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20.chapter 20

20.chapter 20

        第二十章

        病来如山倒,洛宁珂病得昏昏沉沉的,一直到盛瑭请了家庭医生过来,给她打了点滴,整个人都还是昏沉的。

        周医生带来的护士替洛宁珂调整了点滴速度,而周医生则是跟着盛瑭到了外面客厅。

        “妈妈怎么了,”洛绎原本在沙发上坐着,见他们出来,一下子跳起来,就要冲到客房去。

        盛瑭赶紧把小孩子拦住,将他抱了起来,说道:“妈妈现在病了,你不能进去。”

        “那赶紧打电话给干妈妈,她是医生,会帮妈妈看病的,”洛绎着急说道,小脸绷得紧紧的。

        对面的周医生闻言一笑,说道:“盛先生的儿子果然是聪慧可爱。”

        盛瑭一愣,可不知怎么的,却没有反驳,反而是摸了摸洛绎的小脸说道:“这位叔叔就是医生,他已经给妈妈看病了。”

        “那我不去了,让妈妈好好休息,”洛绎眨了眨眼睛,又卷又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一样扑簌。

        没一会周医生就带着护士离开,洛绎眼巴巴地瞧着客房的门,盛瑭瞧他这模样,问道:“洛绎饿了吗?”

        “不饿,”洛绎嘟着嘴巴低了头,显得有点委屈,他并不是个爱哭闹的孩子,可这样反倒让盛瑭都心软不已。

        他摸了摸洛绎的小脑袋,轻声说道:“妈妈现在病了,你不能去看她。”

        显然盛瑭太不擅长哄孩子了,此话一出,洛绎的大眼睛一下子就湿透了,眼泪在眼眶里一个劲地打转,嘴巴紧紧抿着,显得委屈极了。

        “要不我去给你做饭,”盛瑭看着小家伙泪眼汪汪的模样,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得厉害。

        “我想看妈妈,”洛绎真哭出来了。

        此时陆青正要进来,就看见客厅里,一大一小似乎正在对峙,小家伙明明只有到盛先生大腿那么高点,可此时也不服输地抬头盯着他看。

        陆青知道他是洛宁珂的儿子,洛宁珂的背景资料还是他去调查的,高中确实和盛先生是校友,当年在振中十分有名,只是后来际遇不佳,怀孕之后连大学都没能继续读下去。

        可陆青看着那个明显长相西化的小男孩,怎么看都觉得眼熟。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但是不能靠近,只能在门口,”盛瑭将他抱起来,有些严肃地说道。

        洛绎赶紧点头。

        盛瑭这才神色有些缓和地,他说:“不许再哭了。”

        洛绎又拿袖子抹了抹眼泪,不过眼睛还是红通通的。

        原本盛瑭今天乘机去香港的,可因为洛宁珂病了,他只能安排别人过去。等他把洛绎抱着在门口看了一会,小家伙总算是不那么闹腾了。

        他平日不太在家里吃饭,所以厨房基本就是个摆设。今天有洛绎在,所以勉强进厨房做了个早餐。

        他把洛绎领过来吃早餐的时候,门口的铃声正好响起来了,陆青过去开门了。盛瑭看着洛绎自己爬上椅子乖乖坐好后,把流里台上的盘子端过来,荷包蛋的卖相还算可以,还有烤过的面包片,以及一大杯牛奶。

        “怎么样,好吃吗?”盛瑭难得征询别人的意见。

        洛绎大口咬了面包的一角,高兴点头:“叔叔做的比妈妈做的还好吃。”

        盛瑭在洛家养伤的那几天,吃过洛宁珂的手艺,即便挑剔如他,确实挺好吃的。所以此时得到洛绎这样的评价,他微笑着点头,看来他自己的厨艺确实很好。

        ****

        秋梓熙今天有些烦躁,中午刚进了泳池拍了一组大片,冷得直哆嗦的时候,就接到家里的电话。

        刘元给她倒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她裹着红色过膝羽绒服,头发湿漉漉的,嘴唇一直在颤抖,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冷的。

