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05章.银钱激励

第005章.银钱激励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此次震旦天朝支援您的部队已经到达。】

        【[兵种]役农弓手×2队(180人)。】

        【提示!该[兵种]根据创意工坊改动与原版有些许不同。】

        【出身虽不过草民,却由月后本人亲传射艺。】

        【跨界征途……】

        【一切皆为震旦之荣光!】

        ————————————

        赵銘的心中,两只新的部队的感应便悄然浮现。

        这是震旦天朝支援来的部队。

        降临的位置。

        恰好,还是在那东面的林地之中,之前那队弓手降临过的地方!

        同时就在赵銘那蔓延鲜红色斑的战术视野当中,两队翠绿的象征着友好的色斑,则是在东边出现,顺便抹掉了留在那稀松树林里的十余个红色的光点。

        借着依稀模糊却又坚韧联系的心灵感应,赵銘清楚他们的到来。

        同时心念微动:“得让这些弓手进来!”

        扭头看向墩堡南边。

        原本,分出去的小股的鲜红色,此时已经即将消失殆尽。

        显然这是墩堡南边的两个小旗带着他们旗下的民壮,成功挡住了那些妖族乱匪的扑击,看样子再有个十来分钟,就能彻底将那剩下不到百余人的妖匪全员绞杀!

        “刚刚好。”赵銘用臂弯擦了擦战刀上沾染的血渍,清秀的脸上不变,心中却通过些许心灵感应,直接遥控指挥让那两队震旦天朝来的役农弓手,绕过战场直接去南门的敌军薄弱处,前后夹击彻底将南门的妖匪清扫干净,继而进入墩堡内部。

        到时候直接上城墙布置起来,借用这两队新的役农弓手箭壶里的羽箭,对着外面那还在僵持,因为血腥味越发浓郁也愈发疯狂的妖族乱匪,先来上几轮箭雨。

        那么这僵持的战局,让这些新募的民壮都开始筋疲力竭的局面…

        无疑就是能一锤定音改变战局的最大助力!

        “这似乎让我想到了点什么…”

        赵銘向后退了半步。

        接着,两旁就有歇息好的民壮,直接提起长矛就顶了上去。

        手里锋利的矛头对准挡板的缝隙和孔洞,看都不看,直接就狠狠地刺过去,随着外面那一声声还在砸着撞着挡板,企图爬上来的妖族乱匪扑过来自投矛尖。

        顿时鲜血四溅,哀嚎声嘶吼声,以及粗重的呼吸声都混着风雪声响彻四周。

        “…创意工坊我当初的确是加了点特殊的东西。”

        赵銘呐呐自语。

        毕竟,从穿越到现在都过了十来年了。

        纵使能回忆起前世的部分记忆,大多也已经模糊不清,只有在灵光闪烁或深思熟虑时才会想到——包括现在,赵銘突然想到的自己穿越前的那天晚上,似乎就是刚准备开档玩游戏,还事先添加了创意工坊的,对于震旦天朝的增幅类mod!

        其中的功能之一,正是当英雄或将领带着部队离开本土势力范围之后,每次进行防御作战,都会有根据当前等级进行的,来自势力本土的兵种进行支援!

        而震旦天朝的兵种向来以扛线步兵和强悍的远程输出型弓弩兵为主。

        前期对敌人造成的杀伤也多靠弓兵。

        因此,

        现在的赵銘,支援他的兵种恰好就是役农弓手!

        “一饮一啄皆有命数。”赵銘看着已经移动起来,绕到墩堡南边的那两队役农弓手,心中也是稍稍松了口气:“只要这些弓手进入墩堡,士气必会大振!”

        这无疑就等于印证了赵銘的预言,绝对能让那些还在苦苦支撑,体力和魄力都在僵持中逐渐低落的民壮,重新燃烧起新的斗志,且加之联想赵銘说的,一颗人头就是一钱银子,这种直接切入根本贪婪需求的激励方式,绝对能爆发出惊人的士气!

        女人和银子,往往就是封建时代的军队最根本的需求,哪怕是近代或现代的军队,在金融体系还未崩溃的时候,进行饷钱类的犒赏都能瞬间激发出士气。

        更别说现在,这群本就是地里刨食的苦哈哈,对于银钱的贪婪需求了!

        “真有援军来了!真有援军来了!”北边传来欢呼。

        “快打开城门!”

        负责北边的小旗赵多糠更是激动的脸色涨红。

        指挥民壮打开城门。

        很快,一名名在积雪中行军过来,却只是稍稍气喘的弓手出现。

        他们在墩堡内站定,照样是穿着防寒的棉絮衣和羊皮袄,两个箭壶牢牢的绑在后腰,背着已经挂上弦的长梢弓,手中则是握着前臂长的短刀,寒光烁烁。

        整整一百八十人,进入城墙和墩堡间的空地,整整齐齐的列好队形,在这只是被火把照亮却还是昏暗的环境内,带来的视觉冲击力堪称无敌,让那城墙上刚刚经历过生死大战,都是因为荷尔蒙分泌而喘着粗气的民壮,忍不住都倒吸一口凉气!

