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抢不走的你在线阅读 - 36.chapter 36

36.chapter 36

        第三十六章

        洛宁珂伸手接过徽章,这是她的荣誉,是她人生最为自豪的一件事,也是她人生最大转折见证之一。

        她翻过徽章,背面是她的名字,不过在随后却脸色微微一变,她问道:“这枚徽章是你从哪里找到的?”

        盛瑭仔细地看了她的表情,表情平平,就是那种说不上有多兴奋,但也说不上讨厌的表情。他克制地深吸了一口气,可表情还是不自觉地发白,说实话这是他作为男朋友,第一次送礼物,还是这般精心准备的,自觉对他们两人都是有重大意义的礼物,所以他这是失败了?

        所以他心底忍不住升起女人实在是太难讨好了,就在他开口准备询问时,洛宁珂将徽章夹杂手指间转了一圈,轻笑道:“这枚徽章太新了。”

        “什么?”盛瑭没听懂她的意思。

        洛宁珂将徽章在手指间翻动,嘴角微抿,带着浅笑说:“这枚徽章太新了,我那枚背后有划痕。”

        盛瑭:“……”

        好半晌,他才知道自己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脚,他抓起面前的玻璃杯,喝了一口水,这才轻声说道:“那你答应我,看到不许生气。”

        洛宁珂微微惊愕,不知他为什么这么说。不过等盛瑭从口袋里,将那枚已经变了形的徽章拿出来,洛宁珂几乎不认得这枚徽章了。

        “这是原来的那枚?”她指着徽章问道。

        盛瑭点头:“我不知道你的徽章为什么在我这里,不过从我见到它起,它就是这个模样。听说是当年在我车祸现场附近找到的。”

        洛宁珂看着面前的那枚徽章,当初她为什么会把这个交给盛瑭,或许是骄傲吧。

        虽然那时候大家都还小,除了彼此,并不会看见别的东西。可对洛宁珂来说,盛瑭和她之间的差距,并不是闭着眼睛就能假装看不见的。所以这枚徽章,就是代表她全部的骄傲吧,这是她靠着自己而得来的。

        “你当初为什么把这枚徽章给我,”盛瑭看着她渐渐陷入沉思的表情,轻声问。

        对于他来说,这是他最想知道的事情,因为之前宁珂救他的时候,只承认他们高中同学,甚至连他们认识这一点都没告诉他。如果他们真的不认识,只是她听说过自己的名字,那么他又为什么会有她的东西呢。

        头顶上的橘黄色的光亮倾泻而下,如同轻纱般笼在她的发梢和眉宇间。等她抬眸时,眉眼生动地让他心头一动。

        可就在此时,从楼上下来的两人,在看见这边的人时,突然改了方向,径直往这边来了。

        此时洛宁珂在捏着这枚徽章,心里正在组织语言,就是这时候,就现在告诉他吧,告诉他,洛绎是他的儿子,是我和他的儿子。

        洛宁珂霍地将徽章捏在手心里,抬起头看着他说:“这枚徽章是我给你的,因为我们……”

        “盛先生,”突然一个声音从旁边插了进来。

        盛瑭和洛宁珂几乎是同时调头看着旁边的人,来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长得斯文儒雅,倒是极高的个子,旁边身材修长的女子即便穿着七寸高跟鞋,都要比他矮了半个头。

        洛宁珂并不认识这人,所以也没说话,只是她转头看盛瑭的时候,发现他脸上也没什么表情,瞧着并不是遇见老熟人的架势。

        显然气氛一时出现了尴尬,等过了许久,还是那男人开口说道:“想来盛先生可能贵人事忙,已经不记得我了,可我对盛先生却印象深刻。”

        盛瑭依旧一副骄矜冷漠的模样,并没有因为这男人的话,表现出丝毫的友好。洛宁珂只能尴尬地微垂眼眸。

        结果过了好一会,才听盛瑭不紧不慢地开口:“请问你是哪位?”

        这可真够无礼的,洛宁珂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好在旁边这个男人似乎并不以为然,反而是伸出一只手,轻声说道:“盛先生,我是段韩修,很荣幸在这里遇见你。”

        在听到这个名字时,盛瑭的眸子微缩,脸上的冷漠更甚,看起来神圣又不可侵犯。突然他站了起来,好在他本就挺拔高大,少了被人居高临下的俯视,两人之间平静地看着对方,可却露出一股暗潮涌动。

        盛瑭并没有伸出手,反而是上下轻轻打量了段韩修,才说道:“原来是段先生,我对你,才是闻名不如见面呢。”

        段韩修发出短促的笑声,听起来倒不是嘲讽,不过随后他说道:“都说盛先生常年居住在国外,可如今看来盛先生的中文倒是不错。”

        洛宁珂皱了皱眉头,这个段韩修的口气听起来并不和善,看来也是来者不善。

        “我身为中国人,中文好是应该的,不过再怎么样都比不上段先生你,”他客气一笑,可偏偏洛宁珂看着他那样的笑,反而觉得不好,果不其然,随后他又淡淡开口:“两门三刀,阴险狠毒,段先生可是占全这八个字。”

        洛宁珂深吸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段韩修旁边的女子,忿忿地开口:“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呢?”

