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07章.功德交换

第007章.功德交换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创意工坊为您服务。】

        【知晓您目前在境外的局势困苦,震旦天朝决定向您进行支援。】

        【因路途遥远,故而需要数日时间方能汇合。】

        【支援汇合倒计时推演……】

        【168时00分00秒。】

        【日月所照,江河流淌,皆为震旦疆域。】

        【龙帝子嗣亦当自强不息!】

        ————————————

        赵銘眼前浮现的,又是来自创意工坊的对话框。

        更是震旦天朝对他的雪中送炭!

        “七天。”

        赵銘眼里露出笑意。

        他等得起。

        毕竟现在的他,极为迫切的需要解决部队数量较少的问题。

        而从震旦天朝支援过来的部队,无论是目前已经有了三队的役农弓手,还是基础级的役农长柄矛手,对于目前的赵銘来说都是来者不拒,热烈欢迎的。

        这就是为什么赵銘会稍有恍惚,心不在焉的原因。不过以他在前世修炼出来的心性和定力,此时的他没有半点情绪流露出来,反而将昨晚的情况详细的说明:“就是这样,多亏了我麾下的各位弟兄爷们帮忙,否则今天早上如何也是生死难料。”

        “妖族乱匪聚集起来了?”李英杰此时翻身下马,没了先前的倨傲,同样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脸上带了认真之色:“看外面的尸首数量,看样子是不少。”

        “嗯。”赵銘点头:“清点以后,一千二百三十七具妖匪尸首。”

        “嘶嘶嘶——”李英杰这时候倒吸一口凉气。

        “一千二百多具?”

        包括旁边的李阿四都侧目看过来。

        这数量可不少,哪怕是曾经跟着李家老爷在年轻时候,带着自募的私兵闯荡过峡州界域的边界,亦是曾和妖族面对面血拼过的他,都对这个数量略有惊讶。

        虽说妖族的确是数量众多,尤其是在上古妖星冲撞过的星域,只要有帝流浆洒落,那便会在短短月余功夫里催生出无数凶残的低级妖族,但就算是最低级的妖族,只要化形以后,凭借那还残余的凶残兽性和暴虐的上古妖族的本性,也比他们这些没经过多少训练,九品的民壮和八品的乡勇多以结社自保的寻常人要强悍很多!

        李阿四心中估算,便是自家少爷带着的这支正七品的签军骑马队,以及身后这五百余人,县衙征召来的从八品和正八品皆有的乡勇,也得小心谨慎才能应付。

        “这上千的妖匪尸首…”李英杰感慨:“都能换十份功德了!”

        “十份?”赵銘则是微微皱眉。

        他有点嫌少。

        不过,李英杰则是解释道:“这些才不过是刚化形的小妖。”

        作为这玉梨县副指挥使的嫡子,李英杰知道的当然比赵銘要多不少,也愿意帮忙解惑:“在天道那边,这等小妖是最弱的异族,斩杀百人也就合算一份功德,除非斩杀那种过了一两年,彻底将帝流浆吸纳完毕的妖兽贼寇,比得上七品签军或是达到中三品地步,最低也有六品营衙厢兵的地妖,才能十颗脑袋换一份功德。”

        说着的时候,李英杰也是撇了撇嘴:“咱这人族天道抠门,除非能斩获异族强者,或率军击破异族的星域,占据它们的疆域星图,否则才不会给多少功德!”

        “功德这么难获取吗?”赵銘点头,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

        他没来由的竟然想到了此世的那位便宜生母。

        包括那留给他的一千份功德。

        当时,赵銘还以为就这点功德,不过寥寥之数。

        但是现在,经过李英杰解释过功德的获取之困难以后,赵銘反而对自己那管生不管养,整日喝酒流泪歇斯底里的生母,竟然能拥有一千份的功德,愈发好奇!

        “我记得我离开时,大部分遗产都存留在她生前最宝贵的箱子里。”赵銘脑海中浮现过那连自己都要提防,禁止自己打开的,以金银和琉璃珠宝镶嵌的华贵小木箱,眸子里也带了几分阴郁:“这个箱子留给我的记忆,可并非那么友善呢…”

        那时他还小,或者说想仗着年幼给别人带来的没有威胁和警惕性的优势,探查这个新生的世界,至少想要了解自己这个院落里的东西,包括这个华美的木箱。

        然后赵銘的这番心思,就被那醉酒以后双眼赤红的妇人给生生打断了。

        而打断这个词汇用的并非是虚指上的含义。

        “因为这是事实。”

        赵銘下意识的摸了摸肋骨。

        眼里愈发压抑。

        那时的他才三岁,跑都不利索的年纪,就遭到了摔打和痛殴。

        如果不是当时外面的奴婢听到声音,喊来了赵家的亲戚和那位舅舅,那天才碰了那木箱上的珠宝一下的赵銘,绝对会被那烂醉的妇人活生生的殴打致死!

        “真是歇斯底里。”赵銘鼻腔中发出冷哼,对那妇人的感情却愈发的厌恶。不过因为这时候还在和李英杰交流,他还是保持着一心两用,根据李英杰的话简单的回复两句,顺便将这城墙外摆满了的妖匪尸体,以及换取功德的事情进行询问。

        李英杰则是没看出什么来,反而拍着胸脯道:“这些小妖的脑袋我派人砍下来带着回去就行,至于那十份功德你也甭回衙门了,我这里还随身带着一些呢!”

