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误佳人

第三十四章 误佳人

        林家这一代的情况并不像外面表现出来的这般兄友弟恭,作为商户之家,又都是没有功名的白身,俩兄弟这辈子的追求也就是继承家里的这点产业了。

        同为嫡系,林言是次子,在家里自然不如兄长林城那般受到重视。

        原本林家是想让林言走仕途科举的路子,只可惜林言虽然聪明,但在读书上却没什么天份,也或许是他志不在此,二十多岁了连个秀才都还不是,就更别提会试了。

        既无心科举,林家的家主自然也是要替这个二儿子做做打算的,这才有了这几年林二公子在江宁府生意场上的名声。

        要说林言在经商一途也确实要比他的兄长更有天赋,但长幼有序,家业终究是落不到他头上的。

        如此一来,俩兄弟天然存在着竞争关系。

        寻常豪门大户家里虽然没有皇位可以继承,可要说各家儿子之间暗自较劲的也不少。老婆多生的多就这点麻烦。

        裴衍毫无疑问就是林言压过林城的最大依仗。

        对于裴衍所提出的条件,林言自是无不应允。

        俩人谈生意也没有避着叶清涵,虽然一直没有出声,可裴衍和林言的交流却是一字不落的听在了她的耳朵里。

        当然,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只是作为江宁府为数不多知道裴衍真实身份的人,叶清涵觉得自己比起很多人都要更接近这位裴小公爷一些。

        见俩人聊完正事,叶清涵也是停下了弹琴的手,起身迈着婀娜的步子走上前来,替两人一一斟酒。

        正待给裴衍倒酒时,却被裴衍阻拦了下来。

        “这酒太烈,裴某不是好酒之人,还是取些清淡的才好。”

        只见叶清涵却是轻轻一笑,柔声道:“裴公子自酿了这人间佳酿,却说自己不善饮酒,可真是个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这话小蝶也说过,而且不止一次,裴衍自己也觉得自己像个异类。

        就好像别人看见叶清涵,第一反应无非是,嗯,真美。

        而裴衍则是觉得,嗯,可惜了,然后又觉得这个时代的男人真幸福。

        至于美女,裴衍见得多了,后世电视上见得那些女明星又有哪个不漂亮的。

        再加上现代的化妆技术,美颜滤镜一衬托,人均八十分以上的颜值。

        这年代唯一胜过后世的地方,大概就是这年头的美女都是纯天然无修正的吧。

        裴衍虽然谈不上对美女免疫,但也不至于真的会因为一个人长得好看而觉得有多惊艳了。

        对于叶清涵,裴衍确实觉得可惜,毕竟这么一个才艺出色的姑娘,放到现代社会妥妥的大明星一枚,在这个世界却要以色娱人,身不由己。

        若是放在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裴衍说不准会帮她一把,但现在裴衍却不会这么做了。

        他无力改变什么,总不能见一个救一个吧,又不能都像小蝶似的放在自己身边,救得了一时怎么能帮得了一世。

        “也许吧,很多人都这么说过。”裴衍自嘲的说道。

        “当日裴公子一曲《水调歌头》可是出尽了风头,奴有幸能作为此词第一个演奏者,还得多谢裴公子呢。”

        那日的《水调歌头》除了让裴白衣这个名字名扬江宁之外,受益最大的便是叶清涵了,这就跟后世歌手的原唱似的,眼下江宁府谁不知道这首词唱的最好的便是莳花馆的叶大家。

        本来江宁府各大青楼的花魁之间人气不过伯仲之间,裴衍的这首词直接让叶清涵身价往上拔了一筹,盖过了同级别的许多人。成了江宁府诸多花魁娘子里头一份的存在。

        这事对她而言也是有喜有忧,喜的是身价大涨,她在莳花馆的地位自然也随之上涨,至少一些不愿出面的宴会可以提出拒绝的意见。忧的是被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迟早会有有权有势的人看上自己,那时候光凭莳花馆和林家可保不住自己。

        裴衍显然没有想到这一层,淡淡的说道:“不过是随手写得小曲,也是因江宁的学子太过热情,裴某盛情难却罢了。”

        “好一个盛情难却,裴公子不愿拒绝江宁学子的邀约,却始终对清涵不屑一顾”叶清涵幽怨的说道。

        这下换裴衍有些不明所以了。

        自己可是没把这位怎么着啊,怎么这语气听上去那么像是自己始乱终弃似的。

        看着裴衍呆愣住的样子,叶清涵也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失言了,忙解释道:“奴素来仰慕似公子这般才华卓然之人,当日公子的《水调歌头》可不仅仅是折服了江宁的学子,便是奴家也为公子深深钦慕,原本托林公子诗会之后邀公子闺中一叙,不曾想公子竟拒绝的这般果断。倒是连跟公子多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裴衍倒是记得是有这么回事,当时就觉得林言像是个拉皮条的不正经,却没想到这是叶清涵的主意。

        只不过,这么露骨的话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真的好吗?