        可她刚说完话,段韩修转身就是一巴掌,声音大地让周围几桌的人,都一个劲地朝这边看。

        洛宁珂倒抽了一口气,看着那女子嘴角都被打破了,脸颊迅速浮肿起来,连五指手印都清楚可见。

        “你怎么打女人,”她忍不住质问。

        可段韩修却没看她,而是冷冷地盯着女子,寒声教训:“男人说话,难有女人插嘴的份。”

        洛宁珂当真是有些生气了,这种人不过就是仗着点钱,就不把全世界都看在眼里。虽然盛瑭有时候也会倨傲地不得了,可她敢肯定,他这辈子都不会动女人一个手指头。

        “荒唐,”洛宁珂生气地说道。

        而盛瑭的眼眸变得更深,只见他缓缓转头看着那个女子,认真说道:“如果我是你,出了这道门,就不会在和这个男人有一点关系。”

        “盛先生,我的女人,恐怕还轮不到你来教吧,你只需要管好……”他虽没点名,可却转头看了洛宁珂一眼,但眼神中的轻蔑清晰可见。

        “我从来不管我自己的女人,因为我只会爱她,”盛瑭平静地说道。

        此时站在段韩修身边的女人,终于忍不住地捂着脸,转身跑了出去。

        此时餐厅的经理也赶了过来,站在旁边,一副随时准备上前劝架的模样。洛宁珂也怕他们当真打了起来,赶紧上前挽着他的手臂,轻声说道:“盛瑭,咱们走吧。”

        盛瑭点头,不过在临走前,他却看着段韩修说道:“既然段先生自诩是中国人,那也送你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等他说完这句话后,便带着洛宁珂离开了,只是洛宁珂走到半路,回头看了他一眼。而段韩修此时也在看他们,在撞见她回头时,竟伸手给了她一个飞吻。

        等两人上了车子后,盛瑭没有立即开车,而洛宁珂也忍不住问:“刚刚那是谁,和你有过节吗?”

        “段韩修,一个流、氓头子,”盛瑭鄙夷地说道,此时他按下按钮,准备启动车子。

        “黑、社、会?”洛宁珂吃惊地转头看他。

        盛瑭见她表情惊讶,伸手摸了下她的脸颊,温和地安慰道:“放心,不过是个上的台面的流氓罢了,算不上黑社会。”

        “那就好,”洛宁珂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可旁边的盛瑭的却又嘲讽地笑了下,开口说道:“不过就算是流氓,也是个有点本事的流氓。”

        他似乎想说什么,不过到嘴边又顿住了。

        而此时洛宁珂转头问他:“他和你有过节?”

        盛瑭没说话,洛宁珂又问道:“你之前受伤的事情,有他有关系吗?”

        此时正好遇上红灯,盛瑭停下车子,看着她,倒是没有反驳,反而是叮嘱她说道:“这人行事有些极端,所以就算日后在路上遇见,也不要搭理就是。”

        洛宁珂见他没反驳,便知道她的猜想没有错,她忍不住气恼:“你应该报警的,这种人就该警察去惩治他。他怎么还敢到你面前耀武扬威。”

        她一想到段韩修刚才说的每一句,每一个表情,只觉得那都是讽刺,这样的人居然还能在外面好好待着。

        盛瑭见她当真生气,伸手拉住她的手,轻声说道:“你放心,这种人蹦达不了多久的。”

        段韩修如今能洗白成这样,还有一个集团公司,可见他背后靠山之厉害。所以就算查出盛瑭的事情是他母幕后主使的,盛纪泽和他都没有立即动手。

        况且这件事还牵扯到塞巴斯蒂安,虽然盛瑭和这个舅舅不对付,但也没真正的对他做什么。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这个亲舅舅倒是个不手软的。

        一时间,两人都心软如麻,连洛宁珂都不太愿意说话了。

        等到了家里,洛绎亲自给他们两个开门,洛宁珂进去就看见桌子上摆着的披萨,可可也在,沙发上摆满了各色玩具。

        洛宁珂忍不住说道:“他上次生病的时候,你就给他买了够多的玩具了,你真的快要把他宠坏了。”

