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群皇帝一定在演我在线阅读 - 第十章:心态又崩了!

第十章:心态又崩了!

        “政哥,你别跑啊,你之前还我我说,做人如大争之世,列国伐交频频,大秦自先祖起从无龟缩自保之意,若仍守旧地。遵旧制,何意于闭关苟活?”

        张珂见场面混乱,整个人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稳了!

        哎呀......心里美滋滋!

        心里兴奋的要死,攥着手,在一旁打气:“政哥,哎呀.....你往左边一点啊,左边......”

        左边的位置是一个巨大的机柜,上面是各种的仪器。

        “前面,前面也行!”

        “对,扇他们啊,扇那个年轻点的,他是小鲜肉.......一巴掌下去,估计咱们下半辈子都有吃喝了。”

        在一旁的王波人都听傻了,愣愣的看着张珂,“珂子,你在说啥呢?”

        张珂怔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尴尬的岔开话题:“没,你听错了......那个大个儿,就是我的朋友,一起来的,不知道他怎么就上来这边了。”

        “你看这,可怎么收场哦!”张珂强忍着心中的狂喜,脸上却在努力的表现自己的悲伤。

        这种感觉......好特么难受!

        比演戏的时候还难受。

        王波一听说大个子是张珂的朋友,顿时急的团团转,“珂子,你快想想办法啊,这万一再打坏点什么东西,咱们怎么赔得起?”

        他说的是实话,

        像他们这样的群演,演一天的死尸下来也就是一百多块钱,连自己都顾不住,剧组里面的设备要是损毁严重的话,他们就是干十年都赔不起。

        “小波,你就在这里站着,千万别过去,我过去就行”

        张珂见王波想过去拦架,整个人都惊了,连忙拉住,把他往外推,“已经够混乱的了,你就别上去添乱了!”

        “到时候你上去,碰坏了算谁的?”

        张珂心里说道:

        你可不能上去,你上去打坏了,可是要真赔的,你更不能拦,万一双方真罢休了,怎么办?!

        你不是在帮我,你特么在坑我啊!

        张珂抱着王波不让他上去,自己眼睛却是睁的跟牛蛋一样。

        砸吧!

        摔吧!

        政哥碰倒的设备越多,或者说打到的人越多,自己的收益也就越大。

        张珂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眼中那些贵重的设备,眼中的光亮如星辰般越加的明亮。

        这时候,那道具的人到了,黄建忠拿过来那把翠绿的宝剑道具,对着自己扎了好几下,和嬴政解释了半天,才解释通。

        嬴政恍然大悟,“哦,你这是假的啊?”

        整个人大喘了一口气。

        然后,

        场面突变,所有人就全都停了下来。

        “额......”张珂有些无语,怎么就突然不打了。

        来了,赚大钱的机会到了......张珂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知道是自己表演的时刻了。

        他搓了搓自己的脸,从嘴里沾了一口唾沫抹在眼角。

        这时候,他在想象自己该有的表情,正常的表情......应该是那种悲痛的、难受的。

        张珂上前就握住了黄建忠的手,“黄导演,实在是对不住啊......就出去一会儿的功夫,没想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您看看这......究竟是造成了多大的损失,我们尽量想办法赔。”

        “就算是卖血,我们也绝不含糊。”

        张珂这一次觉的自己绝对超长发挥了,语气的悲怆与惨烈差点让他自己都感动。

        黄建忠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整的有些懵,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指着嬴政问道:“这......你朋友?”

        张珂点头,“实在是对不住,他平时最喜欢的读的书就是大秦的典籍,今天看到大秦帝国剧组拍戏,不知道怎么就进来了,给你造成的不便.......”

        张珂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黄建忠打断了,“方便,太方便了!”

        “啊?”

        这话说的张珂的懵逼了。

        这回反而是黄建忠拉着张珂的手不放了,“兄弟,刚刚我看了你这位朋友的表演,实在是惊艳。”

        “这扮相,这神态,这威仪......从内到外,无论是从哪一块讲,他生来就是演秦王的人啊!”

        黄建忠将张珂进来之前发生的一幕兴奋的又讲了一遍。

        “......”张珂懵逼的看着黄建忠,然后又看向嬴政。

        喉结滚动了几下,嗓子发干的厉害。

        跟木头一样,楞在原地足足有十几秒,才反应过来。

        他指了指地上损毁的设备,“那这些东西?它可是值老鼻子钱的,现在.......”

        “不急,这些都不算事儿。”

        张珂脸涨得通红,在心里呐喊:“别啊,别不急啊,你不算事儿,我算事啊!”

        眼见着黄建忠见猎心喜的模样,知道这边估计已经认定了。

        张珂揪着头皮,拉着嬴政来到一边,低声说道:“政哥,你啥意思啊,真的陪他们演戏?”

        嬴政点头,

        “不是......你可是始皇啊,始皇,你给他们演戏?”张珂气急说道。

        不能让嬴政在这里演戏,黄建忠看中的是嬴政,如果他不演戏的话,他肯定该急眼了吧?

        这损失自己就得赔了不是?

        那样自己就可以获得双倍值。

        嬴政眼睛炯炯的看着珂子,然后又看了剧组一眼,“孤离秦地久矣,想在此缅怀一番。”

        这意思已经说的很明确,他不关心演戏,只是离开秦朝太久,想在这儿在怀念一下。

        “我......”张珂的脸黑如锅底。

        他连忙又找到黄建忠,“黄导演,不行,我哥们说了,你必须把造成的损失给列一个清单出来,要不然他心里过意不去。”

        “这心里有疙瘩吧......”

        黄建忠听见张珂的话,又看向嬴政,叹然:“真想不到现在竟然还有这样的人,要不说,人家能演好呢!”

        “小刘,你把这些损毁的东西罗列一下清单。”

        黄建忠说完,冲着张珂和嬴政说道:“顺便咱么也把合同给签了吧。”

        “你心中的片酬是多少啊?”

        夜长梦多,黄建忠还是第一次这么的急切,这么怕一个演员跑了的心态。

        嬴政看了张珂一眼,张珂下意识的就问了一句:“导演,您这边的意向是多少?”

        “两百万怎么样?”

        “两......咳咳咳......”张珂一口唾沫没有咽下去,差点咳死。

        我特么,

        心态直接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