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19章.外出剿匪

第019章.外出剿匪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李英杰走在城墙外,从南门转到北门,又穿过墩堡回到南门。

        脸上的表情从惊讶到惊骇再到麻木。

        只是抿着嘴一路走着。

        看着那堆焦尸。

        看着那民壮嬉笑着砍下首级来的动作。

        看着那城墙和箭楼上,握着长梢弓正警惕的看向自己的弓手。

        看着那墩堡的院落内正拿着毛刷,正在梳理那一匹匹膘肥体壮的骏马的魁梧骑手,比之自家靠着临海郡李家主脉才养得起的骑马队,相差无几的模样。

        李英杰就这样围绕着墩堡整整半圈,眼睛认真的看着,再次从南门的门口站定,从这已经被清理出来却仍旧能感觉到脚下那被烈焰烘烤过后,有着些许尸油和酥脆残渣的南门站定,最终叹了口气:“看来这游击使的差事,銘哥你算是定了的一个。”

        他不是小孩子,也没什么竞争一番或闹腾一番的情绪,只是苦笑着半是认真半是埋怨般的说道:“下次给我露口风,免得我一路赶过来把胯骨都震的生疼。”

        “放心。”赵銘在旁边笑笑,同时拍了拍李英杰的肩膀:“下次一定。”

        当然这所谓的藏得深可不是他自己愿意的。

        而是震旦天朝的支援效果。

        “…唉。”李英杰撇了撇嘴,只觉得有种受到蒙骗的感觉。

        这次赶路过来,不光是他担心赵銘这位姐夫哥的安全问题,还是衙门里要求派人过来侦查这些围绕梨核山而修建的墩堡,在妖匪的冲击下是否还健全。

        想到临出发前,自家担任副指挥使的老头子亲自给自己说的话,李英杰也是摇摇头有点无奈:“我这姐夫哥后台硬的很,区区两三千刚化形的妖匪就遇到了天道术法,也不知道是谁更危险。”他同样了解这天道术法,中三品以上的东西。

        自家的姐姐送往的清和宫,据传其内便有着道法之传承,若是能培养气血至旺盛阶段,孕养眉心灵台之清明,便能感悟世间弥漫的灵气进行修炼道法。

        继而从道法中感悟种种道术,以灵力为引催动灵气信手拿捏释放。

        产生的效果便是如墩堡南门和东侧看到的那样。

        烈焰熊熊焚烧世间。

        端的强悍!

        若是寻常武者,没有浓郁气血缠绕护身,便会如妖匪般被烧成焦炭!

        甚至让李英杰心中发颤,连说话间都感觉口干舌燥的原因,更是他察觉到这两股天道术法的释放,似乎要比那寻常的,刚刚领悟的道法佛法要强的起止数倍!

        看了眼旁边脸色平静,似是和之前印象里的面容一样,却细细看来有依稀不同的赵銘,李英杰想到自家老头子每日都劝自己上进和时而提点两句的敦敦教诲,拾起旁边骑手帮忙拎着的缰绳,牵过自己的那匹骏马来,直接翻身上马:“既然銘哥这里的危机已解,那我这个左路巡查校尉,便还要去其他墩堡那边巡查探报才行。”

        这本来就是他的工作,赵銘点头:“嗯,梨核山下来的妖匪凶残,一时暴虐悍不可挡,若是遇到了还需要多加小心,没有把握也别硬拼。”他开口提醒。

        “我还是晓得的。”李英杰点头,拨转马头就准备出发。

        胯下骏马刚绕了身子准备离开。

        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县衙军营里的兵力不足,要是銘哥的墩堡安全,还有多余的兵卒能够调遣,不如率部回防玉梨县周边的乡社村落,帮忙清剿那些突破墩堡防线,肆虐邻里乡社的妖匪,等县衙最后向上报功时,还有额外的功德赏赐。”

        “额外的功德?”赵銘对功德还是相当敏感的,稍稍挑眉,顿时明白了李英杰话语里的意思:“获取功德的方式,看来还并非单纯以妖匪的脑袋来记功?”

        “嗯,衙门也会上报。”李英杰点头,然后轻磕马腹便带队离开。

        身为左路巡查校尉的他不担心这些功劳被抢。

        哪怕什么都不做。

        最后,上报功劳的时候,都会有他的一份。

        虽说天道高高在上,连帝庭枢密院的诸老亦是围绕其运转,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远在帝庭星域中枢的诸老,又怎么可能知晓这边疆小小县城的事项?

        至于说那掌控一切的人族天道,本身就不是活物,只是规则运转之规律。

        派发任务和赐予功德或汲取功德等功能。

        亦是全靠帝庭辅佐。

        既然辅佐。

        那么自然就有操作空间,自然就有插手的可能!

