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灵尘化境在线阅读 - 第9章 传送阵

第9章 传送阵

        第9章    传送阵

        “小家伙,没事了,不用躲了,出来吧!”见将中年妇人惊走,姜盛威又接连吐了好几口血,听声音尽显疲惫之态。

        常二见中年妇人亦被打得飘飞而去,不由对老家伙心生敬畏,见老家伙叫自己,连忙打开雅舍门,跑到老家伙身前问道:“前辈,小子观您面对强敌环伺,尚能谈笑自若,阵前千倍强敌来犯,仍就游刃有余,笑傲于云天之上,激战在雅舍之巅,仙术盖世,英勇无双,单凭一己之力,杀退戎装兵团,打跑阴邪毒妇,对您的敬慕之情犹如川海之流,绵绵不绝。不知前辈,现下可好?”

        姜盛威被常二一顿奉承,不由张口一笑,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溅了常二一脸,但是落在贺舞阑珊劲装上的血液好似被一层看不见的薄膜挡在表层之外,竟然顺着套装滑落到了地面,未曾沾染分毫。看了看常二,姜盛威开口道:“行啦,你小子,废话少说,先扶老夫入舍。”

        “好嘞!”说罢抬手将姜盛威扶进了雅舍,坐到了床榻之上。在床榻上坐好,姜盛威对常二说道:“你且后退一步!”“好!”常二应声后退了一步。见此,姜盛威双眼一闭,嘴唇微微开合,眨眼间一枚朴实无华的戒指出现在两人之间,静静的悬浮于半空。又过了一会儿,姜盛威缓缓睁开双眼,对常二说道:“把左手伸过来!”“嗯!”常二应声伸出左手。姜盛威右掌向上一拍一股真气从掌心传入到常二体内,游走一圈后汇聚其左掌之上,戒指也瞬间从半空飘落到其掌心,接着开口说道:“我接下来说的话记清楚喽,你拿着这枚戒指,在我所指的方圆轩墨砖上敲击三下,记得动作要快!”

        “左上窗数六,回踩三,正前门踏七,回步二,床下砖走四,前进五,右下窗跨三,走步一,正中杉檀玉竹四砖顺势两圈,逆转三轮,如此便可!”常二一愣,不过还是拿着按照姜盛威的吩咐照做了一遍。

        不得不说混迹酒楼多时,倒是养成对数字极为敏感,不过片刻功夫便已拿着戒指敲击完姜盛威所述的方圆轩墨砖,来到正中杉檀玉竹四砖前。刚一下蹲,常二竟然感觉到从中传来一股阻力,使其很难将戒指触碰到砖面,与此同时姜盛威的话语再度传来:“凝心静气,左手发力,顺势逆转,一气呵成,切记,不可中断!”

        想到老者翻手之间溃军,覆手之间败妇,那震撼场面,自己却连四块砖都碰不到,这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心中好胜之心激起,一股韧劲爆发,顶住阻力,大吼一声,“杉檀玉竹”顺势两圈,逆转三轮竟然一气呵成。顿时,戒指敲击过的所有砖面点点华光泛起,渐渐汇聚,于虚空中连结成一张星图。姜盛威原本疲惫不堪的心神,多了一丝喜色,开口说道:“快用戒指轻触右数第二枚星辰!”

        常二想也没想,按照姜盛威所说将戒指触碰到星辰,不想竟然传来一股巨大吸力,没等常二反应过来,原本朴实无华的戒指已经戴到中指之上,正欲挣脱,只觉天地翻覆,自己已是动弹不得,正待寻求姜盛威帮助,却觉眼前越来越模糊,无奈高呼一声:“前辈救我!”便没了身影。

        姜盛威对这样的场景似乎司空见惯,不过看着常二逐渐消失的身影,还是不自觉一阵苦笑道:“这小子端地是有几分傻福,老夫穷极一生想让浮云戒认主,尝尽各种方法都未成功,这小子倒好,糊里糊涂,拿着没摆弄一会儿,竟然认主了。”话落也随着一阵星辰波纹,传送而去。

