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加入白莲教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第三十一章 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王长生将脸上的大青叶摔开,懒散的站了下来,在阳光之下,他的脸显的格外的俊朗,此时咧开嘴巴露出两排大白牙,

        “你这个时候不应该问我是谁,你应该问你是谁。”

        说着,王长生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拿着手中的木钵往着元丰的屁股上一拍,一股巨力涌出,木钵身上闪过奇异的波动,直接的将其拍到了外面。

        他则将木钵重新的系在了腰上,一只手搭在‘留仙镇’的石碑之上,

        “这儿不欢迎你们,离开吧。”

        “还有,小屁孩,你的箭别乱射,要是射中人了,你赔得起吗?”

        王长生说完这句话,晃晃悠悠继续的躺在了摇椅之上,就当这些人没有出现一样。

        外头的那些人被王长生的动作震到,面面相觑,有些震惊,一时竟有些静默。

        元丰更是摸着自己的屁股,一副天塌了的神色。

        这时,突然听到一声呦呦鹿鸣之声,白鹿缓缓的踱步,真如同仙人骑白鹿一般,四周的人都散开,白鹿站在了留仙镇的前面,只听到一声轻轻的咳嗽声,这位女子看向了留仙镇石碑背后的王长生,声音清澈,犹如山间清泉,

        “这是无相寺的高僧留下来的无渡云法阵,慧命秘境以下怕是万法皆不可破,看来是有一位圣僧隐居在此地,你们还是不要打搅他老人家了。”

        王长生骤然听到有人言极圆寂的修为境界,一下子坐起身来,在石碑之后露出上半身,待看清面前的女子,不由一怔,

        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他的脑海中一下子就闪过了这几句话,

        只见白鹿上之人身穿一身红色流金斗篷,金色红碎水滴玉挂在衣襟之下,内着流丝银环玉带袄裙,头戴凤首冠,发间垂下镶有宝玉镂金丝条,黑发如瀑。

        动静之间,袅娜娉婷,宛若银河星群落在裙间,便是天上的银河之神,依旧为她之美色倾倒,情愿为其裙下之臣;面上带一银色串珠面纱,仙姿隐约可窥,而眉心间挂着一滴翠银玉,走动时,发间落簪流苏缨动,红金挂饰碎冰碰壁当啷。

        王长生还从未见到如此之美女子,动人心魄,恐为天上仙色落入人间。

        只是呆呆的看了两秒,就听到一人大喝道,

        “看什么看,再看的话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王长生一下子回神,将惊艳之感压了下去,斜了这个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男人一眼,然后盯着面前这个绝色女子,脸上扯出了一抹笑意,

        “我看,当然是看人家好看,不看美人难道看你吗?挖我的眼珠?也不看看你什么德性,连留仙镇都进不来,我让你挖,你倒是进来啊。”

        这话说的欠扁无比,就连其余的人也对王长生没了好印象,只觉得这样的人怎么配这么说那位白鹿之上的仙子。

        没管面前的人怎么气的鼻子都歪了,王长生却只是摸了摸眉心,感觉到自己眉心的那一片灵魂湖的异动后,黑眸闪动,不知想到了什么。

        元濉被王长生这话气的人都要炸了,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无台阶可下,顿时怒气冲天,整张脸胀的通红,他伸手,一个锦盒被拿了出来。

        这锦盒光泽光泽闪烁,图形极为绚丽,透露出一种极为强大的神力波动。

        王长生倒是有恃无恐,还挑衅一样的摊了摊手,更是将元濉气的半死,他直接打开锦盒,只见到一道极为绚丽的羽光箭从盒内窜出来,竟分毫不移的射向了王长生的眉心处。

        只不过金光闪耀,羽光箭钻在金色光幕之上,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散发出来,似乎要将这光幕穿破,只可惜三十秒之后,羽光箭能量耗尽,化为了光点,消失在了空气中。

        王长生见此,咧开嘴大笑了起来,

        “不过如此,有本事你进来。”

        虽是这么说,可他的心中却提起警惕,因为刚刚那只羽光箭他连反应都来不及,若是没有光幕阻拦,恐怕当真会被直接洞穿。

        而且,

        王长生眼神微动,异色遮掩下去,他感觉到自己眉心的灵魂湖格外的活跃,不知为何,但似乎是和这个叫嚣的男人有关。

        他不动神色的观察了一下,却没察觉什么特殊的地方,而其余的人看到元濉被气的升天的模样,不厚道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让元濉的脸色更难看了起来,不过怒极反笑,元濉眼神阴沉沉的,他看着王长生的模样,似乎要将其记在心里,不知存了什么心思,竟没有继续争斗下去。

        白鹿缓缓上前,散落了淡淡的白色微光,一阵特殊的香味传了过来,只听到坐在白鹿上的女子声音如同泉水叮咚一样,

        “漾清月求见无相寺圣僧,还请小师傅通传一下。”

        王长生走到前面来,顿了顿,看着漾清月的眼睛说道,

        “他不在,之前有人请他和他师弟叙旧去了。”

        漾清月美目一怔,眉头微蹙,又很快舒展开来,

        “那打扰小师傅了。”

        王长生看着这只白鹿的背影,想了想,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他连忙出声,

        “我不是什么小师傅,我又没出家!”

        他对当和尚真没什么兴趣!

        可是这话让其他的人误会了,其中一个骑在通体金黄色的神蛙之上的男人怒而回头瞪了王长生一眼,

        “漾仙子也是你这种荒野之民可以觊觎的?”

        另外一人更是冷哼道,

        “原还以为是无相寺的高徒,原来不过是个乡下人,就你这样的人,连漾仙子的名字都不配知道,劝你不要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管住自己的眼睛,什么人就做什么事,你也配对漾仙子有所奢望?”

        王长生一脸的黑线,他只是想要澄清一些自己不是和尚而已,再说了,他都有未婚妻了,啧,虽说这个未婚妻不一定能够成功结亲。

        “虽然这白鹿美人是真美,可是我现在只想要天芝,以及走到重楼的办法。”

        他喃喃低语了两声。

        想到刚刚眉心湖的异样,不禁抬头,看向元濉。

        “这个人恐怕是记恨上我了,不行,必须快点提高自己的修为境界,下次碰到捉来看看为何见他我眉心灵魂湖便有异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