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22章.摧枯拉朽

第022章.摧枯拉朽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于是,就在这片冬季的旷野上,箭如雨下!

        货真价实的箭如雨下!

        ‘嗖嗖’声不断。

        极为符合空气动力学的羽箭撕碎空气,发出的一道道啸声刺耳而又尖锐。

        就仿佛是将这些羽箭硬生生的钉在生灵的心脏上,将这些嚎叫着冲过来,压根就不明白它们目前面对的究竟是怎样局面的妖族乱匪,迎面如泼水般泼了过去!

        “噗噗噗噗噗——”只有利刃入肉的声音,那是对无甲目标和无防护目标杀伤力最强,已经打磨的极其锋利的菱形箭头,在施加到箭杆上摇摇晃晃的旋转着,以尾羽平衡空气,最终轻松的切开表皮和肌肉,乃至是连骨骼都击碎的强悍破坏力!

        冲在最前面的数十头妖族乱匪,就在这两百七十名站成长方形,迎面泼洒箭雨的役农弓手面前,不过是一轮齐射,一个照面的功夫,当场就全员噗通倒地!

        迎面就是插满了如同刺猬一般的羽箭,反应都来不及便直接倒地!

        “嗷吼——”只是后面乌泱泱杀过来的妖匪不知。

        向前拥挤踩踏。

        只感觉蹄子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但鼻息间又是被血腥味一冲。

        顿时,让这些在天寒地冻之下早就饥肠辘辘,还极为渴望血食的妖族乱匪,更是被刺激的两眼通红,满是血丝的瞪着那些愈发接近的人族,嗷嗷叫着冲的更快!

        “举弓,拉弦,复射!”然后,邬靖忠的声音仍旧平稳的在弓手队列中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那瞬息间的弓弦和弓臂回弹产生的‘嗡嗡’声,但紧接着空气中便再次弥漫起那成片的羽箭,以四五十公分的箭杆因射出而晃动产生的刺耳啸声!

        但邬靖忠却根本没有在乎这第二次齐射带来的战果如何,整个人还在扯着嗓子沉声发布着号令:“抽箭,举弓,拉线,再射!”他的音调一字一顿吐字清晰。

        “呼嗖嗖嗖嗖——”再然后便又是之前的呼啸黑影,又是一排排的扫过!

        真的就是如同泼水般密集的箭如雨下!

        “复射!举弓!再射!”

        邬靖忠还在喊着。

        面前,就眼见着那成片成片的妖族乱匪迎面倒下。

        每前进三四步,就得有五六十头妖匪痛苦的跪倒在地上,还没等完全瘫倒下去,就被后面拥拥搡搡着过来的妖匪,直接推倒在地上,再次用蹄子踩踏过去。

        但就是这推倒踩踏,或是有妖匪一时不察被绊倒在地上,引起一片骚乱和让冲击速度减缓的时候,便是那再次举起长梢弓,将弓臂混着弓弦拉成满月,让那锋利的菱形箭头对准方向,让那冷漠的双眼瞄准自己的目标,送它们探索死亡的领域!

        “抽箭!齐射!一轮!听我号令!”而邬靖忠就这样看着那些仿佛丧心病狂的野兽冲过来的妖匪,被一头头的射毙在自己面前三十米二十米的距离之外。

        又是极为冷静的看着这些歇斯底里的妖匪进入十米的距离之内。

        以训练般连续齐射六次。

        短短不过一分钟。

        但是,却造成了三百多头妖匪当即殒命!

        哪怕剩下的四五百头妖匪,此时前方也有两百余头人人带伤,更有甚者,身上还插着两三根羽箭,咕咕嘟嘟的往外冒着鲜血,摇摇晃晃的还在咬牙向前。

        真的就被脑海里的兽性,以及上古妖族灌输的凶残本质给操控。

        哪怕重伤了还在暴虐的看着前方的赵銘他们。

        步履蹒跚。

        呲牙咧嘴。

        亦是饥肠辘辘,濒临绝境!

        “役农弓手,全员站定!”只是此时邬靖忠冷漠的嗓音响起。

        “役农长柄矛手!听我号令!”而就在邬靖忠的身后,张方和张圆这同胞两兄弟的声音出现,洪亮的响彻了整个阵列:“挺矛,向前,十步列阵迎敌!”

        “杀!杀!杀!”接着,便是那二百四十名役农长柄矛手齐声应喝,抬起拄在地上的长矛,向前斜举两手紧握,以各自早已经预备就绪的队形向前开始推进,快速的越过了前方已经站定,还特意留出来的缝隙中,举着长矛就杀了出去。

        仿佛一片流水穿过阻碍的石堆,刚好就来到了这些役农弓手的面前,从斜上方举着的长矛以两臂强壮的肌肉为原始动力,生生的平行在腰间放了下来!

        “全员!长矛方阵!”张方和张圆也在各自的队伍中大声的喊着。

        “列阵!列阵!列阵!”