        说着就从怀里掏出来个荷包,数都不数的就递了过来:“十份功德!”

        赵銘伸手将荷包接过来。

        入手圆润。

        因为,在荷包内,便是这个世界的功德!

        “哗啦啦——”随着赵銘伸手将荷包打开,里面有数个如玻璃珠般的,有着五色华彩的晶莹剔透的珠子,便倒在了他的手心当中,在阳光的照射下,还释放出一股股五彩斑斓的彩色光晕,如有气雾缭绕,在这手心中释放出属于它们的能量。

        并且在赵銘的隐隐的感知中,还依稀能察觉到这些有着五色华彩的珠子,还在和这片天地有着特殊的呼应,被他拿在手中更是有种被天地庇护的感觉。

        “那些妖族乱匪的首级我可得带走。”李英杰也不客气。

        “这是自然。”赵銘点头。

        这交易合情合理。

        况且,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的确也无需客气太多。

        “阿四叔,麻烦带点手法利索的乡勇,先把那些小妖的首级给割了。”李英杰对旁边的李阿四先是安排,又对赵銘说道:“这次算我欠銘哥你的人情,剩下的两百多首级干脆我也一并割了,等着报上衙门去,算下来功德以后我再给你。”

        “这事就是少爷和銘公子的事情了,我带人去忙活。”李阿四也没多话,冲着两人抱拳作揖,又点了四五个小旗官,带队朝着城门那边风风火火的忙活去了。

        “小事。”赵銘则是轻笑着摇摇头:“那两百多首级算你的吧。”

        这种小差价没必要追要的太死。

        互相帮忙。

        互相分润。

        这才是成年以后的职场规则,他这个办公室主任可门清儿。

        “那行,我也不和銘哥你客气。”李英杰收的是心安理得:“毕竟我姐从清和宫修真回来以后你俩就得拜堂成亲,到时候你是我姐夫,我是你小舅子,没外人!”

        “……”赵銘在旁边的眼角微微抽搐,看着李英杰那真的是心安理得的模样,忍不住皱眉对他提醒道:“这些吓人的话不要随便乱讲,那可是你姐的名声问题,而且当初我只是顺便路过,顺手帮个忙,但十三四岁的年纪谁还懂那些弯弯绕绕!”

        “我说赵銘,你在这说的话才吓人呢。”李英杰见赵銘竟然反驳,顿时表现的不乐意了:“还顺便路过,顺手帮个忙,我姐在闺房里洗澡你帮忙拿浴巾呢啊!”

        “给你说不明白。”赵銘抿抿薄唇:“我和你姐那会有别的事。”

        “这不就是真有事…”李英杰一双剑眉瞪起来。

        但接着也就释然。

        对赵銘摆摆手道:“反正我爹已经和你家里把婚事订下了,虽然没正事纳帖上门互换信物,可整个玉梨县都知道,你赵銘就是我姐的未婚夫,那都一样。”

        “…行吧。”赵銘并不想多说什么,毕竟天地良心,他以前世今生加起来都快五六十岁的人格经验来发誓,当时的确是在李府迷了路,才进了李筱筱的闺房,又因为自己现代人的三观还在,大大咧咧的给她递了浴巾,最终导致的后面的事情。

        虽说李筱筱的确挺漂亮的,比自己大三岁却也成熟有度,但有些事必须要行的稳立得住,哪能瞎嚷嚷说自己因为看了女孩子洗澡,最终被迫娶了个漂亮媳妇?

        这是女孩子家家的名节,赵銘一向对这种事情是相当认真的!

        墩堡门前两人还是话题回归了不少。

        叙了会旧。

        等那些乡勇把妖匪的脑袋都割下来,都装在了麻袋里,这场叙旧便是结束。

        “多谢銘哥的仗义,弟弟我如今是左路巡查校尉,手下五百名乡勇,五十骑马队,只要有传信,弟弟我立马支援过来!”李英杰抱拳,然后策马离开。

        “见谅。”李阿四还是板着脸的模样,但礼节方面却正经的很。

        “嗯。”赵銘对此到是理解:“路上都小心。”

        如此爽快到是避免多费口舌。

        他虽然擅长。

        可也不喜欢这种弯弯绕绕。

        “对了。”李英杰走在面前,似是想到了什么:“接着东西!”

        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个小巧的物件,借着臂膀的甩动便朝着赵銘这里扔过来,语气倨傲道:“我平日都在县衙当值,这沟通天道的通明玉佩我也用不到,你既然驻守这座墩堡,就先拿着这玉佩用着点吧,等妖匪都剿灭的差不多了,还我便是!”

        赵銘下意识的伸手,刚好接住那甩过来的小巧物件,拿在手里是块半个巴掌大小的玉佩,上等的白玉玻璃料,清澈淡雅,中心还有一条五色华彩。

        这对于赵銘来说并不陌生,或者说他曾经见过类似的东西。

        “能沟通天道的通明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