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朝会

第十九章 朝会

        朔日大朝,对盛紘这样的六品官来说,也就在每月朔望日的时候有资格参与朝会,其他时间就在自己所属的机构里干活儿就行。

        就跟现在的每月例会差不多。

        嘉佑二年,二月初一是盛紘来京后参与的第一场朝会。

        自打嘉佑帝上元节夜染了风寒,这早朝也是一直拖到了今天。

        龙椅上的嘉佑帝不过年近五十,看着却跟个六十多的老头儿差不多。

        “前些日子,江浙两湖上报,说零星之处,发现有蝗虫之患。如果真的是蝗灾,那可是千里赤地,颗粒无收啊。”龙椅之上的嘉佑帝看着无精打采的,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

        说着,便望向下首一片红红绿绿的文武百官,问道:“下面,有没有江浙来的人啊?”

        盛紘心想,这可是在官家面前露脸的好机会,当即便弓着腰,拿着笏板,一丝不苟的行了跪拜大礼:“臣,承直郎,新尚书台任,盛紘。月前刚从扬州抵京。”(时间差原著党勿考究)

        嘉佑帝思索了片刻,这才想起来这号人,说道:“朕知道你,一笔的好字。你说。”

        盛紘还没来得及开口,位列文官首位的韩章却开口打断道:“老臣也见过几次蝗灾,只要在它还是幼虫的时候多养些鸭子、鹭鸶去吃掉它,也就成不了什么气候了。”

        韩章挺了挺腰杆,继续说道:“陛下,老臣有别的事要奏。”

        嘉佑帝深深的看着韩章,这老顽固终究还是不打算放过他。

        “今日只议蝗螟之事,你不要横生枝节”。嘉佑指着韩章,语气中带着一丝警告。

        只可惜韩章接话的本事也是一流:“天生万物,都有枝节,所从何来,无非是繁衍与继承。”

        瞧瞧这说话的水平,强行给你掰扯到正题上。

        嘉佑帝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再说下去了。

        “若是内闱之事,可到书房来奏。”嘉佑帝试图糊弄过去。

        下首又一官员站了出来,却是已经年逾七十的蔡老相公。

        上来便诉说嘉佑帝几次在书房接见他俱是顾左右而言他,拿旁的事情晃点他。

        这俩人一唱一和,把这件事放到了朔日大朝之上摊开了说,显然是存了推嘉佑帝一把的心思。

        嘉佑帝幼子新丧没几年,换做是别人来说这事儿,嘉佑帝定是要治他心怀不轨,可偏偏这个人是蔡相公。

        放眼满朝文武,要说谁最没有私心,这位蔡相当属第一。

        位极人臣,名誉天下,于实现个人价值而言,蔡相已经做到了人一辈子能做的极致。

        年逾七十,却是个无儿无女的老绝户,荣华富贵于他而言也没什么实质的诱惑力,站队党争对他没有一点好处。眼看着没两年也该告老了,若不是为了大宋着想,又何必冒着损害这一段君臣情谊的风险去触嘉佑帝的霉头。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陛下还是早定过继宗室子为妙。”话已至此,韩章终于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嘉佑帝手扶着龙椅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堂下群臣。

        一应穿着紫袍红袍的朝廷大员尽皆看着嘉佑帝,唯有盛紘这么个穿绿袍的低着头瑟瑟发抖,场面看着颇有些滑稽。

        然而嘉佑帝下一句出口,却让一帮人再也站不住了。

        “你们这是,要逼宫吗?”

        “陛下息怒,这些,都是臣工们的浅薄之见,陛下薨幼子,陛下痛,臣工也痛,陛下痛幼子,臣工痛天下,还请陛下过继宗室,考问品德,从中选拔,立为继嗣。”蔡相说着,便带头跪了下来。

        堂下乌泱泱登时便跪倒一片。

        夹杂在一帮大员之间的小绿袍盛紘却是脑子有些不够用了,看着周围的大臣,登时吓得哆哆嗦嗦的跪倒在地,笏板都拿不住,掉落在身前。

        盛紘这会儿心里那叫一个苦啊,自己上赶着凑这份热闹,好嘛,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呢,就得遭这么一遭。

        刚想着伸手捡回笏板,嘉佑帝的声音又把那只颤抖的手给吓得缩了回去。

        “你们这是,要跟朕,撕破脸皮吗?”嘉佑帝身体有些打摆,在内监的搀扶下坐了下来。

        态势走到这地步,双方谁都别想再退一步了。

        韩章步步紧逼,嘉佑帝气的站起身走下龙椅,指着一应群臣大骂混账。

        韩章却是不依不饶,嘉佑帝正欲就此退朝,偏又被蔡相一把抓住了衣角。

        场面一时大乱。

        ---------

        朝堂再怎么风波不止,对裴衍都没有任何影响,练刀将近一个月,裴衍总算是初窥了门径。

        对于裴衍的进步,洛湘君也是暗暗感到心惊。

        若要说裴衍将来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洛湘君不敢妄言,但仅这份天赋,却是比自己都要高出几分。

