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若非看你叔父面上,立斩无赦

第二十八章 若非看你叔父面上,立斩无赦

        还没有来得及禀报刘备,城中人员便已经开始了调动。

        等刘备听说之后,也不由赞叹徐风处事迅速,临危不乱。

        本来刘备还要亲自前往城外,安定人心。

        却被徐风死死劝住。

        现在众人对时疫还是一无所知,还是小心为是。

        若是连累刘备病倒,对于靠着刘备个人魅力维系的势力,肯定要大受影响。

        诸葛亮则是毛遂自荐,直接表示可以全权负责此事。

        徐风稍加思索,也点头表示赞同。

        诸葛亮治政为长,而且也精通医术,虽然比不过华佗这种绝世神医。

        医术也绝对比普通医师高明许多。

        由他主管钱粮药草调配,灾民的分类与安置,最为恰当不过。

        …………

        宛城。

        曹魏征南将军,曹军名将曹仁。

        此事正率领大军,抵达了宛城外围。

        曹操自前一段时间,便一直谋划重整大军,攻下新野。

        因此便令曹仁在宛城附近集结兵马,修建工事,储运粮草,与新野相持对峙。

        等他后援兵马赶到,便要正式发起进攻。

        曹仁骑马行在队伍正前方,踌躇满志,想要和徐风较量一番。

        “徐鸿羽不过一介儒生,比谁能在书案前批阅公文,我不如他。”

        “可若是行军作战,沙场厮杀。我怕他会第一个吓尿了裤子!”曹仁嚣张的说道。

        一旁的偏将恭维道:

        “将军说的是,那徐鸿羽未曾掌过大军,纵有什么阴谋诡计,日后也难抗我十万大军压境。”

        实际上,曹仁的确不是盲目自信。

        当年他和徐风共事之时,也曾见过徐风在阵前行令。

        不能说平平无奇,那简直是一窍不通。

        不识军中战阵,不懂军中官职。

        甚至能连千夫长和校尉那个更大都不知道。

        对于令旗指挥,更是完全的行外人。

        别看徐风在营中侃侃而谈,纸上谈兵如何唬人。

        真正统兵作战,曹仁这种打了一辈子仗的猛将,真的没将一个外行人放在眼里。

        “咱们离宛城不过三四里,怎么宛城太守夏侯德还未前来迎接?”

        夏侯德乃夏侯惇的侄子,若论族内辈分,比曹仁矮了一辈。

        若论官职,他也不过是地方守将,怎么比得过自己手握阵前兵权。

        对方起码该十里之外相迎自己。

        但想到对方乃是曹氏宗亲,曹仁倒也释怀了。

        毕竟曹氏宗亲里的可用之才,一共也才那么十来个。

        其余人总不能个个都是杰出人才。

        这位夏侯德既然是夏侯惇的侄子,而夏侯惇又为国捐躯。

        那他侄子纵然没什么才能,只要没犯什么大错,安排他当个太守也无甚大碍。

        直到城门附近,曹仁这才看到衣冠不整的夏侯德,狼狈的骑在马上赶来。

        后面的亲兵也稀稀拉拉,溃不成军。

        “胡闹,这成什么样子了。”

        “别说是刘备大军打来,我怕是一伙山贼,都能把你们给剿了!”

        夏侯德也自知理亏,把头埋到底下,不敢抬头看自己这位族叔。

        “哼,就此一次,日后不许再犯!”

        曹仁没好气的冷哼一声,回想起对方叔叔刚死不久,也不能过于苛责对方,寒了其他曹氏宗亲的心。

        “走吧。”

        曹仁骑马进了城门,看到城墙之前的守军不苟言笑,军容整齐,军威正盛,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样子,也只有夏侯德带领的一百来名亲兵军纪涣散。

        这城中不归他主管的守军,倒还像个样子,不至于一击即溃。

        放下心来的曹仁走在街上,突然见到远方一个行人噗通倒在地上,挣扎了一下便起不来身。

        “嗯?怎么回事。”

        曹仁眉头微皱,朝着旁边的亲兵嘱咐道:

        “去看看那个人,若是乞丐,便给口吃的,带回军中充当兵卒。”

        “是!”

        亲兵抱拳称诺,然后骑马来到倒下之人的身边,先是叫了对方两声,发生对方毫无反应。

        随后便下马来到对方身边。

        刚把对方翻过身来,便脸色大变,惊慌失措的倒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往后逃去。

        “怎么了!”

        曹仁怒道:“成何体统!”

        “是时疫!”

        那名亲兵苦着一张脸,似乎在哀叹自己怎么这么倒霉。

        如此近距离与发病的人接触,他接下来大概也跑不了……

        曹仁闻言也是脸色巨变。

        “怎么可能,宛城多久没战乱了,怎么可能会有时疫!”

        随行军医听到命令,急忙先带好遮挡脸部的口纱面巾,随后小心翼翼的接近了昏厥之人。

        先是查看脸色,再探查脉象。

        看到对方浑身抽搐,脸无血色,又口吐白沫,眼睑之下隐隐出血。

        片刻后,只见他面色凝重的来到马前。

        “启禀将军,此人的确是得了时疫,而且病情凶猛,恐怕非同小可。”

        曹仁此时压抑着怒火,朝着一旁的夏侯德问道:

        “你是宛城太守,为何城中有时疫出现,你却从未禀报?”

        “啊?”夏侯德楞了一下,随后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道: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前几天有个疯言疯语的老头,说什么城中有时疫潜伏,我当时还以为他在蛊惑人心,就着人打了他一顿,赶了出去。”

        曹仁离着老远,便闻到对方身上的女人脂粉香味和酒气。

        再听到对方的言语,便知对方这几日肯定是夜夜留连女人堆,根本没办法处理政事,顿时火冒三丈。

        直接抄出马鞭,朝着对方脸上抽去。

        “混账!你可知因你玩忽懈怠,会造成多大的麻烦!?”

        摆明了城中的时疫不是一天两天,但城中的情况,也只有找他这个太守才能汇报上去。

        他醉酒不理事,底下人也只能急的原地绕圈,无可奈何。

        曹仁气的拔出佩剑,差点便要将夏侯德直接斩首。

        幸亏一旁众人劝谏,曹仁又想到死无全尸的夏侯惇,这才骂道:

        “若非看在你叔父的面上,我今日必将你斩首示众,以谢众人!”

        曹仁此时虽然盛怒,却还记得最关键的事情。

        那就是将城中情况尽快打探清楚,禀报给许都的丞相。

        这宛城四通八达,交通便利。

        更是链接南北的关键城池。

        若是城中时疫已经流传数日,那患病之人,恐怕早已传到了许都……

        越想越感觉后背发凉,曹仁急忙令传令兵,十万火急赶回许都。

        曹仁隐隐有一种感觉,这场时疫的严重性,可能远远超乎自己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