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寻衅

第二十八章 寻衅

        裴衍到的时候,大船已经离开了岸边,沿着河流最美的一段缓缓行驶,在其身后,环绕着十几艘小船,不时地从岸上某个地方接人,又或者将船上哪位才子新写的诗作传递出来。

        这场由林家二公子主办的诗会在江宁城最是受瞩目。街道里,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聚会中,文人学子们摇头晃脑地品评着谁的诗作最能传唱的久。

        裴衍乘坐小船来到江心,上了楼船之后,递上陈芳给他的请帖。立刻便有小厮高声呼喊道:“东京城裴白衣裴公子到...”

        裴白衣这个名头在江宁城可没几个人熟悉,但却引起了楼船上最中心的一帮人的注意。

        “各位,这位裴公子出身东京城,乃是家父在河边下棋认识的棋友,对其评价颇高,此番更是亲自要我写了请帖邀其登船,小弟先去迎一迎。”主桌里,一年貌约莫二十岁上下的青衣儒生,对着一众酒友拱了拱手说道。

        “叔平这是什么话,既是陈公亲自邀请的朋友,相比定是不凡,我身为此次诗会主办方之一,岂有不去相迎的道理。”说话的正是林家二公子林言,年纪看上去比陈叔平略大些,但也不过二十余岁,两颊上泛着微微的红晕,显然是没少饮酒。

        旁边的酒桌上,陈叔平的二哥陈仲升此时也靠了过来,自家父亲邀请来的朋友,当儿子自然得出面迎接,跟着他一道过来的还有海家二房的嫡子海毅和唐家的唐志平。

        如此一来,这接人的阵仗便显得有些隆重了,陈芳的两个儿子江宁城也是赫赫有名,此番林言举办诗会,便是借用了陈家的名头。

        至于这海毅,海家的名头早已无需他人多做赘述。

        裴衍看着这哗啦啦跟出来的一堆人,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暴露了身份。

        只见众人以陈仲升最为年长,走上前来朝裴衍拱手行了一礼,然后一一介绍道:“在下陈琦字仲升,早就听家父一再提及文若兄的名字,此番一见,果真天人一般。”

        “仲升兄客气了,在下裴白衣,字文若,见过诸君。”裴衍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便是陈芳的二公子了。

        “在下陈道,字叔平。”

        “在下林言,字谨言。”

        “海毅,字任安。”

        “唐志平,字国维。”

        众人一一做了介绍,裴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些人的名字有不少这段时间都听过。

        裴衍一一行过礼后,便被一众人簇拥着送上楼船。

        林言租下的是一条三层高的大船,粗粗看去,船上足有上百号人,底层的甲板上首,搭建了一个台子,此时正有林家请来的舞姬在台上表演。

        晚些时候莳花馆的叶清涵便会在这里演奏。

        这叶清涵是近两年秦淮这一带有数的名妓,卖艺不卖身,被称为才貌双绝。

        卖艺不卖身这样的噱头什么时候都有,虽说早晚梳笼,可眼下顶着清倌人的名头,在这秦淮两岸是千金难求一见。

        此番林言能够请来她,也是仗着林家与莳花馆有些关系,加上陈芳两个儿子的名头确实好用,这才能做出这般排场。

        说到底林家不过是商贾之家,那林言并未取得功名,纵有万贯家财,也难免流于下乘。

        杨逍今晚有些出风头,方才写了一首咏月的诗词,得众人唱和,算是今晚楼船上极拿得出手的。

        这时候看见裴衍被一帮主人家簇拥着坐到主桌上去,喝多了些酒的他便朝身边的同窗询问道:“这白衣少年何许人也,竟劳动这诸多人去迎接。”

        要知道今晚出尽风头的他尚没有去到楼船三层的资格。

        想想那三层上都是些什么人,除了一帮世家子弟之外,这江宁城的属官也是来了不少,亦不乏盛名在外的才俊。

        裴衍在这江宁城籍籍无名,如何当得起主人家这般的拥戴。

        那杨逍边上的同窗脑子倒是清醒,方才依稀听见了小厮的报名,笑道:“方才听下人说是东京城来的公子哥,想来是颇有些身份。”

