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28.chapter 28

28.chapter 28

        第二十八章

        洛宁珂双手掩面,眼泪顺着手掌往下落,刚开始还只是无声地落泪,可渐渐地却是抽泣出声,心里头这么多年来的桎梏,犹如被冲破一般,那些曾经流过的泪,受过的伤害,似乎在这一瞬都伴着眼泪冲出身体之外。

        秋瑾在一旁,没想到她会突然哭出来,立刻有些手足无措。她试探地拉洛宁珂的手臂,可她双手紧紧地捂住脸颊,竟是分毫不动。

        “宁珂,你有什么委屈,就跟我说,别哭啊,”秋瑾和她认识那么多年,却从来没见过她哭的这样凄惶。

        可洛宁珂放手双手时,脸上却是露出笑颜。

        吓得秋瑾往后缩了下,声音颤抖:“你疯了?”

        “你才疯了呢,”洛宁珂用手掌擦了擦眼泪,看着秋瑾,认真说:“我没事,只是我到现在才知道,我这么多年的选择,真的没有错。”

        “什么选择啊,”秋瑾被她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一头雾水。

        洛宁珂看着门口,从窗口虽然已经看不见盛瑭,可心里还是升起暖意。

        不管他还记不记得自己,可再次相见后,他还是选择喜欢自己。不管他们离得有多远,不管时间有多么地伟大,只要他们还在,就能找到彼此。

        她只觉得有一股在心尖流过,甜甜的,暖暖的,这种甜蜜又温暖的喜悦,是那样纯粹又美好,似乎将她所有的灰暗与痛楚,都一扫而空。

        洛宁珂轻轻一笑,微湿的眼尾翘起,明快又楚楚,看得秋瑾心头一愣。

        她还想问清楚,病房门便被推开,盛瑭迈着长腿进来,他头发微微凌乱,黑色长裤上还有浅灰色小脚印,是被洛绎乱蹬踩上的。

        他看着这边,一眼就看见眼眶通红的洛宁珂,浓眉微蹙,似乎压着一点脾气,他这人就是这样,即便心里头再不高兴,也不会开口指出来。

        洛宁珂从前心里头有疙瘩,对他总是冷漠以待。如今再看他,才发现他和从前真的有很多不同,不仅样貌变了,便是性子也大不相同的。

        “我让人送了晚餐过来,”他声音低沉又干燥,听起来特别好听。

        果然你看一个人顺眼的时候,他就算是癞蛤蟆,你都能把他看成是天鹅。况且盛瑭还是真的天鹅。

        他走到洛绎的床边坐在,盯着床边的点滴看了好一会。旁边的秋瑾见状,看得连嘴巴都长大,脸上更是好奇的表情。可这会病房就这么大,就算再压低声音,对方估计还是会听到。

        所以秋瑾抓着她的手,说道:“你陪我出去一下吧。”

        她把洛宁珂拉出去,两人一直走到医院走廊尽头的窗口才停下。

        “你和盛瑭究竟是什么关系?”她就算是再迟钝,这会都看出不对劲来了。

        可是之前她对于盛瑭所有的了解,都是关于秋梓熙和他的,秋梓熙为了他出国读书,就跟疯魔了一样,怎么这一转头,他就和宁珂又牵扯到一块了。

        “我们高中同学,”宁珂并没有隐瞒,秋瑾表情正要放松,她又说道:“也是彼此的初恋。”

        秋瑾一时没回过神,这就好像她原本只是想吃个甜甜圈,结果对方一下子给了她一个三层蛋糕让她吃下去,她一时间真是消化不了啊。

        所以她半天都不知道问什么了。

        倒是洛宁珂抱着手臂,从窗口眺望着远处,城市的霓虹璀璨闪烁,照亮天际黑幕,也照亮了人们前行的道路。

        这么些年来,她独自前进,心里头未尝没带着怨怪和悔意,所以才会在盛瑭再次出现时,一直逃避,她害怕当年只是一场瑰丽的美梦,害怕戳破那一场泡沫一样的美好。

        “那洛绎呢,”等秋瑾回过神,就意识到这件事,这孩子是她十九岁就生下的。

        如果盛瑭真的是她的初恋,那么是不是洛绎就是……

        秋瑾突然想到盛瑭是个混血,而洛绎那模样一看就是个小混血。她倒吸了一口气,她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洛宁珂,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吧,”她看着宁珂问道。

        宁珂回头,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轻声说:“秋瑾,是真的。”

        ***

        也不知过了多久,病房里一片黑暗,只有外面走廊透着微微光亮进来。盛瑭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洛绎。

        他觉得自己肯定是着了魔,要不然怎么能这么喜欢,一个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虽然这里面有爱屋及乌的关系,可就算洛宁珂拒绝了他,让他的水晶心碎的一塌糊涂,可他瞧见洛绎还是觉得稀罕。

        可是就算他再稀罕洛绎,洛宁珂对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他那引以为傲的魅力,似乎对她一丁点作用都没有。他已经开始害怕她的拒绝了。

        此时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黑色身影闪了进来,只见影子在门口摸索了一阵,啪嗒一声轻响,头顶的灯光乍然响起,银亮的光辉倾泻而下,盛瑭眼睛微微眯起。

        门口的洛宁珂束着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穿着粉色毛衣,看起来清纯极了。在看见盛瑭的目光,她嘴角微微勾起,冲着他露出一个笑容。

        可就是这样简单的笑容,却让盛瑭看得心头一暖。

        他抬起手,轻声:“过来。”

        洛宁珂看着他英俊的面容,没什么表情,好看地就像是一尊雕塑般,每个处的线条都带着优雅的味道。她走过去,第一次,毫不犹豫地伸手将他的手握住。

        盛瑭低头看着两人交握的双手,嘴角勾起,他问:“你朋友离开了?”

