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02章.妖族乱匪

第002章.妖族乱匪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敌袭!”

        当铜锣敲响,接下来已经不需要赵銘多说什么。

        就在箭楼底下的墩堡里,顿时那原本关闭的大门就被人直接推开,不少身上穿着棉絮衣,手里拿着长矛的民壮,就呼啦啦的乱糟糟的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

        “都上城墙!”赵銘站在箭楼顶端发号施令,声音洪亮且沉稳:“都安静下来,听我号令上城墙,先把白天准备好的挡板在卡槽里立起来安放好。”他伸手指着底下的民壮们沉声道:“前后小旗驻西南北三面城墙,左右小旗合力驻东面城墙!”

        “卑职领命!”就在墩堡底下,原本还杂乱的民壮们顿时像是找到了主心骨,纷纷在四个小旗的吆喝下,不顾直没脚脖子的积雪,快步朝着城墙奔去。

        这群民壮本身就是赵銘从临海郡招募来的乡民,大多都是赵姓。

        本身也都是认一个祖宗的本家宗亲。

        每当临海郡的郡城内,赵家每三年一次的,极为隆重的祠堂全族祭祖时,这些本家宗亲的赵姓人,可都得派当家主事的男丁带着黄纸过来,挨个磕头行礼的。

        赵銘跟的是母姓,那么自然也算是赵家人,没什么外不外的一说。

        因此现在才能轻松使唤这些民壮。

        “都别慌乱!”

        赵銘看着底下,城墙上一块块立起来的挡板。

        还有那民壮们手忙脚乱的模样。

        也是气沉丹田,沉声对他们喊道:“看样子是妖族乱匪,都沉下心来,就没见过刚刚出生的妖族乱匪,能把咱们这墩堡给攻破的时候!”这也是鼓舞。

        至于有没有被攻破过的墩堡,赵銘不知道,也根本无从知道。

        但只要有权威性质的领导人敢开口发话。

        如此紧张局面。

        那么,这些本就因为即将临战而慌慌张张的民壮,就会选择相信!

        “只要都沉下心来就行。”赵銘看着底下,那些民壮们越来越井然有序的模样,那一块块被立起来,两米高三指厚的挡板,也是轻轻的点头:“还算可以。”

        守城方本就占据地利优势,何况这里还是专门用于镇压一地的墩堡,就算平日里根本不会有守军进驻,但介于帝庭枢密院对异族的长期冲突,起码的战备工作和维护工作还是有的,例如这一座座挡板,坚硬又有韧性,立起来以后还平白增加了城墙的高度,从最初的四米增加到了现在的六米高度,哪怕沾染了帝流浆,已经有大半躯体化形成人类轮廓模样的妖族,没有帮助的话也根本翻不过来!

        何况就在挡板上,还有不少拳头和人头大小的窗洞,只要有敌人敢翻这挡板,那么位于挡板后面的步卒,就能用手里的长矛,硬生生的给对方刺个通透!

        而某些募得带有弓弩或火铳等远程武器的部队,更是能如虎添翼。

        打开人头大小的窗洞就能向外射箭。

        准头还足!

        “打开墩堡大门!”赵銘自然是有远程部队的:“准备迎接援军!”

        援军自然就是那来自震旦天朝的支援,拥有着九十人数,完全忠诚于他的那队役农弓手,恰恰也是赵銘在发觉有敌人准备袭来的时候,认定的关键主力!

        这话顿时让底下城墙上,那两百余人的民壮们脸色颇为愕然。

        他们可不知道赵銘这位总旗还有这样的安排。

        “听命就是!”

        赵銘在此时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

        很快。

        就在风雪当中,咯吱咯吱的声音由远及近。

        这是积雪被踩踏发出的声音,整个墩堡四面的城墙上,已经严阵以待的民壮们都脸色凝重的看着声音传来的,也就是敌人出现的,那东边的位置。

        并且随着声音越来越近,隐隐约约间,就在风雪当中出现了一道道朝着这边跋涉而来的身影——都是身材魁梧壮硕的汉子,全身穿着棉絮衣和兽皮袄,背后还绑着两个箭壶,腰间插着短刀,更引人注意的还是手里正提着的线条优美的长梢弓!

        “…还真是我人族援军!”负责驻守南门的是赵多糠,年纪稍大约三十来岁,以前是赵府的长随,率先报名跟着赵銘出来因此也被直接任命为四位小旗之一。

        这时候他抬头朝着箭楼顶端看了看,赵銘对他点头:“开门。”

        “打开大门!”

        赵多糠顿时心领神会,朝着旁边挥手示意:“快点!”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旁边,同样看到赵銘点头发话的民壮,连忙撤了抵住大门的原木。

        又是拉开五道门闩,用力将这用硬木料制成,足足有五指宽,还进行过防火的碳化处理的大门给缓缓打开,将外面那队在积雪中跋涉过来的人族友军迎了进来。

        “各位兄弟辛苦!”赵多糠三十来岁,自然也是有眼力劲,从城墙上下来不光是方便指挥,还对那刚刚进来,累的气喘吁吁的役农弓手们套近乎道:“还是总旗神机妙算,让你们藏在外面,这不果然,还真有妖族乱匪趁着夜色给攻杀过来了!”