        在这莽莽敬暝山中,谁又会想到这么一间古朴韵味的雅舍竟然会隐藏着一个传送阵,只不过这传送阵并非两地之间定点传送,而是随机传送。

        姜盛威双脚一落地,打眼一瞧正是一个无人的巷道口,顿时松了口气,拖着重伤之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手上凝气聚水,整理了面部和嘴角的血迹,拄着黑木长杖慢慢走出了巷道口,辨了辨方向,朝东南方缓步行去。

        常二呢,落身之地可就没姜盛威那么舒坦了。本来身体就不是很结实,加上还没有功力护体,被传送出来就直接从空中摔到了一个屋顶之上,把屋顶砸了一个大窟窿,摔了下去。“什么人!”还未等常二回过神来,就觉一阵香风扑面,一条洁白的玉腿裹挟威势一脚踢来,腰间传来一阵剧痛,常二未及说出半个字,只是不自觉的“啊呃”了一声,便痛的晕了过去。

        常二砸破屋顶的一声巨响,惊动了外面守卫的两名剑侍,站在左侧的剑侍敲了敲门,开口问道:“圣女怎么啦?”

        “无事,你们先候着!”一个娇柔的声音从室内传出。

        “圣女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练功出了差错?”右侧的剑侍满脸不解的向门内望了望,小声开口向身边的剑侍问到。

        “应该不会吧!只不过我好像听到有男子的声音在其中。”左侧站立的剑侍小声回答道。

        右侧剑侍闻言一脸肃穆的低声说道:“别瞎说,圣女素来洁身自爱,你又不是不知道,追求者甚多,都被拦在了门外,府门都进不来,更别提咱们俩守卫的这道门了!”

        抬眼看了看被砸漏的屋顶,身着浅蓝色镂空花边睡裙的圣女立在自己的床榻前,身线凹凸有致,弯月峨眉紧簇,双臂环抱胸前,喃喃细语道:“这家伙到底是谁,如何来到我这里的呢?竟然连我的贴身剑侍都没来得及发现!难不成府上防御系统出现了漏洞!嗯?这是……浮云戒!冥幽长老的浮云戒怎么会戴在这小子手上!真是奇怪!”说到此处,圣女白净玉手轻拂,云袖飘然而起,一条洁白的冰蚕柔丝弹出缠绕上常二的手腕。圣女食指和中指搭在柔丝上输了一道真气到常二体内探查,不由微微错愕,这是什么情况,毫无气感,普通人一个。

        “来人呐!”圣女声音轻柔,传向门外。

        “是!”两名剑侍应诺推门而入,下一秒登时愣在当场。只见得圣女身着睡裙,一席长发披肩,侧身抱臂饶有兴致的看着卧榻之上躺着的一名男子,在两人斜上方的屋顶破了一个硕大的窟窿,阳光照射进来显得分外刺眼。

        “这……额……我们……”一名剑侍张口欲言,看了看场上情形,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愣在那儿干什么,没看到这小淫贼躺在本圣女的床榻上吗?赶紧过来给我抬走,把我的床榻都弄脏了呀!”圣女莞尔一笑,朝着摆摆手说到。

        “是,圣女!”两名剑侍持剑躬身应诺。

        “将此人找个房间给我关起来,哦,对啦,找苏明霞过来,让她给这小子看看,从那儿摔下来,又被我踹了一脚,估计伤得不清,救活了告诉我一声,我有事要亲自问问他。好啦,我去换身衣服,出去一趟,回来我不希望屋顶还透着光!”

        “谨遵圣女口谕!”两名剑侍再一躬身应诺,而后来到卧榻前合力将常二抬了起来,退出房间!

        抬着常二出了房间,两名剑侍深深呼了一口气,看着手上抬着昏迷不醒的常二,抬上半身的剑侍一阵愤懑,不由大腿前支顶到常二背心,腾出手掌照其脸上啪啪扇了两个大嘴巴子。

        “唉,小英,你干什么?”抬着常二双腿的剑侍诧异的问道?