        “嗯,她是这间医院的医生,洛绎病了,都是她帮忙照看的,”洛宁珂的声音轻轻柔柔的,解释起来也格外的动听。

        他嘴角的笑意越勾越起,甚至都忘了先前在黑暗中的那一点小委屈了。

        “你饿了吧,”盛瑭抬头看她,眼光中有一丝期待。

        洛宁珂点头,问他:“你不是让人送了晚餐过来,在哪儿呢?”

        此时一直躺在床上的洛绎,突然醒了过来,他眼睛眨了好几下,又伸手揉了揉眼睛,才迷迷糊糊地睁开。

        “妈妈,”洛绎一开口,就是可怜巴巴地喊洛宁珂。

        她赶紧过去,只是她一过去,便自然地松开了盛瑭的手。盛瑭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还残留着温暖气息。

        “我想尿尿,”洛绎捂着肚子,脸上也是难忍的表情。

        洛宁珂赶紧哄他:“妈妈,这就给你穿鞋子。”

        “妈妈,我现在就要尿尿,”洛绎着急地说。

        此时盛瑭站了起来,一把将他抱了起来,看着洛宁珂指挥道:“你提着点滴,我抱着他去洗手间。”

        于是两人一人抱着孩子,一人提着点滴跟上,好在病房里面就有洗手间,进了洗手间里,盛瑭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可他盯着洛宁珂,喊道:“妈妈,你快转过头,不要看。老师说,男孩子上厕所,女孩子不能看的。”

        洛宁珂瞥了他一眼,不过还是乖乖转过头。

        耳边就听,轻轻一声笑。

        她脸颊一红,身子站得更正直了,盯着粉白的墙壁看。

        等洛绎完事了,盛瑭给他穿上裤子,他才又喊道:“妈妈,你现在可以调头了。”

        “你可真是……”洛宁珂看着他,摇头一笑。

        谁知洛绎也不知是因为在盛瑭面前,还是真的有了男女性别意识,还很认真地和她腔调:“这可是我们张老师说的。”

        盛瑭一直没说话,只是抱着怀里的小家伙,就走出去了。洛宁珂赶紧跟上,等把孩子放在床上后,她又拿起他的小手,仔细看了看,生怕针头鼓了。

        “妈妈,我好娥,”也不知是不是睡过一觉的原因,他的精神明显好多了,脸色也不像之前那样惨白了。

        洛宁珂这会已经看见了放在茶几上的盒子,她将病床上的桌子弄了起来,将饭盒拿了过来。饭盒都是特制的,右下角是饭点的名字,一瞧就是那种昂贵至极的地方。

        一打开,才发现这种饭盒里面有保温层,这会打开,里面的食物都还是温热的。最上面圆圆的食盒里面放着的粥,白白稠稠的粥,里面放着香菇,还有零星的姜末,一打开便是扑鼻的清香,让人陶醉。

        洛绎突然嗅到一股子香味,登时鼻子吸了吸,像小狗一样。

        “妈妈,这是什么啊?”

        “香菇粥吧,”洛宁珂不确定地回答。

        接着她打开第二个食盒,里面居然是鸡汤,她嘴角扬起一股笑意,盛瑭见她这般笑,开口问:“怎么,这汤有问题?”

        “洛绎他是急性肠胃炎,医生都说要吃些清淡的,这个鸡汤太补了,”她笑着说道。

        盛瑭看着她,“这是给你准备的。”

        洛宁珂顿住,半天才嗯了一声,不过却低下了头,只是她扎着马尾,所以没有头发的遮挡,红通通的,别提多可爱了。

        这间餐厅连一次性碗筷,都做的极其精致。她给洛绎盛了一碗粥,因为他手上还挂着点滴,就亲自给他喂了。

        等舀起一勺夹杂姜末的粥时,洛绎拿着手指点地说道:“妈妈,能不能不要吃这个?”

        “不能,”洛宁珂断然拒绝。

        “可我不想吃,”洛绎试图和她撒娇。

        “不行,”洛宁珂的勺子已经到他嘴边了。

        洛绎又求助地看着旁边的盛瑭,谁知盛瑭就在此时很‘巧合’地转头盯着门口看,似乎突然对床头摆着的台灯有些兴趣。

        洛绎只得委委屈屈地把粥喝下去。

        等他乖乖吃完粥,洛宁珂又从盒子里面给他挑了一块起司蛋糕。他这才重新笑开,一边吃着蛋糕,一边看着盒子问:“妈妈,这个蛋糕可真好吃,你也吃。”

        “妈妈不饿,”洛宁珂摸了摸他的头,却和转过头的盛瑭碰上了视线。

        突然她开口问:“你周末有空吗?”

        “怎么,”盛瑭脸上没什么表情。

        虽然知道他只是习惯的冷淡,可洛宁珂却突然伸手,扯了扯他的脸颊,轻笑着说:“我记得你以前还挺喜欢笑的啊。”

        盛瑭:“……”

        “你笑起来很好看,”洛宁珂看着他,睫毛扑簌扑簌地,盛瑭觉得就像有两只蝴蝶闪动着翅膀,停落在他的心头。

        “我们周末去游乐园,洛绎一直想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