        他也是眼尖,看着这些役农弓手的装备和武器,绝对不像是寻常民户出身的魁梧身躯,有点见识的他也是暗自咋舌道:“乖乖,怕这些弓手都是八品的乡勇了。”

        他们这些新募的民壮,正如名称而言,就是些从九品的民壮而已。

        乃人族帝庭九品兵制中地位最低的从九品。

        没有再低的了!

        而眼前,这些身材魁梧,气血旺盛乃至充盈的弓手…

        “…还有点七品签军的意思。”赵多糠脑袋突然灵光闪过,想到自己在赵府当长随时,听闻的关于赵銘这位外服的赵姓少爷的流言蜚语,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赵府某些内宅的姑姑们喜欢嚼耳根子,他也听自家的媳妇说起过,这位单独一个院落,看似受赵府尊重却隐隐排斥和见不见心不烦的銘少爷,出身要大的惊人,就算是他们这支赵家都要小心对待,哪怕当今老爷的姐姐被送回来,也是一样。

        原本没人当回事,老爷也说起过这是他心疼姐姐和孩子才开的院落,甚至还杖毙了几个敢生事端在外人面前乱嚼耳朵的丫鬟,才生生的将这个话题给压下去。

        现在再看看这銘少爷,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安排了约百人的精壮弓手。

        “事情是真的!”赵有糠心里发颤。

        “这銘少爷…”

        有这想法的人可不少。

        边上,那三个小旗看到这些役农弓手,都是暗自吃惊。

        不过该忙活的事情还是得忙活,随着南门被重新关上,门闩和顶门柱又被重新安排上,外加城门上方照样堆叠好的擂木和滚石,整个墩堡内再次肃然起来。

        “卫西列省新募役农弓手!”等城门关闭,这些正站在墩堡内整齐列队,任凭风雪袭来落满头顶和肩膀一片冰霜,一副精锐模样的弓手们,此时却全部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对着墩堡正门内走出来的身影恭敬且声音洪亮的跪拜道:“拜见大人!”

        “全是男人。”赵銘心底微动,察觉到了创意工坊所说的些许改动在哪。

        但只是性别转换了下也没有什么大碍。

        “嗯,都起来吧。”赵銘站在门前,对着这群精气神明显比自己新募的那些民壮们还要强的役农弓手们,伸手虚扶做出示意起来的意思:“来者皆是同袍兄弟。”

        “遵命!”听到此话,这群役农弓手又是沉着应声:“愿为大人效死!”

        “嗯。”赵銘对此点头。

        本该如此。

        他还记得,卫西列省就是镔龙昭明统御的领地。

        既然他赵銘继承了镔龙昭明的部分能力,那么不管是如镔龙昭明亲近底层兵卒,或是华夏历史上讲究的爱兵如子那般,赵銘都会对这些弓手进行安抚。

        要知道这队役农弓手,明显可不是游戏里那死板的程序单位。

        真的是活生生的人族!

        有喜有悲。

        有哀有怒。

        哪怕看似愚钝,也多是军人的服从伪装。

        “队率出列!”赵銘想到这里,看着这群役农弓手沉声开口:“名字!”

        “卑下邬靖忠!”接着,就在这群役农弓手当中,一个同其他弓手没有多少区别,约有三十来岁,有着略腮胡子的弓手,当即出列双手抱拳:“请大人吩咐!”

        “果然。”赵銘则是微微挑眉:“真人组成的弓队是有队率的。”

        游戏里只是用鼠标键盘就能操纵一队步兵单位。

        现在是现实。

        那么,没有鼠标和键盘,自然就要有相应的指挥体系。

        而既然如此,赵銘也继续沉声吩咐道:“邬靖忠,你带队立刻上墩堡箭楼,合理布置弓手位置,若是有敌军敢强攻城墙,尔等自可拿定主意,自由射击!”

        “卑下领命!”那名曰邬靖忠的弓手队率再次双手抱拳,对着赵銘深深作揖行礼之后,没有半点犹豫,转身就对这批自己带的役农弓手们大声道:“都随我来,进驻墩堡箭楼,速度快!”说完,就带着这些弓手快步的冲进了墩堡的正门当中。

        墩堡样式类比三层土塔,本身就是从底部七十余平第一层,三十余平第二层,十余平的第三层这样累加上去的建筑,高约八米多些,四周墙体多开射孔。

        尤其是第三层的箭楼,更有向外突出的阳台改造成的垛墙垛口。

        没有半刻钟的功夫就被役农弓手站的满满当当。

        握弓捏箭。

        以逸待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