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24.chapter 24

24.chapter 24

        第二十四章

        “你是说宁珂妈妈喜欢你?”可可是个聪明的小姑娘,一下子就体会到了这个叔叔的深意,所以反问。

        盛瑭看着她轻笑不语,直到小姑娘明显着急了,他才淡淡反问:“你觉得妈妈喜欢爸爸吗?”

        “当然喜欢了,”虽然她妈妈经常骂爸爸,可是可可当然还是觉得自己的爸爸妈妈肯定是相互喜欢的,电视上都说只有相互喜欢的人,才会结婚生小孩的。

        “所以你妈妈才会那么对你爸爸说话,”盛瑭脸上已是掩不住的笑意,他嘴角微微勾起,得意地刮了下小丫头的鼻梁:“你现在还小,以后才会懂的。”

        两个小孩子站在他对面,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倒是洛绎眨了眨大眼睛,又长又卷的睫毛颤动地,让人心都要化开了,他很喜欢的问盛瑭:“盛叔叔,你喜欢我妈妈吗?”

        盛瑭看着面前的小男孩,他皮肤比旁边的小姑娘还要白,浅灰色的眼睛又亮又大,头发也带着点棕色,比一般孩子要高挺的鼻梁。盛瑭从第一次见到这小家伙,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觉。

        可他又没法判定,这熟悉究竟是出自哪里。

        “喜欢,很喜欢,”盛瑭看着面前的小男孩,眼中带着认真的让洛绎心噗噗地直跳。

        旁边的路可可看着这么好看的叔叔,连说话都这么好听,激动地脸颊都羞红了。可见不管多大年纪的小姑娘,在好看的男人面前,总是容易害羞的。

        盛瑭深谙收买人心的道理,洛绎喜欢他,他当然知道。不过洛宁珂身边的野蜂可不少,她这朵鲜花长得太娇艳了,所以该笼络的时候,他也是不手软的。

        他指了指桌子上的全家桶,轻声说:“叔叔下次偷偷给你们两个买,不让你们被妈妈训。”

        等洛宁珂再出来的时候,洛绎和可可都乖乖坐在桌子上,两人手里都拿着鸡块,吃得满嘴都是油。

        她将熬好的汤端了过来,两个小家伙又要帮忙拿碗拿筷子。倒是盛瑭安稳地坐在桌子上,只在洛绎或是可可给他递了筷子和碗的时候,才十分温和地说谢谢。

        可洛宁珂瞧着两个小孩高兴的架势,就好像得了盛瑭的夸奖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呢。

        今天她不知道盛瑭要来,满汉全席是没有的,家常小菜倒是有几盘。洛绎睡午觉的时候,她去了超市一趟。原本是买了东西,预备这一个星期吃的,结果刚才她又临时加了两个菜。

        洛绎和可可都喜欢她做的可乐鸡翅,所以洛绎极推崇,一个劲地让盛瑭吃。

        等吃过晚饭,洛绎非让盛瑭给他们两人读故事书,于是盛瑭坐在沙发上,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地依靠着他,显得特别开心。

        洛宁珂在厨房里洗碗,就听见客厅里声音如流水般淌过,从那低沉干燥的声音中,读出的每一个字节都那般动人,两个孩子盯着他手上的书,听的入迷极了,一时间,只剩下客厅里他的读书声,以及厨房里哗哗的水声。

        最后洛宁珂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个都靠在盛瑭身上,似乎都已经睡着了。盛瑭双手拿着书,连手都不敢动一下,见她站在对面只顾看热闹,便拿眼睛瞪她。

        洛宁珂原本还想过来将洛绎抱进房里的,可见他这模样,反而是重新坐在了餐桌旁,还拿出手机来。

        “宁珂,”盛瑭看她。

        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立即哼唧了起来,盛瑭立即收声,不敢再开口。

        洛宁珂看着沙发上的三个人,坐在最中间的盛瑭一动不敢动,旁边两个小家伙都靠在他的肩膀,看来是听故事听到一半就睡着了。

        要是王阿姨过来领孙女回来,只怕宁珂还要再在一旁多呆一会呢。洛宁珂帮忙抱着可可回她家里,等她回来的时候,洛绎已经被盛瑭抱到床上了。

        不过她进去时,洛绎已经醒了,穿着鞋子站在床上,正手舞足蹈的和盛瑭说着话。

        “怎么又不困了?”洛宁珂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小脸蛋。

        “你不要让叔叔走嘛,”洛绎声音一下软了过来,带着撒娇的味道。

        洛宁珂转头看盛瑭,他有些无奈地说道:“公司有点事情,我待会要去办公室一趟。”

