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被曹操出卖,我转投刘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收买人心

第三十三章 收买人心

        思来想去,黄忠只想到一个办法。

        那便是由次女黄舞蝶,陪着其兄黄叙,前往新野养病。

        黄舞蝶虽为女流,却是遗传了自己的武勇天赋。

        一手弓技亦能百步穿杨,足以照料乃兄。

        稍加思索,黄忠便将自己这个主意说给黄舞蝶,征求她的意见。

        “父亲既然已经想好,女儿也觉得没什么问题。”

        “刘豫州与刘表乃宗亲血脉,彼此同为汉室宗亲。”

        “我保护大哥前去,料想不会出什么问题。”

        ……

        同一时间。

        宛城之外来了一支载满粮草药材的队伍。

        正是从新野运来的大量赈灾物资。

        但驻扎在宛城之外的曹仁怎么可能允许这些物资通过。

        却见从新野押运的人马之中,走出一白袍将军。

        正是常山赵云。

        刘备军中的顶级武将,也只有他和曹军矛盾最少。

        如果换成关羽或者张飞,恐怕说不了几句就要打起来。

        赵云先是将自己一行人的目的说个明白,随后说道:

        “还望将军切莫见疑,我等皆为拯救宛城百姓而来……”

        “哼!速速退去,今日且饶尔等性命,若是再不退去,便将尔等视作细作,统统斩杀!”

        曹仁只用了片刻时间,便猜出刘备军送来这些物资,八成是为了在道义上占据高地。

        同时还能收获宛城的民心,乃是一石二鸟之举。

        “随行之人绝无细作,只有三十名良医,以及大量粮食药草。”

        “若是将军对我等见疑,还请将军带着这些良医与粮食药草,进城搭救百姓。”

        众目睽睽之下,两军都有不少人见到这些物资的下落。

        徐风倒也不怕曹仁睁着眼睛说瞎话,直接昧下这些东西。

        曹仁也明白,刘备军这是阳谋,逼着自己不收也要收。

        如今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咬牙硬说对方是暗藏祸心,借机图谋攻城。

        这样日后此事传于四海,也好让双方互相扯皮,免得被一边倒的指责。

        但就在曹仁百般嘴硬,死活不肯让粮车通过之时。

        却又见运粮车队中走出一白衣秀士。

        “尔等还不速速让赈灾粮队通过,莫非真怀狼子野心不成!”

        “若坐视生灵涂炭,我便到许都城门,写百篇诗赋,骂及尔等曹氏皆为阉宦赘续,如今乃是旧病复发!”

        若是其他人这么开口,几乎就等于是自寻死路。

        曹仁当场就能拿刀劈了对方,其他人还没办法找到借口说什么。

        可偏偏说话之人,却正好让自己没办法轻易借机出手。

        原来这突然出现的年轻文人,竟然便是汉末几大名士之一。

        以性情刚傲,情商极低著称的祢衡。

        对方最有名的事迹,莫过于因为看不惯曹操的为人。

        竟然当中击鼓,大骂曹操。

        最后甚至脱光了衣服,赤身击鼓,毫无羞愧之意。

        若是换一个人敢这么挑衅曹操,恐怕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但祢衡虽然为人恃才傲物,除了孔融等人,几乎没什么朋友。

        可他才名远扬,名望甚高,堪称天下才子的翘楚。

        若是真的杀了他,不仅会折损在天下人心中的形象,对其名望有损。

        还会直接得罪天下文人贤士,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上一辈子。

        因此,哪怕被祢衡指着鼻子从头到尾骂了好几遍,曹操依旧强压怒火。

        最后把他派到刘表那里,为的就是借刀杀人。

        按照祢衡的性格,也必然会得罪刘表,到时候不仅能害死祢衡,解心头之气。

        还能让刘表担上这个擅杀名士的罪过。

        可谓是一石二鸟。

        但谁知道刘表也不是傻子,更知道杀了祢衡,就等于毁了自己一声的名望。

        最后刘表也忍不了祢衡,同样来了一招借刀杀人。

        又把祢衡派往江夏的黄祖那里,准备让脾气暴躁的黄祖忍不住杀掉祢衡。

        就在祢衡赶往江夏的路上,徐风却是恰好听说此事。

        联想到宛城的情况,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妙计。

        便派人快马加鞭,将祢衡接到了新野。

        并向他表明,宛城如今遭遇时疫,缺粮少医。

        刘备有意前往宛城送粮送药,却担心驻扎在那里的曹仁不答应。

        所以希望让祢衡随行,若是对方真的不同意。

        也能由祢衡作为中间人,说和双方之间的矛盾。

        实际上,徐风根本没指望靠着祢衡的嘴来说服曹仁。

        若是祢衡真的那么平易近人,善解人意。

        也不至于被曹操和刘表接连派去送死。

        他为的就是逼曹仁忍不住情绪激动,不小心出什么昏招。

        到时候随行的祢衡自然能将这件事说的天下皆知。

        哪怕粮食真的没运进宛城,曹操的骂名照样会传遍四海。

        此时,曹仁见到来者竟然是连曹操都头疼的祢衡,也是下意识大呼不妙。

        自己这个性格,怎么也不如曹操更加善于隐忍。

        若是真的被撩拨怒火,干出什么失去控制的事情,那岂不是授人以话柄?

        “徐风此人果然奸猾,这分明是诱我杀了祢衡……”

        曹仁心中打定主意,任待会儿祢衡怎么辱骂自己,都绝对不要动怒,不能失去冷静。

        大不了就当对方是只老乌鸦,等他骂累了自然就走了。

        谁知道他还是低估了祢衡的骂战能力。

        整整半个时辰,祢衡甚至没有停顿过一刹那。

        从头到尾,引经据典,拐弯抹角,直抒胸臆。

        骂人不带半个脏字,却能让自己这个带兵打仗的大老粗听的明明白白。

        而且半个时辰,竟然都不带重样的。

        唾沫星子溅了自己一脸,自己还不能反驳半句。

        否则被对方找到借口,还要骂的更加刁钻狠辣。

        气的曹仁紧握双拳,在心里默念自己千万不要动怒,不要失去理智。

        最后就连一旁的兵卒都忍不住笑意,看着这滑稽的场面喷出了笑声。

        终于控制住怒火的曹仁,此时突然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之处。

        徐风并非天真之辈,难不成他真的以为单靠祢衡在这里辱骂自己。

        就能骂开两万守军,把粮草药物送进宛城,收买人心?

        可自己两万大军将城池围成铁桶,这些东西怎么可能轻易送入城中?

        下一刻,曹仁心中突然灵光一闪。

        终于发现了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个多么巨大的致命谬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