        “还真得是八品乡勇,正八品的那种!”赵多糠同样在城墙上,半边身子都溅满鲜血的他瘫坐在几块滚石上暗中惊骇:“这詺少爷…哪里募来的这等弓手…”

        正八品的乡勇,还是明显箭术水平不低的弓手,着实让人吃惊。

        要知道这等弓手都不亚于七品的签军!

        寻常的下三品兵卒。

        都是拿矛的多。

        远程,不过就是使点三眼铳,突火铳等容易操作的物件。

        毕竟这战场上的战弓可不是猎户手里的软弓能比拟的,射程远,射的快,还射的精准,遇到那凶悍的异族,还能使用特殊的儒释道三宗开过光的羽箭。

        杀伤力比起寻常羽箭要更强,在对特殊敌人方面的效果上也更好!

        因此这弓手可正儿八经的得算是精锐!

        “上南城墙!”

        赵銘的命令则是在远处响起:“速度要快!”

        没时间絮叨。

        他站在城门的墙头,对着刚刚进来,已经列阵完毕的两队役农弓手挥手示意,沉声吩咐道:“上得城墙以后,尔等自行寻敌速射,莫要放跑了一个妖匪!”

        “卑下领命!”就在那两队役农弓手中,两个队率出列抱拳应声。

        接着便挥手带队向前跑去:“全员上城墙!”

        楼梯在城墙东西两侧。

        两队役农弓手便如长蛇般散开队形,快步奔走过去。

        速度的确很快,没有片刻功夫就顺着楼梯来到了城墙上,将那些已经累得筋疲力竭的民壮替换下去,分散开来站在那些还尚有些许体力,正用肩膀扛着挡板不至于被外面那些更是杀红了眼,已经不顾一切都要往上冲撞的妖匪撞开挡板的民壮身旁,将手里的短刀插回鞘中,拿出手里的长梢弓,便冷静的对着外面腰腹发力至臂膀。

        “咯吱咯吱——”紧绷的弓弦将质地上乘的胶黏弓臂给慢慢拉开,这些弓手们的两指间还夹着一根羽箭,锻造而成的菱形箭头就这样对准缝隙或孔洞外的妖匪。

        “嗖嗖嗖嗖嗖——”然后便是近乎贴脸的当面直射!

        “赵家的兄弟爷们!”

        赵栋和赵铁牛两位小旗也顿时大喊:“都加把劲!”

        两人相互对视。

        合力搬起一条被风雪侵湿了的越发沉重的擂木,举起来就听着外面的嘶吼声聚集的地方,朝着城墙下重重的砸了下去:“砸死的妖匪,那可就是白花花的银子!”

        “银子!银子!”更多的民壮都被鼓噪起来,尤其是看着身边这些弓手,面无表情似是高手般的样子,平静的拉弓射箭,将那一头头敢冲撞上来的妖匪当即毙命,更是精神大阵,哪怕是累的手脚发软,此时也仿佛更是多了几分没来由的气力。

        或许是银子的激励,这群民壮们眼里都泛起血丝,尤其是在周边的民壮都喊着银子的时候,脑海里更是泛起赵銘说的一个妖匪的脑袋,就能换一钱银子的言语。

        此刻他们全部都深信不疑,狂热的哪怕是咬的牙关都发软,都要站起身来。

        然后举起旁边的滚石或握紧手里的长矛。

        狠狠地。

        给外面的那些妖匪,留下自己的痕迹!

        因为他们现在的脑海里都算的门儿清,一钱银子等于二十枚铜板,五钱银子就等于一百枚铜板,一两银子,就等于一家三口省吃俭用一年的口粮开销!

        这些不过就是砍下五个妖匪脑袋所换回来的银钱…

        若是砍下十个妖匪脑袋。

        砍下二十个。

        砍下五十个妖匪的脑袋,那可就是五两银子!

        五两!

        多少乡民,省吃俭用七八年也就攒这点银钱。

        现在只要砍下五十个妖匪的脑袋,然后等战后拿回家里去,就能好好的修葺下家门,建个二进的院落,把祖坟给整理整理,还能有余钱买头健壮的小牛!

        “呼哧呼哧…”这些民壮们越想越多,联想起来也是越来越丰富。

        以至于喘着粗气两眼瞪得血丝猩红一片。

        被这联想的未来的荣华富贵给刺激的…

        愈发狂热和疯狂!

        而原本僵持的战局,在此时此刻,也已经开始了倾斜。

        “赢了。”赵銘稍稍挑眉,看似还如标杆般笔直站着的模样,此时同样是强行支撑着自己实际上一样筋疲力竭的身躯,刚才他参与的搏杀烈度可不低。

        只要城墙上有可能被妖匪突破的地方,他就会率先冲过去,借用自己旺盛的气血之力和源自镔龙昭明,能对他有强烈提升作用的阳焱之力,生生的将那些想要挤上城墙,发挥自己近战搏杀优势的妖族乱匪,用手里精铁锻造的战刀给劈下去!

        不过,看着眼前挡板外,越来越少的妖族乱匪,冲撞过来也越来越低的撞击力度,赵銘站在原地,清秀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怅然:“…终于结束了。”

        这是他带着队伍,人生中面对的第一场生死搏杀。

        第一场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