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交心

第三十一章 交心

        裴衍最终还是辜负了美人恩,被小蝶搀扶着回自己的住所,留下了一脸幽怨的叶清涵,以及一干神色各异的吃瓜群众。

        乘坐小船回到岸边,中秋夜的狂欢还在继续。裴衍的出现正应了那句话,装完了就跑。

        仿佛今晚出现在画舫上就是为了出来一鸣惊人的。当然,如果裴衍真是这么想的,那么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今夜过后,莫说是这艘船上的人了,整个江宁城的读书人都会知道裴白衣的名字。

        不仅仅是因为他写下了足以名传千载的《水调歌头》,更因为他拒绝了叶清涵。

        如果这个世界也有此獠当诛榜,那么今夜之后,裴白衣的名字将荣登榜首。

        回家的车驾上,裴衍毫不客气的把头枕在了小蝶的腿上,少女身上的淡淡清香侵入鼻腔,缓释些许了醉酒的昏沉。

        小蝶红着脸低头轻轻为裴衍按压着太阳穴。

        白衣公子鼻腔呼出的热气涌向少女的腹部,有些痒痒的,顿时让小蝶整个身子都发烫起来,她虽是未经人事的少女,也今年也已经二十一岁,若是放在寻常人家,那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有些事不需要经历也已经懂了。

        “公子今夜的作为,可一点儿也不像平时。”跟在裴衍身边这么多年,小蝶自然知道裴衍有没有喝醉,裴衍喝多了是肯定的,但要说醉却不至于。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今晚的事其实不过是巧合,但这样的巧合在我而言却更像是冥冥之中被某只大手掌控着一般,一切都在按着那只大手的主人安排的剧情走。”裴衍闭目养神着,轻声吐槽道。

        小蝶听罢,小脸顿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公子是说,这件事背后另有人在操纵,可是冲着公子来的?”

        显然是没有太明白裴衍话里的意思,以为又是有人在背后搞鬼。毕竟几年前裴衍在扬州可是遭遇过一次刺杀的,小蝶可不敢掉意轻心。

        裴衍微微摇头,笑道:“没有什么幕后之人,我说了,只是巧合罢了。只不过这种扮猪吃老虎的把戏往后还是少玩才是,容易拉仇恨。”

        当然没有什么幕后之人,就算有,那也是一种名叫作者的社畜。

        小蝶也发现了,喝多了的裴衍还是有些变化的,以往的裴衍喝酒从不过量,今天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这种脑子虽然还算清醒,却开始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的状态还是第一次见。

        “小蝶,你觉得那位叶清涵姑娘如何?”

        听见裴衍忽然提及那位叶姑娘,小蝶的眼神中闪烁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怨念,没好气的道:“叶姑娘才色双绝,自然是极好的,公子莫不是觉得可惜,今夜听说那林家公子可是盛情邀请公子去那位叶姑娘的房中休憩呢。”

        裴衍睁开眼,饶有兴致的盯着小蝶的下巴,笑道:“想不到小蝶也会吃醋啊。”

        “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小蝶不过是个丫鬟,哪来的由头吃醋,便是有,那也是替将来的主母吃醋。公子可莫要忘了,那位叶姑娘到底是风尘女子,可是进不的国公府的门的。”裴衍的口花花将小蝶吓了一跳,险些没把裴衍甩到地上去。

        裴衍不置可否,若他连这点小心思都察觉不了,那就不是直不直男的问题了,而是纯粹的情商太低。

        但小蝶的话却是提醒了裴衍,他是国公府的嫡长孙,未来的成国公,他的婚姻从他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不会简单。或许他有能力说服母亲和祖父顺着自己的心意来,但依然会有诸多的限制。

        而且除了家里人,国公府之外也会有人盯着。

        就像今晚,若自己真的对那叶清涵有心,一夜春情之后,自己必不会撒手不管,任由其沦落风尘,由此一来便会平白招来许多的麻烦,更何况自己尚未娶妻,便是要纳妾,按理说也要在家里有了当家主母之后,由那位点头安排才是。否则难免招致流言。

        放在寻常富贵人家倒也没什么,可他是堂堂国公嫡孙,这便是最大的不同。

        当然,裴衍想到这些并不是对那叶清涵有什么想法,他真正有想法的是身边的这俩丫头,自己一个男的无所谓,可随着将来俩丫头年纪增大,有些事就不能不考虑了。

        “小蝶,你可为自己今后想过?”

