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灵尘化境在线阅读 - 第14章 酒饯行

第14章 酒饯行

        第14章    酒饯行

        “圣女,雪羡亭百年一开,亘古不变,紫荆密钥阳明匙既已流出,定会有人持蚀阴匙前去,合匙之日,便是亭开之时,想必谁也不愿再等百年蹉跎岁月。而依历次亭开之日推算,此次亭开当是寅年寅月寅时,只是雪羡秘境九死一生,无论谁去,都有可能湮灭其中,冥幽亦不敢妄断。”姜盛威擦了擦头上微微冒出的细汗,开口答到。心中也颇觉无奈,这雪羡亭除了死士可往,就只有一些老辈修士寿元将近,念及突破无望,愿入亭求一缕仙缘,再者便是杀人如麻,无恶不作的流亡之徒想要在其中拼命搏上一搏,当然也有诸域各国俊杰以此为修罗场挑战自我,不过实为少数,大好年华,能活着逍遥快活,谁又愿和自己小命过不去呢?总之凡入阁者,必要有向死而生之心。

        恩典圣女闻言点了点头说道:“虽然入得亭内有可能湮灭,但这雪羡亭亦不乏为炼材之地,能从中平安走出来的人,无一不成了一方霸主。如今诸域各国休养生息已近百年,亦是暗流涌动,从中活着出来的才俊不可不争。而且此次有人放出消息,凌辰诀上卷便在亭内想来所言非虚。”

        姜盛威轻咳了两声,接着恩典圣女的话说道:“嗯,百年来诸域各国都在明里暗里探寻凌辰诀上卷消息,奈何一直毫无所获,据传当时是甄寰半仙于乱势中取胜,夺得凌辰诀上卷而遁。为了辨明消息真伪,冥幽数十年来东奔西走经多方打探,才找到一点儿蛛丝马迹,与甄寰半仙有关的消息到四方界域便音信全无,且以当时追逐者和目睹者所述,当年甄嬛寰半仙遁走的方向便是四方界域,种种迹象表明凌辰诀与四方界域有关联。然冥幽在四方界域行走已有二十余年,御主府和域内世家并未有得到凌辰诀上卷的消息探查的亦是千真万确。因此,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当年携卷之人,为了躲避追杀,索性置之死地而后生,遁入了雪羡亭,而这样的揣测,如今通过观察各方的动作来看,几乎已成共识!”

        想及冥幽长老的伤势,恩典圣女开口道:“咱们边走边说吧!”

        姜盛威躬身应是,而后便随行于恩典圣女身后。只听恩典圣女继续说道:“据说所有从雪羡亭走出的人都有一段记忆空白,那便是在雪羡亭内经历的一切都会于记忆中消失无踪,像是被凭空抹去,而有这样能力的,除非是真仙。”

        姜盛威似乎对此事有所了解,不紧不慢的开口讲道:“冥幽游历时曾经与梅隆宗主和苑景家主两位亲身探索过雪羡秘境的英雄闲聊过。据二人所述,记忆却有遗忘之处,只记得于雪羡亭所或至宝,难以言明所历之境。至于圣女所说的亭内有真仙的设想,冥幽觉得不太现实,即便有真仙,想来也是残魂,即便是分身亦当为此方天地所不容。”

        恩典圣女不置可否的说道:“若有真仙确实无法滞留此方天地,若只是真仙残魂的话,为何连芷涵半仙都未能破解雪羡亭之魔咒,出来后亦是与之有关记忆全无,甚至没多久便身陨道消,这雪羡亭自亘古屹立至今,竟难解其中之谜。”

        姜盛威点了点头,抬眼看了看远方星辰,突然眼中精光一闪说道:“眼下冥幽倒是想到一人可以闯闯试试。”

        恩典圣女闻言止住脚步,侧过身发问道:“何人?”