        人族天道自从万年前取代妖族天道,运转至今已经相当牢固,各种规则和惯例乃至是某些规矩都延续至今,不是谁和谁的问题,而是都这么办都这么做。

        并且帝庭枢密院的诸老也并非懵懂,在不少时候或每隔数年的时间内,根据人族天道的运转流畅速度,或是各地报上来的税赋差额及兵力强弱,进行有目的的调控——毕竟有异族的威胁之下,人族的各个大域仍是不敢过于强取豪夺。

        否则真到了用兵的时候,自己派出去的都是些酒囊饭袋,临阵即溃的废物,不光是天道会降下惩戒,到时候帝庭枢密院的诸多阁老,也绝对饶不了他们!

        “那这个机会刚刚好。”赵銘回到墩堡,下令小旗和队率前来见面。

        没片刻功夫,四位小旗和六位队率便齐齐过来。

        “卑职/卑下见过大人!”

        全都欠身抱拳。

        脸色凝重。

        他们都知道,若非有情况,这位总旗大人也不会召集他们过来。

        “赵多糠、赵栋、赵铁牛、赵安稳四位小旗,负责留守墩堡。”赵銘没有犹豫,当即沉声做出安排:“我不在的时候,以赵多糠为主官,听其号令。”

        “卑职明白!”四位小旗官互相对视,但也全部抱拳应命。

        “邬靖忠,李思恩,张耀祖!”赵銘开口。

        “卑下在!”三人抱拳应声。

        “王胜,张方,张圆!”赵銘继续点名。

        “在!”作为马军队率的王胜,以及矛兵队率的张方和张圆两兄弟,立刻抱拳沉着嗓子应声:“卑下随时听令!”他们猜得到这可能是要调动他们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外出作战的时候,赵銘并不信任那些民壮。

        反而更相信这些绝对听他指挥的震旦部队!

        “你们六人召集部队。”

        赵銘开口。

        看着他们六人憨厚的面孔,直接了当的说道:“跟我外出清剿妖匪!”

        “卑下听命!”这六人顿时向前半步,脸上没有半点表情流露,只是稍稍欠身,使劲的双手抱拳行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墩堡,前去召集了自己的部曲。

        “大人,我等何不也跟着出去?”只是,留下的那四个小旗官,这时候反而有点脸色疑惑,为首的赵多糠也是有点羞愧的开口:“虽说我们麾下的民壮,大多只是从九品的民壮,但只要结阵自保,还是能够应付不少零散的化形妖匪的。”

        毕竟赵銘点名带出去的全是外人,他们这些本家人在这墩堡里安安全全的留守,怎么说也让自己这些同样姓赵还都是一个祖宗的赵姓人,脸上挂不住!

        就算知道自己等人实力弱小,但这时候起码也得表个态。

        “你们留下。”赵銘脸色不变。

        他了解人性。

        自然,也很了解现在这四个小旗官的想法。

        语气稍稍肃然,看着赵多糠、赵铁牛、赵栋、赵安稳四人,赵銘本身的语气都愈发凝重起来:“你们留在墩堡里,起码互相之间还能有个照应,就算遇到妖匪过来也不必惊慌,只要和咱们先前那样守着,一时半会也出不了什么差池。”

        说着,赵銘看着他们的目光认真道:“可要是出去了,真出现什么伤亡情况,那我赵銘是没有脸回咱们赵家的,到时候万一戳了我赵銘的脊梁骨,丢人!”

        这话说的不是那么正气凛然,但却是完完全全从同族的角度来思考的。

        同样站在同族同姓的角度上来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反而还带着关切。

        带着关心!

        顿时,让面前这四位小旗官羞愧的面红耳赤。

        更是有种说不出来的窝心,出现在他们的胸膛里面,但又不敢真的说些什么要跟着赵銘一块去的话,毕竟就算出去了那也是拖后腿的,没点真本事!

        看看外面那些骑马的拿弓的同样扛着长矛的外姓步卒。

        一个个精壮强悍。

        明明白白的就表明,人家就是当兵吃粮,拿命拼的伙计!

        真要是让自己个儿这些庄稼汉,还是从九品的民壮们遇到了那成群结队的妖匪,真打起来站在原地不动,受到挫折不会害怕的扔下武器就跑,真要是被攻破一处阵列还不会彻底崩溃,那就算他们受了赵銘天大的恩惠,有良心了!

        可问题是现在想想,谁都不敢打包票自己会真的跟着赵銘,这位纵使是年轻的年少有为的总旗,用自己的命去拼个前程,拼个未来的荣华富贵回来。

        妖匪凶残暴虐,依靠城墙或许还能有拼死抵抗的勇气。

        到了野外。

        真遇上了会怎样,还真的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