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喂到嘴边的打脸

第二十九章 喂到嘴边的打脸

        裴衍觉得这个叫杨逍的书生多少是有点什么大病,动静整的不小,整个画舫的人都听到了。

        裴衍也是一时愣住,他跟这杨逍无冤无仇的,甚至都不认识,咋地还非得找上门来。难道说冥冥之中被什么奇怪的人操控了,送上来给自己刷经验不成?

        再看看杨逍身边那群起哄的人,裴衍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作诗他自然是不会,可他会抄啊,而且抄起来也没啥心理负担,但是这么生硬的套路,讲实话,没啥意思。更何况他贵为小公爷,跟着一帮啥也不是的书呆子计较,多少显得有些没品。

        但眼下被这杨逍当着这诸多人的面挑衅,应不应战的都有点骑虎难下。

        要说大宋的文人爱惜名声,杨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话凭的是什么?就因为他喝多了没脑子?

        裴衍百思不得其解,更何况真要找个对手,陈家俩兄弟,海家那哥们儿不比自己有名气的多?

        裴衍确信自己没做什么出头的事情,所以眼前这个叫杨逍的,不是蠢就是坏。

        对待坏人,当然是要让他认识到社会的险恶。

        只不过还不等裴衍开口,站在他旁边的陈仲升便先开口呵斥道:“杨逍你这是发的什么酒疯,这般无礼,岂非显得我江宁学子不知礼数,我应天书院就是这么教学生的?”

        陈仲升一开口,裴衍便知这杨逍竟是应天书院的学生,这么看来这下面应该有不少人都出自应天书院。

        也是,老院正的两个儿子都在这儿,应天系的学子又怎么会跑去参加别人的诗会。

        “陈教谕勿怪,今夜乃是中秋诗会,能登上这画舫者无不是江宁城颇有才名的青年才俊,我等皆听闻裴兄来自京都,对京都学子仰慕已久,便想看看这裴兄的才学究竟如何?”

        要说这江南诸地有哪些地方的学子最不服东京城的文人,四大书院首当其冲。而江宁城文风极盛,又曾出现过范大相公这样的千古完人,自然自视甚高。

        陈仲升见说不通杨逍,便只得回身向裴衍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

        “江宁府文风鼎盛,文若素有耳闻,此次下江南也是为了游学,今日这么多江南才俊汇聚一堂,这位杨兄弟对我心生考较之意,也实属人之常情。”

        裴衍面色如常,淡淡的说道:“想来是裴某初来乍到,不懂这江宁城的规矩了。”

        这话说的平淡,听在陈仲升的心里却是钝刀子割肉,脸上又是红一阵白一阵的。

        这毕竟是他应天书院的学生,身为应天书院教谕,陈仲升脸上也挂不住。他没有继续劝说杨逍,心里未尝没有存了考较裴衍一番的意思。

        但裴衍这话显然是在说江宁城规矩大,对待客人都是这般做派。

        陈仲升正想说些什么,便听裴衍又摆了摆手满不在意的说道:“不过是作诗罢了,又有何难?笔来,纸来。”

        陈仲升一干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见裴衍大手一挥,下面便有人送上了笔墨纸砚,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

        裴衍嘴角微扬,这一幕在他看来就跟安排好的剧本似的,非得让他装这么一回。

        苏东坡的《水调歌头》,别说中秋词了,放眼整个华夏历史都有“此词一出,余词皆废”的名声,妥妥的四个二带俩王。

        反正苏轼这会儿在老家替母亲守孝呢,距离写这词还早十几年呢。

        还作诗呢,上赶着作死啊。

        叫地主!有本事抢一个试试?

        裴衍在心里默默吐槽着,拿起笔,微微思忖了几秒钟,然后快速的在纸上写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裴衍特意用了苏体字,也算是最后致敬一波原作者。

        不过片刻功夫,收笔,词成。

        裴衍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于是将笔随手一丢,说道:“斗诗这种事,总得有个对手才有意思,在座的各位随便写,写多少首都行,但凡有一首比我这《水调歌头》写得好的,我这辈子不填词了。”

        这话说完,裴衍浑身舒畅,难怪范闲要二二三四再来一次,整出个斗酒诗百篇来。

        装逼这种事,一旦装到了,那真的是...

        也不管桌上墨迹未干的宣纸,自顾朝后头走去,拿起一瓶酒,靠着栏杆便喝了起来。

        一行人中,陈叔平最先按捺不住,上前来拿起宣纸,映入眼帘的是一手绝美的字,便是这一笔字,在座的少有人能及得上。

        陈叔平一边看一边默默的念着上面的字。

        念到一半时,嘴巴动的频率便慢了下来,眼神却是越发的变得肃穆起来,最后带着一脸疑虑的目光,看向兄长陈仲升。

        站在下面的杨逍等人看不见陈叔平的表情,但见他半天说不出话来,心下有些得意。

        身边的人亦是窃窃私语,各自议论着些什么。

        “叔平,这词作究竟如何,你倒是念啊。”

        站在陈叔平对面的唐志平有些着急的说道。

        陈叔平摇了摇头,微微叹气道:“只怕这词我念是不合适了,不如请出叶大家,请她来为诸位兄台演绎一番如何?”

        “叔平这是何意?”

        海毅也有些不解的问道。请叶清涵出来演奏,这是摆明了认定这首词就是今晚的最佳。陈叔平的话不难理解,只是裴衍这词能有这般效果?

        “诸位大兄不妨先看看,再下定论。”

        陈仲升心知自己这位胞弟不是个孟浪胡言之人,能让他只一眼便认定为今夜的魁首,这阙词定然是不凡的。

        率先接过宣纸,心里隐有一丝期待。

        便在此时,岸边的游人燃起了烟花,衬得夜色又亮了几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上阙写月,因月亮而引发对仙境的奇想,起句奇崛异常。两个问题,似乎是在追溯明月的起源、宇宙的伊始,又好似在赞美中秋的美景,造化的神奇,意境悠远。

        只这两句,便已胜过今日诗词无数。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出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上半阙念罢,画舫三层顿时陷入一片死寂,一干人俱是嘴巴微张,一脸的错愕。

        这下半阙已然不需要再念下去了。

        林言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从陈仲升手上小心翼翼的接过宣纸,对着众人说道:“我这便去请清涵过来。”

        不多时,便见一身着紫色袄罗紧身春衫的女子抱着琵琶从里间走了出来,盈盈一握的柳腰下系一条水红石榴裙,里面一件梨花白的灯芯裤,螺髻上持一只碧绿色翡翠珠钗,二八芳龄,肤若凝脂,眉目如画,倒真是个顶美的女子。

        叶清涵辅一出现,便成为全船人的焦点。

        不少人纷纷议论,叶大家怎地便出场了。

        再一联想到裴衍方才做的一阙词,顿时有人了然。

        杨逍此时酒醒大半,再见到叶清涵时如何想不到是什么情况。

        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他心知陈仲升等人不会无的放矢。

        那人,竟真有几分诗才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