        姜盛威出言道:“今日席间的小家伙。”

        恩典圣女听此一乐,说道:“冥幽长老,不知那小淫贼哪里得罪您老了?你也知道去那里可不是闹着玩的。”

        姜盛威却是脸色一正,面色庄重的说道:“圣女,冥幽此言并非玩笑之词,亦有一番考量。原因有三:其一,既然以前进入雪羡亭之人都或多或少有些修为,即便出来也记不得所历之境,此次何不选一个心灵通透,一张白纸之人前去一试,说不定还有奇效。其二,这紫荆密钥是托这小家伙之手流出,想来各方势力亦不会太在意一个一点修为都没有,甚至只需一只手就可以捏死的小家伙。其三,在这人海茫茫中,冥幽平生所见之人,就连圣女的命格尚能隐约看到几分,唯有这个小家伙似乎有种神秘的面纱相隔,完全看不透运格,能创造奇迹也说不定。”

        恩典圣女听了姜盛威的叙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笑道:“冥幽长老所言倒也有几分道理,只是这小淫贼的性格倒是挺对几分胃口,让他去送死,本圣女倒是有点于心不忍啊!”

        姜盛威闻言心下便已了然,开口道:“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举啊,时不我待,还望圣女三思,早做定夺!”

        恩典圣女看了看姜盛威,似乎想通了什么,含笑转身说道:“好,冥幽长老谏言,本圣女定当细细考量,便先行一步,冥幽长老保重!”

        姜盛威拄杖躬身说道:“恭送圣女!”

        看着恩典圣女远去的方向,姜盛威暗暗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生逢如此危世,圣女年纪轻轻便已指点星辰,脚踏河岳,当真是难为你了。不过眼下形势所迫,也只能人行险途,兵出奇招,方能一举奏效。只是苦了那小家伙,尚未明白怎么回事,便已身不由己,趟入了这暗潮涌动的浑水之中。”

        说罢,默默转身,朝忘忧阁的方向慢慢行去,月华相伴,身影狭长,这一幕若是有人瞧见,当会感慨人生有度,生命无度,皓首不败英雄,夜色永不迟暮。

        却说常二在霜儿的引导下,回到了焱淼阁,在阁门前告诫了常二一番,夜间最好不要乱跑,否则出了什么事,后果自负,便转身离开了。

        常二睡了一下午,这会儿倒是没什么困意,径自坐到桌前,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边喝边想到:“自从到了明月楼,小爷才知道什么叫钱不是钱;自从遇到老家伙,才晓得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自从来到了这里才见识到人间亦有盛景在,难得糊涂走一遭。”

        正云里雾里想得出神,忽觉眼前一黑,而后脑袋一沉便没了知觉。

        “圣女,您真的要选这小淫贼吗?”霜儿看着恩典圣女出言确认到。

        恩典圣女点了点头,斩钉截铁的说道:“嗯,今晚你带上几个人,抬着他先走元武传送阵到滨城,而后去找龙语长老借他的音疾夙影雕连夜赶往四方界域,务必在寅时前赶到雪羡亭,亭开之时,送他入亭。还有临行前记得去找明霞要一些灵丹妙药,最好找点儿关键时刻能保命的那种,这个乾坤锦绣背包是他掉下来的时候背着的,就装这里好了。”

        霜儿躬身从恩典圣女手中接过乾坤锦绣背包,而后说道:“霜儿这就按圣女吩咐去办。”

        说罢,出门朝苏明霞住处奔去,途中叫了两个侍女交代他们把常二抬到府门口等候。

        来到苏明霞住处,霜儿敲了敲门说道:“明霞姐姐,睡下了没?”

        “啊哈,霜儿妹妹来啦,刚刚要睡下,怎么又出什么事了?”苏明霞打了个哈欠,声音从室内传出,片刻后打开了天楚阁的阁门。

        看着苏明霞穿着乳白色睡裙把身材凹凸有致身形展现的淋漓尽致的样子,霜儿看在眼里竟不自觉有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不禁开口打趣道:“呦,明霞姐姐,今晚打扮得这么诱人,难不成屋里藏了金龟子,这身材比例,看得霜儿都有些把持不住嘞!”

