九泉啦!”

        “哼哼,童老鬼,我观你浩气不驻,紫气稀薄,煞气凝实盘旋于命海之上,呵呵,恐怕活不久矣!你不在圣子面前卑躬屈膝,摇尾舔颜,多讨主子欢心,为后事争得几分体面,反而到老夫这一亩三分地口出狂言,逞凶斗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今日老夫定要你长些记性,要不人家还以为我姜盛威这镇魂封号浪得虚名。”

        “姜老匹夫,休要逞口舌之能,还是手底下见真章的好,今日纵使圣女前来保你,你也休想逃出生天。御辉军听令,布阵,包围杉檀雅居!”军令如山,童姓老者话音刚落,身后军队御兽上飞下探直入,几个呼吸间便已将雅舍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滴个乖乖,老子有生之年,还他喵的真真见到天罗地网了!这要是打拼起来,不知道这间雅舍到底能撑到几时!”常二不无担忧的想着,毕竟这可关系到自己的小命。

        形势逼人,老者却怡然不惧,只见他左手黑木手杖向下一敲,右手印诀一掐,口中喝到:“玄冥幽幽,烈焰焱焱,六合乾元,幻灭由心,化冥幽火阵,启!”音落,雅舍四周顿时火星四溅,黑焰泛起,起初慢慢升腾,继而成燎原之势,生生不息,无论是人是兽,凡是猝不及防,接触到黑焰的,轻则手脚气化,重则身陨道消,反观姜盛威身上沾染火焰非但无事,反而气势越来越盛。

        童姓老者见此,睚眦欲裂,咬牙切齿的看向姜盛威喝骂道:“姜老匹夫,你真是好胆,既然你视人命如草芥,老夫今日便替天行道,除了你这个祸患!”

        见童姓老者动怒,姜盛威出言嘲讽道:“哈哈,童老鬼,可要小心这化冥幽火,沾身事小,这要是闪了舌头,嘿嘿,你这条圣驭犬,可就要变成丧家犬喽,到时候想吠又吠不出来,空有一肚子酸腐汤,就只能自己留着吐苦水啦!”

        童姓老者闻此大怒,哪还能忍,大吼一声:“姜老匹夫,吃我一锏!金银浪滔天!”旋即脚下用力往坐骑身上一蹬,身体盘旋而上,左右手金银双锏同时光华流动,双锏交叉,凌空向下一劈,顿时金银流光交织,向姜盛威潮涌而去。

        姜盛威轻蔑一笑,说道:“童老鬼,就你这雕虫小技也敢在老夫门前大放厥词,怕不是出门没想好,把脑子落家了吧!”说罢,只见他右手一拍,一面青筋白虎小盾迎风暴涨护在身前,于电光火石之间迎上了童姓老者的攻击,只听“嘭”的一声,金银流光撞击在青筋白虎盾之上,盾裂纷飞,金银流光也失去威势,被姜盛威抬杖一引,打向一名御辉军战士,那名战士抬刀抵挡,不想这一击竟穿透刀身,刺穿了战士咽喉,登时毙命当场。

        见此击得手,姜盛威将手中黑木长杖置于空中悬浮,自己则捋了捋胡须,而后拍着手掌讥讽道:“哎呀呀,我说童老鬼,你这几年是不是光当舔狗,疏于修炼了啊!这愤怒一击,非但没把老夫怎么着,反到把自己人给结果了,怎么着,他偷了你内室,还是睡了你哪房小妾,让你如此怀恨在心,欲杀其灭口!啧啧啧,童老鬼,当真是心胸宽广啊!”

        “呀呀个呸的,姜老匹夫,休得猖狂,老夫和你拼了!”童姓老者被姜盛威连番羞辱,实在怒极,不由分说,又开始发起新一轮攻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