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祖孙交谈

第十五章 祖孙交谈

        裴衍回府后先去拜见了祖父裴墉,小蝶则随着东林一道去了裴衍的院子兰雅轩安置。

        裴墉这会儿已经在书房等候多时,一早便有人来与他通报裴衍的行踪,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

        一别两个月时间,裴墉心里对这个孙子也是挂念的紧。

        “孙儿拜见祖父。”裴衍快步走上前行了一礼。

        裴墉上下打量了裴衍几眼,两个月不见,裴衍看上去更精练了一些,

        “回来了,听说你在扬州遇上了刺客?”裴墉直入主题道。

        裴衍倒是不觉得惊讶,这么大的事要是祖父没得到消息才叫奇怪。

        “不过是些宵小之徒,有东林在,孙儿并无恙。”

        得知裴衍遇刺之时,裴墉一怒之下险些着扬州府的驻兵平了附近的匪寇,后来知晓裴衍并没有出事,这才只是上书官家,下令扬州知州肃清境内的匪寇,没有亲自动手。

        “听说那些人是冲着顾家那二小子去的?”

        “是。”

        “白家这帮蠢货,那顾侯再怎么说也是张怀看上的人,这老东西有意让他接掌北方的兵权,此时也是圣眷正隆,这帮人还敢去捋这家伙的虎须。”

        “财帛动人心,自古成王败寇不外如是。”

        白亭预这帮人行事蠢是蠢了点,可说到底有个万一,万一真让他们杀了顾廷烨,夺了白家的产业,谁说不能赢来一世的富贵。

        裴墉点了点头,又将话题说回到当今的朝堂:“年后开春便是陛下改元后第一次春闱,此次春闱主考官定了欧阳学士和梅学士。据知情人来报,这一科参考的士子俱是盛名在外啊。”

        何止盛名在外啊。裴衍心里苦笑,千古科举第一榜,你以为只是说说的啊。

        这一科光是宰相就出了四个,名头也是一个比一个大,更不用说还有苏东坡这个猛人。

        这一榜的那几个人单拎出来放在其他年份,也都是足以让旁人失色的存在,现在全挤一块了。

        裴衍只能为这一科考试的其他人默哀了。

        同期之中想要越过这帮人出头是没啥希望了。

        “那两位,莫不是对这一科的举子有什么想法?”

        裴墉是武将,科举这事儿在他是不太关心的,但这会儿主动提起来,想是知道了些什么。裴衍立马猜到了多半跟那两位王爷有关。

        “天子门生啊,那两位对那个位置的心思朝上谁人不知,每年春闱三个主事之人,有欧阳学士和梅学士坐镇主考官的位置,剩下的那个位置...”

        裴墉没有继续说下去,是啊,主持春闱,那可是太子的待遇。

        过去凡是太子出面主持的科举,一般考生都会把自己认作是太子的学生,

        这两位的竞争已经是摆到了明面上了,可看官家的态度全然没有松口的意思。

        “这两位未免太急不可耐了些。”

        “不急不行啊,几位相公虽有心催陛下立储,可说到底他们心中也没有坚定的对象,京城看似兖王和邕王势头最甚,可说到底这两位都没有非他不可的理由。”

        裴衍却是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祖父也觉得将来的官家会在此二人中做选择?”

        裴墉看了眼孙子,裴衍说这话显然是这两位都不看好。

        “兖王虽然有些贤名,可那也只是在百官之中,而非百姓之中,况且他与当今陛下有着一样的毛病,子嗣不兴。这帮大相公未必需要一个多雄才大略的君主,但却不能要一个需要每日担心子嗣的官家,那邕王倒是子女众多,还站着长兄的名分,眼下官家无嫡,这个长字能做的文章就多了。可偏生这个邕王殿下也是个跋扈不堪的。立这样的人,相公们也是不乐意的。”

        裴衍心知这两位最终都没能登上那个位置,让禹州那位冷门宗室赵宗全捡了漏。

        不过世事难料,这一世会怎样裴衍不敢说,反正兖王的叛乱如果没人提前阻止,多半该发生还是会发生。

        自己不可能坐以待毙,毕竟兖王叛乱之时可是把朝上许多官员的家人圈禁在了宫里。

        成国公府重兵在握,兖王不可能不留后手,也就是说裴衍和他的母亲到那时也会成为兖王的目标。

        剧透到这份上了,裴衍再不做点什么那真的是脑子瓦特了。

        “你倒是通透,只不过诸位王爷里能与这二位争锋的少之又少,衍儿莫不是有看好哪位王爷?”裴墉试探的问道。

        裴衍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连宗室都认不全,拿来的时间去看好谁,只是说道:“时间还早,戏刚开场,看下去就是了。”

        裴墉见他故弄玄虚的模样,没好气的说道:“小猢狲,还跟你爷爷打起哑谜来。”

        不过裴墉也没有继续追问,自打儿子去世之后,裴墉对裴衍的关注日益增多,对裴衍的了解也逐渐增多。知道裴衍是个心有成算的,心中又是欣慰,却也有几分担忧。

        欣慰的是裴衍慢慢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担忧的是少年心性,做出冲动的决定。

        时局微妙,裴家在这场博弈中能得到什么,最终还是要看棋手是谁,裴墉只当自己是看棋的人,但焉知自己这个孙子不想成为下棋的人。

        “既然回来了,便应当好好读书,你既然想走科举的道路,此次春闱你是赶不上了,三年之后倒是合适。”

        裴衍点了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便躬身说道:“孙儿这次在江南遇刺,虽未出什么大事,但我裴家世代将门,孙儿不会武功,若是处处需要别人来保护,岂非损了成国公府的颜面,是以孙儿想着,读书之余,也当修习一些武事才是。”

        “你要练武?”裴墉诧异的看着裴衍。

        “是。”

        裴墉大感不解,自己这个孙子对学武之事一向不太上心,甚至可以说很是看不上的,这回反倒自己提了出来。但看着裴衍坚定的眼神,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点了点头:“行,爷爷帮你找两个好的师傅。”

        “多谢爷爷。”裴衍拜谢道。

        他身边倒是有东林这么个高手,但东林的武功是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加上他天生神力,这一身功夫走的是极霸道的路数,裴衍是学不来的,这在回京的路上东林便与他说过。

        裴衍也不沮丧,成国公府那么多高手,还能找不出两个适合教自己的?