        苏明霞轻啐几声,笑道:“呸呸呸,你这个小妮子胡说什么,也不看看姐姐是谁,会做那么没品味的事嘛!倒是你这小妮子,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又跑来我这里干嘛?如果想在我这里找金龟子的话,估计你要失望喽!嘿嘿!”

        想到来此还有正事要办,霜儿也不和苏明霞在言语上打太极了,而是直截了当的说道:“圣女有命,令霜儿连夜出发,带着小淫贼前往四方界域,特来问姐姐讨些灵丹,保命为主,疗愈为辅,主要给小淫贼用。”

        “这么晚了去四方界域做什么,圣女这小脑袋瓜儿,不知道一天都在转些什么事情。那小淫贼身体恢复力还挺不错,席间做游戏时就已恢复的差不多了,又吃了那么多菜,助其淬炼筋脉,明天一觉醒来,体能足矣比今日强健十倍有余。既然活碰乱跳没什么问题,我就给他准备三瓶绪命水,保他在半死不活时,喝了能保持足够生命力,不至于一命呜呼。再给他准备2葫芦九味灵草丹,可在其伤重时吞服,短期内恢复伤势便可无虞。”苏明霞开口侃侃而谈,又把霜儿迎进屋内,示意她在桌前稍作坐,而后便开始在窗前放置的一堆瓶瓶罐罐中,拿出了三个玉漱瓶和两个乌金葫芦放到了桌面上。

        做完这些,苏明霞又从手上戴着的蝴蝶戒中拿出了一枚黄橙色的丹药,微笑道:“霜儿妹妹连夜出发,想来此番事情又不容易,桌上这些足够那小淫贼保命用了。我这里还有一颗醒神培元丹便赠予霜儿妹妹啦!如若遇到难以预料的危险,甚至危及生命,可吞服此丹,足矣保证妹妹瞬间恢复耗尽的真气,提升双脚奔行速度,择时逃遁。”

        霜儿接过丹药感激的看了看苏明霞,说道:“那霜儿就不客气啦,谢过明霞姐姐,霜儿办完事回来给姐姐带好东西。”

        说罢,又把桌上放着的玉漱瓶和乌金葫芦一股脑儿装进了乾坤锦绣背包。而后把背包往肩上一挎,抬头说道:“明霞姐姐先休息吧,我先走啦!”

        “好!注意安全!”苏明霞嘱咐道。

        “嗯!”霜儿点了点头答应了一声,向门外走去,跨出阁门,又回身朝阁内挥了挥手,便向府门疾行而去。

        当霜儿背着乾坤锦绣背包来到府门口,看见恩典圣女已立身于府门外,除了两个侍女抬着常二,身前还站着一排人,服饰各异。霜儿走到近前一瞧,原来都是剑侍乔装。来到圣女身侧对着圣女躬身一拜,霜儿说道:“圣女丹药已取,何时出发?”

        恩典圣女威容严肃,并未回答,而是沉声说道:“尹立强出列,此次任务辅助霜儿完成送此子入亭任务,不得有误,能否做到?”

        一名身着黑衣,个儿高两米有余的青年出列,向恩典圣女躬身一拜,不卑不亢,语气坚定的答道:“立强定当竭尽全力,不负所托!”

