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无题

第三十九章 无题

        “钱币本身不存在价值,只有当他流通的时候,才会产生价值。说的好啊。”海士轩低头沉吟了许久,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道。此刻的他看向裴衍的眼神中不再是长辈见到故交之子的那份欣喜,而是更多了几分认可和欣赏。

        尽管裴衍的想法很大胆,但目前来看与范公的变法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最起码他不影响国策。

        “若如大郎所说,你觉得朝廷当如何做?”

        不知不觉的,海士轩对裴衍的称呼也变成了大郎。

        裴衍苦笑,具体该怎么做他也在慢慢摸索,只好从实说道:“这点侄儿也尚未想明白,只是以香水作坊一事作为试点,慢慢在尝试罢了。”

        裴衍毕竟不是学经济出身,如何把原始自然经济转变成为市场经济,如何用金融的手段去平衡财富矛盾。这些都需要基于这个时代的国情去考虑。

        别说裴衍对于后世的经济体制都只是一知半解,便是全然知晓,也未必符合这个时代的情况,他所能做的是以那样的一个经济形态去做假想,一步步的探索出符合这个时代的发展道路。

        以香水作坊为例,制约原始经济继续发展的问题之一是生产力问题,而裴衍的香水工坊可以轻松的引入流水线作业,大大提高了生产力的同时,在技术保密性上也有了一层保障。

        等将来裴衍入朝为官,这些先进的手段都是可以应用在大部分的手工制造业的。

        再比如裴衍的实验室,已经从当初研究香水的何师傅一伙人慢慢衍生到了其他的产品上。裴衍告诉海士轩的裴家工坊每月支出三万多贯工钱,其实远远不止,真正花钱的地方在于裴衍的实验室。

        这三年的时间,实验室失败浪费的材料不计其数,这都是拿香水作坊的利润补贴的,所以裴家事实上远不如看上去那么赚钱。

        甚至于徐大娘子不止一次的骂裴衍败家。好在总算又拿出了花露水和香皂两种产品,也算回了一波血。

        当然,三年的时间这帮土科学家们也不是一无所获,还是整出了不少东西的,只不过这些东西有的经济价值不高,有的不适合现在就公布出来。

        就像是滑轮组这样的东西,裴衍最初只是画了个草图,交给了厉害的铁匠师傅去研究,人除了打造出滑轮之外,齿轮也做出来了,更是研究出了方便打造齿轮的工具。

        这一系列的小东西对于生产制造都是能够起到巨大作用的。只可惜大宋对铁器的管制相对严格,裴衍每个月能拿来浪费的铁也不多,不然还真想试试让他们去研究研究炼钢呢。

        不过也不急,现在不能做的将来以朝廷的名义去做就是了。这东西裴衍也没打算私藏,至于像蒸汽机这一类的超时代高端产品,裴衍真就是提出了一个概念,然后默默的出钱为爱发电了。

        也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时候能不能见到。

        又扯远了,只是这会儿面对海士轩有些热切的眼神,裴衍也确实是拿不出好的方案来,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摸着石头过河嘛。

        对于裴衍没有明确的说法,海士轩虽然有些遗憾,但还是颇为认可的点点头。裴衍求稳的心态反而让他觉得安心不少,至少说明他不是急功近利之人。

        “既如此,大郎尽管去试便是了,这江宁府的香水作坊尽管放心大胆地去建,若有难处,尽可提出来,我自会为你寻一个方便。”

        裴衍当即起身拜谢。

        如此一来,此番南下最关键的事情便算是促成了。

        剩下的便是裴衍派洛湘君去打探的另外一件事了。

        又在堂上跟海士轩闲聊了一会儿,却都是海士轩再问,裴衍在答。许是裴衍的表现拔高了海士轩的期待值,海士轩对于裴衍隐隐有一丝考较的意思,问到的都是一些治世相关的问题。

        裴衍也只好硬着头皮一一答了,只不过有些问题的观点说完后海士轩会忍不住的点头,但也有些观点听过后又会眉头紧蹙,不住的摇头,过后一想又觉得并非全然没有道理。

        裴衍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应付着,也亏得他这几年读了不少儒家的圣贤书,否则万一又说出什么超出自己知识领域的话来。少不得又要一番折腾了。

        有本事咱俩聊聊书画啊,你看看你这大厅上摆的字画,多好,就不像裴墉那个糟老头子,正厅大堂上摆的全是琉璃瓷器,还有一堆一看就是假货的东西。除了装阔摆谱一点价值没有。

        裴衍甚至在海家的大堂上看到了前朝吴道子的一副山水,还是后世都没见过的那种。虽没有仔细看过,但他相信海士轩不是没有鉴赏能力的人,能被他堂而皇之的摆在正厅,定是真迹无疑。

