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章 真空家乡,无生老母

第二章 真空家乡,无生老母

        说实话,王长生他自己到现在脑子里还是一团的浆糊。

        虽说理清楚了一些东西,可更多的疑问冒了出来。

        说是在这个世界活了快十六年,可是快十六年间,王长生一直躺在一具棺材里面,不省人世。

        而等到醒来,确实有一种‘穿越’的错觉,自然十分不适应。

        王长生一个人孤独的行走。

        突然,

        咿咿呀呀古怪声音,从前方传来,还伴随着女人的哭声,童子的念经声,在这空旷的荒原,寂静的荒原,一下子陷入了人古怪的热闹。

        听到声音,王长生抬头看去,面前突然出现了一群身形诡异的人。

        其实照王长生看来,这些东西更像是鬼,因为他们的脚漂浮在空中,而背后,也没有影子,一群人的气质显的阴恻无比。

        更不消说这些不知是人还是鬼的东西,周围漂浮着白色的灯笼,灯笼内,燃烧着惨白的灯芯,纵使在白日,却令见者毛骨悚然。

        荒民麻木的在荒原中行走,对于这突然出现的诡异事件,没有半分的关注,一个个专注于前方。

        而当白色灯笼照过原本一个个神情麻木的荒民,此时却突然间化为了狂热的宗教信徒,他们一下子陷入了疯狂,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些漂浮着的灯笼。

        身瘦如柴,脸上肌肉拧动,眼珠充血,双手俯在前方,啪啪啪的砸下来,整个头磕得鲜血淋漓,也没有一个人停下来。

        他们每一个人的口中都高喊着“真空家乡,无生老母”八个字,

        然后在幽白的灯火下,化为了一阵白烟。

        白焰森森,白色的火焰突然间往上窜了几分,原本麻木的灵魂一下子转化为了狂热的信仰,自愿的成为了柴薪。

        白烟被白色灯笼吸走,一时间,那上面显现出不知多少人的人面,嘈嘈切切的人声叽里咕噜的冒了出来。

        王长生浑身上下陷入了寒冷,脊背一阵酥麻,冷汗哗啦啦的落了下来,因为面前的一幕实在是太过的瘆人,白光笼罩之下,竟然将人的思想都扭曲了起来,这该是怎样的人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那些明明是用来照亮光明的白色灯笼,在他的眼中仿佛化作了一颗颗重叠在一起的人头,七窍流血,只要被这些灯笼盯上,就将陷入永恒的痛苦。

        而正面前的那个闭着眼睛,似乎是一阵风都可以将其吹倒的男人,更是充斥着一种极为恐怖气息。

        他身穿白色衣服,白色头发,白色眉毛,就连唇色也是白色。

        明明应该圣洁无比,可一眼看去只觉得他就如同从地狱中爬上来的恶鬼一般,寻常人只是瞧一眼就会被震慑的失去力气。

        此情此景,王长生周身彻骨的寒冷,而在这种危险的气机之下,明宫内的小明王睁开了眼睛,如同琉璃一般的眼珠,看着正前方,他的身体镇静了下来。

        他藏在衣服下面的拳头不由得握紧,面容极力的维持着平静。

        他不敢动,因为只要动一步,他必然会身首异处。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着王长生这种定力,面前的场景实在是诡异,还在队伍后面的荒民一下子慌乱了起来,在白色灯笼未曾到达的地方,他们害怕的尖叫了起来,然后疯狂的向着外面跑过去。

        最前面浑身白色的男人,见到这副画面,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

        他抬起了一根手指,天空中突然出现了细细的丝线,丝线一下子将天地网在其中,丝线一动,那些四处逃跑的人一下子身首异处。

        天空中突然下起了血雨。

        白衣男人第一次睁开了眼睛,他嘴角含着一丝笑意,身后似有白光笼罩,整个人宛若救苦救难的菩萨一般,双手合拢,道了一声,

        “无生老母”

        一颗颗死不瞑目的头颅落了下来,尸体重重叠叠,叠成了一座座的小山,地上流淌着殷红的血液,慢慢的汇聚成了一条小溪,白色灯笼咿咿呀呀的摇动了起来,如同贪婪的食客一样停在了尸山的前面,一个个透明的灵魂被吸了进去,发出火焰燃烧的声音。

        其余的荒民被眼前这恐怖的画面惊呆了,一瞬间以为自己来到了地狱,空气中是无处不在的浓浓血腥味,令人呕吐,却没有人敢吐。

        他们都匍匐在了地下,浑身颤抖着,陷入了了巨大的恐惧。

        王长生再一次的知道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他默默的学着那些被吓的肝胆皆碎的人蹲了下来,另外一只手不经意落在了滚过来的一只人头上。