        “好,上酒!”恩典圣女话落,便见府门两侧走出两排侍女,每人手中托盘都有金足雪玉杯,杯中有酒,澄明透亮,端至众人面前,不过霜儿和尹立强面前各有两杯,其余众人则只有一杯。

        恩典圣女先从右手食指上摘下一枚凤翔水晶戒,又从身侧侍女端着的托盘上盛放的三杯酒中拿起一杯,对着霜儿说道:“霜儿,这枚凤舞九天戒现在交给你,所属辖域,见戒如吾亲临,你可权宜行事。此行路途遥远,却须星夜兼程,沿途切勿过多停留,以免延误良机。还有雪羡亭若有良才,必要全力相争,你我主仆一场,此次任务完成当可独当一面了。”

        霜儿闻言,双眼不禁一红,目光执着而坚定的说道:“圣女教诲,霜儿没齿难忘,此行定会将小淫贼安全送入雪羡亭。圣女恩威广布诸域各国,天下贤才名将,于危局中择明主,非圣女莫属,霜儿必定不辱使命,招才入府,为圣女分忧。”

        话落,将酒杯向前一推,两人一碰杯,皆喝尽杯中酒。

        饮尽此杯,恩典圣女将就酒杯放回托盘,又拿起第二杯酒朝向尹立强说道:“此去凶险,立强既已明志,便要守住初心,沐风滞雨,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入亭之后,如若能照顾那小子,便照应一番,如若不能,便保全自己,能走出雪羡亭,本圣女应允你之所求。”

        霜儿在其身侧眉毛微微一颤,心道:“没想到他要入亭!”

        尹立强手持酒杯目光炯炯的看着恩典圣女说道:“立强此去,早已心无旁鹫,即便不能风华过百年,亦是人间胜境客,圣女放心,使命所向,不达不罢,不成不休!”

        “好!”恩典圣女朝着尹立强一举杯,杯中酒一口喝干。

        尹立强亦是隔空举杯,与圣女同饮,尽饮杯中酒。

        将酒杯扔向一旁,恩典圣女也从身侧拿起最后一杯酒向前一挺,待大家端起酒杯,展颜一笑道:“霜儿,尹立强,还有界域的勇士们,今日本圣女在此为诸位践行,希望大家此行能有所获,也等待诸位凯旋的好消息!大家干了这杯!”

        话落,酒杯迅速拿到嘴边,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将酒杯往地上一摔,一挥手喝道:“此时此刻,出发!”

        众人躬身齐声喊道:“是!圣女岁享悦颜,吉福祥瑞!属下定当不辱使命!”

        声落自然而然让出一条路来,霜儿和尹立强再次朝恩典圣女一拱手,先后转身,穿过人群,霜儿头也不回下了带队的第一道命令:“勇士们,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个时辰内,必须到达元武传送阵,出发!”

        看着霜儿带领这一小队离府而去,身影渐行渐远,慢慢融入于夜色之中,不见了踪影。恩典圣女长叹一声,自言自语道:“但愿此次不让我失望才好!”

        说罢,看了看满天星辰,转身回府,身影亦渐渐隐没于长廊之中。

        霜儿和尹立强并肩而行,此时再看身后那还有其他人,远远望去,两人衣着素黑相称,身高比例协调,步调和谐从容,如不知情,误以为是人间眷侣也不为过。

        “霜儿,既然出府,不如你我二人比试一番如何?”走着走着,尹立强侧过头看向霜儿说到。

        “哦,你说什么?”霜儿正在想如何才能跟小淫贼说,才能让小淫贼死心塌地的入亭。正想的出神,便听到尹立强好像在和自己说话,没听清内容,便开口询问到。

        “我看你走了这一路,眉头一直紧锁,不知在想些什么,有什么事,可以和我说说,兴许能帮上忙!”尹立强并未在意霜儿的失礼,开口说到。

        “哦,我在想如何才能够让躺着的那小子心甘情愿的进雪羡亭!”霜儿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哈哈,这还不简单,他要是不愿意进去,我一巴掌给他招呼进去不就得了!好了,不如我们俩比试一番,看谁能够率先到达元武传送阵,你若先到,那小子,我替你摆平!”话落,几个腾跃,便已消失在了巷道口。

        “这家伙,还真是……”霜儿看着巷道,摇头苦笑了一下,也展开身法,飞檐走壁,穿梭于琼楼玉宇之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