        “今后?”小蝶有些疑惑,摇了摇头道:“自当日公子救下小蝶之后,小蝶便下定决心服侍公子一辈子了,待将来家里来了主母,小蝶亦会视其为主,好好服侍大娘子的。”

        裴衍挣扎的起了身,并坐在小蝶身边,侧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夜色昏暗,裴衍并不能够看清对方的脸,但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早已将彼此的容貌记载心里。

        小蝶的相貌自然是好看的,或许比不上那位叶清涵,但胜在一股子江南女子小家碧玉的清纯与温婉。

        “你和初云在我身边多年,将来也总是要嫁人的,可有为此想过?”裴衍温和的问道。

        只是这般温和的声音落在小蝶的耳朵里却如晴天霹雳一般,她不是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之前裴衍也曾有意无意的提过,但那时的裴衍年纪尚小,她们也还没到出府的年纪,搪塞一番便过去了。

        可今天不一样,裴衍或许是因为叶清涵的处境而动了心思,没准真要给自己安排出去了。

        虽说适龄出府嫁人不见得是坏事,而且按照自己和裴衍的情份,若是裴家有心给自己安排夫家,定也不会寻些差了的。

        可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个,小蝶便变得有些坐立不安起来,内心像是忽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心跳也随之加快了。紧接着一股莫名的心慌便涌了上来。

        再看着眼前如同谪仙人一般的公子,内心除了有一丝慌乱,更多的却是不舍,她不敢想象自己若是离开了裴府会怎么,离开裴衍,就仿佛落水之人放弃了那握在手里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许就此溺死也说不定。

        当初在自己人生最艰难的时候,是裴衍出手帮了自己,不仅帮对自己有恩的卫小娘保住了性命,还把自己带回了国公府,免去自己再被发卖的危机。

        这几年在裴府的日子,不说过得有多么锦衣玉食,至少衣食无忧之余还得到了主家与下人们的尊重,这是她此生从未有过的。而她能够拥有这一切的根源都在于眼前这个其实比她还要小些的少年。

        许是少年一贯的沉稳让她忽视了这一点,现在想来,她比裴衍还要大些,便是有心想给裴衍做个陪房丫鬟,怕也是够不上的。

        骨子里的小蝶,其实还是自卑的。

        沉默了好久,终于颤颤巍巍的开口道:“公...公子可是...可是要将...”

        看着小蝶一副支支吾吾更住的样子,裴衍就知道这丫头八成又想多了。

        也罢,既然自己身处这个时代,又何妨去享受这个时代赋予自己的权利。反正即便真的将小蝶放出去了,也未见得比在自己身边要过得好。

        男人嘛,一旦想通了某些事情,就跟突然打开了开关似的,既已认定,那所谓的礼法可是限制不住裴衍的。

        想到这里,裴衍的动作也变得大胆了起来,伸手刮了刮小蝶的琼鼻,轻笑道:“你呀,又想多了,我不过是想着若你有心出府,我自会为你安排好去处,可看你这样子,我便知是赶也赶不走了,小蝶,你要知道,你家公子虽看似处处克己,可实非真正的君子,我原也想过一生一世一双人,也说到底割舍不下身边的人,若你愿留下,我虽不能允你十里红妆,却能保证护你一世周全。只盼你将来,莫要后悔才是。”

        说罢,裴衍将手轻轻扶在小蝶的肩上,明显感受到少女的身体微微一颤,紧接着将身子稍稍靠了过去,手上稍稍用力,将小蝶揽进了自己怀里。

        “公...公子...”小蝶顿时一声惊呼,但又连忙伸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喊出声。

        随着手臂上传来身边男子身上的温热,小蝶真切的感受到了来自裴衍胸膛的温暖,眼泪顿时便忍不住的落了下来。

        这世上的某些人和事,只要看一眼,便让人觉得美好,小蝶心想,自家的公子,大概便是这样的人吧。

        微微闭上双眸,狭长的睫毛上沾着一滴清泪,悄无声息的落下,却是沁人心脾的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