        “你乖一点,叔叔有工作要忙,跟叔叔说再见好不好?”洛宁珂对儿子一向耐心,所以此时也是循循善诱。

        洛绎心里虽然纠结,不过叔叔刚才可是和他说,周末带自己去游乐场的。所以他点头,伸出小手做出拉钩的手势:“那你可要说话算话。”

        “一定算话,”盛瑭难得做这样幼稚的动作。

        “叔叔,再见,”洛绎说完,就在盛瑭脸颊上亲了一口。

        别说盛瑭愣了,就连一旁看着的洛绎都愣了,这可是她头一回看见她儿子亲除了她之外的人,就算是秋瑾,也只能在过生日的时候,在不断的哀求之下,才能得到洛小公子赏赐的一吻。

        盛瑭先反应了过来,轻笑一声,也是在他脸颊亲了一口,“我过两天就来看你,要是想我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你知道我号码的。”

        洛宁珂看着他们,只觉得真是甜蜜地过分,她居然有一种吃醋的感觉。

        “你还没和妈妈说再见呢,”洛绎看着洛宁珂的表情,突然靠近盛瑭的耳朵,说了一句悄悄话。

        他说完之后,盛瑭伸手勾过来,揽着洛宁珂的腰,就把她往身边带。洛宁珂正要躲,可他的手臂格外有力,将她一下带到自己跟前。

        当额头上落下一吻后,就听盛瑭轻声说:“那我先回去了。”

        洛宁珂自然没送他下楼,可洛绎还是站在窗口,冲着楼下的人招了招手。

        “洛绎,如果你下次要请人在家里做客,总该和妈妈说一声吧,”洛宁珂对于他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有些不满。

        倒是洛绎还好心解释:“叔叔说想给你一个惊喜。”

        洛宁珂见他这么高兴,真没好意思打击他,她可不觉得这是个惊喜。

        可额头上似乎还残留着余热。

        ***

        盛瑭将英国那边的事情处理妥当之后,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他听着那边似乎有些热闹,便是柔声问道:“你在参加派对吗?”

        “是的,一个沙滩派对,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我不仅想到了我的儿子,”吉纳维芙轻声笑道。

        她的中文说的不错,只不过说起话来,难免带着外国人的口音。好在盛瑭已习惯,他看着窗外的灯火,轻声说:“你应该好好享受这个派对。”

        “你呢,在做什么?”吉纳维芙反问他。

        “加班,”盛瑭回她。

        吉纳维芙在对面哦了一声,盛瑭几乎能想象到她脸上懊恼的表情,他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arthur,你还这么年轻这么英俊,应该多参加些社交活动,结交一些漂亮的小姐,”吉纳维芙轻易不会要求盛瑭,不过此时还是忍不住给出建议。

        她可以只为参加一个party,就从英国非往美国,自从她摆脱了产后抑郁症的困扰之后,在社交活动之中可谓是如鱼得水。但唯一的儿子,却丝毫没有继承她的风格,反倒是像足了父亲。

        当年吉纳维芙之所以和盛纪泽离婚,也是发现两人之间有太大的差距。他一心想要回到中国继承家业,而她则更想留在美国,哪怕就是回英国,她也可以接受。就算最后,她也曾经回中国来住过一段时间,可是大家族的桎梏,让她感到窒息。

        所以在经过痛苦的抉择之后,两人只能选择离婚。

        “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海滩派对的,”盛瑭解释。

        吉纳维芙看着沙滩上欢闹地年轻人,在听着对面沉稳的声音,忍不住叹气,她抱怨:“可是你连女朋友都没有交过?”