        “超度”

        王长生的心中默默的说出这句话,遂即,一道看不见的白光划过,只有王长生能够感觉到的,对方的灵魂,已经彻底的安息了。

        这是他这个月超度的第九个人,王长生能够感觉到,自己眉心的那片空间内积累的灵魂,又多了一丝。

        这是一个意外的发现,他在第一次见到一对死亡的母女心生不忍,上前想要让她们合上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可以超度灵魂,而且每超度一次,就会有一丝灵魂落在自己的眉心。

        只是因为超度的人太少,所以王长生还没有发觉出自己眉心的灵魂有何用处。

        安静,还是安静,以及空气中黏稠的血腥味。

        白衣人的身后,走出来一个脸色惨白,嘴唇殷红,面如鬼魅的男子,对着跪下来的人说了几句。

        其声音阴柔无比,可王长生听的清楚,这是让白灯笼选人,若是能够被白灯笼选中,那就不用死了。

        不知为什么,王长生在白灯笼一出来的时候,心就咯噔一跳,他有种会出事的感觉。

        果不其然,他发现那些白灯笼竟然都不敢向着自己的方向而来,仅有几个飞出来的距离王长生比较近的,灯笼的笼体,似乎有轻微的颤抖。

        它们似乎,在害怕?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王长生马上就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妙处境,尤其是,在感觉到白衣人向着自己这个方位看来的时候。

        他连忙盯着一个灯笼,精神绷紧,在内心无声的喊道,

        “快过来,快过来,快过来”

        白灯笼飘向了别的地方,王长生的心都要提起来了,这时,明宫内,那尊和王长生一模一样的小明王突然张嘴,无声的说了一句话,然后神目无暇的看向白灯笼。

        嗖的一声

        王长生就发现自己的眼前多了一个白色的灯笼,自己连它是怎么来的都不知道,不过还是松了一口气。

        最后,除了被白灯笼选中的这三十四个人之外,还有四个看起来极为壮硕的男子活了下来,他们似乎,不是普通人。

        地上躺了一地的尸体,他们的脸上都绽放了诡异的笑容。

        而白色灯笼的上面,又多了一些红意。

        白衣男人的唇色也带了些微红,又很快的消失不见。

        天空阴沉沉的,一支队伍开始在荒原中行走,王长生和其他人没有两样,站在队伍的中间,旁边有一盏微微摇曳的白色灯笼。

        白色灯笼距离他不远不近。

        原本,王长生以为这灯笼是纸做的,可仔细一看,却不由得一惊,因为这灯笼面皮光滑无比,宛如凝脂,就像.....就像十几岁姑娘那上等的肌肤一般。

        灯笼里面的灯芯远远看着燃烧的是灯芯,可王长生看的明白,是人。

        这些如同灯芯一般的小人,在烈火的燃烧下,非但不觉得痛苦,反而脸上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满足笑意。

        这两处加起来,王长生心中一寒,更加低眉顺眼起来。

        继续往后走,他却发现,为首的白衣人,在遇到其他的荒民之后,竟然没有杀人,反而开始让队伍内的人施粥,然后一派菩萨之相,慈眉善目,开始讲道。

        “天下有两斗争之势,谓之暗两宗。明者,善道也,暗则黑,恶不中理。斯二者,古今斗争不已。弥勒既降,光明遂暗。此所谓“青阳”、“红阳”、“白阳”者三际。教官侍“无生老母”,奉“真空乡里,无生老母”八字。”

        “无生老母前后遣然灯佛、释迎牟尼佛、弥勒下。”

        “于时为世仪:青阳,然灯佛统之初,尚未有天地,已著明暗。明系聪明,暗系痴愚;红阳者,释迎牟尼佛统治中等,暗势盛抑明势,为大患,所谓怖大劫而生,再经而明驱之;白阳时由弥勒佛统治后时,明暗各复本位,明归大明,暗极暗。”

        “端暗而不返,旧也。中际明暗斗争,乃今也。后际明暗各复辟,未来也。教首唱白莲教,弥勒庇下,大劫之险,免劫中。及悉摧败旧法,乱其旧序,立福千载,则其人安业之愈日矣。”

        随着白衣人娓娓道来,王长生前后一想,一下便明白这些是何人。

        “白莲教,果然是白莲教......”

        他不动神色的观察了周围的人一眼,心中却闪过了无力的感觉,因为每一个都像是看向真神一样看着白衣男人,那些和王长生经历了同样屠杀的人,已经彻底的陷入了白莲教义,只觉得死去的那些人已经进入了真空家乡。

        “父亲还特意叮嘱我,让我离白莲教越远越好,没想到......”

        王长生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