        嗯,眼馋,想要。

        就这也好意思说清流人家。

        见时间尚早,海士轩便对裴衍说道:“时辰尚早,你与毅儿不妨到后院坐坐,我叫人将茶点送去,晚上留下来用了饭再回去。”

        裴衍如蒙大赦,连忙起身告谢,然后跟着海毅前往他起居的小院。

        因为家中还有其他女眷的缘故,海毅没有把裴衍真的带到后院,而是去了自己的书斋。

        打从刚才一进大厅他就发现了,裴衍似乎对家里的字画很感兴趣,碰巧他的院子里也有不少珍藏,海家是典型的清流文人,但家底颇丰,又没有其他奢靡的花费,所以钱基本都用在了买书买画上了。

        盛世古董,这话不仅适用于现代社会,古时候亦是如此,而今的大宋,虽然毛病一堆,但确实是这近两百年来少有的盛世了。

        海毅的书斋不大,但藏书却不少,庆历年间毕昇发明的活字印刷术让书籍的印制成本大大的降低,但很多藏书世家不愿将自己家中藏书拿出来分享,所以寒门子弟真正能读的依旧是四书五经那些相对常见的书。

        反而是海家这样的世家,存了不少的孤本。

        映入裴衍眼帘的是海毅书桌上摆着的一幅画卷。

        见裴衍在书桌前停住,海毅也是心领神会的一笑,走上前靠了过来。

        这是他新收的一幅山水,那画作笔力纵横,落笔密匝,画中山峰耸立,苍松翠柏,甚是壮观。

        再看那画作的题跋、落款和钤印。

        画作上并无题跋,说明应该是唐以前的作品。裴衍前世在文修院临摹书画,练了一手好字,国画也有所涉猎。习惯使然,对于这些东西有了一定的研究。

        书画上有题跋,这是唐时慢慢流行起来的。

        裴衍看了一会儿,便知这大概率是真品了。

        再看落款,顾恺之。

        都知道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女史箴图》一绝,但作为水墨画鼻祖之一,顾恺之对人像、佛像、禽兽、山水没有不精通的。

        啧啧啧,裴衍忍不住咂舌。

        对于他来说,什么是狗大户,这才是啊。

        就在裴衍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一身着淡绿色对襟襦裙的女子手上捧着茶盘走了进来,在其身后还跟着一个年纪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女,头上梳着双丫髻,一身粉色长裙,手上端着两盘点心,模样虽显稚嫩却能看出其美人底子。

        虽然与记忆中有些许差别,但裴衍还是很快认出了此女的身份。

        这不就长柏将来的媳妇儿,海家的二姑娘海朝云嘛。

        至于她身前端着茶盘,仪态端庄的成熟女子,自然便是海毅的妻子了。

        “相公,裴公子。”海毅的妻子唐氏将取来的茶点放在桌上,欠身对着二人施了一礼。

        海毅忙对裴衍介绍到:“文若,这便是拙荆唐氏,这位是小妹朝云。”

        裴衍也是拱手施礼道:“裴衍见过嫂嫂,二姑娘。”

        海家嫡女因为待嫁的关系,不便再见外客,而海朝云尚未及笄,倒是没有这么多讲究。

        “夫人怎地亲自来了。”

        “听父亲说家里来了贵客,嫂嫂担心下人做不好,便亲自煮了茶送来。妹妹正好在边上,便一道送过来了。”

        海朝云虽然年纪不大,但看得出海家对子女的教育做的极好,举止大方得体,言语间倒是一点都不扭捏。

        然到底是少女心性,得知来人是近期名誉江宁的裴白衣,忍不住还是抬头看了裴衍几眼。

        见那位写出明月几时有的才子竟是一位如此相貌俊美的少年,脸上不由得飘起两朵云霞。

        “倒是劳驾嫂嫂了。”裴衍听罢又朝唐氏拱手道。

        “大郎何必如此客气,你我既已兄弟相称,今后便是一家人了。往后还应多亲近亲近才是。”

        “三哥说的是,倒是小弟拘礼了。”

        海毅摆了摆手,笑道:“方才见大郎看这幅画入了神,可是对书画一道颇有研究。”

        裴衍连忙摇头:“研究谈不上,不过是见猎心喜罢了,要说这作画的水平,还真是难入大雅之堂。”

        裴衍虽然喜欢书画,但作画的水平只能说是及格,放在后世还能拿得出手,但在这个高手如云的年代就有些捉襟见肘了,倒是对自己写字的水平还是有些自信的。

        海毅只当裴衍是在自谦,毕竟是能写出那样诗词的才子,想来一手丹青的水平也不会太差。

        海毅自己倒是对作画颇有兴趣,便以为是找到了同道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