        “我有试过和你安排的人date,但显然她们并不适合我,”盛瑭语气无奈地指出。

        吉纳维芙忍不住说:“听说你拒绝了你爸爸安排的人选,他已经开始打电话向我抱怨。宝贝儿,你应该知道一个二十六岁的男人,他的生活之中应该有个姑娘,你已经让我担心了。”

        盛瑭从来不知道盛纪泽居然会和吉纳维芙打电话,更让他想不到的是,他们居然还就他的终身大事交流过。

        他在听到宝贝儿这几个字时,已经有些皱着眉头,他最讨厌这个称呼。

        “那你可以放心了,”盛瑭捏着鼻梁,轻声对她说。

        吉纳维芙笑着问:“你已经找到你的mrs.right?”

        “这个我们以后再讨论,希望你能有个完美的沙滩派对,晚安,妈妈,”盛瑭随口敷衍,便挂断了电话。

        吉纳维芙看着头顶斗大的太阳,不禁失笑。

        他挂断电话后,正起身,门外有人敲门。

        陆青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进来之后,径直走到盛瑭的办公桌前,便将盒子放下,恭敬说道:“盛先生,这个徽章我已经找人还原了,可当初变形的太厉害,没办法完全复原。”

        盛瑭伸手将盒子拿过来,打开盒子,里面有一枚显然已经被遭受过剧烈撞击的徽章,虽然经过复原,可徽章的图案依旧很模样。

        “不过这次找的人和我说,徽章背面有刻字,是2008.no.1.lnk,”陆青看着他说道。

        盛瑭在心里将这几个数字和字母默念了一遍,可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这枚徽章是他出车祸的时候在身上的,因为掉落在车祸现场,被警察当作证物,后来归还给盛家时,盛瑭已经出国了。

        所以他回国之后,才得知有这枚徽章的存在。

        “你有查到这枚徽章是什么机构颁发的吗?”盛瑭看着手中的徽章,沉沉问道。

        陆青摇头,说道:“这枚徽章想来只是个冷门徽章,我已经派人在网上查过,什么线索都没有。所以我估计这种徽章是私人藏品。只是上面有2008的字眼,所以我怀疑这或许是当年奥运会时候发行的纪念徽章。”

        no.1.lnk,盛瑭又默念了一遍,可还是连一丝记忆都没有。

        或许这真的只是个不重要的徽章吧。

        ***

        周一的时候,盛瑭刚开过晨会,就接到了盛纪泽的电话,让他中午回盛家大宅一趟。

        盛家庄园白色雕花铁门缓缓打开,等在门口的黑色轿车再次启动。当车子在白色主楼门口停下时,从台阶上走下一个穿着深灰西装的中年人,他恭敬地打开车门:“大少爷回来了。”

        此时正好在家的盛珣,从楼上下来叫了一句:“吃饭了没,我快饿死了。”

        “再等等,”杨明珊立即给他使眼色。

        盛珣这才发现正住在沙发上的盛纪泽,:“爸,你也在家啊。”

        此时盛瑭正好从门口进来,瞧了客厅的众人一眼,说了声:“我回来了。”

        “去叫你二哥下来吃饭,”盛纪泽对盛珣吩咐了一声。

        盛珣登时惊讶地反问道:“我二哥在家?这可是工作日,他这个工作狂舍得回家?”

        “叫你去就赶紧去,”杨明珊见他说个不停,便立即打断道,盛珣耸了下肩膀,三步作两步地跑上楼去。

        盛瑭将身上的深蓝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旁边的菲佣赶紧上前,将衣服接过放到别处挂了起来。

        “你今天下午陪我去公司开个会,”盛纪泽让他在旁边坐下后,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正准备去厨房看看饭菜准备如何的杨明珊,突然停住了脚步。

        盛瑭将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姿势闲适又轻:“我现在是联合中国的ceo,若是贸贸然去盛美集团,只怕会让人生出无端的揣测吧。”

        饶是盛纪泽这样有涵养的,都被他这句话咽地直瞪眼睛。

        他说,“就算康拉德家的生意再大,那也是人家的。你是姓盛的。”

