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15章.奇兵出击

第015章.奇兵出击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狼烟在升腾,下方的墩堡里惨烈的战斗在继续。

        嘶吼声混着喊杀声响彻云霄。

        原本平和的梨核山外。

        此时,已经化作了被鲜血和尸体绘制而成的修罗战场!

        “嗷吼!”一头头妖匪还在悍不畏死的冲击着墩堡,哪怕城墙上的挡板后面,那质地精良的长矛已经被鲜血沾染的发红,却还在恶狠狠的以刁钻的角度刺出来!

        接着就让那些胆敢爬上城墙,企图翻越上方那道道挡板的妖族乱匪,顿时哀嚎着从那挡板上跌落下来,腹部胸部乃至是脖颈部,都出现了三五个血淋淋的血窟窿,还没等挣扎着想爬起来,就被后面涌过来的更多的妖匪,又给生生的踩在了底下!

        除了发出几声更像是哀求般的闷吼声之外,随着越来越多的妖匪涌过来,悍不畏死的继续朝着城墙上冲击,又是越来越多的蹄子踩在这些倒下的妖匪身上。

        坚硬的蹄子践踏,伤口崩裂,很快这些倒下的妖匪就没了声息。

        继而随着那更多的蹄子践踏过来。

        血肉糜烂。

        骨骼碎裂。

        城墙底下只剩下了一堆堆的烂肉。

        以及又是新的妖匪被长矛刺中,被羽箭射中面门,被擂木滚石砸中。

        继而重新摔落在城墙下,被身后那群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智,被战场上弥漫着的浓郁的血腥味引发嗜血的本性,彻底癫狂的妖匪们,继续踩踏成了一堆堆的烂肉!

        整个墩堡的东面和南北两门的位置,就像是绞肉机那般撕扯着生灵的血肉。

        而对于那城墙上挡板后面的民壮们来说。

        更是愈发的疯狂!

        一双眼眸里满是血丝,整个脸都是扭曲变形的!

        “杀!杀!杀!”他们咬着牙在呢喃自语,或是在牙缝里挤出来,或是根本就自言自语在脑海里回荡,麻木机械般的用手里的长矛对准外面狠狠的捅出去。

        随着一股力道在长矛尖端传来,似乎是捅破了什么东西,这些民壮才更是用已经酸痛发胀的两臂,更加用力的向外面顶过去,将那挡板外的妖匪给彻底捅穿或直接顶落下去,然后才继续机械的麻木的收回长矛,等待三五秒以后再次向外刺去。

        “接替换人!”不过,城墙上的小旗官也知晓在经过小半刻钟的刺击以后,双臂酸痛发胀的这些民壮急需换人,让已经歇息过来的,新的民壮顶在挡板后面。

        亦是让那些陷入癫狂嗜血状态的妖匪,根本不能爬上城墙半步!

        “看样子能够守住。”赵銘巡视在城墙之间。

        偶尔也会挥刀帮忙协防。

        整体而言,目前的墩堡城墙,还在安全可控的范围之内。

        这也和他们占据着墩堡这个绝对的地利因素有关,尤其是在四米多高的城墙上又升起了两米多高的挡板,整体接近七米的高度几乎就等于是天堑!

        七米的高度,在四米多的高度上还刚好有如刺猬般密集的长矛,刚好就坐落在这些妖匪们拼尽全力跃起以后,能够攀爬在城墙上落脚,想要再次借力攀爬翻越过这两米多高的挡板的水平线上,刚好就在这些妖族乱匪的最柔弱的身体部位上!

        整个墩堡内外都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包括其中那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随着冬季的寒风吹拂四散,却让这个完全没有讲和可言的战场,愈发的激烈了起来。

        不过,就在这惨烈的战场边缘,却有一支悄然隐藏的部队在潜伏。

        就潜藏在树林深处在安静的观察着战场。

        四十五名骑兵。

        二百四十名步兵。

        都安静的站在树林深处,等待着心中那冥冥中的些许感应。

        至少对于这支部队的临时指挥,来自卫西列省新发招募而来的役农马军的队率,同样三十多岁的王胜来说,他非常相信心中那看似微弱却实则存在的心灵感应。

        包括另外两个副手,两支役农长柄矛手的队率,此时都扶着手中那长度有着两米三,矛尖如同儿臂,还有着两个边矛刺的制式长柄硬矛,冷冷的注视着北门的位置,那还在凶猛的悍不畏死的,朝着城门和城墙扑击着的异族敌人,眼神凌厉。

        他们都能察觉到,隐隐间同那被围攻的墩堡深处,和自己的心灵建立了某种玄之又玄,几乎是细不可查,却绝对存在的心灵感应的某个上位者般的存在。

        并且能够知晓,那个存在还是昊天龙帝与月后的嫡系子嗣。

        乃是拥有无上地位的真龙之子!

