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歪书库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知否之第一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兄弟

第五十一章 兄弟

        从祖父那出来之后,裴衍径直走向了书房,裴宁儿这丫头贪玩,加上裴衍的溺爱,平日里就算不上课也是不着家的,没办法,国公府里跟她一个年纪的孩子不是没有,但能没有顾忌的玩儿到一块的就少了,所以自打认识了明兰和如兰之后,裴宁儿往盛府跑的次数可比裴家俩兄弟要多得多。

        虽说古代女子讲究贤良淑德,裴宁儿怎么说也是个大家闺秀,按理说要学的规矩不少,就连徐芷兰也常常担心过几年裴宁儿要还是这般疯丫头似的没规矩,难免遭人闲话。

        但裴衍却不在乎,自家的妹妹自己疼,国公府门第摆在这儿,裴家不会拿女儿的婚事做联姻筹码,裴宁儿的婚事可比裴衍自由多了,只要不是嫁到皇室去,规矩不规矩的,凑合凑合也就得了。

        再说裴宁儿除了贪玩儿了些,倒也没什么大小姐的刁蛮任性,她跟明兰走得***日里做什么事自然也会有盛老太太督促着,品性不会差了。

        这也是裴衍放心让她在盛家的原因。

        相比只有九岁的裴宁儿,十二岁的裴殊就乖多了。

        知道哥哥回来了,早早地就在书房候着,桌案上,默写到一半的《水调歌头》墨迹未干。

        见到裴衍后,立马一脸欣喜的迎了上来。

        “大哥。”

        许久不见裴衍,裴殊对兄长还是十分想念的,这点比起裴宁儿来说就要有良心多了。

        “殊儿,怎么样,这段日子可有好好温书,上次走之前留予你的那些作业完成的如何了?”

        这话一说出口,裴殊的小脸顿时耷拉下来,原本满脸的喜色也变得有些踌躇。

        没完成作业的孩子最怕的就是开学检查作业,但别一来就提这茬啊,好歹先叙一叙兄弟情可好。

        看到裴殊的表情,裴衍就知道肯定是没完成的,不过没完成也是正常的,自己留的是半年的作业,这才出门三个多月,少了一半的时间呢。

        当然了,按照裴衍的经验,学生基本分成三种,放假前几天就完成整个假期的作业,在剩下的时间里尽情玩的是一种,还有一种就是放假了先玩,最后剩下几天熬夜赶作业。

        最后一种当然就是检查作业的时候说忘带了。

        上辈子的裴衍属于最后一种,至于裴殊,哪种都不是,他是每天多多少少做一点,分批次,数量安排好的那种。

        科学,规律,同时达到了做作业真正的目的——巩固知识。

        只是怎么说呢,小孩子的眼里,太懂事儿的小孩容易没朋友。

        当然,在这个年代,裴殊能这么懂事自然是深得裴衍的意。

        看见没,这就是我的教育成果,三好学生就得是这个样子的。

        裴衍恬不知耻的想着......

        “无碍的,我回来的时间提前了不少,作业做不完也是自然,但是殊儿你要知道,做作业不是目的,巩固所学的知识才是。

        再说这作业也不是做给我看的,这是为了你的将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啊,你现在还小,正是读书最好的年纪,不要老想着玩,你要知道,你现在不好好学习,将来能做些什么呢?你除了有我给你留的万贯家财,有国公府二公子的身份之外还有什么?

        只有你现在好好地学习了,将来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番事业来,才能让别人看得起,你说是吧。”

        裴衍做出一脸苦口婆心的样子,看的裴殊险些以为自己真的做了什么让他痛心疾首的事了。

        可问题是他真的没有贪玩啊。

        有本事咱俩比比谁会背的课文多啊。

        无奈,看着裴衍一脸真切的表情,裴殊最终还是“羞愧”的低下了头。

        看着裴殊稚气未脱的小脸,再看那一副乖巧的弱受表情,裴衍表示内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伸手在裴殊的脑袋上轻轻的拍了拍。

        趁现在年纪还小,还能在裴殊身上享受为人师长快感,再过两年就没现在这么有意思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裴宁儿不愿意配合自己,不然就是双倍的满足了。

        摸头杀之后,裴衍径直走向书桌,看到了裴殊写到一半的《水调歌头》。顿时脸色一红,作为一个抄袭怪,现在每次看到这首词,裴衍总是会忍不住心虚,大概是因为这个世界真的有苏轼的存在。

        裴衍深怕自己哪天忍不住再薅两根苏轼的羊毛。

        苏轼:“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一直活在裴衍的阴影里。”

        “你喜欢这首词?”裴衍问道。

        “嗯,中秋那天,母亲和小娘都说很想念哥哥,我也是。后来这首词传回了京城,母亲便说哥哥心里也是挂念着我们的。”

        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罢了,搞这么煽情干嘛。

        但见裴殊真挚的表情,裴衍心里还是暖暖的,古代高门大院里,兄弟阋墙的闹剧不在少数,裴家这一支虽然人不多,但好在关系紧密,相互之间的真心更显得珍贵。

        这一点来看,裴衍可比大多数人要幸运得多得多。

        最起码隔壁的顾老二看了都馋哭了。

        “殊儿,男儿志在四方固然不错,但你要记住,不管将来走到哪里,首先要记得自己的根在哪儿,无论事业做的成功失败,家永远是你的依靠,同样的,你是裴家的儿郎,在外便代表着裴家的脸面,你的一言一行都将代表着裴家,你可明白?”