        从裴墉这离开之后,裴衍便去了母亲徐氏那头。

        见到儿子的徐芷兰自然是好一阵嘘寒问暖,看着自家儿子瘦了几分,便觉得是在江南受了苦。

        还好裴墉将其在江南遇刺之事瞒了下来,否则徐芷兰还不定担心成什么样呢。

        裴衍将他在江南见到老太太的事一一告知母亲。

        徐芷兰幼时与盛老太太感情最好,得知姑母身体尚好,不日便会来京城,顿时喜极而泣。

        裴衍安慰了母亲一阵,又说了些自己在江南的经历,隐去了白家的事情,只说了自己帮助卫小娘母女的事情,顺便把自己带回小蝶的事情告诉了她。

        如今家里内院是母亲在做主,小蝶的事情自然要征得母亲的同意。

        当然这不过是小事,徐芷兰没有拒绝的意思,只说既然是裴衍带回来的,便留在裴衍的院里伺候便是。

        只不过这事儿也算是提醒了徐氏,如今裴衍已经十四岁,再过几天就十五了。

        所谓年少而慕少艾,很快裴衍便到了血气方刚的年纪,有些事还是需要告诫一下才是。

        毕竟裴衍的父亲才刚去世不满一年,按规矩,裴衍还有两年多的孝期要守。这世界守孝是大事,规矩虽不似华夏古代那般苛刻,但像是三年内不得婚配这些事还是有的。

        孝期满之后裴衍十七八岁的年纪也刚好合适。

        徐氏心里盘算着,也是该多注意一下京城里那些家世年龄合适的女眷了。

        裴衍回到兰雅轩,看着眼前熟悉的院子,内心不由得低呼一声,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小蝶在东林的安排下由裴衍身边原来的一等女使初云带着,初云是裴衍来到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身份最信任的人之一。

        俩人年龄相仿,很快便聊到一块去。

        裴衍的院子平日里事情不多,但因为院子大的关系,负责修建花草,打扫卫生的下人却也不少,反倒是伺候裴衍起居的女使此前就初云一个,现下多了个小蝶,也算是有个伴。

        裴家家风严谨,裴衍身边女使不多也是他的父亲裴仲元生前安排的,国公府家大业大的,裴衍又是唯一的继承人,虽说有个庶子,可嫡庶有别,裴衍在府内受到的关注可要多太多了。

        这就难保不会有些别有用心的丫鬟想着爬上裴衍的床,当个通房什么的,运气好的,提成妾室,这一辈子可就发达了。

        裴衍慌神的功夫,院外便传来了俩孩童嬉闹的声音,一边喊着“哥哥...”一边朝院子跑过来。

        正是裴衍的嫡亲妹妹裴宁儿和白小娘的儿子裴殊。

        宁儿今年不过六岁,过了年也才七岁,豆丁儿点大,上来便要自己抱抱,对裴衍表现颇为亲昵,毕竟是一母同胞,父亲去世之后,宁儿对自己这位兄长便表现的更加依赖了。

        自己去扬州一去便是两月,小丫头可谓是望眼欲穿了。

        而一旁的裴殊也是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裴殊比裴宁儿要大些,但也才八岁,他的母亲白氏原是母亲从娘家带来的贴身女使,怀裴衍那会儿母亲主动帮父亲纳进府里。

        白小娘是个懂分寸的,是以主仆情分仍在,父亲的妾室中也只有她诞下了子嗣。

        裴殊打小与裴衍也算亲近,如今裴衍体内灵魂虽然换了,但是面对弟弟妹妹的疼爱却不会减少。

        裴衍一把抱起裴宁儿,笑着举高高道:“哎哟,两个月不见,宁儿这是又胖了呀。”

        裴宁儿虽然才六岁,但依稀可见继承了父母身上的优秀基因,长得粉粉嫩嫩,跟个瓷娃娃似的。

        见裴衍这么说自己,一下子便不高兴的嘟起嘴道:“哥哥好坏,怎么可以这么说女孩子。”

        说着便挣扎着要下来。

        裴衍这才将小丫头放下来,转过身摸了摸裴殊的脑袋,笑道:“殊儿这两月功课可曾拉下,字练了多少?”

        裴殊原本还在感受着兄长掌心传来的温暖,一听裴衍的话小脸立马耷拉了下来。

        古人四五岁便开始启蒙,国公府有请专门的老师来教裴殊和裴宁儿读书,裴仲元还在的时候对自己的几个孩子还是比较严厉的。

        现如今俩弟弟妹妹的功课落在了裴衍身上,裴衍不像父亲那般严格,毕竟他的认识里八岁的小孩才刚上小学,没必要整那么大压力。

        裴殊算是最大的受益者,但该有的要求还是要有的。

        这次离京两月,回来还是要对裴殊进行一番小考试的。

        嗯,期末考这种东西怎么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