        谁知旁边的盛瑭不仅不在意,反而把洛绎一把抱了起来,问他在学校的事情,还问他晚上吃的开不开心。

        洛宁珂看了一桌子的垃圾食品,什么炸鸡、可乐,这些小孩子怎么可能不喜欢,他们恨不得天天都吃这些吧。

        陆青见他回来,便告辞要下去等着,洛宁珂赶紧说道:“今晚谢谢你。”

        “洛小姐,您客气了,”陆青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

        此时两个小孩已经和盛瑭玩了起来,可可大概是因为第一个盛瑭接触,还有些拘束和害羞。结果盛瑭居然比她想象中,还会哄孩子,再加上长得是真好看,没一会就笼络住了小姑娘的心。

        所以等她妈妈过来接人的时候,小丫头恨不能抱着盛瑭的大腿,死活不愿意离开。最后没办法,又让她在这里玩了半个小时,最后还是盛瑭亲自把她抱回去的。

        等把洛绎哄去睡觉了,盛瑭这才提出告辞。

        他瞧了一眼里面,笑着说道:“有这小家伙在,我连亲你都不敢了。”

        洛宁珂被他可怜的语气逗乐,忍不住笑道:“他现在不是去睡觉了。”

        “所以你现在是在邀请我了?”盛瑭低低地问。

        洛宁珂脸颊一红,正要转身,腰被他一下握住,整个人被固定住。在片刻后,她的唇被这个男人咬住,随后他强势伸出舌尖在她的唇上舔了下,这个动作让她整个人都激灵了下。

        或许是感受到了她的回应,他的吻更加的强势,一瞬间她只觉得连呼吸都是困难的,意识一点点地抽离,最后她忍不住双手抱着他的腰。

        不知这个吻持续了多久,洛宁珂只知道在结束的时候,她只剩下大口地喘气。只见盛瑭淡笑着看着她,调笑问道:“不会换气?”

        她没说话,只回眸瞪他,可偏偏她此时红唇娇嫩,像是刚被狠狠地疼爱过,这一瞪不见丝毫凌厉,反平添了几分风情。于是下一秒,对面的人又靠了过来,这一次他一边亲吻,一边将她往后带,一直等到了靠上一个坚硬的东西,她这才反应过来。

        可下一刻,盛瑭放在她背后的手,伸手转开了门把手,紧接着她后背一空,整个人被带进了房间里。等盛瑭将她抱着转了过来时,她整个人又贴在了门板上了。

        周围漆黑一片,只剩下室内轻微的喘息声,以及那暧昧至极的口水声……

        这样和这个男人靠在一起,心底像是无数的糖块在一瞬间融化,这一切都美妙地让人无法拒绝。

        ***

        所谓的恋爱,大概就是甜蜜与危机吧,只是别人的危机是两个人之间渐渐的融合。她和盛瑭之间倒是不存在争执,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快遇见这样的事情。

        虽然那天偶遇段韩修让她担心不已,但是盛瑭向她保证过,这个人绝对不会伤害到她和洛绎。其实她自己倒是还好,毕竟是个大人,可她生怕这些人会毫无底线地伤害她的儿子。

        结果在周四晚上的时候,突然微博上那个著名的狗仔,又留下了周五见的字样。当时季敏敏还和她兴奋地表示,明天肯定会有好戏看呢。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好戏居然是她和盛瑭。

        早上十点的时候,季敏敏准时刷了微博,可只看了一眼,就赶紧拿过来给洛宁珂看。

        因为这次微博上配图是他们两个,有他们在游乐园玩耍的照片,也有他们在餐厅吃饭的照片,而配上的文字则是更是让她掐了手掌。

        “旧情未了,新情又来,豪门公子牵手单亲妈妈。豪门大公子前脚牵手女星,后脚偷吃单亲母亲,是两女共争一男,还是女星不小心被撬墙角!”

        季敏敏在旁边忍不住说道:“这个说的也太难听了,之前不是都已经否认过了。”

        洛宁珂木然地把手机递还给了她,季敏敏看着她的表情,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不过公司里面也不是只有季敏敏一个人看见了,没一会就有人在微信发微信问:那个狗仔拍的照片是怎么回事啊?

        虽然没人回答她,可旁边议论的声音已经起来了。

        结果没过多久,季敏敏忍不住喊道:“卧槽,不是吧。”

        这次洛宁珂都不用问发生了什么,因为已经有同事把截图发到了微信群里,她点开图片,就看见图片上秋梓熙的头像。

        而这个图片,是她新发的微博。

        “有些事情不是你去看,就代表不存在。或许是太傻,或许是太爱。过去的七年,从振源到英国,我一直都在。或许现在是时候,让我痛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