        “下次少给我接这种不上档次的杂志,”秋梓熙生气地站了起来。

        等这组大片拍完,外头的天都黑了。秋梓熙让刘元安排车子回去,等问去哪儿的时候,她冷冷地说了一声秋家大宅。

        秋家老爷子是从政的,他如今是退下来了,不过两个儿子都还在,一个在军队另一个在政府。今天是秋家大伯的生日,他们家没有大摆宴席的习惯,也就一家人在一起吃饭。

        秋梓熙的车子到门口的时候,就从里面冲进来一个男孩,扒着她的车门就拼命拍:“姐姐,姐姐。”

        刘元知道这是秋家的小祖宗,所以赶紧从副驾驶下来,将他拉了过去。秋梓熙下车的时候,秋恺已经伸手朝她张过去,问:“姐姐,你给我买礼物了吗?”

        “姐姐,今天工作太忙了,还没来得及给你买呢,”秋梓熙就算心底再不喜欢这个弟弟,不过表面上还是和善无比。

        秋恺早被爸妈宠坏,一听她说没有礼物,就是不依不饶的,非让秋梓熙现在就去给他买礼物。

        此时后面又开了一辆车过来,见秋梓熙的房车挡在门口,按了几声喇叭,秋梓熙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就瞧见一辆大红色甲壳虫在后面。

        秋瑾按了好几声喇叭,前面的车子就是挪都没挪,最后她忍无可忍地将车窗摇下,对着前面就怒吼一声:“秋梓熙,赶紧把你的车挪开。”

        秋梓熙原本不想挪车的,不过眼珠子一转,对秋恺说了几句,他就飞奔着进屋里,而前面的车子也挪开了。

        “又让你弟弟告状去呢,秋梓熙,你下次能玩点高明的招数吗?”秋瑾开车路过的时候,嘲笑着问她。

        等秋梓熙从外面进来时,秋如君正在教训儿子,秋恺哇哇大哭。旁边秋如君的丈夫洛森赶紧站起来,将儿子带了过去。

        秋瑾看着洛森领着秋恺进了洗手间,突然就觉得心里头堵得一口气。

        吃饭的时候,也不知是谁提到了秋瑾的终身大事,家中长辈倒是你一句我一句的。秋瑾耐着性子一直听下去,等听到姑母秋如君说到生孩子的事情时,她突然放下筷子,不轻不重地说道:“姑姑,这世上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父母的,有些人光生不养,你说这种人配当父母吗?”

        饭桌上一下子安静了起来,旁边秋瑾的母亲,有些不悦地说道:“秋瑾,你怎么和姑姑说话的呢。”

        “没什么,就是有感而发一下,”秋瑾说道。

        等吃过晚餐,众人都在客厅吃水果,秋瑾从洗手间出来,正巧撞见从楼上下来的洛森,他笑了笑:“小恺今天玩的太高兴,刚刚睡着了。”

        秋瑾点了点头,就要上楼。

        洛森将她叫住,喊道:“小瑾,你那个朋友最近还好吗?”

        “有什么好不好的,一个人赚钱养活孩子,最近听说接了一个活,有三万的报酬,只要穿着奇怪的衣服跟别人拍照就好了,”秋瑾有些嘲讽地说道。

        洛森喉头一紧,有些困难地问道:“她缺钱缺地很厉害?”

