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泉瀑和弦

第二十八章 泉瀑和弦

        王长生假装很随意的问出了这个问题,只可惜圆寂也从未有听到‘天芝’这种东西。

        一夜的时间过的很快,王长生和陈甜甜也约定了,去帮她问问其他修行的荒原人。

        原本以为早上醒来圆寂就会离开,没想到这位无相寺的高僧,似乎决定在这里住下来,不过这样也好,因为王长生准备离去了,却不是去仙域的深处,而是准备去往北州。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圆寂也忍不住念了一句阿弥陀佛,说道,

        “小施主心有众生,心有真佛。”

        那些荒原人更是感激涕零,其中一些年轻人还特意的送了一串,由荒原深处的特殊石头串成的一串手链,并且和王长生道歉,表示感谢。

        王长生只是犹豫了一瞬,还是选择据实以告,告诉圆寂以及这里的人,他并不是什么心中有众生的活佛,而是自己是和姒族人有一份婚约,所以准备去看看,顺便也问一问关于荒原人体内明宫的事情。

        当然,这话说出来没人信。

        有的人还用一种极为怜悯的眼神看着王长生,惹得王长生不知如何是好。

        这里虽在仙域的最外层,可并不平和,四周古树参天,山脉的深处还有一些蛮兽吼叫,仿佛晴空之雷一般,这些蛮兽一般和人类的聚集地泾渭分明,从几日前开始,就不知怎么了,十分的狂躁,兽吼的声音此起彼伏,让听到的人心中都不由一震。

        他知道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约等于无,对于修行之道更是不求甚解,正好有一位大修士在一旁,也厚着脸皮询问了圆寂很多问题,算是增长了不少的见识。

        玉泉这个境界便是开辟玉泉,玄水泉涌,足够的玄水神力涌动,便能冲九霄,步入重楼,只是这一关很难,得让玄水流遍明宫,神力涌现才能登楼。

        寻常的人修行到‘泉瀑和弦’的程度,就能望见十二重楼了,可王长生却非如此。

        他玉泉之内涌出来的玄水神力恐怕有同境界的数十倍不止,却依然未见重楼。

        王长生因为这个问题拐弯抹角的问了圆寂很多次,却还是一知半解

        此时二人正漫步在第一层的仙域内,他们不断的往外走,而仙域之内奇异的生命精气也在慢慢的消失,天上的太阳也渐渐的变淡,直至消失不见。

        王长生和圆寂踏出了仙域,太阳彻底消失。

        站在荒原之上,往前一步往后一步,如同两个世界一样。

        “阿弥陀佛,世界造化竟如此神奇,贫僧每次见到,都不由叹为观止。”

        王长生大步的往前走了走,在回头看,一个荒古仙域,一个寂灭荒原,一个生机勃勃,一个冰冷死寂。

        “大师所言确实不错,如此之景,却属天地造化。”

        就在二人绕着仙域的最外层走了一段时间,由远而近的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

        似乎荒原之上出现了许多极为强大的生命,人还未至,声音已经先听到了。

        “有人来了?”

        “阿弥陀佛,仙域出现的时间不定,想来是有人在远处看见仙域开启才连忙赶了过来。”

        “小施主,这些人不是一般人,我们避一避吧。”

        说着,广袖一罩,二人又回到了仙域之内。

        “大师,你这是瞬移?你到底是什么境界?”

        王长生面露震惊之色,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佛无境界之说。”

        圆寂单手合掌,念了一句佛号。

        远处尘土飞扬,王长生心有所感,双目闪动,两道神光射了出去,远远的想要看清楚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只见最前面的竟然是一只极为神异的独角兽,那光灿灿的独角犹如圣洁的无暇白玉,四蹄看似落在地上,实则踏在空中,不染一丝尘埃,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仙域这边而来。

        坐骑上的是一个红衣主教,整张脸用赤铜甲胄遮住,让人看不清究竟长什么样子。

        独角兽后,便是一个撵轿,十几位白衣胜雪的女子用飘在空中,清丽出尘,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极为强大的气息,神力流转,抬起那一座撵轿,撵轿之上白色的垂幔落了下来,半透明的菱纱微颤,传出淡淡的神意。

        后面更是跟着数千支浑然一体的骑兵,骑兵身下也都骑着圣洁的独角兽,只是明显比最前面的光明独角兽弱上了许多。

        惊雷闪动,神霞漫天,王长生还待细看,突然,圆寂粗糙的一只手挡在了王长生的面前,他眼前一黑,重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本来染上了一些纯白之意的双瞳又恢复成了黑色。

        “小施主不要再继续看下去了,虽然你动用自己的神目,可再看下去,还是会被发现。”

        王长生讪讪一笑,看着越来越近,如同从云雾里出现的这些人不由好奇的问了起来,

        “大师,这些是什么人,怎么现在才来?”

        “阿弥陀佛,她们乃是从大西洲横跨中土而来的,路途漫长,就算可以借用天地之势,也无法在短短的时间内到达这里。”

        “大西洲?”

        “传闻海外有一大西洲,一半在海面一半在海底,想必便是她们。”

        王长生摸了摸下巴,结合之前的信息,努力的想在头脑中勾勒出这个世界的面貌,却还是失败了。

        “她们也是为了仙域而来,啧,大师,你看看这么多的势力都为仙域而来,想要闯入仙域的深处,怎么你还从深处出来?不怕错过什么大机缘?听说仙域之内有仙药,还有仙石,甚至无上真经《仙录》也在其内,大师就不想要观上一观?”

        圆寂笑了笑,垂眸,耳长垂落肩头

        “贫僧只观我佛,不观仙。”

        “况且,我已得了机缘,再求机缘,或非机缘,而是孽缘。”

        王长生不知圆寂为何这么说却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默不作声,他自觉自己看不透这位无相寺的大师。

        片刻后,随着这些大西洲的骑兵已至,王长生瞳光闪烁,开口道,

        “大师,多谢这几日你的教导,也多谢你愿意护持这些荒民,我明日便告辞吧,我想要尽快前去北州。”

        这本就是说好的,王长生也只是提前道别而已,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圆寂看着前方,眉头却一下子皱了起来,

        “阿弥陀佛,小施主,你恐怕暂时无法离去了。”

        “竟不止大西洲来人,就连中土的顶级世家,隐世宗派,包括上古八姓也来人了。”

        “为何前来的人如此之多?”

        “山雨欲来风满楼,小施主,你颇为奇特,现在出去恐怕自投罗网。”

        王长生听到此话,心中一震,还以为自己的身份被发现了,没想到圆寂颇为郑重的解释道,

        “小施主你之神目不知天生还是后天而成,可其神意粲然,绝非俗物,若是被那些心有他念之人看到,恐心中抢夺之意。”

        “尤其是,前来的势力其中,似乎有海外魔教以及中土邪教,见你更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