        裴衍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心想这都什么事儿啊,自己身上也没有什么王霸之气啊,还能让人看一眼就想发生点超友谊关系?

        太扯了。

        “当日确实饮酒有些多了,实恐唐突姑娘。呃...这个...”裴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总不能说我当时觉得你们想仙人跳我吧。

        还是说下次有机会再说?

        虽然自己大可以不必在意这些,但这么没品的事情做出来也不太光彩啊。

        再说了,这年头虽然狎妓叫风雅,但官员嫖x娼是犯法的呀。虽然裴衍不是官员,但也算是勋贵子弟,有些事做的太明目张胆了影响不好。想想顾老二那厮名声怎么臭的。

        总之那天晚上怎么想裴衍都不可能留宿的。

        至于说现在,呃,还是算了吧。

        裴衍是典型的做了就想负责到底的性格。

        “公子不必在意,清涵不过是仰慕公子的才华,加之当日公子所为实乃君子之风,更深信了公子品性高洁,如此愈加倾心于公子罢了。”见气氛有些微的尴尬,一旁的林言立马出口解围。

        “在下深知公子身份不便,其实若公子有意,在下可替公子做主将清涵赎身,再在江宁寻一处房产,安置妥当。公子若有闲时,常去看看清涵便是。”林言说这话时眼神满是暧昧之色。

        看的裴衍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麻蛋,你知不知道你这放在小说里叫送女啊,犯大忌了懂不懂,也就亏得你不是主角,不然喷死你。

        养外室这种事情,听上去虽然很美妙,但其实乌糟事很多的,就凭国公府的能耐,林言凭什么能做到滴水不漏。

        被自家母亲知道了不得掀掉自己一层皮啊。

        等等,为什么自己已经在设想事发的后果了。

        不对,我不对劲。我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啊。

        驱散了脑子里一堆乌七八糟的想法之后,裴衍眼神复杂的看着叶清涵,说道:“裴某多些姑娘抬爱,只是在下亦非是良人,笼中金丝雀,不是好归处。林兄既有意替姑娘赎身,何不就此去寻一份自由。”

        裴衍的话虽是在推辞,但也不是全是搪塞之词,国公府那样的地方,确实不是什么好去处,外人看着再如何风光,又怎么会知道多少人盯着自己的后宅,叶清涵身为贱籍,身后又毫无倚仗,就算是入府做了妾,又如何能在裴氏一堆族人的眼皮子底下过好日子。

        她跟小蝶初云终究不同,那两人毕竟是自己的身边人,跟随自己多年,即便是自己将来的妻子,多半也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会为难她们。

        而叶清涵呢,自己对她连感情都没有。相信她对自己也是如此,无非是自己刚好符合了她的择偶观,让她对自己有了期待罢了。

        若仅是出于这点就纳进府然后不管不顾,那自己跟盛紘有什么区别。

        裴衍的话虽然说的轻,但拒绝之意明了,虽也替叶清涵求了一份林言的人情,但也没有收下叶清涵的情意。

        叶清涵听着裴衍的话,脸色顿时变得白了几分,她也知道自己配不上裴衍,可看着裴衍对自己毫不在意的样子,还是让她觉得心里被什么扎了一下似的。

        裴衍这样的人大概是很多女人的梦中情人,有才华,长得好,家世好,几乎没什么可挑剔的。但这样的人于她而言却是可望而不及。

        这或许算不上是爱,更多的应该是不甘心。

        是的,不甘心。她自认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天下的男人又有几个见了自己能毫不动心呢。

        可偏偏是让自己先动了心的那个,对自己竟如此不屑一顾。

        “清涵自知无缘侍奉公子,但愿公子能予一信物,也好给清涵留些念想。”叶清涵眼眶微红的看着裴衍,沉默了许久之后最终还是柔声说道。

        裴衍很想说何必如此,也不想撩了就跑还给人留了希望,但看着叶清涵楚楚可怜的模样,以及那请求的眼神,最终还是没忍下心拒绝。

        想了想,走到了一边的书桌上,提笔写下一首词。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唉,只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