        杨逍一听,却是不屑的道:“东京城来的,切,不过又是个纨绔的世家子罢了,仗着家里有点权势招摇过市,如何比得过你我寒窗十年之功。”

        旁边的人正待提醒他慎言,却被方才说话的同窗提前说道:“杨兄说的是,今夜杨兄一阙词,只怕江宁城各大诗会亦是无有比拟者。要是我说,唯有杨兄弟方才配得上这主桌的席位。”

        这人显然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如此拙劣的挑拨竟堂而皇之的说口。

        却见周边其他人一听,俱是脸色微变,一些人不动声色的退开数步,却也同样引来了一部分人的应和。

        酒过三巡,月至中天。

        画舫中的歌舞散去,随后响起了一众宾客热烈的鼓掌声,又有从岸边来的小船将其他诗会上出现的出色诗句送了上来,送予船上的大家品评。

        诗会这种东西不可能一味的等着才子们作诗,林言自然要在船上安排好些个节目,饮酒作对,听歌赏舞。而到了这个时间点,基本也到了整场诗会的重头戏。

        由花魁娘子来演奏今晚各大诗会中的几首诗词,往往也是诗会中最出风头的。

        这当中自有许多门道,所谓文无第一,若没有真正的惊世之作,一般来讲所谓上佳的作品差距不过毫厘之间。

        而能被叶清涵演奏出来,除了在诗会上出尽风头之外,也是这帮才子们接近佳人的绝好时机。

        按理说,这诗会的拔的头魁的会被叶清涵单独宴请,若是能得叶清涵的青睐,将来把人弄上手,破了身收入房中,便堪称人生巅峰了。

        没错,这年代狎妓成风,若能凭着自身才华摘下那江宁城人人可望不可及的花魁娘子,自然便是头一等的风光。

        秦淮风月悠悠百年,出现过何止数百位花魁,这类才子佳人的故事每年都有,而作为故事里的主角,那位获得佳人青睐的才子自然是人人羡慕。

        杨逍今晚也是有希望得到叶清涵的青睐的才子之一,甚至说在这画舫之上,他比其他人都要更有机会。

        毕竟无论是陈家的两位公子,还是唐志平这位举人,所擅长的都不是诗词之道,即便是众人中作诗稍好的海毅,眼下也没有拿出好的作品来。

        裴衍本来就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态过来看看,又恰巧认识了陈仲升这帮人,今夜已是收获满满,尤其是这位林家的二公子林言,更是让裴衍刮目相看。

        原本有了唐家作为备选,裴衍此行的目的之一是接触一下唐志平,未曾想倒是这位林言让他颇感意外。

        言谈之间说道商贾之道,这位林二公子无论是在经商的理念上,还是对商人之于社会的作用,都有着别具一格的见解。

        商人重利,这是此世之人的普遍看法,重利轻义,不事生产,自然为读书人所不齿。然而林言却能浅显的说出经济流通的价值,这在裴衍看来已是极大地进步。

        大宋缺铜,而放眼整个大宋的钱币,可以说八成的铜钱藏在了两成的富人仓库内,真正流通余外的钱币少得可怜。

        货币不流通,就无法真正产生价值。不产生价值的钱就只是一堆废铜,于促进经济无益,于资源纯属浪费。

        裴衍当然知道想解决这些问题没那么容易,但在林言的身上他却看到了希望。

        为此,裴衍连连敬了林言好几杯酒,俩人之间的交流可谓投契,就连陈家两兄弟都有些难以置信。

        原以为被父亲大肆称赞的人该是个读圣贤书的儒生,岂料裴衍跟林言的交谈中张口闭口都是钱,未免显得庸俗了些。

        裴衍也不在意,自顾自得喝酒听曲。

        便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几声喧哗,却听见有人朝着楼上大喊道:“早听东京城天子脚下,文风鼎盛,裴公子既自东京而来,何不趁此佳节,赋诗一首,也教我等江宁学子见识一番。”

        再看何人在喧哗,可不正是杨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