        “在欧洲女子享有同等的继承权,我母亲才是真正的婚生子女,而塞巴斯蒂安他只是个私生子而已,他母亲只是我外祖父众多女友中的一个而已,”盛瑭不在意地说。

        盛瑭母亲吉纳维芙出生于意大利贵族家庭,不过他的外祖父却有个只比他大几岁的儿子,显然他和这个小舅舅因年龄相仿,总是免不了相互比较。

        盛纪泽最不喜欢的便是他这套言辞,处处以康拉德家为先,压根就忘了自个是姓盛的。他知道盛瑭是在国外待太久了,他当年就是怕他成了这种黄皮白心的人,才会坚持要带他回来,让他在中国的高中读书的。

        结果到底还是没掰回来。

        此时盛珩兄弟两人下来了,盛珣站在他身后,看着坐在沙发上交谈的父子两,有些哀怨地说道:“自从大哥回来之后,我感觉我就是后爹生的。”

        “你们两个也过来坐,”盛纪泽对他们两招手。

        待他们坐下之后,就发现对面的盛瑭坐姿真是越发舒适,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一手撑着脸颊,两条腿交叉搭着。

        盛珣嫉妒地看了眼他的长腿,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其实也不短,只是他只有一米七九,而盛瑭快一米八五了。所以他这个一米七九的有时候站在他旁边,感觉像是一米六九。

        “老三,你今年大二了吧?”盛纪泽突然转头问他。

        盛珣极是无奈,“爸,我大三了。”

        盛纪泽登时有些尴尬,略笑了下,“那明年大四,就该实习了,你自己有想过未来做什么吗?”

        盛珣先是看了一眼对面坐姿十分舒适且霸气的盛瑭,说实话他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在盛纪泽面前这般坐着的,随后又用余光瞄了一眼身边的二哥。

        其实家里头的情况,他也不是不知道。自从大哥回来之后,妈总是觉得他回来是为了争夺家产的,而一向工作狂的二哥,如今工作起来更加禽兽不如了。所以他掂量掂量了自己的斤两,觉得还是别淌家里的浑水了。

        反正最后属于他的,肯定不会少。

        盛纪泽见他好久不说话,眉头便锁得越紧,显然是不满意小儿子的反映,“有什么想法就说。”

        盛珣见亲爹鼓励,“我想出国读研究生。”

        “不行,”结果盛纪泽还没说话呢,从厨房回来的杨明珊率先开口。

        “妈,怎么就不行了”盛珣以为亲爹是障碍呢,最后没想到居然在杨明珊这翻了沟。

        “国外多乱,到处都是枪支、毒品,别的不说,就陈家那个小儿子不也是出国读书的,最后在国外乱交女朋友,又吸毒,最后飚车没了。”

        “妈,陈天在国内的时候就不学好,成天仗着自家有两个钱就四处惹是生非,他之所以出国读书,就是因为在国内惹了事呆不下去了,我是那种人吗?”盛珣反驳。

        “反正就是不行,”杨明珊坚持道。

        此时作为大家长的盛纪泽开口:“关于留学这件事,咱们再商量。出国读书是好事,说到底国外的大学还是不错的,他出去锻炼几年也好。”

        盛珣当即眉开眼笑的,原以为他爸会反对,结果现在完全倒过来了。

        显然这个话题让杨明珊憋火不已,就算在餐桌上都兴致缺缺。至于盛瑭和盛珩两人都是安静的人,又有着极好的用餐教养,在餐桌上只安静地吃饭。

        等终于之后,盛珣因为下午学校还有课,就上楼拿东西准备回学校了,杨明珊让人切了水果给另外父子三人送去,便跟着他一块上楼了。

        杨明珊推门进来的时候,盛珣正在换衣服,他一见杨明珊便立即惊叫:“妈,你进我房间至少被敲一下门吧?”

        杨明珊因为心里存着事,随手将门带上后,就走到他卧室摆着的沙发旁,问:“你什么时候有出国打算的?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都不跟我商量一声?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们兄弟两人?”