        裴殊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自己也能代表裴家吗?

        在外人眼里,自己不过是个庶子罢了,甚至因为生母的出身不高的缘故,自己在京城诸多公侯子弟圈子里也是不太受重视的,凡是提及裴家的,首先想到的便是裴衍,之后也是二房三房的嫡子们,然后才是裴殊这个庶子。

        要说裴殊心里一点不觉得委屈是不可能的,但正因为裴衍对自己的平等对待,乃至给予自己生母同样的尊重,才得以让他尚且年幼的心灵不会因外界的言论而心生嫉怨。

        仅凭这一点来看,裴衍便是值得他用一生去尊重的大哥。

        “既然你喜欢这词,这剩下的,大哥亲自给你补上。”见裴殊能领会自己的意思,裴衍心里也是感到欣慰。

        家和万事兴,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他不想以后还需要因为家里的矛盾分心,裴殊的现状很好,性格,品行,三观都是他希望看到的,这便已经足够了。

        提起笔,将桌上未写完的半阙词补全,这些年裴衍最得意的不是教会裴殊学会多少诗文,能解多难的数学题,而是教会裴殊写了一手不比自己差多少的字。

        所谓字如其人,裴殊最擅长写得就是正楷,方正大气,透着一股子浩然正气。

        明明语文学的一般,但读书人身上的浩然气却培养的不错。

        再看向裴殊日渐长得与父亲近似的面庞,亦是勾起了裴衍脑海中的许多记忆。

        裴家的基因极好,裴仲元也是本朝有名的“人样子”,裴衍长得更像徐芷兰,用美来形容也不为过。倒是裴殊,愈发的显得俊朗起来。

        裴殊的身上,才是裴衍最初对于古代读书人想象中的样子。

        裴衍与裴殊的字略有不同,前世以模仿古代名家为主,各种字体信手拈来,某一段时间里对艺术家皇帝的瘦金体尤为喜爱,钻研日深。

        来到这个世界后,一手狂草倒是写得恣意洒脱,潇洒自如。

        整幅字写下来俨然两种风格,两种态度,前半部分正气凛然,处处透着真诚。后半阙从容洒脱,随和不羁。

        尽管看起来不甚协调,但裴衍却十分喜欢。

        见兄长喜欢,裴殊自然也是极喜欢。

        兄弟二人合力而作,这还是第一次。

        ......

        日渐黄昏,裴宁儿这才从盛府回来。

        手里还拿着卫小娘帮她绣好的手帕,卫小娘的刺绣也是一绝,因着裴衍的关系,卫小娘不仅好好地活着,并且在盛家也算是与大娘子同气连枝,事事不出头,总算过得还不错。

        葳蕤轩这些年也处处压制着林栖阁。

        裴宁儿与明兰如兰交好,作为一心为女儿着想的卫小娘自然处处敬着这位国公府的嫡女,并且她在裴宁儿心里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生下了盛长榕这个儿子。

        作为生活圈子里年纪最小的那个,裴宁儿即便是在明兰如兰面前也总是一副大姐头的样子,但以她的年纪实在没什么说服力,大家都不过是让着她罢了,但长榕却不一样,才三岁半的长榕满足了裴宁儿当姐姐的愿望,虽然带娃是一件很让人头疼的事情,但裴宁儿却乐此不疲。

        这不,就算知道裴衍今天回来,裴宁儿也还是跑到盛家玩到了现在才回家。

        美其名曰学习女红,但看她交上来的作业,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卫小娘给绣的。

        看着这样的裴宁儿,裴衍不禁在想,自己是不是对这个妹妹太过于溺爱了些,照这么发展下去,裴宁儿没准真要被养出什么坏习惯来。

        嗯,往后庄学究的课不能再让小丫头找借口逃课了。

        还有老太太那儿也得交代一下,不能老惯着,万一把明兰也带坏了咋办。

        这位可是有主角光环的,万一被带跑偏了导致剧情崩了可不好。

        本来这几年相处下来裴衍就发现,明兰因为母亲还活着的缘故,行事明显比前世所知的要拘束得多,至于是腹黑藏拙还是继承了卫小娘的性子就说不准了。

        总的来说,裴衍还是希望明兰可以成为那个有决断也有手段的女子。