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江宁海氏

第二十五章 江宁海氏

        时嘉佑五年八月初七,汴京赫赫有名的成国公家小公爷裴衍,化名裴白衣,抵达江宁码头。

        江宁府,也就是后世的南京。

        傍晚时分,突然下起的瓢泼大雨打断了裴衍的计划。在码头上寻了个客栈歇下。洛湘君一行人提前伪装成旅客住了进来。

        虽然裴衍不觉得自行会有什么危险,但洛湘君还是处处小心翼翼。

        客栈酒肆,雨打灯笼,内里人声鼎沸,熙熙攘攘,酒客们大声喧闹,谈论着江宁城近期发生的事情。

        “听说了吗?城东杨员外家的小女儿上个月出嫁,十里红妆,好不热闹。听说那杨员外千挑万选,最终也不过是选了个声名不显的落第秀才。”

        “这都什么时候的事儿了,要我说,咱江宁府的大家闺秀,那还得是海相公家的女儿,听说海家二房的嫡女芳龄二八,那海相公正寻思着为大小姐寻一门亲事呢。”

        这帮码头上干活儿的人,平日里闲时就喜欢聊些八卦,那些大户人家的事儿摸得门儿清。

        裴衍寻了一处角落的的位子,要了半斤清酒,身前坐着小蝶两女。腰间的绣冬和春雷是从洛湘君那儿索来的,说是用惯了,不想换新的,反而花了大价钱又给洛湘君打了一对一模一样的。

        这一身打扮的裴衍看着倒不像是个读书人,反而有几分江湖大家族里出来历练的少年侠士的味道。

        大宋对于兵刃的管制不算特别严格,刀剑这类兵器一般行走江湖的人带着防身还是颇为常见的,倒是弓弩一类的武器管制最严。

        因此裴衍带着刀倒也不至于引来太多异样的眼光。

        不多时,小二便将裴衍要的吃食端了上来。一边听着周围人的八卦,看着窗外的落雨,一时间有些痴了。

        “公子,那些人说的海家,可是那一门五瀚林的海家。”小蝶忽然问道。

        裴衍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海家?

        这不是长柏他老丈人家吗?

        海家是江宁有名的书香门第,世代清流。祖孙三代皆曾在朝为官。

        海家的老太爷当年也是当过帝师的人物,如今虽说人不在了,但海家一门的荣耀却不曾衰退。

        更不用说海老太爷的子孙们也是各个争气,一门五瀚林,这话说出去也只有苏家那一门三进士可以相提并论了。

        不过说起这海家的女儿,却也是另有一番说法的。

        别看海家的名头大,但这海家的女儿也是愁嫁的很,否则岂能这大姑娘年过十六了,却是一家上门提亲的也没有。

        海家祖训,“子孙四十无子,方可纳妾”这也就导致了海家娶妻容易嫁女难的局面。

        虽说这祖训约束的海家的男丁,可海家的女儿从小耳濡目染,自家的父辈皆是夫妻同心,携手到老。对将来的夫婿自然也是这般要求。

        这可就为难了多少试图与海家攀亲戚的人了。

        为人父母的,那个不希望自家儿子多生几个孙子好让家族人丁兴旺些。这时代婴儿的夭折率这么高,不多生几个,万一跟当今的官家似的,岂不成了老绝户。可要说海家的女儿那是容不得妾室的。至少没那么容易让妾室进门。以至于大家对海家女那是又爱又恨。

        要不说原剧里盛老太太为何对海朝云这个嫡孙媳妇这么满意呢。

        看着这规定,简直不要太适合盛家,就盛紘那宠妾灭妻搞得家宅不宁的前车之鉴。海朝云坐镇盛家简直绝配。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这帮人口中的大小姐可不是长柏的媳妇儿,按年纪算,海朝云这会儿估计还未及笄,就算是海家有在打听合适的亲事,也不会这么快嫁出去。

        “这帮人,见着个穿红袍的就叫相公,这朝廷岂非遍地都是相公了。”裴衍关注的重点显然有些跑偏,但也却是对海家女眷的婚事不感兴趣。

        反倒是小蝶似乎想起了什么,提醒道:“公子,夫人知道您此次要来江宁,可是托好些人打听海家姑娘们的消息呢,你说夫人会不会...”

        裴衍一时语塞,这事儿他怎么不知道。要说他今年也十八岁了,放在如今这社会也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了。虽说裴衍此前也跟裴墉说过,科举之前暂时不考虑儿女情长的事情。

        但作为当家主母的徐大娘子却不能不上心。就算儿子要等到科举中榜之后再考虑婚事,也不妨碍她先找两个合适的备着。

        找备胎这种事大宋朝老传统了。

        “这海大姑娘年方十六,倒是跟公子您相配得很呢。”小蝶在一旁打趣道。

        可别闹了,你要说海朝云也就算了,好歹裴衍印象中还有这么一张脸出现过,但这位海大小姐,那可真就是素未谋面了。

        盲婚哑嫁这种事,怎么也不能让它发生在自己堂堂穿越者的身上啊。

        虽然说裴衍不是个单纯的外貌协会,但毕竟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有些东西还是不应该被忽略的,是吧。

        “母亲,应该不是认真的吧。”裴衍试探性的说道,可惜这话连他自己都不太相信。

        这些年名义上香水生意的利益是跟母亲七三开,裴衍拿七成,可到了徐芷兰手上,仗着成亲之前这笔钱为娘先替你保管的名义,愣是把七三变成了三七。

        所以裴衍对自己这位母亲的品性那可太清楚了。

        这海家的消息,估计就是徐芷兰从盛老太太那儿知道的。

        要知道盛老太太一直有让长柏求娶海家女的打算,长柏只比裴衍小一岁,王大娘子也开始琢磨起盛长柏的终身大事了。

        裴衍看了看小蝶严肃认真的眼神,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这母亲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太闲了。

        早知道离京之前就该把裴殊的教育工作交给徐芷兰,只可惜裴殊今年也十一岁了,在裴衍爱的教育下,小学的课程基本都快学完了,等自己这次回去之后就该给他安排小升初的考试了。

        唉,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再没几年就连裴殊这小子都该独当一面了。学习的进度拉这么快,自己很快就没什么能教的了。

        至于裴宁儿这个学渣,教育起来真的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

        裴衍定好的行程是过两日先去应天书院拜访院里的大儒们,之后大概会在应天书院待上一两个月,作为曾经培育了千古完人范大相公的书院,裴衍还是抱有很高的期待的。

        而既然小蝶提到了海家,那么裴衍理当要去拜访一下这个一门五瀚林的清流世家。

        海家已经去世多年的老太爷毕竟是曾经的帝师,海家跟当今官家的这份香火情可不会因为老太爷去世就断了。

        若能与海家交好,将来裴衍在朝堂上做事也能方便些,毕竟海家所处的可是江宁这样的富庶之地。

        裴衍既然已经决定了从“钱”字入手,那么大宋朝最繁华的几个州府自然成了他最关心的地方。

        甚至于比起扬州和苏杭等地,裴衍对江宁的重视还要更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