        盛珣听了她这么一通逼问,登时便苦着脸,将t恤穿好后才回道:“出国的事我也只是有个想法而已,您也别这么紧张。”

        杨明珊被他这么随意地态度逼地简直想发火,不过她又竭力压着性子,“如今你哥在公司里头独木难支,你怎么就不想着帮帮他?”

        “公司的事儿我什么都不懂,我能帮二哥什么?”盛珣不悦。

        杨明珊哼了一声,“你是你爸爸的儿子,名下又有公司的股权,你就算什么都不做,那也是你哥的支柱。你没瞧见他如今来势汹汹,还有你那个爸,从来就是偏心的。”

        盛珣无奈,“妈,大哥从小在国外长大,况且人家这次是为了康拉德集团的事业才回来的,你就放宽心吧。再说了,爸爸就算再偏心他,可我哥现在在公司也是独当一面的,就连股份都比大哥多。”

        杨明珊还要说话,盛珣却是捧着她的脸便左右亲了两口,“妈妈,我爱你,但我真的要去上课了。”

        说完,他就往门外冲,杨明珊被他这么一突袭,倒也忘记拦他。

        等家里三人离开的时候,杨明珊就看见盛纪泽招呼盛瑭坐他的车,而盛珩在一旁,他连问都没问,气得她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盛珩和她道别时,看见她这般样子,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抱了抱她,温和说道:“别担心,我应付得来。”

        “你爸爸就是太偏心了,所以阿珩,你可一定要给妈妈争气,”杨明珊泪光闪烁,拽着他的手叮嘱。

        盛珩无奈点头,又和他说了几句,这才出门。

        此时盛纪泽和盛瑭已经坐在车里,盛珩上车后,前面的车子才开始启动。等到了公司门口,盛纪泽领着盛瑭下来,也是等着盛珩才一起进了公司。

        在进了电梯时候,盛瑭突然看着某一层,嘴角不自觉地扬了扬。

        这次会议是一次投资会议,公司所有高层都出动了,而褚旸是作为被市场总监领着进来,要不然按着他的级别还不够呢。

        会议是由于盛珩主持的,ceo和盛纪泽分坐在会议桌两端,而盛瑭则坐在盛纪泽的身边。就算会议开始后,还是有人不断地偷瞄盛瑭。

        之前公司一直传闻ceo要辞职,而盛家大少爷将空降公司,可后来又说是二少爷升任ceo,如今盛大少爷在公司连个职位都没有,就被盛先生带着来参加会议,只怕传言真的要成真了。

        好在这个会议只是公司未来投资会议商讨,盛先生说了几句话,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会议。

        等会议结束后,其他人都离开之后,盛纪泽就将盛瑭重新介绍给了公司ceo方栩,他是职业经理人,三年前被盛纪泽重金聘请到公司来。

        几人说了会话,方栩就请盛纪泽以及盛瑭到自己的办公室说话。正好这时,盛瑭电话响了,便留在会议室接了电话。

        他倚在会议桌上接了电话,可头一撇,就发现不远处一个晶亮的东西,似乎是因为外面阳光反射的光芒。他挂了电话,走了两边,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东西。

        居然是一枚徽章。

        盛瑭盯着手上的徽章,大小和花纹都和他被损毁的那枚看起来很相似。他将徽章翻了过来,就看见背面刻着‘2008.no.1.cy’。

        他那枚徽章上面刻着的是,2008.no.1.lnk,所以2008以及no.1都代表的是数字,那么后面的字母是人名的缩刻吗?

        所以这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盛瑭失笑。

        他在会议室等了一会,却迟迟不见有人来寻回这枚徽章。最后他只能将徽章交给前台,让前台发内部邮件给刚刚参加会议的人,让人来领取。

        等他去了方栩的办公室,盛纪泽见他这么久才过来,询问道:“是出了什么事吗?耽误了这么久。”

        “没事,只是有点小惊喜而已,”盛瑭脸色如常地说。

        没一会,前台就来了人,两个小姑娘一见居然是褚旸,登时笑着说道:“褚经理,没想到,你居然也这么粗心啊。”

        “我刚才还在想,是不是放在家里没带着,结果就收到你放的邮件,”褚旸也是惊魂了一场。

        前台姓张的女孩,将徽章拿了出来,不过好奇地问了句:“这个徽章挺好看的,没想到褚经理你也有收集徽章的爱好。”