        “姑父,”秋瑾提高声音喊了一句,神色变得严肃,她说:“我看你还是别打探人家的生活了,毕竟你和姑姑还有小恺才是一家人不是。她现在生活的挺好,连最难的时候都挺过来的,所以就这样吧。”

        说完,秋瑾就上楼去了。

        洛森失魂落魄地回去,可一到门口,就碰见拿着手机,看起来要打电话的秋梓熙。

        “爸爸,你和堂姐说什么呢,她这么激动,”秋梓熙似笑非笑地往楼上瞧了一眼。

        洛森勉强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是一些事情而已。”

        ***

        洛宁珂这次是真的病得厉害,明明她自己没怎么觉得,可就是浑身没力气,在床上躺了一天被盛瑭叫起来吃了点东西,可吃完之后,裹着被子又睡着了。

        她以前从来不敢生病,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她生病了,洛绎就没人带,工作要请假还得扣钱,别人说人穷志短,她是窘迫地连病都不敢生。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天光大亮。

        她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发呆,也不知是睡得太多,还是病得还没好,脑袋一直还觉得昏沉沉的。

        “起来了,”盛瑭又一次推开门的时候,就看见她坐在被子里发呆。

        洛宁珂慢慢转头,眼神没了往常的清澈,倒是带着呆呆的感觉。盛瑭走进来,见她眼神有些涣散,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问:“睡得傻了?”

        这动作亲昵地太过分,倒是像把她一下惊醒,她问道:“洛绎人呢?他是不是被我吓坏了?”

        “是啊,他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妈妈居然可以睡上三十二个小时,”盛瑭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洛宁珂知道自己睡了很久,但她没想到居然超过一天。她立刻揉了揉脑袋,接着又惊呼一声:“今天是星期一对吧?”

        “没事,洛绎我已经把他送去学校了,你公司那里,我也帮你请了假,你现在需要好好休养,”盛瑭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她长发披散在肩头,一张脸蛋有着大病初愈后的苍白。

        她本就是个极漂亮的美人,而此时大病初愈后的美人,更是带着让人怜惜的楚楚动人。

        “这几天真是谢谢你了,”洛宁珂认真说道。

        盛瑭突然靠近,伸手撩起她肩头上的头发,语气温柔地过分:“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谢谢吗?”

        就在他的亲吻又要落下时,洛宁珂突然撇过头,冷静说道:“我饿了,有吃的吗?”

        盛瑭轻声一笑,原来她害羞起来,这么可爱。

        他理所当然地将洛宁珂的拒绝,当成了害羞。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洛宁珂洗漱后出来时,就看见金色阳光已经铺洒在整个客厅,地上的长毛地毯看起来格外的暖和。

        她忍不住走到落地窗旁,看着窗外的整个城市,头顶的阳光即便隔着玻璃,都能感受到它的温暖和炙热,她伸手正要推开门走到外面阳台,就听见厨房里头传来当当当地声音。

        等她过去,才发现是盛瑭将厨具掉在地上,她进去的时候,他正在捡起来。

        “你炖了什么,怎么这么香,”洛宁珂一进去,就闻到扑鼻的香味。

        “来尝点,”盛瑭见她馋虫被引上来,脸上挂着点笑意,有些得意地说道。

        洛宁珂真的过去,将炉子上的砂锅掀了起来,居然是玉米排骨汤,汤汁清澈,浓香扑鼻,还夹杂着一点玉米的清香味道。

        不仅有汤,居然还有米饭。

        等洛宁珂捧着汤碗一口气地喝下一碗后,真诚地对盛瑭说道:“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玉米排骨汤。”

        盛瑭瞧着她像猫咪一样慵懒又满足的表情,有些半疑惑半好奇地喝了一口,他口味一向清淡,不过这汤居然真的像她说的这么好喝。

        就在洛宁珂打算给自己再盛一碗时,口袋里的手机拼命响了起来。

        是秋瑾打来的电话,她一接通,就听见秋瑾气急败坏的声音问:“你在哪儿?”

        “我在家里,”洛宁珂瞧了一眼对面的人,撒谎道。

        “撒谎,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秋瑾看着紧闭着的大门,冷笑着说道。

        洛宁珂登时面红耳赤。

        “出什么事了吗?”洛宁珂转移话题。

        好在秋瑾现在也顾不得了,她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宁珂,看在我们这么多年朋友的份上,你能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洛宁珂难得见她这么严肃,立即说道:“怎么了?”

        “洛绎的爸爸是江敏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