        “时机差不多了。”

        王胜开口。

        攥着缰绳的他看向森林外,脸色凝重。

        他感知到了命令。

        “嗯。”在王胜的身边,两支役农长柄矛手的队率,同样缓缓点头。

        张方和张圆这两个亲兄弟互相对视,还是将目光放在了王胜这个役农马军的队率身上,沉声说道:“我们两人会带领部队吸引那些妖族野兽人的目光,到时候还希望王队率,能够率领手下的骑兵,趁机击溃北门那些被前后夹击的妖族野兽人。”

        他们说的妖族野兽人,便是看到那似是人类模样,却有着兽类脑袋和显著特征的化形妖族们的代称,因为战锤世界里,的确也有这种类似模样的被诅咒的野兽人。

        “那就这样。”王胜点头,这本来就是基本的骑兵和步兵之间的配合战术。

        以组成防御阵线的役农长柄矛手作为砧板。

        用机动性较强的骑兵为刀俎。

        剩下的,

        这些陷入癫狂嗜血,已经没了思考能力的妖族乱匪,那便是鱼肉!

        “役农长柄矛手出列!”张方和张圆这两兄弟同时开口,并且紧握着手中的长柄硬矛,精神抖擞的就带着树林深处,早已经准备就绪的矛兵队列们走了出去。

        这些役农长柄矛手的穿着打扮和役农弓手没有多少差别,都是穿着御寒的棉絮衣和羊皮褂,少数人还套了件皮衫,头上绑着棉头巾,脚上蹬着皮革混着棉絮缝制而成的靴子,肩并肩前后紧密列成二十排六列,斜举着两米三的长矛齐步推进。

        这是两队役农长柄矛手共同的特征,刚刚离开遮掩身形的树林,便顿时吸引到了来自墩堡内外,那些挡板后面艰难抵挡的民壮,以及那些妖族乱匪的注意力。

        “那是…那是援军!”在北门的城墙上,民壮们顿时激动万分的呼喊。

        “援军!援军!援军!”他们在热切的呼喊。

        那精神和士气更是大振!

        相反,这群民壮们知晓援军到来,有了保障以后。

        手中的长矛更是向外刺的愈发用力,抵挡起来也愈发的用心,哪怕是筋疲力竭的时候,都没来由的在无形中又在体内生生的挤出来了几分力气。

        尤其是想到,上次在晚上时抵挡那些妖族乱匪,照样有总旗大人安排的支援部队杀了过来,成功让他们守住了墩堡的城墙,不光是没有人阵亡,只是轻伤了二三十个同族民壮,便获得了极大的战果,每个人还能分几钱的银子,顿时愈发兴奋。

        这就是思维惯性的原因,上次的战果之丰厚,无疑是让这些民壮们在经历相同战斗的时候,再次按照上次已经发生过的经验,来进行的惯性般的思考。

        事实也基本如此,而这种思维惯性也恰恰是赵銘希望他们养成的。

        “准备打开北门将援军迎进来!”

        赵銘挥手发出命令。

        同时,在思维中隐隐感应着那三支部队的位置和部署的情况,语气也沉着的做出安排:“让其他城墙的民壮都顶住,告诉他们援军已经到来,不要慌乱!”

        “明白!”旁边,立刻有作为传令兵的民壮快步离开,前去传信。

        “嗷吼——”但北门附近的妖匪却骚乱起来。

        冲击不上城墙和城门。

        反而,

        身后却来了人族的援军,将它们夹击在了中间。

        这群已经彻底进入嗜血状态的妖族乱匪,几乎没有任何停顿,转身就朝着那些齐步走出树林,两队成长方形队列的役农长柄矛手,嚎叫着就冲了过去。

        这些妖族的乱匪的确冲击不动城墙,但冲击这些人族的部队。

        冲击这些脑海里浮现出脆弱身躯的人类。

        它们还是极为自信的!

        “停止前进!”张方和张圆的命令出现:“保持队形!”

        他们就站在第一排,身边就是那二百四十名脸色坚毅的矛手,看着那乌泱泱乱糟糟就冲过来,两眼都瞪着血红色的妖匪,这才大声命令道:“长矛方阵准备!”

        “喝!”齐齐的应喝声顿时在旁侧和身后传来,同时这些已经紧密的站在一起,各自都举着两米三的长矛的这些役农长柄矛手们,直接按照以往训练的模样那般,齐齐的将手里的长矛向前平行放齐,让那锋利的矛尖在阳光下都闪烁着刺目的寒芒。

        此时此刻,这些有着儿臂长矛尖,还有着额外两个矛刺的硬杆长矛,就随着这些矛手们列好方阵,形成了一道等待敌人主动撞上来,带着死亡讯号的致命刺墙!

        “全员上马!”森林深处,役农马军的队率王胜,也已经骑在马上。

        扭头看着身后都紧握着骑矛脸色坚毅的马军骑手们。

        他语气沉重的开口:

        “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