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34.chapter 34

34.chapter 34

        第三十四章

        陶菁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尴尬地恨不得立即消失。

        倒是旁人开始有些傻眼,不过随后课代表还是格外开心地说:“我就说嘛,宁珂这家伙可不傻。怎么可能未婚……”

        结果她还没说完,旁边一个女生一把就身后捂住她的嘴,笑笑说道:“我看咱们课代表是喝醉了。”

        好在大家知道不能再提下去了,要不然今天还真没完没了了。所以有人赶紧把话题岔开,也不知谁提起了股市,那可真是好话题。几乎所有人都在哀嚎,亏得那叫一个惨烈。

        盛瑭虽然说的不多,不过他讲的句句都在点子上。再加上他方才坦白自己不在盛美集团工作,而是从事专门的投资,所以七嘴八舌地问他。

        等到了八点多的时候,大家也吃得差不多。李老师身子不好,也不能熬夜,所以他女儿便带着他回去。

        所以他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起身。

        等李老师走了,不少人也相继离开。不过他们这一桌倒是没什么人走。最后大概留下了二十几人,所以褚旸和旁边的人商议了下:“如果大家不想走,要不咱们去下一场?”

        “好呀,去哪儿,唱歌吗?”当即有女同学附议。

        “大家提提建议,”褚旸轻笑,可眼神巡视了一圈,还是忍不住落在了洛宁珂身上。

        此时众人七嘴八舌,有想找个清吧再坐坐的,也有同意去唱歌的,反正一时也讨论不了。

        洛宁珂倒是一直没说话,她旁边的洛绎用手掌拍了拍嘴巴,似乎开始犯困了。盛瑭倾身,低声问他:“洛绎,是不是困了?”

        “嗯,”洛绎点头,盛瑭就一把将他从椅子里抱了出来,安放在自己腿上,让他靠在怀里。

        结果等这边商量出个结果,准备去唱歌时,洛绎早已经在盛瑭怀里沉沉睡着了。

        “我就不去了,他这样,我也只能带他回去了,”洛宁珂指了指洛绎,无奈地说道。

        虽然大家不想轻易放过她,可也不好强人所难,况且孩子确实睡着了。

        此时穿着白色香奈儿的张悦,有些惋惜地说道:“咱们同学都这么多年没见面,你不去实在是太不够意思了。”

        洛宁珂又说了好几声,实在是不好意思。好在大家都还算能理解,不过也有好事者,冲着他们两人喊道:“要是哪天办婚礼,可千万别忘了咱们这帮老同学。”

        洛宁珂一时语塞,只笑了笑。

        可谁知旁边的人,却一把抓住她的手,扬起唇瓣冲各人笑着说道:“一定,到时候还请大家赏光前来。”

        盛瑭这般痛快,让众人眼睛都亮了。

        等出了酒店,不少开车过来的人,都去取车了。而盛瑭的车子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洛宁珂和众人告别,这才上车离开。

        车子开走之后,张悦这才转头对课代表说:“果然是流言不可信啊,之前大家传宁珂的事情,不知道多少人同情她,说什么单亲妈妈日子不好过。可你看看现在,人家有高富帅老公、有那么萌的儿子,连专门开车的司机都有。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

        “得了吧,有什么可生气的,你要是长宁珂那模样,照样也有高富帅追着你跑,”课代表今天喝了不少,这会靠在她身上。

        “确实,长得美就是占优势,”张悦点头。

        结果课代表毫不留情地嘲笑道:“人家不仅长得美,还有脑子,你怎么比得上哦。”

        张悦:“……”

        ***

        至于那位长得美的姑娘,回到家之后,赶紧把洛绎弄到了床上,给他脱了鞋袜之后,又去洗手间弄了热水,用毛巾擦了擦脚丫,这才歇了会。

        等她出去的时候,盛瑭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瞧着模样还颇为闲适。他抬头见洛宁珂出来,伸手招呼她:“过来,坐。”

        他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道,可宁珂双手抱在胸前,也不过去也不说话。

        半晌后,盛瑭才目光沉沉地又拍了拍身边的沙发,轻声笑道:“怎么不过来,怕我吃了你?”

        “嗯,”洛宁珂点了点头。

        盛瑭面上稍稍僵硬,别过头望向另一边,等过了好久,他终于忍不住又转头,嘴角含着笑意,问道:“真怕我吃了你?”

        他眼尾轻挑,看起来风流又写意,惹得洛宁珂一阵轻笑。

        她正准备起身,结果放在衣服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外套就摆在盛瑭的旁边,他伸手将手机勾了出来,原本是想递给她,可谁知一眼就瞄到了来电人的名字。

        褚旸?