        小英气愤的道:“哼,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胆大包天,敢来偷窥恩典圣女!真是岂有此理!先替圣女惩戒这淫贼一番!”

        抬着常二双腿的剑侍哈哈一笑,说道:“好啦,小英,圣女不是说了嘛,还有事要问他,况且他都伤成这样了,惩治他也不在于这一时,咱们还是先把他关到焱淼阁再说吧。”

        小英抽了抽鼻子说道:“好吧,小英听霜儿姐的,暂且先放他一马!”

        待把常二关进焱淼阁,霜儿说道:“小英,你且去找邹管家,让她找人来把圣女的屋顶修缮好,别弄出岔子才好!我去找苏明霞姐姐过来替他瞧瞧!”

        “好嘞!霜儿姐姐,那我先去先去找邹管家啦!”小英朝霜儿挥了挥手,离开了焱淼阁。

        “嗯,你先去,我把门锁上!”锁上门,霜儿找到了苏明霞,简单的说明了来意,把圣女卧寝发生的事精炼的说了一遍。

        不多时,一头乌黑短发,全身黑色劲装,上身皮衣蔽体彰显玲珑身段,下身黑色皮裤搭配过膝长筒黑靴,尽显洒脱灵动的苏明霞跟着霜儿来到了焱淼阁,看着躺在床榻上的常二,苏明霞剑指凝聚微光,指向常二眉心,过了片刻不由眉头紧锁,开口说道:“圣女府守卫如此森严,我观这小淫贼身上并无气感,连个初阶小修士都算不上,是怎么进来咱们府上的呢?”

        说起这个霜儿也是一头雾水,摊开双手,耸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也好生奇怪,我刚刚用幻晶拓印了他的全身体貌特征,拿去问过门外守卫了,都说没见过此人!想知道怎么回事,我看还得想办法把他给弄醒了再说。”

        看了看常二,苏明霞突然坏坏的笑着说道:“哼,不管他是谁,如今落到姑奶奶手中,保管撬开他的嘴,让他说明来意!不然的话,嗯哼,说完比了个剪刀手,又瞄了瞄常二的下体。”

        看着苏明霞笑意盈盈脸上,徉装出来恶狠狠的眼神,霜儿捂嘴一阵轻笑,说道:“苏姐姐,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这要是让圣女知道你非但没治好他,还把他给治残了,还不得找你算账啊!嘿嘿!”

        听着霜儿的调侃,苏明霞一摸下巴,煞有其事的说道:“嗯,那倒也是,恩典这小妮子,最近心气儿貌似不太顺,还是不要触她的眉头比较好,依着她来便是。”

        这神情举止逗得霜儿笑得前仰后合,捧腹笑着说道:“哈哈,整个圣女府,也就苏姐姐敢这么称呼圣女喽!其他人莫不怕被圣女打掉大牙!嘻嘻!”

        在苏明霞和霜儿两人谈笑甚欢之际,不知何时身着白色月华莲影服,脸戴合珠飘渺素面纱,头饰鸳鸯悦舞欢沁钗的恩典圣女竟然来到了焱淼阁,站在门外听着两人不时议论自己,心中不由一阵窃笑。听了一会儿,见时机刚好,恩典圣女故意轻咳了一声,装作刚刚来到的样子说道:“到底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啊!嗯?霜儿!”

        苏明霞看到端庄大气的恩典圣女款步走来,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看着圣女微微躬身。霜儿可是吓坏了,连忙躬身拱手作揖,有些慌乱的说道:“啊,圣女吉祥,霜儿不该妄自议论圣女,霜儿知错了,请圣女责罚!”

        恩典圣女一阵轻笑,拍了拍双儿肩膀,语气柔中带刚的说到:“好啦!大家都是好姐妹,不用把气氛弄得这么紧张!霜儿起来吧,不过下不为例!”