        “这不是收集的,这枚徽章对我挺重要的,谢谢你,”褚旸接过东西,又在失物招领的单子上签了字。

        “你可别谢我,这枚徽章是盛先生送过来的,他拿给我的时候,我都快吓死了,”小张说。

        旁边另一个穿着制服的姑娘,立即笑她:“咱们公司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和盛先生说话,你这没出息的劲。”

        两人说话时,周卓正好从外面进来,看起来是公出刚回来。她见褚旸居然在签失物领认单,也是轻笑一声。不过在看见他的徽章时,立即惊讶地说:“你有这个?”

        前台的两个姑娘见她这么说,对视了一眼,赶紧盯着那枚徽章看。

        褚旸见她语气夸张,轻笑道:“险些弄丢了,这不过来认领回去。”

        “这个是振源中学发的徽章吧,”周卓伸手过来拿,小小的徽章此时被放在一个透明带子里,她在看见背后的数字后,惊呼道:“你高考的时候居然是全省第一?”

        前台两个姑娘一听,全省第一,耳朵也竖起了。还是小张性子活泼些,问周卓:“周主任,这个徽章什么来头啊?什么全省第一啊。”

        “这个徽章可算是厉害了,听说这个图案可是振源中学第一任校长亲自设计的,后来改革之后,振源的学校徽制更换了,但为了纪念老校长,就将这枚徽章制作成荣誉徽章,你们看后面这个数字和字母,2008就是他们参加的高考年份,而这个no.1就是第一,而后面cy就是褚经理名字的缩刻吧。”

        周卓说的头头是道,听的两个小姑娘心痒不已,她们两人年纪都不大,又是从不错的大学出来,当初进盛美集团也是经历好几轮面试进来的。

        所以这会对于学校以及名次这些事情,还特别感兴趣。而小张则是云城本地人,可谓是听着振源中学的名字长大的,这会又听到这么神秘的徽章,小心翼翼地问:“褚经理,我可以看看吗?”

        褚旸点头,小张拿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捧着手心里。

        “褚经理,你心可真大,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敢弄丢了,”周卓在一旁笑他。

        褚旸摇头,不过手上的单子已经填好,递了过去。

        “听说这枚徽章只颁发给,振源学子里考了全省第一的学生,是真的吗?”周卓之前也是道听途说,这回见着真人了,就问道。

        褚旸见她对这个这么感兴趣,反笑道:“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怎么关心这个?”

        “因为我听说凭这个徽章,可是能参加振源中学里的顶级校友会的,”周卓纤细手指在台子上敲了敲。

        就在此时突然从旁边过道走过来一人,几人一惊,待他走近之后,立即恭敬地喊道:“盛先生。”

        褚旸见盛瑭,又想起方才前台姑娘的话,说道:“盛先生,听说是您捡到这枚徽章的,谢谢。”

        “我能看看这个徽章吗?”盛瑭指了指小张手里的袋子。

        小张看了褚旸一眼,赶紧双手恭敬递上。

        盛瑭看着手上的小小徽章,方才他已经听了大半,可心里还是忍不住颤抖。全省第一的人才有资格得到这枚徽章,而在他认识的当中,还真的有这样一个人。

        可他怎么没想到,为什么在七年前,她的东西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之前他让陆青查资料的时候,并没有证据显示,他和洛宁珂当年是认识的。

        他们甚至连一张合照都没有。

        盛瑭心底突然弥漫着一阵说不清的感觉,是隐隐的兴奋,害怕,还有说不出口的期待,可他面上越冷静,心底却越颤动,就连拿着袋子的手掌,都在轻微颤抖。

        他问:“褚经理,你会把这枚徽章随便送人吗?”

        “当然不会,”褚旸虽不知他为何这么问,但还是如实回答。

        “那如果一定要送呢,”此时盛瑭的脸冷静的表情,已经维持不住。

        褚旸回答:“那也一定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

        那也一定是我来说,最重要的人。

        所以他对洛宁珂来说,也是最重要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