        他认真地盯着手机上的名字,稍稍蹙眉,洛宁珂原本还倚在门边,结果这会快步走过来,同样也看见了电话上的名字。

        “你们一直有联系?”盛瑭将手机递给她,问了一句。

        他的口吻倒是还算正常,并非是质问,但洛宁珂神色可没那么自然,虽然她自己是坚定的拒绝了褚旸,可褚旸对她却是态度明确的追求。

        “我接个电话,”她说了句,便接通了电话。

        那边杂音很大,有隐隐的音乐声也有喊叫的声音,听起来他已经到了ktv。

        “到家了吗?”褚旸开口问道。

        洛宁珂轻轻嗯了一声,回道:“已经到家了,谢谢。”

        似乎她这句话太过客气,那边久久都没说话,直到褚旸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问道:“你和盛先生真的在一起了?”

        就算洛宁珂一向对褚旸不假辞色,此时也没有立即反驳。这世家本来就有很多被辜负的情深,她从不愿拖泥带水,可心底却也并非没有触动。

        “看来这一次我又来晚了,”他自嘲了一句,听起来他今晚也喝了不少,连说话的声音都比平常暗沉了许多,“其实我很喜欢你很多年了,不是说初恋最让人难忘。我以为那都是骗人的,可这么多年来,不管我走多远,不管我身边有多少好姑娘,可始终都忘不了你。”

        洛宁珂不知为何,突然心中一酸,连眼睛都酸涩的难受。

        褚旸所说的这种滋味,她都懂,当初盛瑭离开后,她也是在这样的难忘和想忘之中不断的挣扎。那时候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明明前一天他们还好好的,甚至还约好了去毕业旅行,可第二天他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打电话不接,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最后宁珂只听到一个模糊的消息,说他离开了。

        所以她能明白褚旸的感受,可越明白,心里就难过。她没办法回应他的爱情,注定要辜负他的期望,她甚至都不敢背负着这样的感情,执念太深,时间太短,他们都是在执念里,无能为力的孤儿。

        “对不起,褚旸,”她背对着盛瑭,轻声说道。

        她虽然不爱褚旸,可并不想要伤害他,但却又注定了要辜负他。这种感觉,太过错杂。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是我又来迟了,是我不好,”对面的声音越来越压抑,压抑到洛宁珂连继续打电话的勇气都快要消失了。

        他说:“我应该早点回来的。”

        “褚旸,你喝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好不好,”洛宁珂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最后大概是有人找到了他,把他领回了包厢,洛宁珂只得自己挂断了电话。等她回头时,坐在沙发上的人,正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褚旸的电话,”他明知故问地说。

        洛宁珂尴尬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他喝多了。”

        “所以他也是我的情敌,”盛瑭轻笑一声,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

        洛宁珂不喜欢他这般模样,别过头,不想去看他。结果一直坐在沙发上的人,突然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将她挡地严严实实。

        “其实他挺有眼光的,”他轻声说道,不过说完,还带了一声轻笑。

        洛宁珂恨不得立刻白他一眼,不过这会她不想撞枪口,只垂着头,什么都不说。

        结果对面的人,似乎还没说完,又开口道:“不过我不太喜欢,他觊觎我的女人。”

        “盛瑭,”洛宁珂真是彻底服了他,也不知是不是男人都有这样的竞争意识,特别是在所谓的情敌出现之后。

        她忍不住想到了今天宴会上的事情,“盛瑭,你今天不应该在大家面前说那些的。”

        “说哪些?”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在意地反问道。

        洛宁珂再次深吸一口气,虽然她和盛瑭交往过,可那会他还只是个少年,充其量就是个比较出众的少年,可如今他已经蜕变成这么一个自傲的男人,他只要稍微展示一下他身为男性的魅力,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爱慕他。

        就说他之前和秋梓熙的绯闻,明明照片上的他,还不及他本人一半好看,可微博上却不知有多少人追捧,甚至留言也多是偏袒他,而指责秋梓熙借他炒作。

        这可真是个让人羡慕的家伙,因为他始终被人偏爱着。

        以至于他用这种口吻,说出这样的话,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洛宁珂忍不住摇头,这已经不知是她今晚的第几次摇头了,可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似乎总是找不到自己的准则。

        “你不应该给他们过多的暗示,我们才刚刚交往,结婚对我们来说,有点不现实,”她轻声说道。

        突然面前的人,弯下了腰,将脸平直地对着她说道:“洛宁珂,你看着我的眼睛。”

        洛宁珂不明所以,抬头看他,结果就听见他沉沉地说:“你的眼睛告诉我说,你在撒谎。哪有女朋友不喜欢男朋友提结婚的事情。”

        “或许你会觉得这一切很疯狂,可是我必须告诉你。你是这么多年来,我唯一追求过,也是我唯一想要牵手的女人,”他看着洛宁珂,语气真挚又从容,浅灰色的眸子,此时流淌着无尽的温柔。

        洛宁珂看着他,这一次,是真的说不出话了。

        “爱情是个调皮的小家伙,虽然它来得莫名其妙,可是它现在确实来了,”他翘起嘴角,轻笑着说道:“洛宁珂,我是真的爱你。”

        洛宁珂深吸了一口气,“盛瑭,你是不是参加过情话培训班?”

        盛瑭:“……”

        过了许久,他才无奈笑道:“你可真是个扫兴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