        “是,霜儿谨遵圣女教诲!”霜儿应声回到。

        “明霞,这小淫贼怎么样了?”饶过霜儿,恩典圣女来到床榻前,和苏明霞并肩而立,出声问道。

        “亏得圣女出手及时,要不然这小子估计见不到今晚的月亮了,我们的恩典圣女,是不是瞧上这小淫贼啦?呵呵!”苏明霞,挑了挑眉毛,有些揶揄的说到。

        “别胡闹,说正题!”恩典圣女似乎对苏明霞的性格有些见怪不怪,莞尔一笑说到。

        苏明霞边捋耳超短发,边开口说道:“嗯,我看这小淫贼胸口有浊气郁结,心脉血栓凝结,血流阻塞,亏得您及时出手引流,方才保他一命。不过您这一脚踹的可是不轻,左肩胛骨挫伤微折,腕骨断折,左半扇腰骨几乎根根震裂,其余倒也并无大碍,给他吃一颗正明丹,再合你我二人之力,保他今晚笑着看月亮,明日就能活蹦乱跳啦!”

        “我当时也没想到他会是一介凡夫俗子,下手重了一点儿,不过后来又收回了一部分力,要不然他小命估计早就呜呼了!”恩典圣女翻了翻白眼,一脸无辜的说到。

        苏明霞看着恩典圣女说道:“你想怎么弄,是现在把他唤醒,还是先给他治治再说!”

        和苏明霞对视了一眼,许是会意了她的玩世不恭,恩典圣女:“嗯,我看先让他吃点儿苦头,不是淫贼便罢了,看他来此到底是何目的,若是……哼哼,他就来错地方了!”

        苏明霞一背手,从上到下打量起常二来,一张宽额圆脸,眉头紧锁,双目闭合,扁鼻翘挺,皊岩唇微抿,身着天蓝色劲装,开口说道:“他这一张脸虽然不算帅,但好在耐看,再加这一身装束倒也不像是平平无奇之辈,怎么会连一点气感都没有,而且他手上这枚戒指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还真想不起来了!”

        “如果不是当时看到这枚戒指,也许他就已经不在这里了!”恩典圣女瞅了瞅常二说到,言语古井无波,却是不怒自威。

        “这枚戒指,倒是和冥幽长老的那枚十分相似,难不成是冥幽长老的私……额!”霜儿说着说着,突然发现苏明霞和恩典圣女笑意盈盈的盯着自己,不由喉头一紧,把接下来的话生生吞了回去。看向圣女,微微躬身,话锋一转,继续说道:“霜儿谏言,还是唤醒他吧,让他自己说说看!”

        苏明霞一拍手看着圣女提议道:“要不先唤醒他,咱们几个在这儿,他又伤成这样,跑是跑不掉的!醒了姑奶奶就让他张口,要是死鸭子嘴硬,嘿嘿,我有一千种方法对付他,不,一万种!”

        “好,就先这么办吧!”恩典圣女点头应允到。

        估计还在昏睡中的常二从来未想过自己接下来的遭遇,会是这样的。

        “你来,还是我来?”圣女突然侧头坏坏笑到。

        “要不,咱们一起来吧?”苏明霞也是一脸兴致盎然的邪邪浅笑到。

        “好!”恩典圣女双手轻抬,两根冰蚕柔丝从袖口弹射而出慢慢缠绕上常二手腕脚踝,腿弯臂弯,将常二手脚绑缚。苏明霞则伸出双掌打出一股劲气将常二从床上震了起来,继而双手托举御使劲气令常二悬浮于半空之中,恩典圣女抬头催动冰蚕柔丝绕梁而过,在房梁上打了个结,硬生生把常二手脚负后给吊了起来。

        霜儿在两人身后拍着胸脯小声嘀咕道:“还好还好,这两位姑奶奶得回是自家人!”

        正想着,就听苏明霞叫自己道:“霜儿,快,扔几个冰霜水球,让他感受感受‘透心凉’!”

        “好,这就来!”说罢素手一摆,水球含冰聚于掌心,向常二脸上抛去,如此反复三次,常二方幽幽转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