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返回

第四十七章 返回

        从江宁返回东京的路上会经过禹州这个地方,之所以提到这个地方,是因为对裴衍而言,这个地方住着一个关键的npc,禹州团练使赵宗全。

        作为宗室子,赵宗全在皇族是极不起眼的,如今朝堂上的夺嫡之争愈演愈烈,大家都把目光放在了邕王和兖王二人身上,对这些个不得势的宗室更是没人会在意。

        严格来讲,赵宗全如今在朝堂官员们眼里的重要性还不如裴衍这个白身。

        最起码裴衍将来实打实的是个世袭国公爷,至于这位,小透明罢了。

        但裴衍知道,三年后,那场变故如果没有发生改变,那么这个国家都会是这个人的。

        当然,这得多亏了顾老二的主角光环。

        裴衍不是没有想过事先跟赵宗全攀上关系。但一来他并不了解赵宗全,毕竟电视剧他都没看完;二来顾老二这一世还会不会被折腾到这地方从军还不知道,顾老二之所以会从军很关键一点在于科举的失利,科举的失利在于他的大哥顾廷煜搞事情。

        这一切就是一个因果循环,如果自己出面改变了顾老二的人生轨迹,那自然也会影响到其他人的轨迹。

        不得不说主角就是主角,顾老二才是位面之子啊,随随便便就能牵扯到一堆大人物。

        再看看自己,至少目前来看对这个世界是没起到什么影响。

        唉,到底谁才是穿越者啊。

        裴衍还是没有选择在禹州多做逗留,他离京有一段时间,因为许士廉的关系,也着急回去跟祖父汇报这次历练的收获,二则现在看来赵宗全还能否顺利坐上那个位置,自己已经不能十分笃定。

        从上帝视角看,裴衍当初给裴墉的建议是坚决不站队,这也跟他知道那俩王爷一个倒霉蛋一个反骨仔,注定走不到那个位置上有关。

        至于说现在,他显然是半个局中人了。

        穿越近四年,裴衍的想法也在渐渐地发生着变化。

        封建王朝,世家大族,达官显贵这些都是他需要去正视的。

        而他,天然的站在了权力阶层,享受着这个时代赋予他的一切特权。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的道理放诸各代皆准。

        想要保住这份荣耀,延续这份特权,裴家便不得不参与到政治当中。

        而这个时代的政治,是属于天子与士大夫的。

        “公子。”

        裴衍站在甲板上吹着风,如今快到秋末,正是一年中天气最宜人的时候,再过些日子,便开始起冷风了。

        身后的小蝶手上拿着一个盒子,看上去不大,里头放着一幅画卷。

        “这是?”裴衍问道。

        他离开江宁的时候林家,海家,乃至于陈家都送来了不少东西。

        裴衍想着也不是什么太贵重的物品,便收下了。

        人情世故本来就是有来有往,水至清还无鱼呢。

        “这是清涵姑娘赠与公子的画,放在了林家送来的礼品中,小蝶方才盘点的时候才看到的。”小蝶如实说道,语气中分明带着一丝醋意。

        裴衍微微蹙眉,人都说不娶何撩,裴衍仔细想想自己应该也没撩啊。古代的妹子就都这么好上手吗?

        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接过小蝶手里的画卷,展开来看竟是一幅人物画,画的正是中秋那天的裴衍。

        嗯,还挺像的。

        裴衍自己就是研究书画的,不得不说,叶清涵的国画水平很不错了,最起码比他强。

        只是这画...

        “收起来吧。”裴衍叹了口气说道,他那天与林言的交谈也算是顺带手的帮了叶清涵一把,如果她有意从良的话。当然,另一种可能性就是林言会给自己整出金屋藏娇的戏码。

        裴衍算是看出来了,林言这人是个典型的机会主义者,眼光独到,又有雄心和魄力。

        虽然不太了解林家大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但裴衍觉着多半不会是这个二公子的对手。

        陈老送了裴衍一副围棋,云子由黄龙玉打造,算不上特别珍贵,但重在情谊二字。

        这段时间每天下棋,看着陈老点拨应天书院的学子,裴衍自己也是收获满满。

        古人言半部论语治天下,以陈老为首的这帮传统儒生,学的不正是儒家的学说嘛。

        海毅把那天裴衍看到的那幅顾恺之的画送给了裴衍,不得不说,这就很大气。

        甚至就连海朝云也托海毅给自己送了一柄折扇,说是感谢那天裴衍的字。

        折扇这玩意儿也是太宗时期慢慢流行起来了,官方的说法是日本僧侣嘉因献给太宗的。

        至于古书里的一些其他记载,裴衍也不好论断写得是不是折扇。

        反正这东西放在现在,就跟以往的儒生佩剑一样,装饰品,也有体现君子仁雅的意思。

        还好不是送的香囊,裴衍上辈子看电视剧,那帮佳人小姐们动不动送给心上人自己亲手绣的香囊什么的表明心迹。

        海朝云这丫头今年也不过十四岁,比起裴宁儿也大不了多少岁,在裴衍眼中,都是豆芽菜儿的年纪,就连东京城那位女主角...

        好吧,女主角也才是个小学生。

        不知不觉的,裴衍身边出现的原剧情人物越来越多,有些事也因为自己的参与而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最明显的便是明兰这丫头的性格。

        相比原剧情,这会儿的明兰因为卫小娘还活着的缘故,在盛府的日子也并不似原先那般谨小慎微。

        林栖阁那位虽然看似翻了身,但很长一段时间里是不敢再作妖了。

        老太太依旧将明兰收在了跟前,亲身教导。再加上有裴宁儿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明兰的性子比起裴衍所知道的那个其实要开朗许多,但也比不得原先那般早熟坚韧。

        由此看来未来正在变得不可捉摸,裴衍自然也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总是依靠记忆里那丁点儿的记忆横冲直撞可不行。

        思绪回到现在。

        小蝶按着裴衍的话将盒子拿了下去,自那日裴衍与她表明心迹之后,紧跟着便出了江宁府刺杀之事。好不容易小蝶的心绪才平复下来,对自家公子也愈发上心。

        若非裴衍留下了何大力等人,眼下自己和初云也就是一具尸体了。

        可说到底自己二人不过是下人,如何配得上公子这般重视。

        感怀裴衍的恩德,小蝶对出现在裴衍身边的女子也愈发敏感起来。

        女儿家没学过多少本领,但仅凭着第六感,也能感受到什么样的女人对自家公子有威胁。作为裴衍的贴身侍女,自然是要提醒他这些事儿的。

        如今裴衍还没有定亲,身边出现太多来历不明的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