        一个月的时间,裴衍从最初只能挥刀,到现在已经可以开始练习套招,要知道当初洛湘君自己,光挥刀就练了有半年多。

        “招式不过是套路,对敌之时讲求的是变化,随机应变,见招拆招。套路练得再娴熟,也不过是花架子,若是不懂应对,再高深的招式也是白瞎。”洛湘君把绣冬换成木刀,一招一式的带着裴衍对练拆解。

        以往裴衍最痛苦的莫过于每日挥刀后手臂的酸麻疼痛,现在倒好,每天的拆招练习,洛湘君那是从来都不带手下留情的。

        手臂疼变成了浑身疼。

        每晚小蝶伺候裴衍沐浴时总能看到他身上又哪哪多了几处青紫。急的那是眼泪汪汪的。

        好在洛湘君也算有点分寸,没往裴衍的脸上招呼。

        即便如此,兰雅轩里的几个下人每次见到洛湘君总是避之唯恐不及,尤其是小蝶和初云两个丫头,不过这俩丫头倒是不避,而是每次见到都得恶狠狠的瞪上两眼。

        瞧,就是这个坏女人,都把我们家公子打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裴衍内心: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休息的时候,洛湘君难得的跟裴衍聊起了天:“公子院里的丫鬟倒是各个忠心。”

        裴衍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笑道:“不过是些身世可怜的小丫头罢了。”

        若不是迫不得已,谁家又愿意把女儿变卖到人家里为奴,即便是国公的府邸,说到底还不如在家务农,待年纪合适了寻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一辈子安安稳稳的过。

        “公子年纪比她们还小,怎么总是一口一个小丫头。”

        裴衍摇了摇头,他两辈子的年纪加起来都可以当这帮人的爹了,就算只论前世的年纪,那也已经二十大几,快三十岁的人了,跟这帮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比起来,隔着好几个代沟呢。

        “我虽生于公府,可到底不过是摊上了一对好爹妈,这世间的苦难我尝不到,像她们这般被卖予富贵人家的,处处身不由己,倒是比我要懂世间险恶。可说到底不过是些十七八岁的少女,花一样的年纪啊。”裴衍感叹道。

        “我是个读书人,就算做不到兼济天下,但总能护着身边的人,其实对她们来说,我只要不是个恶毒的主君,便已是人生大幸。可我却觉得,一辈子这么长,人不该只有这么点盼头。”

        裴衍说这话时神色平淡,但洛湘君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丝莫名的期待之意。仿佛他曾见过那样的世界,一个对贫贱之人而言,也能有盼头的世界。

        眼神中的那一丝期盼,不是向往,竟是有些怀念的意思。

        “公子心有大志。”洛湘君起身朝着裴衍恭敬地作了一揖。

        裴衍摇头失笑。

        哪有什么大志,不过是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罢了。

        若要说什么大志,那不过是尽自己的努力,让这个社会变得稍微好些,百姓的日子过的再富足些,边疆安定些,在这基础上,如有可能,裴衍也盼望着王师北定中原的时候,看着华夏民族的版图,恢复至全盛时期的时候。

        若是能做到这些,那这一辈子也不算白活。

        而这一切的基础,都需要通过科考这条道路来慢慢实现。

        裴衍上辈子不是理科生,飞机大炮他是造不出来的,就连黑火药都有些费劲。否则他也想像其他小说中的主角那样,带着红衣大炮征服世界什么的。

        歇息片刻之后,裴衍提起绣冬,今日的挥刀练习还得继续,对抗什么的还是明天再说吧,毕竟老这么挨打也不是个事儿啊。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段时间裴衍对这句话算是深有体会,一个月下来,裴衍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变好了,手臂的肌肉也愈发明显。上辈子羡慕都羡慕不来的身材,这辈子不知不觉间就要练成了。

        裴衍这边还在练刀,东林便匆匆赶过来通报,说是主母大娘子要去盛府拜访盛老太太,让裴衍和裴宁儿随行。

        盛家抵京也有半个月,各方人情走了个遍,都是些品级不高的京官。

        因春节和上元佳节的关系,国公府也需要应付好多的人情,便耽搁了些许日子。

        眼下诸事皆定,裴衍的母亲第一时间便想到了盛家的老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