        麾下的矛手们同样是齐齐的应声呼应。

        锋利的矛尖此起彼伏,额外有着小股枝叉的矛尖更是让这些役农长柄矛手面前,闪烁着危险的寒芒,形成了如一片钢铁丛林,还是钢铁矛林般的即时感!

        让冲在队伍最前面,那些被鲜血的味道刺激的愈发歇斯底里的妖族乱匪,此时都眼睁睁的看着那已经放下,直直的对准自己,从上到下由远及近,每个面上都起码有十几根矛尖对准自己的钢铁丛林,源自生灵本身的畏惧和怕死,悄然浮现在心头。

        于是这些妖匪冲击的速度缓缓的慢了下来,可是最前面的那些见识到危险的妖匪速度变慢,后面的那些还没察觉到危险,还在朝着这边涌来的妖匪可不知道!

        它们还在拥挤着朝着这边冲来,推搡着前面的那些妖匪同胞。

        就硬生生的将前面的妖匪推到了那些…

        已经列阵完毕的矛尖上去!

        “嗷吼…”前方的妖匪终于在死亡的面前知道了恐惧。

        这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即将被长矛戳死,迎面要冲击长矛方阵的恐惧,可比起那些被羽箭射死,直接瘫倒在地的死亡方式来的要更有视觉冲击力!

        但就算这些妖匪已经害怕,已经不想继续朝着前面的长矛方阵前进,不想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锋利的矛尖会刺入自己的身体,但身后那些拥挤的力道,越来越强的力量,就这样硬生生的将前面那些企图转身逃跑的妖匪,越来越近的压了过去!

        “嗷吼!”那矛尖被刺入体内的疼痛,顿时让最前面的那些妖匪嚎叫起来,更是因为疼痛而剧烈的晃动着身子,更是因为晃动身子导致伤口被撕裂的更大。

        鲜血愈发的流淌,血腥味愈发的浓郁,身后的妖匪也愈发的被刺激!

        “矛手全员!听令!插!刺!捅!扎!”

        张方和张圆的声音漠然无情。

        只是发号施令。

        按照让自己对内的矛手,按照曾经在震旦天朝的军营里训练的那样,将手里有两米三四长短的长矛,狠狠的朝着面前的那些妖匪刺过去,并且连绵不绝!

        没错,就是连绵不绝,因为张方和张圆喊出的四个不同的词汇,实则都是向前捅刺的含义,在那些矛手们听来反而是根据不同排列而发号的命令!

        第一排插,第二排刺,第三排捅,第四排扎!

        这已经排列成长矛方阵的紧密阵列。

        就仿佛海浪。

        连续,贯彻,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等第一排的矛手插过去,第二排的矛手便刺出去。

        而此时第四排的矛手还在两臂发力,腰杆顺着脊椎一直到两臂,刚刚将这股力道传递到长矛上准备扎出的时候,第三排的矛手已经将长矛捅出去了小半截!

        至于第一排的矛手,刚好在第三排矛手捅中对方的时候将长矛收回。

        第二排矛手的矛尖还在妖匪的身体里。

        而这,

        就是长矛方阵的连绵不绝,此起彼伏!

        哪怕是震旦天朝以西,那危险的群山当中生活着的食人魔,三四米的高度,凶残成性,暴虐莽撞的类人型生物,在这种长矛方阵面前都不敢硬生生的直冲!

        何况是这些,区区刚化形的如同匪类一般的,小小的妖族!?

        双方的阵型才接触不过片刻。

        “杀!杀!杀!”

        这些役农长柄矛手们就已经杀的兴起。

        面前的妖匪一头头的倒在锋利的矛头之前,一头头的化作尸体!

        “传令,让王胜行动起来,彻底结果了这些妖匪吧。”赵銘就站在两队役农长柄矛手的身后,冷静的看着那些妖匪被这些震旦役农们轻松的收割着生命。

        仅剩下的两三百头妖匪,之前那疯狂进攻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显然在如此餐类的杀戮当中,认识到了自己才是处于弱势的那方,知晓了自己如果再不赶紧逃命,那就会被面前这些手持锋利武器的人族,生生的彻底的了解在这当场!

        于是不少妖族乱匪扭头就开始像无头苍蝇那般溃逃而去,嘶吼着哀嚎着,真的就如同是抱头鼠窜的野兽,连撤退都没有章法,只是闷头哪里人少就跑向哪里。

        以至于被得到命令,狞笑着举起骑矛冲过来的役农马军,轻松屠戮!

        如果井井有条的正面厮杀或许还能换几个役农的性命。

        如此慌不择路的溃逃。

        最终的结果,也就只能被无情的杀死在荒野冻土上。

        人族和异族可不会和谐相处,哪怕是讲究宁和的震旦天朝,如果在战场上能够更快更轻松更高效的杀戮敌人,那么他们也会这样做,这样将敌人屠戮一空!

        毕竟只要将敌人杀戮干净,只剩下震旦天朝的百姓。

        那么大家遵纪守法。

        阴阳调和。

        然后,便就是震旦人追求的至高——

        宁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