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变故

第四十四章 变故

        “你认识我。”裴衍上前审问道,这一次,用的是肯定句。

        周通被刀兵横在脖颈,一时无法动弹,但嘴上却是丝毫不服软。

        “有人花钱想买你的命,爷爷自然便要认得你。”周通也是光棍的很,白亭肃也并不是值得让他保护的人。

        “有人想要我的命?是谁?”裴衍不解的道,在他的印象中,来到这个世界的几年时间自己也不是没有得罪过人,但要说到需要雇凶来杀自己的地步,一时却也想不到有谁。

        裴衍自然不知道白亭肃流放途中逃跑的事情,白家的事对他而言不过是个小插曲,更何况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

        “爷爷凭什么告诉你。”

        “不想说也可以。”裴衍的嘴角扬起一丝诡异的微笑,语气阴狠的道:“这里有不少你的手下,我数三声,你不说,我便砍他们一根手指,然后再数三声,你看看,他们有多少手指可以砍?”

        当家的被擒,这帮贼寇的军心自然大乱,他们虽比一般的草寇要更有纪律性一些,但也有限,眼见周通被擒,立马有人开始伺机逃离,如此一来,自然变得不堪一击,很快便被尽数缴了械,至于有些逃到水路试图囚水逃离的,沿岸的地方可是有强弩渔网在等着他们呢。

        “一”

        “二”

        裴衍的声音冰冷而不带一丝感情,落在周通的耳朵里仿佛腊月的寒霜,透着刺骨的寒意。

        “裴白衣,你敢。”周通咬牙切齿的道。

        “三”

        “慢着...我说。”

        “砍了。”

        两人的声音同时喊了出来。

        裴衍原以为周通会是个硬骨头的,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认怂。

        然而。

        “不好意思,你超时了,砍了。”

        随着无数的哀嚎声响起,那帮被制服的匪寇右手的小指被齐齐切断。剧烈的疼痛让他们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

        “你大爷的,有种的冲你爷爷来啊。”周通见状,目眦欲裂,对着裴衍破口大骂。

        “一”

        裴衍才懒得搭理周通的叫骂,继续数数。

        “二”

        “是白亭肃。”

        这回周通可不敢再冒险了,他在意的不过是白家的钱财,白亭肃这个人他并不在意,为了白亭肃让自己的兄弟遭难,不值得。

        “白亭肃?”裴衍在脑子里回忆了一下,表示并不认识这号人物。

        还是东林在他耳边提醒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当初在处理白家的问题时,确实有看到白亭肃这个名字。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白亭预的弟弟。

        对于白家的处理是只诛了白亭预这个首恶,其他从犯一律流放。

        这个白亭肃,自然也是在流放的名单里。

        “这个人,你是如何认识?”

        “自然是在他流放的途中认识的,他做了逃犯,我保下了他。”周通没有隐瞒,他显然认识到了眼前的白面少年不是什么善茬。

        “他人在哪里。”

        “自然是去江宁杀你去了。只可惜,这一趟是杀不了你了。”

        “江宁?”裴衍顿时一惊,白亭肃带人去江宁杀自己了?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在江宁?

        不好...小蝶和初云还在江宁。

        裴衍原本想着这趟出来是剿匪,带着女眷不方便,却没曾想把她们留在了江宁,反而使得她们置身险地。

        虽然留下了一些守卫,但...

        “你大爷的。”裴衍忍不住骂出声来,对着卫冲说道:“卫大哥,此间事了,剩下的便交由你全权处理,我还有急事,便不多逗留了。”

        说着,裴衍带上自己的亲卫,一路朝驿站狂奔而去。

        江宁毕竟是首府,治安总还是有些保障的,白亭肃不可能带太多人过去,只希望在他们动手之前,自己能赶得回去。

        裴衍没有选择水路,而是在驿站借了快马,一路奔袭。

        习武三年,裴衍如今也算是弓马娴熟了。

        洛湘君跟在裴衍的身侧,开口宽慰道:“公子莫要着急,属下方才从那周通口中探知,那伙贼人不过比我们早出发一日的时间,他们手中并无快马,我们未必不能在他们之前赶到。”

        “再说小蝶和初云那边有何大力等人守着,寻常几个蟊贼没那么容易对他们不利的。”

        相处三年,洛湘君自然知道裴衍对身边两个小侍女的重视。

        .........

        江宁府的院子里。

        小蝶和初云被一干护卫们围在房间内。

        门外的厮杀声愈发激烈。屋内,小蝶和初云相互依偎在一起。

        “小...小蝶姐姐,公子那儿,不会出什么事儿吧。”明明是自己身处险境,初云心里最关心的反而是裴衍的安危。

        初云虽说和小蝶同龄,但相比自小生活条件更困苦的小蝶而言,心态上反而不如小蝶那般沉稳。

        小蝶将初云紧紧抱在怀里,面色露着紧张,手不停的轻拍着初云的肩膀,给予安慰。

        “不会的,公子身边有东林和洛将军保护,一定不会有事的,放心吧,我们也不会有事的。”

        尽管心里很害怕,但小蝶还是尽量的在让自己保持冷静。

        门外,何大力一声令下,六名留守的护卫在他身侧汇聚成阵型,手上拿着长刀强弩。

        何大力手持大刀,怒目圆睁,看着房顶上,院门外将近二十个黑衣人,怒吼着将一名冲上来的黑衣人砍翻在地。

        身侧的六名护卫单膝跪地,举起手中的弓弩,朝着爬上屋顶的黑衣人一轮齐射,当即击落一人。

        他们的院子在闹市区,只不过这个时候夜已经深了,就算动静有些大,想要等来官府的支援也没那么快。

        何大力如何也没有想到,这帮人会如此的猖狂,敢在城里明目张胆的动手。

        六个汉子以何大力为中心,分成两侧结阵,死死的守住了房间的大门。

        作为裴家的亲卫,这几人的个人素质比起禁军里的精英也是只高不低,但双拳难敌四手,情况依然很不乐观。

        “许先生,那裴白衣并不在这院里,你这般耗费心机,难不成只是为了抓两个侍女不成。”院外,离得远远的地方看着院子里战局的白亭预问向身旁的青年文士。

        许士廉呵呵一笑,说道:“白三爷莫要心急,那裴白衣对这两个侍女的态度可不一般,你见过哪家的主人出门,还特意留下这么多精良的护卫守着两名侍女的。”

        尽管这次回来才发现裴衍已经不在江宁城中,但许士廉并未感到沮丧。

        那日诗会上裴衍喝醉酒之后口里便念叨着小蝶的名字,甚至连叶清涵的邀请都拒绝了,便猜想他对那叫小蝶的侍女态度不一般。

        既然这次抓不到裴衍,抓了他的侍女,逼他现身便是。

        虽然不知道许士廉哪儿来的自信,但这一次他还真赌对了裴衍对小蝶和初云的态度。

        两侍女跟了他这么多年,早就如同家人一般。

        甚至中秋那夜,裴衍还亲口许诺了小蝶,又怎么会置二人于险地而不顾。

        但有一点许士廉显然没有意识到,裴衍能调动这么多装备精良的护卫,真实身份又岂会是一个普通的东京贵族。

        裴衍确实是赶来了,但不是来束手就擒的,而是来杀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