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流放皇子:父皇求我登基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偷拿供品的妖魔

第十六章:偷拿供品的妖魔

        诵经一日,傍晚时分。

        秦渊脸色难看地来到佛堂,拱手道:“殿下,失踪的壮丁,都与城主府有关。”

        江道离眉头一皱:“你是在调查此事?”

        “殿下,我……”秦渊张了张口,低垂下头,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你现在查清了,你打算如何做?”江道离淡然问道。

        “我……”秦渊一滞,再次沉默下来。

        “让本殿下去寻江天漠,让他放人?还是觉得,本殿下的皇子身份,能够威慑住他?”

        江道离缓缓起身,冷眼看着秦渊:“本殿下所能做的,唯有诵经,为他们超度,你也是如此。”

        秦渊颓然。

        纵使贵为九皇子,又能如何?

        正如江道离所言,真能冲过去,让江天漠放人不成?

        他一个流放皇子,身边就只有他一个护卫,再加上小蝶这个丫鬟,拿什么去?

        府内那些家丁,都只是普通人,连武者都不是。

        “退下吧,不要做蠢事。”江道离淡淡道。

        “是。”秦渊闷闷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殿下。”

        秦渊离开,袁紫菱飞出,眉头轻蹙:“此人也是个有心人,可惜,无能为力,属下担心,他会想不开。”

        “你让他睡下,今夜从魔火炼狱回来,吾梦中传他玄门之剑。”江道离淡淡道。

        “是。”

        袁紫菱恭敬应声,悄无声息离开。

        秦渊没走多久,感觉到一阵疲惫,浑浑噩噩地走向房间,沉沉睡去。

        做完这一切,袁紫菱再次回到佛堂,低声诵经。

        一直到深夜,江水城万家灯火熄灭,一人一鬼再次离开。

        如今已成道台,江道离可驾驭佛莲道台御空,但那样太过高调,还是神足通合适。

        魔火炼狱,魔火再次燃起,妖魔之气盘踞。

        袁紫菱藏匿在江道离袖中,江道离快速穿过密林。

        附近的妖魔,只看见一道黑影闪过,根本看不清身形。

        隐匿在黑暗中的木屋,再次传来鞭挞声,怒骂声:

        “真是胆子肥了,竟敢顶撞仙师。”

        “罚你一个月没饭吃,别想出魔火炼狱。”

        哐当

        木屋之门被暴力推开,一股镇压之力弥漫而出,笼罩房屋。

        江道离迅速进入木屋,封锁木屋。

        一名中年和尚,挥舞皮鞭的动作,僵硬在原地。

        在他身前,是一个十字架木桩,捆绑着一位浑身缭绕着魔气的丑陋男人。

        男人身上满是鞭痕,黑色血水流淌而出,神情痛苦。

        中年和尚惊恐地看着江道离,想要张口呼喊,却是发不出一丝声音。

        镇压之力下,他动弹不得,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江道离却是认出了这位中年和尚,金刚寺内的和尚,武道宗师。

        “金刚寺的秃驴,竟然来魔火炼狱,惩罚妖魔,真是辛苦了。”

        江道离抬步来到中年和尚身前。

        中年和尚只觉压力一松,瘫软在地,大口喘气。

        下一刻,他猛然惊醒,大叫道:“来人……”

        “不用呼喊,外面听不见里面的声音。”江道离平静道。

        “你是谁?”中年和尚只觉手脚冰凉,惊恐地看着他:“那位仙师,是不是你杀的?”

        “你说魔火炼狱的和尚?确实是我杀的。”江道离点头道:“我来,只为了灵蕴,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我,我不知道……”

        “那就,抱歉了。”江道离轻叹一声,左掌按住和尚头顶,佛元一吐。

        一颗光滑的脑袋,四分五裂。

        江道离目光看向妖魔:“我想,你知道的比他多。”

        妖魔冷眼看着这一幕,感知周身压力消散:“放我离开魔火炼狱,我给你灵蕴。”

        “太少了,可不够。”江道离淡淡道:“我之前斩了那仙师,得灵蕴三百有余。”

        “四百!”妖魔沉声道。

        “你有这么多?”江道离目光闪过一抹怀疑。

        仙师才有灵蕴三百多,这妖魔能拿出四百灵蕴?

        “我没有,魔火炼狱加起来,绝对有。”妖魔眸中泛着猩红光芒,喘着粗气道:“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拿走。”

        “禅雪仙师?”江道离问。

        “我有灵蕴十颗,其余妖魔或多或少都有,魔火炼狱加起来妖魔上百。”

        妖魔道:“不需要你去找禅雪仙师,如果你是禅雪的对手,我也能带你前去。”

        “你想出去做什么?”江道离问道。

        “你们这些仙师,还关心这个吗?”

        妖魔冷笑道:“我若为恶,你们再镇压我,亦可人前显圣,要一份供品。”

        “那是禅雪他们的事情,与我无关。”江道离淡淡道:“我不想见到妖魔为恶,可你们,能改良善?”

        “不能!”妖魔冷声道:“我每天只有三个时辰的清醒时间,三个时辰后,神志不清,周身不能见活物。”

        “仙师给你做的手脚?”江道离声音沉了几分。

        “当我成魔的那一刻,便是如此。”妖魔道:“你答不答应,若是答应,我便带你去寻灵蕴。”

        “你让我很为难。”江道离淡淡道。

        “你可以跟着我,我若不清醒,你便镇压我,我若清醒,你便将我放出。”

        妖魔道:“我要去见一个人,见到了,她若安好,仙长便将我诛杀,葬于她门前。”

        “若她不安好呢?”江道离淡淡道。

        “那我报了仇,仙长再诛杀我。”妖魔道:“仙长既不需要我为恶,趁机人前显圣,那仙长定不会放过我了。”

        “看来,她很重要。”江道离轻叹一声道:“我答应你,给你去见她的机会。”

        说完,佛元化剑,斩断束缚。

        “多谢仙长。”妖魔脱困,道谢一声:“仙长,我这就带你取灵蕴。”

        “那日偷跑,偷拿仙师供品的也是你?”江道离问道。

        “是的。”妖魔瞳孔微缩,道:“供品已经被追回。”

        “那边走吧。”江道离点点头,目光看向妖魔小腹,那里有鲜血流出:“你的伤口,要处理一下。”

        “些许小伤,不敢劳烦仙长。”妖魔连忙运转魔气,护住小腹,止住血迹。

        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江道离跟在他后面,关上木屋。

        “你动作太慢,还是我带着你。”江道离伸手按住他的肩膀,妖魔指引方向,施展神足通,消失在夜幕中。

        一棵树下,妖魔挖出十颗灵蕴,恭敬献上。

        取了灵蕴,妖魔没有走多远,又从一棵树的树干内,掏出五颗灵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